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3(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13

经历过跟日升道馆的比赛,小组赛最后一天的对手是实力不是很强的立威道馆,整个比赛打得毫无悬念,亦枫、百草和若白全都是轻松取胜。

九连胜!

松柏道馆竟然真的以九连胜的全胜战绩杀入复赛!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沸腾了,没有任何方式可以表达出他们心头的狂喜和激动,这是几年来松柏道馆在预赛中史无前例的好战绩!

虽然开赛前他们曾经想过,只要松柏今年能冲入复赛就不错了,毕竟馆内女弟子中实力最强的初薇师姐没有参赛,松柏的阵容大打折扣。然而,半途中代替秀琴出战的百草竟然奇迹般地连战连胜,甚至打赢了日升道馆的封萍,不由得让松柏道馆弟子们的期望像吹着气的气球一样不断膨胀!

说不定——

松柏道馆能打入八强!

也许能够打入四强!

如果上天赐予他们好运气,说不定真的能打到决赛呢!

小组赛结束后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然后才开始复赛阶段的比赛。这一天,除了亦枫和百草照常在练功厅训练备战,其他所有的弟子们都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若白带回来的复赛抽签结果。

“上帝保佑啊。”

不停念叨着这句话,晓萤同其他弟子们一样焦急地等在道馆门口。上帝啊,请您保佑松柏道馆!请把所有的弱队跟松柏抽到一起,请把所有的强队抽得远离松柏,拜托了!

然而当若白回到道馆。

他带回来的抽签结果仿佛是一根闪着寒光的针,将刚刚膨胀起来的松柏道馆弟子们的希望,硬生生地扎破了。

目瞪口呆。

呆若木鸡。

沮丧。

悲愤。

绝望。

预赛的第一场,松柏道馆要应战的是上届挑战赛的四强之一,坚石道馆。在上届比赛中,坚石道馆会止步于四强,是因为他们半决赛遇到的是贤武道馆,否则坚石道馆将很有可能杀入决赛。

而接下来,松柏道馆与坚石道馆之间谁胜出,谁就将对阵贤武道馆与空仁道馆之间的胜者。

贤武道馆怎么可能会败给空仁道馆。

那么就是说,即使松柏道馆侥幸胜了坚石道馆,在第二场与贤武道馆的比赛中,也会必输无疑。

什么样的形容词都难以形容出松柏道馆弟子们得知抽签结果后那一瞬的心情。就像原本从没奢望过的人,突然有了一个美丽的梦想,正要朝着那个梦想满怀憧憬的前进,却在下一秒发现那其实是一个绝不可能的妄想。

那还不如让他们从来没有幻想过。

如果那样,就不用经历这种难以接受的从天堂掉入地狱般的落差。

松柏道馆内被低气压覆盖。

弟子们沮丧地唉声叹气。

可是站在庭院的草地上,望着练功厅里的若白、亦枫和百草刻苦训练的身影,他们又不敢说出任何丧气的话来。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

百草把浸满汗水的道服洗干净,用力拧出衣服里的水,搭到外面的晾衣绳上。见她的表情始终很平静,晓萤忍不住了。

“你不紧张吗?”

“嗯?”

见晓萤已经躺好,百草关上灯,也躺到自己的床上,盖上薄被。下午的时候初原带她去了小木屋,为她揉搓药油,这几天连着比赛,胳膊和腿上的淤伤积累了很多。她想问他,整个预赛他都没去体育馆看比赛,那么复赛阶段他会去吗?可是挣扎了很久,她也没问出口。

“明天那场估计会很难打。”晓萤担心死了,“亦枫师兄和若白师兄努力一下的话,也许可能说不定还有点希望……至于你,你将要对上的是林凤啊……百草,你应该听说过她吧?”

“是,我听说过。”

在婷宜出道之前,坚石道馆的林凤一直稳坐岸阳跆拳道女子选手的第一把交椅。据说她比赛时的风格异常冷凝,对方往往还没比赛,在气势上就会先输她三分,所以被其他道馆的弟子们称为“冷罗刹”。

“拜托!你怎么说的这么平静啊!那是林凤哎!除了输给婷宜前辈,她从来没有输给过任何人!”晓萤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焦虑的心情了,虽然她不想让百草太紧张,可是她更怕百草太大意轻敌了。

“……我,”百草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发呆,“……我没有很平静啊,我其实很紧张……”只是若白告诉她,即使紧张也不要表现出来,在对手面前一定要显得有自信。

“唉,算了,你还是不要紧张比较好。”越紧张,明天的比赛会越难打吧,晓萤趴在枕头上,想了想,又伤心起来,“即使咱们能侥幸胜了坚石道馆,下一场就要碰上贤武道馆,怎么会这样呢,太不公平了!”

