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2(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市立体育馆内,每块场地上都正进行着火热的比赛,呐喊加油声震天响。在第四小组中等待下一场对阵普海道馆的全胜道馆弟子们,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斜后方第六小组的比赛场地,那个正在场地中央代表松柏道馆出战的女孩子,竟是与他们共同生活了六年的戚百草。

她身上还是那身洗得发旧的道服。

那个总是被他们欺负,总是被他们刻意忽视,总是像不受欢迎的异类般被他们鄙视,总是沉默地站在队尾的戚百草,就是此刻这个正对阵日升道馆的封萍,威风凛凛,恍若绽放出万丈光芒的女孩子吗?

“百草百草——!大展神威——!”

“百草百草——!每战必胜——!”

“哇——!!!”

松柏道馆的啦啦队和弟子们发出激动的喊声,百草又得了一分,全胜道馆的弟子们远远地能看到记分牌上的比分是3:1。是第一局比赛结束了吧,她浑身是汗地走到场边休息,松柏道馆的亦枫递给她毛巾,松柏道馆的大师兄若白将水递给她,松柏道馆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挥舞着七彩花球高兴地对着她又跳又喊,她边喝水边对她们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百草的笑容。

光雅呆呆地望着远处百草唇角那抹腼腆的、却仿佛会闪光的笑容。在全胜道馆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她一直以为百草是不会笑的。沉默得像个怪人,永远穿着同一件道服,固执得像头牛,所以她生平最讨厌的除了那个人之外,就是戚百草了。

是的,她讨厌戚百草!

是那人带给了全胜道馆至今都难以洗刷的耻辱,可是戚百草却偏偏死心塌地认他为师父。那人应该被所有人鄙视,应该为他的错误付出一生的代价,却因为有戚百草跟屁虫般的追随,竟显得不那么孤独。

每当看到那人对百草说话时露出慈爱的神情,每当看到百草像女儿一样站在那人的身旁,她就无比地厌恶这两个人!

可是当百草真的被赶出去了。

当看到投入松柏道馆门下的百草仿佛得到了新生,光芒璀璨得引起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当看到此刻在松柏道馆弟子们的笑容簇拥里,百草唇角绽放出的那抹羞涩腼腆的微笑——

而松柏道馆里的那人,鬓角的白发越来越多,孤独的身影显得益发苍老……

她更加百倍地讨厌戚百草!

“啊——!百草!”

“百草!胜了!我们胜了——!”

惊天动地的呐喊和尖叫声从斜后方的场地传来,光雅望过去,发现百草的比赛已经结束了,7:4,百草战胜了日升道馆的封萍。百草被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拥抱欢呼着,封萍也很大方地特意走过去对百草表示祝贺,百草对封萍鞠躬回礼。远远的,竟似察觉到她的目光,人群中的百草抬起头,向她望过来——

光雅咬牙将头扭过来!

只不过是一场胜利,也值得炫耀吗,百草这个叛徒!是全胜道馆把她养大,教给她跆拳道,就算是……就算是全胜道馆将她赶出去了,她也不可以代表松柏道馆参赛啊!

一种莫名的屈辱和愤怒让光雅忽然想哭。

她恨所有那些带给全胜道馆耻辱,背叛了全胜道馆的人,包括那人、包括戚百草、包括黎蓝师姐!

全胜道馆同普海道馆的比赛开始了。

普海道馆的啦啦队呐喊得震天响,全胜道馆的弟子们鼓起劲喊了几声加油,可是看着仲和师兄被对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们又呆呆地什么都喊不出来了。

至今一共七场比赛下来。

全胜道馆场场皆败。

积零分。

名列小组倒数第一。

他们原本就没奢望全胜道馆能够从小组赛中出线。

他们只是希望能比去年的比赛打得好一点,哪怕就多胜一场也行,他们不想再被其他道馆嘲笑说全胜全胜全不胜。

可是就在比赛前夕,黎蓝师姐竟突然离开全胜道馆,投到清河道馆门下。从没有过比赛经验的光雅仓促出战,全胜道馆的实力变得更弱。

大比分落败,仲和结束了他的比赛。

光雅走上赛垫。

她紧了紧腰带,对裁判和对手行礼,目光却再次望向那块松柏道馆的比赛场地。若白也胜了,松柏的弟子们激动地不可自持,有几个啦啦队的女孩子甚至喜极而泣。那是一片兴奋欢呼的海洋,在那片海洋里,她没有看到百草,可能是被欢庆的松柏弟子包围住了,所以看不到吧……

“开始!”

