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1(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第二天,市立体育馆内战况激烈。因为小组赛进入半程阶段,每场比赛的胜负都显得尤为重要,甚至每场获胜的方式和比分都会影响到最终在小组内的排名,所以各个道馆都拼尽了全力,丝毫不敢松懈。

松柏道馆今天要对阵的是江北道馆。

目前在第六小组中,从大比分来看,松柏道馆和日升道馆的战绩全都是四战皆胜,并列小组第一。但是从小比分来看,日升道馆每战都是三场全胜,而松柏道馆有两次是以二比一的方式赢得胜利,处于落后的局面。

而江北道馆在开赛的第二天,败给了日升道馆。所以今天这场比赛对于江北道馆来讲极为重要,如果再输给松柏道馆,那么小组出线将会非常艰难。

松柏道馆也是同样的情况,因为日升道馆的实力强大,所以跟同小组内其他队伍的比赛更加不敢掉以轻心,稍有疏忽就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第一个代表松柏道馆上场比赛的依旧是亦枫。

随着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两个道馆的啦啦队爆发出了海浪般的加油声!几个回合的交锋下来,与亦枫对阵的那个江北弟子的实力不弱,比分交替上升,亦枫抖擞起全副精神,江北的弟子也严阵以待,场面越来越白热化。

“松柏加油——!松柏加油——!”

“江北必胜——!江北必胜——!”

双方啦啦队的加油声震天的响,坐在场地旁边的百草有些恍惚,好像有种抽离感。昨天她还在啦啦队中,用她最大的声音为亦枫加油,虽然喊得嗓子要裂开般的痛,但是那时候,她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力量传递给代表松柏出战的若白他们!

可是今天……

她竟是坐在这块专属于比赛选手的地方。

一旦亦枫结束比赛——

下一个上场的就是她。

落后一分结束第一局比赛的亦枫浑身大汗地走过来,他喘气地坐到若白和她的身边,若白把毛巾和水递给他,低声同他分析那个江北选手的技术特点,告诉他下一局可以采用什么样的策略。

“嗯,好。”

短短的两分钟休息时间一过,亦枫点头应了声,起身继续投入第二局的比赛。汗水的气息依然弥漫在她身边,忽然间,恍惚的感觉渐渐散去,一种强烈的真实感让她紧紧握住手中的水壶。

第一局已经结束。

再有不到两局比赛的时间——

她就要上场了!

双手僵硬地握住水壶,手心出了一些汗,水壶又湿又滑,她忍不住看向身边的若白,希望他能给她一点力量。可是他薄唇紧抿,正全神贯注看着场中亦枫的比赛,似乎根本不知道她紧张得呼吸都变得忽快忽慢起来。

第二局亦枫反超对手两分!

“松柏无敌——!天下无敌——!”

在阿茵和萍萍缺席的情况下,晓萤率领的啦啦队依然喊声如雷动,丝毫不逊色于人多势众的江北啦啦队。

“第三局你稍微调整一下战术……”

若白凝神叮嘱亦枫,亦枫边咕咚咕咚地喝水,边点头听着。第三局临起身前,亦枫看了一眼百草,喊她说:“喂,百草,赶快做热身吧,马上就该你上场了。”

“热身?”

腾地如弹簧般站起来,百草脑中一轰,马上、马上就该她上场了!

亦枫第三局的比赛开始了。

见亦枫越打越顺,比分差距逐渐拉开,若白放下心来,听到旁边有些声响。他扭头一看,是百草正在压腿,她的脸红通通的,眼睛有点发愣,拼命地压着腿,背脊却僵硬僵硬的。

若白皱眉。

他一言不发地又回头继续看亦枫比赛,果然,亦枫最终以领先五分的优势取得了今天跟江北道馆对阵的第一场胜利。

“啊——!亦枫师兄!”

观战的松柏道馆弟子们冲上去将大汗淋漓的亦枫围住,拥抱他,发出激动的欢呼声!

太好了,这样就不怕了!

亦枫师兄胜了一场,那么即使百草输掉,还有若白师兄在后面压阵,今天跟江北道馆的这一仗胜利的机率应该还是很大的!

