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顶棚的几十只聚光灯管将赛场照射得无比明亮,四周传来浪涛般惊天动地的加油声,从那些加油声只能听出一个名字,“贤武”、“贤武”。同若白、亦枫并肩站在一起,行礼完毕的百草缓缓直起身体,凝神看向对面的贤武道馆参赛队。

隔着一个赛垫的距离。

行礼完毕的婷宜正同廷皓低语什么,她右手一指,示意他向观众席前排的某个方向看去。

百草下意识地跟着望过去。

那里坐着沈柠教练,她一身紫色的旗袍,上面绣着一串乳白色的茉莉花。她的目光原本正若有所思地逐一落在场上每一个选手身上,仿佛察觉到廷皓的视线,她望了过来。

廷皓收回目光,皱眉瞪了婷宜一眼,婷宜却掩嘴轻笑,仿佛这不是比赛前的紧张时刻,只是与哥哥的玩笑时间。

婷宜看起来非常放松。

想起昨晚自己的几乎一夜未眠,百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百草,走了!”

亦枫的声音将她从发怔中唤醒,她转过头,恰好看到若白正往休息区走去,面容异常冷凝。

比赛正式开始了。

分为两轮,每轮都是两块场地同时进行。第一轮要进行的是金堂道馆与虹彩道馆,贤武道馆与松柏道馆的比赛。随着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体育馆内几乎所有观众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贤武道馆的场地上。

“贤武加油――!”

“贤武加油――!”

满场观众热烈地为贤武道馆齐声呐喊,仿佛他们今天只是来看贤武的比赛的,松柏道馆啦啦队的声音被淹没得近乎听不到。阿茵、吴海他们用力地为第一个上场的亦枫加油,一手将算盘挥舞得震天响,一手将纸喇叭放在嘴边大声喊着:

“亦枫加油――!亦枫加油――!”

“松柏加油――!松柏加油――!”

萍萍却呆呆地看着赛场中央,越看越难过,忍不住含泪瞅向身旁的晓萤,问:“怎么会这样?”

晓萤也有点傻了。

转眼间第一局已经结束,贤武道馆今年明明派上来的是一个第一次参赛的弟子,叫申波,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很书呆子气。可是,亦枫师兄竟似完全不是他的对手。那申波势如破竹,出腿如风,亦枫师兄屡屡被他踢中,一退再退,第一局结束时已经落后三分了。

“贤武加油――!!”

“贤武必胜――!!”

环顾四周,看着那全场沸腾的模样,听着那如海涛般的呐喊声,晓萤沮丧地握紧手中的加油算盘。难怪贤武道馆的啦啦队并没有多么用心地准备,他们肯定是知道,只要比赛一开始,几乎所有的观众都会成为贤武啦啦队的一份子。

晓萤苦着脸。

没错,其实如果不是今天与贤武对决的是松柏,她自己肯定也会为贤武喝彩。每年都是道馆挑战赛的冠军,廷皓兄妹更是全市乃至全国跆拳道弟子们心目中的偶像,甚至贤武道馆只是随随便便派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弟子出赛,都可以轻易将亦枫师兄打败。这样的光环,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威风,又有谁会不为贤武道馆而折服呢?

第三局开始前,亦枫得到了两分,但是申波又得到了三分。

百草全神贯注盯着场中的比赛,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对面休息区中的婷宜。一会儿就该她上场了,她不要被婷宜看出来她的紧张,她也不要看见婷宜刚才那种放松的模样。

深呼吸。

不要去想比赛的结果,她已经不是上次跟婷宜交手时的戚百草了。她每天都辛苦地练习,她有了《旋风腿法》,她苦练研究对手的起势,她进步很大,她在预赛里从来没有输过,她战胜了林凤,所有人都说她进步神速……

所以她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不堪一击!

比赛结束。

亦枫以2:6输掉了这场比赛。

重重地坐到长凳上,亦枫汗如浆出,百草拧开矿泉水给他,他没有理会,径自把头埋在大毛巾里,一句话也不说。明知道亦枫很难过,可是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第一次她为自己的嘴笨而懊恼。

犹豫一下。

她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亦枫的后背。

亦枫闷哼一声。

裁判宣布:“第二场开始点名!”