裁判低喊,做出比赛开始的手势。

“普海加油——!普海加油——!”

场地边全是普海道馆的加油声。

全胜道馆的弟子们颓然无声地站着,很多弟子甚至扭过脸去,不想再去看光雅狼狈地一次次地被对手踢倒的场面。仲和仿佛刚才已经被打得麻木了,一脸呆滞地看着光雅的记分牌上始终不变的“0”。

“啪——!”

看到光雅又一次被梅玲旋身后踢踢中,狗啃泥一般俯面趴倒在垫子上,良久爬不起来,普海道馆的弟子们爆发出一阵哄笑!

“梅玲师姐,她不行了,干脆KO了她,让她早点下场去养伤吧!”

不知道是普海的哪个弟子起哄地喊了声,其他普海弟子们也大笑着纷纷附和。

“对!KO她!”

“KO!”

“KO——!KO——!”

“KO——!KO——!”

在普海啦啦队女孩子们整齐划一的KO口号声中,光雅挣扎着站起来,还没闪躲几个回合,又一腿被梅玲踢倒!

呐喊声。

哄笑声。

光雅又一次颤巍巍地从垫子上爬起来,嘴巴里有血的腥气,普海道馆弟子们喊叫着要将她KO的加油声震得她的耳朵轰隆隆的响。勉力地向伙伴们看去,他们有的呆呆地望着她,有的低下头僵硬地站着,那么的安静,没有人为她呐喊,没有人为她加油,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绝望的神情。

她心里有着同样的绝望。

或许她根本就不该练跆拳道,或许她根本不是练跆拳道的材料,七场比赛下来,她一场也没有胜过,任何对手她都打不过。

“KO——!KO——!”

“KO——!KO——!”

听到普海道馆啦啦队兴奋的喊声,光雅忽然彻底绝望了,她呆呆地望着裁判发出比赛继续的口令,失去了再做出反应的能力。其实每个人都能看出来她会输掉这场比赛吧,不仅仅是普海道馆,包括全胜道馆的伙伴们,就连她自己,也知道必输无疑。

记分牌上依然是“0”。

梅玲大喝一声,飞腿向她进攻!那么,继续比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反正全胜道馆早就没有一丁点出线的可能,她站在这个赛场上越久,那个可耻的零分就会停留在记分牌上越久。

木然地,光雅望着那如闪电般袭来的腿影。

那就被KO了吧……

“光雅加油——!”

在等待被击倒的麻木中,一道突然爆发的加油声使得光雅猛地打了个激灵!如同从梦中惊醒了一样,她下意识本能地躲避了一下梅玲的进攻,却还是被擦着踢中了,胸口一阵闷痛,踉跄了好多步才站住身体。

0:11

记分牌又被翻动了一下。

是谁在为她加油,那声音仿佛是熟悉的,又仿佛是从没有听过的。光雅怔怔地向那个加油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颓然沉寂着的全胜道馆弟子们也转头看去,那声音就是从他们的身边发出来的——

紧抿的嘴唇。

一双小鹿般黑白分明的眼睛。

眼里有倔强的光芒。

那短头发的女孩子依旧穿着那件洗得发旧的道服,握着双拳,在裁判喊响继续比赛的口令时,又一次对着场中的光雅大声喊:

“光雅加油——!永不言败——!”

她是来炫耀的!

突如其来的怒火燃烧在每个全胜道馆弟子的心头!代表松柏道馆参赛,取得了几场胜利,就来嘲笑接连失败的全胜道馆了吗?他们不需要她假惺惺的加油!被他们亲手推出道馆的大门,被赶出全胜道馆,她一定是恨着他们的,她巴不得看到他们失败得这么落魄,她绝不会真心地为他们加油,她是故意用她现在的胜利来炫耀,来嘲笑他们的!

“KO——!KO——!”

“KO——!KO——!”

“光雅加油——!”

“光雅加油——!”

仿佛根本没有察觉到全胜道馆弟子们恼怒的目光,百草独自大声地继续呐喊,用自己一个人的声音对抗着整支普海道馆啦啦队的声音!

