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3(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第一局比赛结束了。

百草呆站了几秒,才梦游般地走回休息区,1:5,这个比分甚至比刚才亦枫输掉的第一局还要悬殊。无论她是试图进攻还是防守,那一声声的冷笑都如影随形地适时响起,仿佛林凤已洞悉了她的每个意图,而她的每个意图在林凤面前都显得极其滑稽可笑。

“百草,你下一局……”

若白站起身,面无表情地对她低语,她发怔地听着,连亦枫向她递过来的水和毛巾都没有看到。

“看起来,林凤前辈又进步了不少。”

场边的待赛区,婷宜对廷皓说。目前在岸阳的女子选手中,惟一能跟她稍微一较高下的就是坚石道馆的林凤了。她记得自己刚出道的时候,曾经在当时稳坐岸阳第一女弟子宝座的林凤手下败过好几次,就跟今天百草的情形差不多。

“林凤前辈一直都很努力地在进步。”

根本没有注意到婷宜是在同廷皓说话,申波推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一边认真埋头做笔记,一边回答。

他将刚才坚石道馆与松柏道馆第一场对阵的情况仔细记录了下来。坚石道馆与松柏道馆的比赛结束后,同一块场地上即将进行贤武与空仁的比赛。经过严格的馆内选拔赛,今年的他终于获得了代表贤武参赛的资格,因为贤武道馆不用参加小组赛就直接晋级复赛,所以稍后将是他首次出战。

“没错,林凤前辈是很有毅力也很能吃苦的选手,也许明天的比赛不会打得太轻松。”说完,婷宜发现哥哥始终没有说话,不禁扭过头去看他,见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前方正听若白说话的百草身上。

百草……

婷宜心中陡然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她没想到百草居然会半途代替秀琴出战,而且竟然连战连胜,使得松柏道馆最终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杀入复赛。不过,她看过松柏道馆在小组赛的对阵表,除了日升道馆的封萍还有几分实力,跟百草比赛过的那些对手实力都不是很强。百草,也许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罢了。

“哥,你觉得我还会像去年一样,明天在第三局之前就将林凤前辈KO掉吗?”根本没有考虑百草胜出的可能性,婷宜微笑着问廷皓。

看到百草对若白点点头然后向比赛场地走去,廷皓收回视线,看一眼身边的婷宜,说:“你认为一定会是坚石道馆胜出?”

“难道百草能战胜林凤前辈?”婷宜微诧。

“我记得你刚出道的时候,也没有人相信你能打败林凤。”裁判宣布第二局比赛开始,廷皓的目光重新落在场地中央的百草身上,“她进步非常快,婷宜,你不要太大意了。”

“林凤师姐,天下无敌——!!”

坚石道馆的啦啦队为第二局激动地呐喊着。

因为亦枫的失利和百草第一局的大比分落后,松柏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或多或少有些情绪低落,晓萤看着沮丧的伙伴们,咬咬牙奋声大喊:

“百草百草!决不放弃——!”

阿茵她们也条件反射般地立刻跟随她喊:

“百草百草——!!决不放弃——!!”

就算百草也会输掉比赛,她们也要努力地为她加油!比赛可以输,气势不可以输!

场中,百草大喝一声,拉出架势,按照自己的习惯颠着脚步,努力忽视掉林凤的脚步节奏。她紧紧盯住林凤,就像若白告诉她的那样,彻底忘掉第一局的比赛,就当作比赛才刚刚开始!

见百草不再被她的进攻节奏牵着走,林凤微微眯了下眼睛,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强大的阴恻恻的气息立刻又凝聚在她身上。她轻蔑地逼近百草,一步一步,逼得百草步步后退,跟第一局结束时一样,在将百草逼到临近出界线的那一刻——

林凤眼神冰冷,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那种强大的——

鄙视的——

能将所有对手信心摧毁的——

“她的冷笑就是她的武器,”若白凝声说,“如果要战胜她,首先就要……”

“嗤——!”

一道鄙夷不屑的冷笑从百草的唇边发出来!仿佛有千万道阴沉的暗光从她体内迸射出来,仿佛她是蔑视人间的黑暗女王,任何人站在她前面都会变得如蚂蚁般卑贱!

“砰——!”

在林凤错愕住的这一刻,百草旋身后踢,如闪电般迅速,如龙卷风般猛烈,一腿重重踢到林凤的头上——

将她踢出界外!

“腾腾腾腾!”

踉跄了几步,林凤终于还是没能稳住身体,苍白着脸,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体育馆内满场惊呆。

看席中几乎所有的观众都震惊了,视线不约而同地集中到了这边!坚石道馆的林凤,仅仅败在过婷宜腿下的林凤,居然会如此狼狈地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参赛选手踢出场外?!