“松柏道馆的……”确认了一下登记表上松柏道馆新换上来的选手名单,裁判开始点名,“……戚百草来了吗?”

“到!”

百草条件反射地应声,身体站得笔直,耳膜轰隆隆地响。

“江北道馆的陈二英。”

“到!”

一个更加洪亮的声音响起,那是一个身体结实的女孩子,皮肤黑里透红,腰系红带。

“你们准备一下,十分钟后比赛开始。”

“是!”

“是!”

两个女孩子异口同声地说,彼此对望一眼,百草在陈二英的眼睛里看到一种初生牛犊般的莽直。

走回休息区的时候,百草听到身后有江北道馆的女弟子窃声地笑:“她居然才是白带,二英师姐,你肯定三两下就能把她打倒!”

“百草,马上就该你了!”

晓萤和啦啦队的女孩子们也跑过来,她们七手八脚地为百草递毛巾、递水壶。晓萤紧张地为百草按摩放松肩膀,连声问:

“你还好吗?你不紧张吧!不要紧张,你看亦枫师兄已经赢了一场了,你放轻松,千万不要紧张!”

“……是,我不紧张。”

肩膀上的肌肉被晓萤捏得很痛,百草深呼吸。是的,她不能紧张,紧张对比赛一点帮助也没有,只能影响她的发挥。馆内选拔赛的时候,她就紧张得全身发硬,反应变得迟钝,这次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晓萤,只会说百草,你看你自己都紧张成什么样子了。”比赛过后的放松让亦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好笑地说,“再捏下去,百草的肩膀都会被你捏出淤伤来。”

“哦!”

晓萤吓得连忙松手。

正在这时,场地前等待观战的松柏道馆弟子们突然发出一阵惊讶的喊声,竟然是秀达推着轮椅中的秀琴出现在体育馆内!秀琴的脖颈被塑胶托固定住,右臂上是厚厚的石膏,她坐在轮椅中,头部丝毫无法扭动。

“加油吧!”

被秀达推到百草面前,秀琴深深凝视她,只说了这三个字,然后让秀达将她推到场边观战的松柏道馆弟子们的队伍中。

“百草!要加油啊!”

跟秀琴、秀达一起从医院里出来,刚刚换好啦啦队装扮的阿茵和萍萍也一路喘气地跑过来,她们手里拿着彩球,紧紧拥抱住百草,激动地说:

“我们相信你一定会赢的!”

“选手准备上场!”

听到裁判的命令,百草站起身,她看了一圈身边那些啦啦队的女孩子们,见她们一个个虽然都很紧张,却全都对她做出加油的手势。视线最后落在若白身上,他正低声同亦枫总结刚才比赛中的情况,似乎完全没有在意到她。

他不打算对她说些什么吗?

前几天她作为啦啦队的一员观战,记得每场秀琴比赛前,若白都会对秀琴叮嘱一些话。现在她马上就要上场了,为什么他始终一句话都不对她说?

或许是由于她望向他的目光太过强烈,若白终于转过头来——

看了看她。

他的眉心皱住。

她屏住呼吸,想要听清楚他指点她的每一个字。

“输了也没关系。”

若白面无表情地对她说。

“松柏道馆戚百草!江北道馆陈二英!开始!”裁判声如洪钟地宣布,于是,戚百草人生中第一场正式的比赛,打响了!

蔚蓝色的垫子上。

两个女孩子相视而立,彼此行礼之后,各自拉出架势。陈二英是一身簇新的道服,头发短短得像男孩子一样,握着双拳,边颠步边不停地发出一声声大喝。

百草还是那身洗得发旧的道服,同样是短发,她的头发却柔软得像小鹿身上的茸毛。她的眼睛也像小鹿一样澄澈得黑白分明,握紧双拳,她按照自己的节奏颠着步伐,没有喊叫,而是紧紧盯着面前不时试探出击的陈二英。

“呀——!”

陈二英率先发起了攻击,一记侧踢闪电般向百草踢来!

