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松柏道馆里充满了欢庆的气氛!

以前连续几届都很难杀入复赛的他们,在今年的道馆挑战赛中,不仅以小组赛全胜的战绩杀入复赛,居然还不可思议地打败了去年的四强之一坚石道馆!

虽然松柏所有的弟子都梦想着有一天松柏可以重振雄威,再次挤入岸阳一流道馆的行列,但是胜利来得这样迅速和突然,还是太过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百草今天真是太帅了!”

“是啊!哈哈哈哈,就像天龙八部里的神功,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坚石道馆的林凤肯定想不到百草居然也会冷笑,而且比她冷笑得更加有杀伤力!”丰石向来是武侠小说迷,他一边和大家一起打扫庭院里的卫生,一边津津有味地回味今天百草和林凤的那场对局。

“是啊,没想到百草竟然这么厉害,连林凤都能打败。”吴海高兴地挥动扫帚,瓮声瓮气地说。

“百草超厉害的!她出赛以来,一场都没输过!”阿茵激动地说,“哎呀,你们觉得百草像不像神秘的武林高手,一直默默无闻,突然间就称霸天下!”

“是啊是啊,超级像呢!”

“我原来以为,秀琴师姐受伤不能再参加比赛,咱们松柏一定不行了……说不定连小组赛都出线不了……”萍萍哽咽起来,“……幸好还有百草……”

“就说你是瞎担心!”仿佛她自己就是百草一样,晓萤骄傲地挺起胸膛,大力地拍拍萍萍的肩膀,“有百草在,你放一百个心啦!”

“若白师兄也很棒!”

“那当然!其实亦枫师兄虽然输了,可是打得也很帅!”

“是啊是啊!……”

激动中的松柏的弟子们原本想找个热闹的大排档,为若白师兄、亦枫师兄和百草大摆庆功宴,痛痛快快地庆祝一番。但是若白师兄居然还是像平日一样淡然,仿佛战胜坚石道馆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说,比赛还没结束,今晚照常训练。

训练?

可是明天是对阵贤武道馆啊,众弟子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其实,还是今天去庆祝比较好,等明天败给贤武道馆,肯定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好的心情了。

还没比赛,就说肯定会输这种话,是很没骨气的吧。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明天跟贤武道馆之战是必输无疑的。除了不可战胜的廷皓和婷宜,听说那个新冒出来的申波,好像实力也不容小觑。

若白、亦枫和百草同他们比赛……

“来吧!即使咱们松柏道馆明天会输,也要输人不输阵!”赶走心头的阴云,晓萤气势满满地对同伴们喊,“咱们今天养精蓄锐,多喝胖大海,把嗓子养好,明天一定要把加油喊得声势如虹,成为全场最响亮的啦啦队!”

“对!没错!”

“今天的纸喇叭很好用,咱们多做点,明天人手一份!”

“说不定会有其他道馆的啦啦队抄袭咱们的创意,所以咱们要好好想想,争取想出来更棒的加油方法!”

“咱们要不要统一着装啊!或者在额头绑上‘松柏必胜’?”

“咦!好主意!那谁去买红布条去呢?”

“我去我去!”

兴高采烈地讨论着明天如何为松柏加油,弟子们尽量不去想比赛的结果会怎样。咳,反正大不了就是输了呗,反正他们也没期望过松柏能战胜贤武。能够杀入复赛,能够打败坚石道馆进入复赛第二轮,已经是了不起的胜利了啊!

******

从练功厅回到房间,已经夜里十点了。身上的道服全都被汗水湿透,头发也湿哒哒地黏在脸上,百草推开房门,见晓萤正在给洗脸盆里倒水,听到她进来,头也不回地说:

“你先来洗脸吧!”

百草一怔,说:“你还没睡吗?”以往的这个时间,晓萤都已经开始睡觉了,所以每次如果练功回来的晚,她都会轻手轻脚唯恐吵到她。

“快来洗啦!”

晓萤把她拉到洗脸盆前,神神秘秘地说: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

“是水里加了什么吗?”仔细地闻了闻,好像是水里有股跟以往不同的气息。

“哈哈,你闻出来了啊,”晓萤得意地笑,“阿茵说如果往洗脸水里加一点薰衣草精油,可以帮助睡眠,放松心情。我就用她的精油,倒了三滴进去,你好好闻一下这个水蒸气,多洗一会儿,听说精油可是很贵的呢!”

