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2(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12

百草的胜利给松柏道馆带来的震撼甚至远远超过了松柏五连胜本身所带来的兴奋!

原以为秀琴师姐意外受伤,今后所有的对阵只能指望若白师兄和亦枫师兄,一旦他们两人有一个落败,松柏道馆就会必输无疑,想要从预赛中出线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可是今天这一战,百草竟然如此干脆利落地以绝对的优势打败了江北的选手,那种风范、那种气势,让人完全忘记就在两个星期前她还是被人嘲笑的只有蛮力毫无技巧的人!

脱胎换骨!

简直是奇迹的诞生!

松柏道馆内一片欢声笑语,所有弟子的期望在百草获胜的那一刻又被完全点燃了!

傍晚的彩霞将小木屋笼罩在温柔的霞光中。

正在为田圃中的药草浇水,初原听到一串如小鹿般激动急促的脚步声在小路上越跑越近,他转头看去时,百草已经气喘吁吁地站在他的面前。她涨红着脸,胸口一起一伏,急速地喘气,仿佛一路都是这么疾跑过来的!

“我赢了——!”

声音里还带着喘息,她激动地望着他,眼睛亮得像星星,全身上下都绽放着快乐和兴奋的气息。

初原笑了,说:

“祝贺你。”

“十四比四,我打败了江北道馆的陈二英!”

高兴得如同每个细胞都涨满了一样,看着他笑意温柔的双眼,她的脸更加涨红了起来。虽然羞愧自己只是刚赢了一场胜利就如此急不可待地来告诉他,可是又是真的那么想要告诉他,想要他分享她的激动和兴奋。

初原笑着揉揉她的头发。

“……我走了,吃完饭还要去训练,”被他温热的手掌揉抚着头发,她忽然脸红得不可自持,跑出去几步,她又站定身子,眼睛亮亮的期盼地望着他,说,“……初原前辈,你,你会去看比赛吗?”

跆拳道的比赛……

他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去看过了。

春日的风拂过田圃,湿润的泥土气息和药草淡淡的味道融合在一起,等初原回过神来时,小路上她的背影已经跑远得几乎看不到了。

晶莹的水流细细地从洒水壶中流出。

想起她刚才兴奋的笑容和亮晶晶的眼睛,他的唇角不由得又弯出一抹微笑的弧度。

******

晚上,练功厅里的若白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弟子们涌进来,纷纷自告奋勇要当百草的陪练,都被他赶了出去,将纸门拉上,里面只留下百草和晓萤、他和亦枫分组进行实战练习。受到胜利的鼓舞,晓萤发扬一不怕累二不怕疼的陪练精神,只要百草能够再接再厉打好下面的比赛,她全都豁出去了!

可是半个小时练下来,晓萤还是叫苦不迭地吃不消了。无论是百草主动进攻她,还是她主动进攻而百草防守反击,几乎每一个回合都是以她被百草踢倒在垫子上告终。

浑身骨头都像是被拆散了一样。

见晓萤瘫在垫子上,痛得嗷嗷叫,实在爬不起来了,若白只得让她们先休息十分钟。

“这里痛不痛?”

晓萤呆呆地侧头盯着正为她按摩肩膀的百草,自顾自地发愣,全然没有听见百草问她的话。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百草会有如此惊人的进步,不应该仅仅是天降奇迹那么简单。

回想着下午的比赛,再回味一下刚才她陪百草实战的感觉……那种感觉,好像一切都在百草的掌控中一样,她要怎么出腿,打算怎么进攻,百草都好整以暇地等在那里,一打一个准!

咦,慢着……

“啊——!所以说,是你的神功练成了对吗?!”

瞪大眼睛,晓萤兴奋地尖声喊:

“制敌以先机!在出招之前看破对手的起势!百草,你已经做到了对不对!所以你才会变得这么厉害!天哪,百草太了不起了,你是天才啊!”

“喊什么!”

被打扰到同亦枫的实战对练,若白皱眉低喝,晓萤顿时吓得缩了缩脑袋,不敢说话。打量了一眼尴尬地坐在晓萤身旁的百草,若白目光冰冷地说:

“不要只是刚刚赢了一场,就忘乎所以。”

见若白又开始继续和亦枫练习,晓萤拍了拍胸口压惊,叹一口气,低声继续刚才的话题说:

“唉,现在觉得古人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还是很有道理的。”

“嗯?”