“假惺惺!”

“滚开!”

“滚回你的松柏道馆!”

“光雅不需要你为她加油,闭嘴!”

全胜道馆的弟子们怒声喝骂她,有几个小弟子冲动地上前几步想将她赶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只觉得此刻特别恨这个大声为光雅加油的她!

“那么,为什么你们不为她加油?!”百草同样怒视着他们,目光锋利地从他们脸上逐一望过,“为什么看着她那么吃力地在比赛,在被人喊着KO,你们却一声也不为她加油!”

自从松柏道馆的比赛结束,她的视线就无法从全胜道馆的这块场地上离开。

不关她的事。

她已经不在全胜道馆了。

想把自己的视线收回来,她努力想要和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一起为八连胜而开心兴奋。可是,当看到光雅一次次地被踢倒,甚至连反击的意识都没有了,似乎只是麻木地想要比赛快快结束时,那种快要将她心口冲破的情绪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了——

那是一支斗志全无的队伍,他们已经默然地接受了失败的结局,连一声呐喊和加油的声音都没有,就彻底地放弃了!

“百草师姐,光雅师姐输太多了,不可能赢的……”全胜道馆一个很小的女弟子忽然忍不住小声抽泣,“……不是我们不加油……可是就算加油,也没有用……我们今年全都输了,每场都输了……”

“不许喊她师姐!”

“她是全胜道馆的叛徒!”

全胜道馆的弟子们怒声呵斥那个女弟子,女弟子“哇”地一声哭起来。

百草咬了咬嘴唇,双拳在身侧握得死紧死紧。她不想去争执她是不是叛徒,看着场中被普海道馆啦啦队一片“KO”的喊声包围的光雅,她眼睛一黯,沉声说:“你们愿意怎么说怎么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可是,我要不要为光雅加油,也是我自己的事情!”

“光雅加油——!”

“光雅加油——!”

那孤独加油声丝毫没有被普海道馆啦啦队铺天盖地的呐喊声压下去,仿佛将全身的力气都喊了出来,仿佛是要通过那一声声的加油将她的所有力量都传递给场上的光雅!

躲闪着梅玲的进攻,听到百草那一声声根本无法假装听不见的加油声,光雅眼中忽然涌出泪意。她不要听一个叛徒为她加油!可是她也不要在这个叛徒面前毫无尊严地输掉这场比赛!

“呀——!”

发出一声惊天的大喝,在普海道馆弟子们的惊诧声中,原本已经不堪一击的光雅竟然第一次主动向梅玲发起了进攻!

“百草她……”

萍萍不知所措地扭头望望周围啦啦队的伙伴们,见她们也都发怔地看着百草。刚刚还代表松柏道馆取得了胜利的百草,居然会站在全胜道馆的场地边,大声地为全胜道馆的参赛弟子加油。

晓萤心里闷闷的。

有点发酸。

是全胜道馆把百草赶出来的,为什么她还要跑去为全胜道馆加油呢?难道在百草的心目中,还是全胜道馆比较重要吗?

“嗯,还不错。”

见啦啦队的女孩子们一个个表情复杂地望着那个方向,亦枫顺着她们的视线看过去,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说:

“如果一到松柏道馆就会忘记以前的全胜道馆,那样的话,即使能为松柏取得再多的胜利,也让人看不起。”

若白也望过去。

全胜道馆的比赛场地边,百草正握着双拳,一个人吃力地奋声呐喊着,就像一个孤零零独自作战的战士。

“我去帮她!”

被亦枫一语点醒,晓萤为自己刚才的小气感到羞愧,她掏出自己的花球,又把百草的花球也拿出来,然后大步跑过去!

“光雅加油——!光雅加油——!”

喉咙痛得难以发出声音,体力已经在刚才的比赛中消耗太多,此刻每喊出一声加油都仿佛有把刀从她的嗓子里划过去。可是,看着光雅如同燃起了斗志般,虽然又被梅玲踢中得分,但是终于也开始努力地进攻,不再颓然地等待落败,她真是觉得喉咙里的疼痛一点也算不了什么!

“全胜道馆——!勇往直前——!”

身旁突然迸发出的熟悉的加油声使百草错愕地回头,见晓萤正笑容灿烂地对她眨眼,她把一对彩球塞进她手里,说:

“怎么可以不带‘武器’就来加油呢?而且,怎么可以抛下我,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呢!”