精油……

百草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不过确实还蛮好闻的。她深呼吸几下,又用温水拍在脸上,洗了一会儿,疲倦的睡意渐渐上来了。

今晚训练的时间特别长,前几天的比赛,都是练习到最多九点钟就结束了。用若白的话说,比赛前练得太多,反而容易使得肌肉僵硬。可是,今晚若白好像忘了,他脸上的表情异常凝固,完全不知停歇地练习,甚至丝毫没有分神给她和亦枫。

关了灯。

屋里黑暗下来。

晓萤的声音小心翼翼地从旁边传来:

“百草,你睡了吗?”

“还没。”

闭着眼睛,虽然疲倦得恨不得马上睡着,可是百草的脑子里却乱乱的,心里也紧紧的。明天就要对阵贤武道馆,她将会遇到婷宜。

婷宜……

“我觉得,百草,从道馆挑战赛开始以来,你的表现早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期待,是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惊喜!”晓萤侧过身子,用力地对她说,“所以,你不要在意明天的比赛,输给婷宜没有什么,你已经很棒很棒了,我们以你为荣!”

所以说,她肯定会输给婷宜,对吗?

呆呆地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百草脑海中一遍一遍回忆那次跟婷宜的实战,快如闪电的出腿,一次次地被击中,一次次重重地摔倒在垫子上,她猛地闭上眼睛,呼吸紊乱得有些喘不过气!

晓萤睡着了。

月光洒照在床边,虫鸣声从窗外断断续续地传来。躺在床上,百草闭着眼睛,久久地睡不着,脑袋反而渐渐痛起来。终于她坐起身,又穿上道服,轻手轻脚走出房间。

一弯月亮静静地挂在夜空。

此时的松柏道馆异常宁静,道路两旁屋子里的灯全都熄灭了,深夜中的练功厅只有一个淡淡的剪影。百草拉开纸门,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她也没有把灯打开,只是盘膝坐到了垫子上。

就是在这里,她曾经惨败给婷宜。

那是一场实力太过悬殊的实战,在婷宜面前她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甚至看不清楚婷宜是如何出腿的。现在的她,虽然练功有了一点进步,但是她和婷宜之间的距离究竟还有多大呢?

百草低下头。

月光斜斜洒照在她的道服上,手指捏紧衣角,她长久地发呆。参加道馆挑战赛以来,就算与林凤之战的前一晚,她也从未这样紧张过。

“你在害怕。”

黑暗的练功厅内,突然有个声音从角落里响起。百草吃了一惊,她扭过头去,发现那里有一个倚墙而坐的身影,她进来的时候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那是若白的声音。

没有月光的角落里,他似乎已经坐了很久很久,面容隐藏在黑暗中,百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你在害怕,对吗?”

淡淡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百草黯然地低下头,轻吸口气,说:

“嗯。”

是的,她在害怕,所以即使比赛是在明天,而今晚她就已经紧张得无法入眠了。

“在害怕什么?”

若白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仿佛是在问她,又仿佛不是。

“我……”

百草咬住嘴唇。她怕输,她怕即使她进步了一些,但是跟婷宜的差距依然会非常巨大。她不仅仅怕输,她还怕会输得很难看。

“害怕有用吗?会帮助你明天发挥得更好吗?”冷淡的声音从黑漆漆的角落中传来。

“……”

“还没有比赛就怕成这个样子,你不如明天直接退出比赛。”那声音冷淡到骨子里,像一把浸透了冰雪的飞刀。

“我……”百草身子一僵,“……我只是有点紧张,我明天会好好比赛的,我会尽我的全力……”

“你觉得你明天能打败婷宜吗?”

“……我会努力!”

“即使用尽你所有的努力,明天你还是会败给婷宜,因为你跟她的实力相差好几个等级,你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

“你以为侥幸打败了林凤,就有希望与婷宜一较高下了吗?如果不是你的冷笑让林凤措手不及,你不可能赢得这场胜利。”

百草呆住。

“所以,一场必败无疑的比赛,为什么你还要参加,还要让它进行下去?”若白的声音比月光还要淡漠。

百草怔怔地望着若白的身影。

她有些糊涂了。

若白前辈是在告诉她,她应该退出明天和婷宜的那一战吗?因为她有些怕输,因为她必输无疑?

若白站起身。

好像练功厅里根本没有她这个人,他看也没看她,径直向门口走去。眼看着他拉开纸门就要走出去了,她终于忍不住冲口而出――

“可是我还是赢了林凤啊!”