“啊——!百草——!!”

晓萤和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兴奋地尖叫着,甚至忘记了喊口号。萍萍激动得眼圈红了起来,呜,百草能这样踢倒坚石的林凤,那么就算输掉也不会太丢人了……

“……首先就要战胜她的冷笑。”

2:5。

看着吃力地从垫子上站起来重新回到场内的林凤,百草沉默地想——

不就是冷笑吗?

在全胜道馆的时候,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冷笑,那些深入骨髓的鄙视和嘲讽,那些让小时候的她曾经缩在被子里整夜哭泣的冷笑,每一种都比林凤的冷笑更加可怕。

“天哪……”

婷宜有点哭笑不得。她以前也因为林凤的冷笑吃过苦头。林凤的冷笑确实是很有杀伤力的,后来她练得完全漠视掉那些冷笑,才开始每次都战胜林凤。而百草……居然以冷笑对冷笑……居然还得手了!

“哈哈哈哈!”

看到这样的场面,廷皓放声大笑,倍感有趣地盯紧场中。

继续进行的比赛中,林凤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冷笑下去了。只要她一冷笑,百草也必定回报以冷笑,她的冷笑只有一种,百草的冷笑却有不重复的那么多种!

高傲得仿佛是在施舍叫花子的冷笑。

“啪——!”

一脚横踢踢在林凤的腰侧!

鄙夷得仿佛看到她就会觉得恶心的冷笑。

“啪——!”

一腿旋身后踢踢中林凤的前胸!

厌恶得仿佛她是赶不走的苍蝇似的冷笑。

“啪——!”

一脚下劈踢中林凤的头顶!

“我怎么没发现她还有这种天赋……”

亦枫睁大眼睛,看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原来,百草冷笑起来比林凤要厉害多了,以至于只要百草一冷笑,林凤就会被震慑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若白一语不发。

在他点破林凤的冷笑只是作战的手段之后,百草信心的恢复是可以预见的。用更加强大的冷笑来克制住林凤的冷笑,从而打击到林凤的信心,百草确实用对了法子。

只是,林凤的冷笑是在无数次的作战过程中慢慢练习出来的,百草怎么会转眼之间就能发出这样冰寒彻骨的冷笑呢?真的只是手段而已吗?

他的眉心微微皱起。

当林凤终于放弃掉冷笑这个战术时,比分已经被百草扳平到5:5,第二局结束。

百草沉默地走回休息区,接过亦枫递来的水和毛巾,她呆呆地坐着。在将在全胜道馆经常面对的冷笑逐一学出来时,忽然间,她如同又回到了以前那些日子。

师父一直希望她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赛场上,威风凛凛地进行比赛。小组赛她代替秀琴第一场出赛之前,她就兴奋地跑去告诉师父了,她终于可以站在比赛赛场上了。师父却无法到体育馆来观战,全胜道馆不允许师父出现在世人面前,说是那样会让人们想起全胜道馆历史上最大的耻辱。

“百草,不如往后你就用林凤这一招冷笑战术吧。”亦枫打趣地说,“我看林凤的冷笑完全不是你的……”

“喝一点水,第三局马上就开始了。”

若白将亦枫的话打断,她“哦”了声,拧开水壶的盖子。

“松柏加油——!!!松柏加油——!!!”

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激动得疯狂了,第二局已经扳平了,希望又出现在眼前!她们相信百草!百草会为松柏创造奇迹的!

“百草必胜——!松柏必胜——!”

晓萤竭尽全力地喊着,其他女孩子们也奋声呐喊:

“百草必胜——!!!松柏必胜——!!!”

第三局开始了。

看着场中比赛的两人,婷宜略微有些吃惊。

林凤彻底放弃了冷笑战术。但奇怪的是,明明第二局中百草的冷笑大奏奇功,但是在林凤收起冷笑的那一刻,冷笑也随即在百草脸上消失无踪了。

是个倔强的女孩子呢。

估计百草是不想用冷笑这种方式获胜,婷宜暗暗想,却不以为意。只要能将对手打败,而且是在比赛规则的范围内,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都是可以采用的。如果放弃掉这个,去跟林凤硬拼实力,百草始终还是跟林凤有差距的吧。

然而,几个回合看下来。

婷宜神色一凝!

体育馆内同时进行着四场比赛,不同场地上的每场比赛都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参赛道馆的啦啦队奋声地为自己的队伍加油,观众席上观众们的目光也都分别投向自己感兴趣的比赛。

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

人们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坚石道馆的比赛场地上面。那个正在跟林凤对阵的女孩子是谁?面对着实力仅次于贤武道馆婷宜的林凤,她竟然毫不逊色,一点点占据了优势和主动,比分居然领先于林凤了!