“对,还有我们!”阿茵、萍萍和啦啦队其他的女孩子们也跑了过来,抗议地说,“百草,你怎么可以抛下我们这些并肩战斗的伙伴们!”

于是,那加油的声浪空前强大了起来!

在百草的带领下,松柏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整齐划一地挥舞着彩球,用激昂的声音呐喊着——

“全胜道馆!永不言败!”

“全胜道馆——!永不言败——!”

“全胜道馆!奋勇向前!”

“全胜道馆——!奋勇向前——!”

“呀——!”

在那震天响的呐喊声中,光雅爆出一声大喝,接连踢出三四个双飞,逼得梅玲步步后退,终于在临近场边边线的时刻,光雅用尽全身的力气腾身跃起,一腿踢中了梅玲的胸前!

“啪——!”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全胜道馆的弟子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梅玲后退了几步就站稳了身体,拼尽全力的光雅反而重重地落在垫子上,久久不动。

记分牌翻了一下。

原本那张从未动过的“0”,变成了鲜红色的“1”。

“光雅光雅!越战越勇!”

听到在百草的带领下,松柏道馆的女孩子们那样努力地为光雅加油,望着正吃力地从赛垫上站起来,颤巍巍地准备发动再一次进攻的光雅,三四个全胜道馆啦啦队的女孩子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她们跟随着百草她们一起喊出来:

“光雅光雅——!越战越勇——!”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随着越来越多的全胜道馆弟子们加入,那激昂的呐喊声超过了体育馆内任何一支啦啦队的声浪!

当奇迹般的,光雅居然在第三局以一记旋身后踢将梅玲KO掉时,那不可思议的反败为胜让全胜道馆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和身边松柏道馆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激动地忘乎所以,拉着手一起跳起来!

“胜利了——!!!”

忘记了两个道馆之间以前发生过的所有不快,女孩子们拉着手跳着叫着,几个全胜道馆的女弟子泪流满面地抱住百草,如果她没有被赶走,如果她还在全胜道馆……

然而,随着从体育馆外走进来的郑渊海重重的一声咳嗽,激动中的全胜道馆女弟子们如梦初醒,纷纷尴尬地松开松柏啦啦队女孩子们的手,那几个流泪抱住百草的女弟子也如触电般松开手臂。

郑渊海神情复杂地看了眼百草。

百草却屏息地望着光雅。

这一刻,看到光雅取得胜利的激动,竟然超过了刚才她自己战胜日升道馆封萍时的兴奋。如果师父能在这里,能亲眼看到光雅的比赛,会多么开心啊!

站在赛场中央。

光雅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赢得这场比赛,那一腿将梅玲KO的力量仿佛不是从她的体内发出的,而是那震天的呐喊声将无穷的力量汇入到了她的身体。

她怔怔地望向百草。

百草也正深深地望着她。

隔着不到几米的距离,她望着她,她望着她,虽然共同生活在同一个道馆那么多年,可是她和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凝视过彼此。

松柏道馆的女孩子们走出市立体育馆的时候,天色又已近黄昏,漫天彩霞,女孩子们的脸颊被映得一个个红扑扑的。

“谢谢你们。”

走下高高的台阶,在伙伴们兴奋地讨论比赛的声音中,百草低声说。她们应该生气她为全胜道馆加油才对,可是她们却站在她的身边,同她一起为全胜道馆呐喊。

“说什么呢!”一掌拍上她的肩膀,晓萤白她一眼说,“既然你是啦啦队的一分子,那么你做什么,我们当然也陪你做什么!”

“是啊!我们是姐妹,我们是伙伴!”阿茵也搂住她的肩膀。

其他女孩子们也纷纷说:

“往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喊上我们,要是再把我们扔下,绝不饶你!”

说着说着,女孩子们又说回今天松柏的比赛——

“百草,你对封萍那场打得真是精彩哎!我好怕你输了呢,亦枫师兄输掉了,如果你再输掉,就没戏了啦!”

“是啊是啊!帅呆了!”

“我们已经八连胜了呢!”

“小组第一!”

“百草,明天你还要赢啊!咱们松柏要九连胜,以全胜战绩杀入复赛!”

“复赛!我们来了——!”

彩霞中,松柏道馆的女孩子们齐声欢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