虽然大家都觉得她几乎没有战胜林凤的可能,但是她毕竟最终是胜了,也许明天的比赛……

“好,那么希望你明天也能打败婷宜。”

纸门“哗”地一声被拉开,若白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中。

百草傻愣愣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她不知道若白前辈的那些话是什么含义,是不高兴她在临战前的紧张,还是真的觉得她应该放弃比赛。

良久之后她又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晚了,若白前辈会独自呆在黑漆漆的练功厅里呢?

******

破晓晨曦。

凌晨时分才终于睡着的百草又早早地爬了起来,她拿起扫帚到庭院里扫地。还是扫地最能平静她的心情,而且她想明白了,若白前辈是看不惯她那么紧张,才故意用话语来刺激她。

是的,紧张和害怕都是于事无补的。

既然不可能当逃兵,那么就好好比赛吧。

而且……

她也战胜了林凤不是吗?

小路的尽头,远远的她发现初原正在花圃中浇水。看着那修长的被晨曦映成淡红色的身影,她不由自主向他走过去。

“初原前辈……”

听到她的声音,初原边洒水边抬头望向她,微笑说:“早安。怎么,昨晚没有睡好吗?有一点黑眼圈。”

“……昨晚睡得不多。”她局促地说。

初原细细打量她,收起水壶,问:

“你有发圈吗?”

“嗯?”她不解地摸摸自己的头发。

“把头发扎起来吧,你的头发有点长了,比赛的时候会遮挡你的视线的。”她的头发又细又长,被晨风吹得在她的脸庞周围轻轻飞扬,他伸出手为她拨了拨。

啊,好像是呢。

自从来到松柏道馆,她忧心于往后的学费和食宿,哪里舍得动用攒下的那一点点零花钱。虽然师父回来后又给了她一些钱,可是她已经长大了,不能总依靠师父来生活。所以,她好久都没舍得去剪头发了。头发似乎真的是很长了,被他的手指一拨,将将都能及肩了。

“……我去跟晓萤借个发圈。”

“你没有吗?”初原真是有些诧异了,他以为女孩子们都和初薇和婷宜一样,漂亮的发饰是她们必备的东西。虽然知道百草是非常朴素的女孩子,可是至少发圈是应该有的。

“……我不会梳头发……”百草涨红了脸。小时候妈妈还在,都是妈妈一直为她梳辫子。父母去世后,师父收留了她,师父不会为她梳头发扎辫子,便总是让她把头发剪得很短。

初原摇头笑了笑,说:

“等我一下。”

留下百草站在原地,初原走入小木屋里。不一会儿他又走出来,站在她面前,含笑说:“这是打算送给初薇的,如果你不介意,我把它送给你好吗?”

他摊开手掌。

在他的掌心有一个黑色的发圈,发圈上有一个红色的草莓,晨光中,红晶晶的塑料草莓闪出光亮。

她屏息地抬头看他。

“不喜欢吗?”他的笑容比草莓上的光芒更明亮。

“喜欢。”她忽然不敢看他的眼睛,涨红了脸低下头去。

“来,我帮你扎上它。”

坐在庭院的长木凳上,初原让她侧过身去,用手指代替梳子轻柔地为她梳理着头发。距离他如此近,晨风轻送,她的呼吸里全都是他身上的味道,不同于以往消毒水般干净的气息,那是一股刚从花圃里走出来的味道,染着草叶的清香。

她渐渐有些恍惚起来。

忘记了今天将要开始的比赛,只能感觉到在那一缕缕的发丝间,他的手指温柔得就像树叶上的露水。

“昨天你打败了坚石道馆的林凤?”

身后传来他的声音,百草的心神从纷纷乱乱的恍惚中醒过来,回答说:

“对。”

“林凤是出色的选手,”他细心地用手指梳顺着她的头发,“能够战胜她,你应该信心大增才对,怎么刚才反而一副很忐忑的样子?”在花圃中,他回头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握着扫帚站在那里,迷茫得就像一只失去了方向的小鹿。

“我表现得很明显吗?”百草心中咯噔一下,她紧张地摸一下脸,难怪若白前辈会教训她。

初原的唇角弯起来。

“……今天,”她吸一口气,“今天我们要对阵贤武道馆……”

“嗯,然后呢?”将她的头发整齐地收拢入他的掌心,他可以感觉到她的背脊微微有点僵硬。

“……我上次败给过婷宜前辈。”

“嗯,是的,”他微笑,“然后呢?”