百草闻声立刻站起来,向赛垫走去。走了两步,她忍不住回头看向若白,今天以来若白还一句话也没有对她说过,或者现在他愿意叮嘱她几句。然而若白只是淡淡地坐着,看也没看她。

她心中一紧。

脚步略微凝滞了下。

“松柏道馆戚百草。”裁判看着记录册上的名字。

“到!”

“贤武道馆方婷宜。”

“到!”

百草和婷宜互相行礼。

在百草弯腰的那一刻,婷宜发现素来一头短发的百草竟然扎了个小小的马尾,上面绑着一只草莓发圈,那个发圈有点眼熟。百草直起身子,婷宜将自己游离出去的心神收回来,昨天林凤就是败给了百草,她不能太过轻敌。

百草……

望着面前这个女孩子小鹿一般倔强的眼睛,婷宜微笑,好久都没有遇到能让她打起精神来比赛的对手了,希望今天她不会失望。

百草抬头,恰好看到了婷宜的笑容。

那样的笑容。

就像她看到的是一件极有趣的东西。百草错愕了下,仿佛回到了上次的实战,那时候婷宜的脸上也有几乎相同的笑容。

“贤武必胜――!贤武必胜――!”

“婷宜加油――!!婷宜加油――!!”

终于看到贤武道馆的婷宜站到赛垫上,满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沸腾起来,观众们纷纷起立为她加油,拼命地鼓掌。

婷宜,岸阳的天才跆拳道少女,出身世家,一出道就打遍全市无敌手,在国内的青少年女选手中也是出类拔萃,还在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中取得过好成绩。他们并不在意此时将要与婷宜比赛的是谁,只要能再次亲眼目睹天才跆拳道少女的风采,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松柏道馆的一些小弟子也忍不住惊叹出声。

在去年的道馆挑战赛之后,他们只在婷宜与百草的那次实战练习中看到过婷宜的身手。虽然那一次婷宜并未完全发挥实力,但是那如闪电般冷静犀利的腿法足以让他们久久难以忘怀。今天是正式的比赛,婷宜一定会认真地发挥,表现得更加漂亮吧!

虽然、虽然今天与婷宜对阵是松柏道馆的百草……

“松柏道馆――!勇往直前――!”

观众席中,晓萤边挥舞着加油算盘,边使足全身力气呐喊出声,那声音如此响亮,惊醒了身边所有松柏道馆的弟子们!

对,今天与贤武对阵的是松柏,他们怎么反而崇拜着对手,忘记为自己的伙伴加油了呢?!昨晚他们就猜到了这样的局面,输给贤武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比赛能输,气势不能输!

“松柏道馆――!!勇往直前――!!”

阿茵、萍萍、吴海他们齐声开始呐喊,加油算盘清脆的声音在满场的加油声中格外好辨认。

百草屏心静气。

她紧紧盯着婷宜,让自己的视线牢牢锁定在婷宜身上,专注着婷宜的每一个动作。裁判已经示意比赛开始,百草并没有冒然出击,她按照自己的节奏颠着脚步,全身每个细胞都在随时待命。

每个人在出招前都会有身体的准备。

婷宜也不例外。

她要冷静,要把握住机会,不能像以前一样闷着头不顾一切地进攻,导致破绽百出。

比赛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婷宜也沉得住气,只是偶尔清喝一声,虚踢一脚,守得水泼不进,似乎她在等待百草沉不住气,主动发起攻势。不知不觉中,百草发现自己竟然在步步后退,被婷宜的脚步节奏逼得快出了边线!

“嘘――!”

一声哨响,裁判冲过来,对百草做出消极防守的手势。场边的记分牌一翻,比分从0:0变成了―1:0!

“哇――!”

“哈哈哈哈!”