百草愣了愣。

“你看哦,你神功大成,在今天的比赛里大发神威,打江北陈二英真是打得酣畅淋漓。刚才对付我的进攻更加易如反掌,就像如来佛对付孙悟空一样,无论我准备出什么招式,都在你的指掌间,对吧?”

“那不是神功。”

这段日子来她每天研究不同对手的出招,发现不同的人在出横踢、后踢或者双飞踢等等招数时,身体各部位的起势变化虽然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不同,但是也有着一些微妙的相同的地方。

就像廷皓前辈说的那样。

……

“虽然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但是人们还是不会把树叶误以为是蝴蝶。虽然出同一个招式的时候,每个人的起势会不尽相同,但是毕竟他们准备使出的是同一个招式。”

……

一开始她摸不准,每次换上新的对手都要重新捉摸,而且常常判断错误,但是随着捉摸的时间变长,感觉也变得越来越迅速和准确。今天面对陈二英,因为陈二英的打法简单缺乏变化,所以对付起来就格外容易。

突然——

心中一动!

她猛然向若白望去,原来……

“可是为什么你能练成神功呢?”哀叹着,晓萤自顾自地说,“我是和你同时知道这个神功的练习方法的,可是为什么我没练呢?”沮丧死了,为什么她没练,否则她现在也会变得很厉害了吧。

定定地望着若白和亦枫对练的身影,百草略微有些心不在焉,顺口说:

“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晓萤思考半天,喝了几口水,终于还是颓丧地说,“因为太辛苦了,会被踢得好痛,而且还不知道被踢得那么痛能不能练成,也就你这个傻瓜会去练这种功夫。”

百草笑了笑,继续帮她按摩肩膀。

“说你是傻瓜吧,你还真的练成了!所以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晓萤又开始感叹,“天才也是靠努力得到的,在天才的背后累积了多少汗水啊,与其嫉妒别人的幸运不如感叹别人的付出……”一串串的人生哲理从她嘴里滔滔不绝地阐述出来。

看到晓萤一脸羡慕的样子,百草说:“你现在开始练也不迟,我有了一点心得,你在观察对手的时候……”

“我才不要!”晓萤不感兴趣地打断她,嗯,肩膀被百草按摩得好舒服哦,“要被你踢成百上千次还不一定能练成,我受不了那个苦啦!嘿嘿,反正我也没打算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高手,我只要将来能考上一个差不多的大学,帮师父经营松柏道馆,把松柏道馆的名气宣扬出去,就完成我人生最大的梦想了!”

“开始练习!”

若白没有回头地冷声喝断两人的聊天。晓萤有点不情愿地从垫子上站起来,但是一想到明天百草还要继续比赛,她又立刻鼓起满满的斗志!

“来吧!”

晓萤拉开架势,对百草大声喊!只要百草能一路胜利下去,区区陪练一个晚上,算得了什么!

可是十几分钟以后,雄心壮志要陪百草练足整个晚上的她再次瘫到垫子上爬不起来了。若白见晓萤确实累得只剩喘气的份,皱了皱眉,只得让她和亦枫先回去,他自己陪百草练习。

夜晚。

空荡荡的练功厅内只剩下若白和百草两个人。

“前踢!”

“后踢!”

“侧踢!”

“……”

像昨晚一样,若白举着脚靶让百草一遍又一遍练习着基本腿法,神色淡淡的,仿佛没有其他任何话想同她说。百草也不敢说话,只是按照他的口令认真地向他手中的脚靶踢去!

几十个腿法做下来,汗水湿透了她的道服,她的呼吸有些不匀,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喘气,可是一声也不敢喊累。

“今天就到这里。”

若白放下脚靶,看到她满脸的汗水,又说:“这几天你不用打扫卫生,直接回去休息。”

“没关系,我可以做的!”她急忙说。

他眉心一皱,不再跟她说话,转身向练功厅外面走去。

“若白前辈!”