“……”

百草又发了一阵呆。

如果能胜了坚石道馆,她就会遇到婷宜……

闭上眼睛,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将自己骤然紧张起来的身体放松。不要想那么多,还是先比完明天的比赛再说。

******

市立体育馆内气氛热烈。

顶棚的几十只灯管将比赛场地照得明亮异常。今天是复赛的第一场,从下午两点开始,一共要进行八场比赛,分别在四块场地上同时进行。

观众席上座无虚席。

进入复赛之后,各道馆的非参赛弟子们都不能再像小组赛时那样,在场内随意走动。各支参赛队伍的啦啦队也只能在观众席里为比赛中的伙伴们加油,她们无一例外地全都坐到最前排的座位上,选择离自己道馆距离最近的地方,准备好了各种加油的“武器”!

比赛还没开始。

十六支道馆的啦啦队就已经开始呐喊了,仿佛只要她们用力地加油了,代表她们出战的伙伴们就能多出一份力量来。

“空仁加油——!空仁加油——!”

“明浩必胜——!明浩必胜——!”

“坚石稳赢——!坚石稳赢——!”

“贤武第一——!贤武第一——!”

“……”

“松柏无敌——!!松柏无敌——!!”

在如浪涛般此起彼伏的加油声中,松柏道馆啦啦队的声音破众而出,格外响亮。众啦啦队诧异地纷纷侧目看去,松柏道馆的弟子人数在岸阳的所有道馆中算是比较少的,啦啦队的队员肯定也少,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嘹亮的声音。这一看不打紧,众啦啦队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晓萤将一个硬纸卷成的简易喇叭放在嘴边,右手有力地指挥着,她周围的女孩子们也同样拿着纸质的喇叭随着她呼喊!

“松柏无敌——!!!天下第一——!!!”

因为大赛不允许带喇叭进场,所以晓萤和阿茵她们昨天冥思苦想了好久,灵机一动,决定自己动手做出简易的纸喇叭,这样就可以将她们的声音放大好几倍了。

嘿嘿。

得意地看到其他道馆啦啦队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晓萤把手一挥,阿茵立刻举出一块巨大的牌子。于是各啦啦队都看到了那块巨大的牌子上八个如斗大般的字——

“尊重创意,请勿剽窃!”

噗——!

各啦啦队队员们差点吐血,满脸黑线地打算与松柏道馆的喇叭啦啦队硬拼到底!

但是跟坚石道馆的这一战,打得并不顺利。从第一局开始,亦枫就陷入落后的局面,他素来用困倦的模样使得对手松懈,可是在坚石道馆的弟子面前,这个方法竟完全没有奏效。在坚石道馆弟子凶猛的进攻下,亦枫有些施展不开,眼见着比分一点一点被拉大。

第一局结束。

记分牌定格在5:2。

看着亦枫满身大汗地走过来,百草立刻站起身,把毛巾和水递到他手中。若白对亦枫说,要转变一下战术,亦枫边擦汗边点头,咕咚咕咚将水喝得见底。

“亦枫加油——!!亦枫加油——!!”

观众席上,晓萤和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大声为他加油。

第二局比赛一开始,亦枫从防守为主,变成以进攻为主,一度将比分缩小至6:4。可是坚石道馆的弟子随即也调整了战术,防守反击,稳扎稳打,在这局结束的时候居然又把比分拉大到8:4。

亦枫的体力似乎有些跟不上了。

看着亦枫只擦了几下汗就把毛巾扔到旁边,握着矿泉水的手时不时抖动一下,百草终于忍不住走到他身后,说:“亦枫前辈,我帮你放松一下肩膀好吗?”小组赛中,这些都是松柏道馆的小弟子做的,可是现在弟子们只能坐在观众席中观战。

若白抬头看了眼她。

“好。”被她轻重适宜地按压着肩膀,亦枫长长吐出一口气,直到裁判示意第三局比赛开始,他才缓缓站起身,说,“谢谢你,好多了。”

第三局。

“亦枫师兄——!!反败为胜——!!”