“啪——!”

闪过林凤一连串的进攻,在林凤飞身横踢过来的那一刻,那女孩竟似早有准备,旋身跃起,一个反击后踢!

那力道之强——

以至于所有在场的观众几乎都可以听到那一腿击打在林凤头部巨大的声响——

“砰——!!!”

脑袋晃了晃,林凤直挺挺地仰倒在垫子上。裁判为林凤读秒,那女孩站在旁边,旧旧的道服被汗水浸透,也有汗水从她的脸畔滑下,在强烈的灯光下,那些汗水仿佛折射出了让人目眩的逼人光芒……

可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腰上束的竟然是一条代表最初级水平的白带!

观众席中一片哗然,各道馆的弟子们纷纷交头接耳——

“那女孩是谁?实力这么强大,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不知道。”

“好像是松柏道馆的!”

“不是初薇,初薇也没有这么强的实力啊。”

“我打探到了!是松柏道馆新进的女弟子,叫什么……戚……戚百草!”

“戚百草?”

“她确实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吗?”

“她的气场……”

“我怎么觉得……好像林凤前辈不是她的对手呢?”

“怎么可能!林凤前辈的实力是很强大的,她不过是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新人……”

“可是……可是你自己看嘛……”

在规定的时间内,林凤从垫子上站了起来,于是比赛继续进行。但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情况却几乎完全是一面倒的。

当林凤主动进攻的时候,那松柏道馆的女孩子总是先行将锋芒避让过去,然后在林凤使出全力最后一击的时候,在林凤招式变老无法变招的那一瞬,她不可思议地抢出反攻!

“啪——!”

一腿如霹雳般落在林凤的右肋!

当林凤不太敢主动进攻,保守地防守反击时,那松柏道馆的女孩子却开始飓风般一波接一波的进攻。已经是第三局的比赛了,那叫百草的女孩子竟依旧有着充沛的体力,旋风般的连串双飞踢将林凤逼至边线,在林凤退无可退的那一刻,大喝一声,左足点地,纵身跃起,一个下劈——

“啪——!”

右腿如泰山压顶般击在躲避不及的林凤肩膀上!

随着比分一分分的被拉开,林凤的信心仿佛逐渐丧失了,相反的,那松柏道馆的女孩子却越来越展现出令人吃惊的力量和速度,打得林凤只有招架之力,毫无反攻之能!

“咦,怎么可能……”

婷宜震惊地望着场中那个气势凌人的百草。区区两周的时间,她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同松柏馆内选拔赛时那个只知道蛮冲蛮打的戚百草简直判若两人。而且,她什么时候有了如此犀利的判断力,林凤的每一个意图似乎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她的进步确实惊人。”

叹息一声,婷宜不得不承认哥哥刚才的话。从内心深处,她很欣赏像百草这样的女孩子,只是想到那些初原和百草在一起的画面……

“不过,她还是差得很远,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复杂的滋味再度涌上心头,婷宜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申波推推黑框眼镜,奇怪地抬头看向婷宜。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把场上那个松柏道馆的女弟子同她自己比在一起。虽然那个叫百草的女弟子实力还不错,但是跟婷宜比起来,就像一个人在山顶,一个人在山腰。

“她现在的实力确实还不是你的对手。”忽然在观众席中发现了正在凝神观战的沈柠教练,廷皓顿了顿,继续说,“只是,你应该知道龟兔赛跑的故事吧。轻敌对于任何跆拳道选手而言,都是很可怕的错误。”

比赛结束的时间一秒一秒接近。

坚石道馆的弟子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或许林凤师姐是输在了冷笑战术上,是冷笑战术的失利使得林凤师姐的气势大大受挫,而气势一旦败下来,比赛就很难打了。

如果林凤师姐不采用冷笑战术……

如果那个百草没有那么诡异地进行反击……

他们不相信林凤师姐的实力会比不过松柏道馆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弟子!一定是……一定是战术用得失败了,否则林凤师姐不会如此被动,绝不可能被那个叫戚百草的打成这个样子!

如果比赛可以重来一次……

“哇————!!!”

“百草——!!百草——!!”

伴随着啦啦队如潮水般的呼喊声,百草一个有力的后踢,正中林凤的前胸。林凤的身子竟然在这一踢之下,踉跄地退出了五六步远才勉强站稳身子。

当她站直身子时,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第三局比赛结束了,比分定格在10:5。这一局,百草几乎没有给她任何机会!