“喝——!”

百草同时迸出一声大喊,腾空而起!

两人的身影在空中交错!

紧挨场边的参赛队员区,见若白紧紧盯着场中百草动作的每一个细节,亦枫打着哈欠问:

“为什么要故意对她表现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明明你一直都在关注她的训练,即使那么忙碌地准备道馆挑战赛,你都不忘盯紧她,每天为她走马灯似的调换练功的搭档。为什么昨天训练她的时候你偏偏冷冰冰的,刚才她都要上场了,连一句鼓励加油的话都不肯说。”

若白抿紧嘴唇。

好像根本没听见他在说话。

“你不怕她被你打击得信心全无,输掉比赛吗?”亦枫感兴趣地研究着若白的表情,就在他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若白却望向百草大喝中腾空而起的身影,淡淡地说:

“如果这样就会输,也没什么可惜的。”

“砰——!”

电光火石间,在陈二英侧踢的动作刚刚踢出的那一瞬,百草几乎同时腾身后旋,避开她的腿,紧接着一个反身后踢重重踢中她的肩膀!

“腾腾腾!”

陈二英踉跄着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身体,她不敢置信地瞪圆眼睛,像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这么轻易地就被踢中了!

裁判挥手示意。

场旁的工作人员翻下记分牌。

1:0

场下一片寂静。

双方道馆的弟子们全都惊呆了。

比赛才刚刚开始不到十秒钟,怎么这么快就得分了呢?一般来说,第一局比赛的前一两分钟都是试探阶段,彼此摸清对手的感觉,不会轻易进攻,也不可能轻易得手,除非双方实力相差特别悬殊或者对对方特别了解。

可是戚百草和陈二英以前从未有交战记录,陈二英也并非特别差的选手,她一向以勇猛著称,前几场比赛只输了跟日升道馆的那场而已。

怎么可能这样迅速地就被百草得分了呢?

“哇——!”

“百草——!!”

短暂的凝滞之后,松柏道馆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声,旁边其他比赛场地的道馆弟子们都被这喊声惊得纷纷望过来。

百草得分了!

天哪,百草已经得分了!

再大声的呐喊和欢呼也无法表达出松柏道馆弟子们那激动的心情!虽然他们希望百草能赢,虽然他们告诉自己,无论百草输得多么惨,只要百草会尽她最大努力地去比赛,他们决定不会因为她的失利而埋怨她。

可是百草居然这么快就得分了!

就算是秀琴师姐没有受伤,也很难如此迅速地从对手身上取得一分吧!馆内选拔赛的时候,百草明明跟秀琴师姐的实力差距很大,败给婷宜更是败得惨不忍睹,馆内选拔赛之后,她又像是受了刺激一样,连馆里最弱的弟子都打不赢了。

可是现在——

她居然已经得到一分了!

“百草加油——!”

“百草必胜——!”

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在晓萤的带领下兴奋而整齐地呐喊着,也许,也许会出现奇迹,也许百草真的会赢了这场比赛呢!

望着那记分牌上鲜红的1:0。

百草恍如梦中,她居然已经得分了,没有想像中那么艰难,简单得就像是一个自然反射的动作,然后就得了分。痴痴地望着记分牌,她忍不住想笑,如果师父在这里,一定会很高兴吧。

“砰——!”

一腿黑影闪过,虽然她反应得还算快,但是陈二英的双飞踢还是踢上了她的面部,“轰”的一声,眼前如同有金星飞闪!

1:2

“江北江北,威震海内——!”

见到比分马上就反超出来,江北的啦啦队兴奋不已,大声地为陈二英呐喊!对方一开场的得分看来只是碰巧而已,松柏的这个女弟子呆呆傻傻的,刚才居然只顾着盯住记分牌傻看,连裁判继续进行比赛的口令都像没听见一样。

刚才还在欢呼的松柏道馆弟子们一个个满脸黑线。

轮椅中的秀琴忍不住皱眉。

若白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冷冷哼了一声。

“开始!”