她的声音卡在喉咙里,想起昨晚若白对她的嘲讽,她强自咬了咬嘴唇,硬声说:“我会好好比赛的,即使今天对阵的是贤武道馆,我们也不一定会输!”

初原将她的头发拢成一个小小的马尾,然后用草莓发圈绕上去,一圈一圈,说:

“昨天比赛之前,你想到过你能战胜林凤吗?”

百草怔了怔。

她没有想过。在跟坚石的比赛之前,她甚至不太知道林凤是谁,只是大家都说林凤很厉害,晓萤认为她几乎是不可能打败林凤的。

“比赛之所以是比赛,是因为必须经过一番较量,才能决出谁胜谁败。比赛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而胜败只是这个过程的结局。”发圈上的草莓红晶晶,映得她的头发也黑亮起来,初原又端详了几秒才放下双手,说,“而且,无论比赛的结果如何,我相信跟上次与婷宜的交手比起来,你一定进步了很多。”

她的胸口里涨得满满的。

抬起头,她深吸一口气,凝视着他,说:“谢谢你。我会好好去比赛的,哪怕最后还是会输掉,可是我会拼尽全力,让比赛的过程不至于那么没有悬念。”

“加油!”

初原含笑揉揉她的发顶。太阳越升越高,光线从晕红变得益发灿烂起来,在扎起马尾之后,他发觉现在看到的她竟和以往的她是不太一样的。原来,她的脸庞是圆圆的,只是下巴略微尖尖的,一双耳朵洁白得像玉一样,微微透着些粉红。

她的眼睛虽然还是像平时一样,又大又圆,乌黑晶莹,像小鹿一样灵动,可是面对着他的视线,她睫毛垂下,忽然飞快地闪过一抹羞涩。

“……初原前辈,你今天会来看比赛吗?”

满怀期待,百草心跳得扑通扑通,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问了出来。前面的那么多场比赛,她都没有在观众席中看到过他的身影,今天或许是她最后一次参赛了,她真的很希望能在赛场看到他。

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恰好见初原似乎出神了一下,微笑说:“如果有时间,我会去的。”

******

市立体育馆。

今天是复赛的第二场,一共进行四场比赛,比赛结束后将会产生本年度道馆挑战赛的四强。观众席上坐得满满的,晓萤率领着松柏啦啦队的队员们挤到座位上坐下后,发现她知道的所有道馆的人都来观战了。各色的道馆小旗翻飞,各色充气的加油棒热烈地砰砰作响,还没有开始比赛,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就已经在体育馆内沸腾了!

晓萤一挥手。

阿茵、萍萍、吴海、丰石等全部啦啦队的成员整齐划一地掏出他们的秘密武器――加油算盘!每个人手握着小型塑料算盘的一端,轻轻一摇,啪啪啪啪的声音又响亮又清脆又整齐,引得周围的观众们全都看过来。

嘿嘿,晓萤得意地笑,她早就料到了满场肯定会有无数的加油棒。如果她们也用传统的加油棒,不说两个粗粗的棒子拿起来很笨,敲起来需要很用力,而且天下所有加油棒的声音都是一样的,混在一起哪里听得出来区别呢?

所以,她们才不要和别人一样!用塑料算盘来加油,就算满场都被其他道馆的加油声淹没了,场内的若白、亦枫和百草也能听出来她们与众不同的加油声!而且,用塑料算盘加油很省力气,她们可以节省出更多的体力为比赛中的松柏队呐喊!

在周围各道馆弟子们的惊讶羡慕的目光中,松柏啦啦队的队员们越发起劲地摇动加油算盘,整齐划一地呐喊着。边指挥呐喊的节奏,边观察对手情况的晓萤松下一口气,她发现虽然贤武道馆的比赛实力极强,但是啦啦队却中规中矩,没有特别显眼的地方。

哈哈,太好了!晓萤心中狂喜。不管今天的比赛结果如何,最起码她们不会在气势上输给贤武了!

然而,当场地内的八强道馆参赛队开始入场时,那瞬时而起的铺天盖地的为贤武道馆加油的呐喊声,让松柏啦啦队呆住了。那声浪是完全压倒性的,仿佛是大海的波涛,一浪一浪,将其他所有的加油声全都吞噬掉。

晓萤惊愕地四顾看去。

发现除了另外六个今天参赛的道馆,其他全部道馆的弟子们竟然几乎都在为贤武道馆加油,无数个加油棒共同敲响,无数面小旗共同翻飞,无数个声音在喊――

“贤武――!加油――!”

“贤武――!!加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