松柏道馆啦啦队在观众席上发出雷动般的疯狂欢呼声,晓萤激动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在喊了几句常规的口号后,开始完全不按套路地乱喊:

“百草百草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阿茵她们却觉得晓萤的这句话是太能代表她们此刻的心情了,于是紧跟着也通过纸喇叭惊天动地地喊出来——

“百草百草我们爱你——!!!就像老鼠们爱大米——!!!”

“帅呆了!”

亦枫握起拳头,像兄弟般重重击在百草的肩膀上。

第一次得到亦枫这样热烈的肯定,百草“腾”地涨红了脸!她有点不好意思,想要说些谦虚的话,可是一颗心仍激动得“砰砰砰”地跳动着,一时间她只能有点傻呵呵地笑着说:

“……我……让、让你们担心了……”

“好了,不要谦虚了,赢得很漂亮!”亦枫大笑着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同她一起望向已经做好热身准备的若白,懒洋洋地歪着头说,“若白,接下来全看你的了,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加油!”

百草眼睛亮亮地望着若白,用力地对他说。

若白没有让他们失望!

更加没有让所有松柏道馆弟子们失望!

虽然每局都打得异常激烈,比分始终交替上升,但是若白最终还是艰难地在临近比赛结束前的一瞬间,以一个干脆有力的腾身横踢把比分定格在7:6!

“啊——!!!!”

“哇——!!!!”

“松柏无敌——!!!!”

“松柏万岁——!!!!”

观众席上,松柏道馆啦啦队和其他弟子们激动得无以复加,声嘶力竭地呐喊着,惊涛骇浪般的呐喊声涌入场内,将正在与坚石道馆参赛选手们最后行礼致意的若白、亦枫和百草包围起来!

他们胜了!

松柏道馆胜了!

那么不可思议地战胜了实力几乎仅次于贤武道馆的坚石道馆,松柏道馆杀入了复赛第二轮!

“松柏道馆——!!天下无敌——!!”

“松柏道馆——!!勇争第一——!!”

在松柏道馆弟子们狂热的呐喊声中,贤武道馆和空仁道馆的参赛队伍开始进场,松柏道馆和坚石道馆的参赛弟子们走出场外。

亦枫开心地朝着观众席中松柏弟子们的方向用力地挥手。

看到松柏弟子们一个个兴奋得甚至喜极而泣的模样,若白素来淡然的眼底也露出一抹隐约的笑意。可是,当贤武道馆的队伍迎面走来,看到走在最前面仿佛有太阳般耀眼光芒的廷皓时,他的脚步略微僵了僵,眼神中那一抹激动的神采也彻底沉寂下来。

“百草——!我们赢了——!!”

那嘹亮的声音使得百草仰头寻去,见是晓萤正在乌压压的观众席中,拿着大号的纸喇叭一边笑着对她拼命挥手,一边又跳又喊:

“百草——!我好开心啊——!!我们赢了——!!!”

远远地看着晓萤,百草心里那克制不住的激动也越发强烈起来,她拼命地对晓萤挥手,心中有一个声音同晓萤一起喊着——

是的!赢了!

松柏战胜了坚石!

她战胜了林凤!

那种激动和兴奋难以形容,从馆内选拔赛后的沮丧,到每天观察研究不同对手起势的变化,再到临时代替意外受伤的秀琴参赛,到今天,她竟然真的能战胜林凤!

就像做了一场梦……

那么不真实的,却让她激动万分的梦!

而且,经过今天这一场反败为胜的艰难之战,忽然间,她对自己又多了几分信心!或者,下一场,她可以打得比这一场更漂亮……

如同电影的慢镜头般,贤武道馆的队伍与松柏道馆的队伍交错而过时,一个身影在她面前停下脚步。

正开心地笑着对晓萤挥手的百草愣了愣,转头看去——

竟是婷宜温雅的笑容。

“明天与你的对决,我很期待。”

说完这句话,婷宜对她微笑了一下,随着队伍进入场地。

没错,就像哥哥说的那样,轻敌对于任何跆拳道选手而言,都将是很可怕的错误。既然戚百草能打败林凤前辈站到她的面前,那么,戚百草就绝不是一个可以被她轻视的对手。

笑容凝固在百草的唇角。

打败了坚石道馆,下一场,应该就是对阵贤武道馆了。而贤武道馆出战的女选手是——

婷宜。

那场同婷宜的实战在她的脑海中闪过……败得那么惨……她甚至看不清楚婷宜是如何出腿的……

是的,她也很期待明天的比赛。

百草深吸口气,没有回头去看婷宜的背影。跟随在若白和亦枫身后,她向观众席上那些仍旧在欢呼胜利的松柏道馆弟子们走去。

*********

第一部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