满场观众惊呼之后,爆发出大笑,热烈的掌声和加油棒的敲击声响彻体育馆。婷宜不愧是跆拳道天才少女啊,对手居然被吓得连试图进攻都不敢,只能不停地后退来逃避,被判罚消极比赛拖延时间,扣掉一分。

“百草是害怕了吗?”萍萍担心地说。

“毕竟对手是婷宜……”阿茵叹息,道馆挑战赛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百草这个样子。不过,面对实力如此强大的婷宜,换成是她也会有点怯阵吧。

就这样输了一分?

百草脑子懵了起来,她不知所措地看向记分牌,鲜红的“―1”让她明白她真的被罚分了。她知道按照规则,如果一直消极防守,逃避进攻,会被裁判判罚,可是她并没有逃避,她只是想要先好好观察一下婷宜的动作特点。

裁判示意比赛继续进行。

婷宜颠起脚步,仍旧不急不许,仿佛刚才不费吹灰之力就赢得的一分,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只是唇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百草僵硬地握住双拳,有些发愣,这一个罚分将她的计划打乱了。如果还是等待婷宜的出击,等待看准婷宜的起势再反击,那么说不定还是会被罚分。可是如果她自己主动进攻,会不会重演上次实战……

“呀――!”

就在她犹豫的这一瞬间,婷宜高高跃起,一击右腿横踢扫向她的前胸。电光火石中,百草匆忙后退,胸口险险闪过那一腿,左臂却被踢中,那一腿的力量如此之大,她踉跄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体。

胳膊痛得像麻掉了一样,百草急喘几口气,还没调整好呼吸,婷宜却又已经展开了一连串的进攻!

如一串串飞闪的叠影。

那进攻快得密不透风,百草边防守边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婷宜每个进攻时的技术特点,可是,那些动作太快了,就像是在一瞬间完成的,似乎没有任何分解。她看不出来,她练了那么久的观察对手的起势,在婷宜身上竟丝毫无法施展!

“啪――!”

“啪――!”

“啪――!”

“啪――!”

一连串的重击声将体育馆内的气氛推至沸点,看到婷宜将那个女孩子踢得频频后退毫无反击之力,观众们一次次地起立呐喊助威。太帅了,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少女,每年度的出场比赛都是如此光芒夺目,根本没有一个人是婷宜的对手!

第一局结束。

比分凝固在―1:3。

从赛垫走向场边的时候,百草视线里一片白茫茫,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长凳上坐下的。她的脑子完全空白了,耳膜轰轰地响,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是乱糟糟的一片。

“……”

仿佛有人对她说话。

她听不清楚,慢慢转过头,见是亦枫正对她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才分辨出亦枫的话音。

“……你缺乏经验。”亦枫将毛巾递给她,“其实一开始你们都没有进攻,裁判之所以会判你消极,而不判她,是因为她会时不时虚晃一招,而你太老实了。”

呆呆地接过那条毛巾,她无意识地擦了擦。

“早就知道你会输,可是没想到你会输得这么难看,”若白的声音飘过来,他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前方的赛垫,仿佛这些话并不是对百草说的,“你就这么害怕婷宜吗?”

“我没有害怕!”百草的手指握紧。

她只是,她只是无计可施……

“你的毛巾上,连一滴汗都没有。”若白声音中的寒意让她僵住,“就算要输,也请你拼尽全力之后再输。”

第二局开始。

在满场的呐喊助威中,婷宜唇角含笑,脚步节奏舒缓而优雅,就像这不是一场比赛,而是一场表演。

双拳紧紧握着,百草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可是心里又慌又急。她找不到婷宜的漏洞,婷宜似乎是无懈可击的,她似乎完全没有机会!

“喝――!”

腿影如风,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慌意乱,婷宜纵身飞腿向她踢来。那身影如此之快,百草又想躲过又想看清她的身法,只是迟缓了一秒钟,那一记旋身横踢已经踢到她的胸口!

“砰――!”

重重地,整个人后仰着摔出去,百草的头部撞在垫子上,痛得眼前一片漆黑,胸口也被踢得像要裂开了!痛……痛得她不想从垫子上站起来了,除了痛,还有一种黯然,明知道会输给对方,却还要继续比下去的黯然。

这一刻,她忽然懂得了光雅当时想要放弃的感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