她鼓起勇气喊住他,对着他停下来的背影,说:

“对不起,那时候你选择让秀琴前辈出赛,我不应该质疑你的决定。请你原谅我。”

看到赛场上只会蛮打蛮冲的陈二英,她仿佛看到了馆内选拔赛中的她,她明白了为什么当时若白会选择秀琴。

若白的后背略微僵直了一下。

“还有……”

她咬了咬嘴唇,不安地说:

“谢谢你。你一直不断地换搭档给我,是为了让我更好地观察对手,是吗?”

月光从半敞的纸门洒照进来。

他的道服后心也有濡湿的汗迹,夜风吹过,微湿的头发黏在他脖颈的凹窝处。

“别想那么多,”若白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然后,他的身影便融入了夜晚的月色中。

******

如果百草的第一场胜利还可能是侥幸,那么在第二天同金昌道馆的比赛中,她益发出色的表现和七比三的大比分优势获胜,使得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彻底心服口服了!

六连胜!

然后松柏道馆遇到了在第六小组中实力最弱连战连输的奥静道馆,第二局的时候,百草一个犀利的下劈,对手竟直挺挺地就晕倒过去,KO完胜!

七连胜!

越战越勇,一路势如破竹,随着裁判一次次向她挥出象征着胜利的手势,松柏道馆连战连胜气势如虹的戚百草引起了各家道馆的注意。

小组赛进入了后半程,各小组的排名形势渐趋明朗,那些有可能出线的道馆纷纷开始观察自己也许会在复赛中遇到的对手。在戚百草比赛时候,场地四周前来观察她的各道馆选手和弟子越来越多,日升道馆的弟子们甚至专门将她比赛的情况用DV录了下来,作为备战研究的资料。

这一天,松柏道馆终于迎来了同日升道馆的对决!

日升道馆是去年道馆挑战赛的八强队伍,实力强大。在道馆挑战赛开战前,松柏道馆曾经和它进行过一场热身赛,三场比赛下来,除了若白险胜一场之外,亦枫和秀琴都败给了日升道馆的弟子。

目前日升道馆和松柏道馆都是七战全胜,并列小组第一,然而日升道馆以累计的净胜场数领先。所以今天这一战,关系到在第六小组的预赛中,究竟谁将有可能最终成为小组第一!

“松柏加油!松柏加油!”

“日升无敌!日升无敌!”

双方啦啦队的加油呐喊声此起彼伏,第六小组中两支最强队伍的对决也引来了很多其他道馆的观战。从亦枫上场的第一局比赛开始,气氛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亦枫师兄!加油加油——!”

晓萤率领着啦啦队队员们用全身的力气呼喊加油,可是日升道馆的那个弟子异常强大,三局下来,亦枫使尽浑身解数,却终以两分的劣势输掉了第一场。

坐在场边,亦枫闷闷地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喝水。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一片死寂,日升道馆的啦啦队又喊又跳,将她们获胜的师兄拥抱住欢呼。

“没关系。”

若白拍拍亦枫的肩膀。

裁判为第二场比赛双方道馆的参赛女弟子点完名,百草在赛场边继续做热身运动。晓萤她们紧张地围在她的身旁,既想让她一定要加油一定要赢,又怕给她太大的压力会让她发挥失常,反而一个个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见她一热身完毕坐下来,就全部立刻上去为她按摩肩膀、按摩胳膊、按摩腿。

这是决定性的一战。

如果百草也败下阵来,那么松柏道馆就输了,在只剩明天最后一场比赛的情况下,日升道馆小组第一的排名就会基本确立。虽然预赛出线后,进入复赛的十六支队伍将会重新抽签组合,第一第二似乎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小组内的排名也关系到道馆的荣誉啊!

“百草。”

亦枫喊住正往场地走去的百草,朝她伸出右手,她一愣,下意识地同样伸出右手,“啪”地一声,亦枫击上她的手掌!

“加油!”

接着,若白也伸出手,三个人的手掌叠在一起。

“加油。”

他沉声说。

深吸一口气,右手还余有若白和亦枫手掌的温度,百草走上赛场的垫子。对裁判和日升道馆的封萍行礼之后——

“呀——!”

“喝——!”

两个女孩子展开第一轮的进攻,比赛开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