在松柏啦啦队奋力的加油声中,亦枫抖擞精神,一度又将比分追回来一些。可是紧接着,他的体力再次出现了透支,被坚石道馆的弟子一连串进攻下来,最终竟是以13:6的悬殊比分输掉了。

观众席上,松柏啦啦队一阵沉寂,晓萤死死咬住嘴唇,她身边的女孩子一个个全都呆若木鸡。

虽然抽签结果一出来,她们就知道这场跟坚石道馆的比赛会很不好打,做好了可能会输的思想准备。虽然她们见过亦枫师兄失利,就算在小组赛中亦枫师兄也输过两场,可是,怎么会以这么大的比分输掉,仿佛完全不是那坚石道馆弟子的对手。

明明亦枫师兄这一年来进步不小,按说,是有一拼之力的啊……

难道松柏又要止步于复赛了吗?

“坚石无敌——!坚石无敌——!”

隔壁看席上,坚石道馆的啦啦队兴奋地欢呼着。虽然早就知道打败二流的松柏道馆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能够以这样的大比分获胜还是很让人喜出望外的!

“打起精神来,我们还没输,我们还有百草!”晓萤瞪圆眼睛,大声说,“来吧,我们为百草加油,百草不会输的!”

“是——!”

阿茵她们齐声回答!虽然相对于亦枫师兄,她们其实对百草更不看好,可是……百草参赛以来一直都没有输过,也许是一员福将也说不定呢。

晓萤拿着喇叭鼓足了气力喊:

“百草加油——!百草加油——!”

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大声地跟随她喊着:

“百草加油——!!百草加油——!!”

听到那些为她加油的声音,百草深吸口气,向比赛场地走去。她知道,她不能输,亦枫已经输了,如果她再落败,松柏道馆就要止步于复赛第一场。

“……对不起。”

亦枫的声音从头上蒙的大毛巾里面闷闷地传出来,颓然地坐在那里,他一口水也没喝。她一怔,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她只憋出一句话:

“我会加油的。”

“去吧。”若白凝声说,“当心林凤,不要被她压住打。”

“是。”

有点不明白若白这句话的意思,百草站到了赛场上,在从观众席中传来的震耳欲聋的加油声中。

她与林凤面对面站在一起。

以前只是在传说中听到过林凤的名字,小组赛的时候也没有观看过坚石道馆的比赛,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林凤。

身高将近有一米七五,十九岁的林凤站在百草面前有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那种压迫感不仅仅来自于她的身高,也不仅仅来自于她身经百战的气场,而是有那样一种让人惊愕的——

阴冷之气!

那股阴寒得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迎面而来。

百草竟不由自主打个寒颤。

那双冷冰冰的眼睛,林凤阴恻恻地打量她,发出一声冷笑,那冷笑中的不屑和嘲弄让百草僵住了。就在这时,裁判大声宣布——

“比赛开始!”

“林凤必胜——!!林凤必胜——!!”

坚石道馆啦啦队大声呐喊着。

“百草加油——!!百草加油——!!”

松柏啦啦队也毫不示弱,用尽全力地为百草高喊加油,而转瞬之间,场内百草和林凤已经过招了几个回合。

怎么回事?

握紧手中的纸喇叭,晓萤瞪大眼睛,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为什么今天的百草好像跟前几天比赛中百草不一样了?小组赛中接连几场胜利下来,百草身上原本已经渐渐有了一种属于高手的自信,可是此刻面对着林凤……

百草的手脚竟像是被绑住了一样!

“嗤!”

又是一声冷笑,在百草正欲出腿进攻的一瞬间,那声不屑的冷笑像一道冰雪将她的身体冻住。电光火石间,林凤已一连串抢攻过来,“啪”的一脚,将百草的右脸踢得重重甩了过去!

记分牌翻过——

0:3

脸上火辣辣的痛,脑袋也被踢得发晕,为什么会这样,百草有些懵了。在林凤的冷笑声中,前几场她已经掌握得比较熟练地先观察对手起势,然后予以反击的战术仿佛失去了施展的空间,每一次对方的冷笑都是响在她欲起势的时候,令她不禁有些进退失据。

冷静!

深吸几口气,百草不敢再贸然进攻,紧紧盯着林凤,目光聚焦在她的肩膀上,全神贯注盯紧她身体的每一个变化。可是林凤时不时的冷笑总是使她的视线不知不觉地离开林凤的肩膀,陷入到那阴恻恻的笑声中去。

林凤也并不急于进攻,她冷笑着,不慌不忙地颠着脚步,以一种奇异的节奏向百草压迫过来,百草步步后退,她步步紧逼。

“嗤!”

随着林凤的一声阴冷的笑,百草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被她逼得眼看就要出界了,不由得心中一慌!

“啪啪——!”

林凤冷笑着飞身双踢,双腿全都落在百草身上的得分区,那力量如此之大,直接将百草踢出界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