裁判又是一声令下。

陈二英像猛虎下山般向百草发起一连串进攻,百草再不敢大意,全神贯注投入比赛。几个回合下来,她发现其实陈二英的打法跟她自己在馆内选拔赛中的打法如出一辙,都是拼命三郎似的进攻,完全不理会对手在做什么,只顾着自己一个劲地猛攻!

“呼——!”

陈二英的横踢贯着呼呼的风声,她能感觉到那力量的威猛。可是,这样的进攻是门户大开漏洞百出的,只消先旋身闪过,在陈二英招式用老的时候,一个反击后踢或者下劈,就可以——

“砰——!”

跟开场时得到的那一分几乎一模一样,她的反击后踢重重踢在陈二英的肩膀上,这一腿她用足了力气,陈二英直挺挺被踢倒在垫子上!

2:2

接下来的时间,松柏和江北的啦啦队都看傻了一样,场上的比赛完全是一边倒。百草目光如电,判断准确,似乎能看破陈二英的每一个进攻意图,总是在陈二英每一次刚刚出腿,或招式已用老无法收回的瞬间,给予她致命的一击!

陈二英越输越急,越急越没有章法,就像完全被打懵了一样,不顾一切地埋头硬攻——

“砰——!”

“砰——!”

“砰——!”

“砰——!”

“……”

每一次的进攻都被百草好整以暇地反击得分,到第三局前几分钟的时候,比分已经变成了悬殊的11:2。

就像猫追老鼠。

场边观战的松柏弟子们不约而同想到了那场馆内选拔赛的秀琴与百草之战,不同的是,那时候秀琴是猫,百草是被玩耍的老鼠,而现在,百草竟然变成了捉老鼠的猫。

只不过短短两个星期的时间,百草的进攻怎么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松柏弟子们错愕不已,这种惊诧甚至超过了眼看着百草就要取得胜利的激动。

进步得好快。

看着场中央将陈二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百草,看着百草身上那种渐渐绽放出来的,虽然稚嫩但是俨然已有高手风范的气势,秀琴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她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最初会不喜欢百草,也许是在见到百草的第一眼,她的潜意识里就产生了危机感。

“所以你选择让百草出战,并不是因为没有其他女弟子比她更强,是吗?”看着如同脱胎换骨般的百草,亦枫饶有兴趣地问若白。

“嗯。”

若白凝视着百草反击时的每一个动作。如果选择秀琴出战她就会气馁,从此不再刻苦训练,如果练功受到挫折她就会放弃,如果得不到他的鼓励她就会失去斗志,那么她便不值得他对她另眼相看。

直到第三局结束的最后一刻,在教练的指导下,陈二英仍在拼命地进攻!她只有最后一个希望了,那就是用自己充沛的身体力量去累垮百草,也许在百草累得没有反击能力的时候,她会博得一个KO反败为胜的机会!

可是当裁判宣布比赛结束。

记分牌定格在14:4的时候。

当陈二英累得汗如雨下,坐在垫子上连喘气都变得困难的时候,百草竟然还是站得笔直笔直,看起来就算再战三局也没有丝毫问题。

“松柏道馆戚百草,胜!”

裁判向百草挥出宣布胜利的手势,场边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一时间竟忘记了冲上去拥抱她。她们呆呆地望着百草,看着她穿着旧旧的道服站在赛场上,汗水濡湿她乌黑的短发,那一刻,她们如同做梦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个百草。

那个沉默得仿佛有点孤僻的百草。

那个在她们心目中跟秀琴师姐实力相差很远的百草。

望着她独自笔直地站在赛场的垫子上,周身恍若绽放出孤傲得让人目眩的光芒,突然间,她好像完全不是以前那个她们认识的百草了!

“百草——!!”

“百草——!!!!”

不知是谁打破了屏息的寂静,松柏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尖叫着欢呼着冲上去,一双双胳膊将百草紧紧拥抱住,她们喜极而泣,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声声地喊着:

“百草————!!”

“百草————!!!!”

*********

备注:在跆拳道比赛中,使用允许的技术,准确有力的击中有效得分部位,即为得分一次,得分一次累加一分,击中头部得二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