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1(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11

原来,是大赛组委会经过紧急研究决定,是由于赛事主办方的责任导致松柏道馆参赛选手秀琴受伤,以及不能进行接下来的比赛。所以组委会除了支付秀琴的治疗费用和营养费用外,特别批准松柏道馆可以另外派出一位选手代替秀琴参赛。

只是为什么是百草呢?!

夜晚的松柏道馆沉浸在一种古怪而沉默的气氛中。练功厅里,若白正在加紧训练百草,弟子们守在外面,他们面面相觑,一个个欲言又止。

不是说他们看不起百草的实力。

事实上,馆内选拔赛的时候百草就战胜了秀琴,取得了女子组的冠军,后来是若白师兄出于综合实力的考虑,才选择了秀琴。那么秀琴意外受伤,由百草来替补,按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可是——

自从馆内选拔赛之后,也许受刺激和打击过度,百草的表现开始失常。日常的分组对练时,她常常盯着对手发呆,反应很慢,几乎连道馆里入门最晚的弟子都能踢倒她。

这样的百草,怎么可以代表松柏道馆去参赛?

“亦枫师兄!”

练功厅外的弟子们急得不得了,又不敢去打扰正陪着百草对练的若白,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丰石悄悄喊里面的亦枫出来。

“怎么了?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亦枫练得浑身是汗,他边打哈欠边慢悠悠地走出来。

“亦枫师兄,为什么若白师兄决定让百草参赛呢?百草最近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会输掉的吧!”弟子们压低声音说,怕被百草听见影响她的情绪。

“那你们觉得应该让谁代替秀琴参赛?”亦枫又打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晓萤?阿茵?萍萍?还是其他谁?”

弟子们很沮丧。

是的,晓萤她们好像还不如百草,松柏道馆在女弟子上面的实力一向比较弱。

“要不然联系一下初薇师姐?”

吴海突然灵光一闪,其他弟子们也纷纷附和。虽然初薇师姐在馆内选拔赛的时候曾经宣布放弃跆拳道,而且也搬出道馆去学校住校了,可是现在是松柏道馆的危急时刻,初薇师姐应该会挺身而出的!

“你们觉得若白师兄会同意让一个轻易就放弃了跆拳道的人,代表松柏道馆出赛吗?”靠在练功厅的纸门旁,亦枫瞌睡地扫他们一眼。

“……”

弟子们垂头丧气。是的,即使初薇师姐愿意代替秀琴出战,若白师兄也不会同意的。

“后踢!”

随着若白喊出口令,百草一个腾身后踢,重重踢在他高举的脚靶上!收住身体,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练功厅门口那些将亦枫围起来的弟子们。从他们的表情,她能猜到他们是在反对由她出赛,她甚至听见他们提到了初薇的名字。

终于能参加她盼望已久的道馆挑战赛了!

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心里有一股克制不住的激动,又有一股透不过气来的压力。她能理解外面那些弟子们不安的心情,松柏已经连胜四场了,小组出线的前途一片光明,如今却突然换上她。

她的实力和秀琴相比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那场馆内选拔赛,如果不是秀琴分神,她几乎无法反败为胜。而跟婷宜的那次实战,她更是败得一塌糊涂。

“横踢!”

若白一声厉喝,她略怔一下,立刻将注意力转回来,大喝一声:

“呀——!”

一腿横踢贯灌着风声踢在他的脚靶上!

“双飞!”

“侧踢!”

“下劈!”

若白一声声地喊出口令,她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完成,又是十几分钟下来,她大汗淋漓。扔给她一块毛巾,他淡淡地说: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你回去休息。”

“我还想再练一会儿。”她急忙说。

“就算你今晚练一个通宵,除了造成肌肉疲劳,对明天的比赛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说完他转身离开,向练功厅外面走去,背影是那么的漠然,好像他对她明天甚至她今后的每一场比赛都毫不关心,她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说:

“你觉得我明天会输,是吗?”

若白站住脚步,缓缓转过身。

“你认为你明天会输吗?”

被他冷淡的目光注视着,她心中一激,反而生出一股力量来,倔强地说:

“我不会输的!”

若白对她的这句话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沉默地打量了她一下。练功厅外的弟子们见他出来顿时纷纷噤声,恭敬地喊若白师兄,他拍了拍弟子们的肩膀,没说什么。

望着若白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外面的弟子们也散开走了,百草独自一人在灯火通明的练功厅呆站了一会儿。然后,她深吸口气,拿起抹布像往常一样开始擦垫子,努力赶走那些纷杂忐忑的杂念,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

她不会输!

她明天一定会战胜对手!

虽然她是因为秀琴的意外受伤而临时替补上场,可是既然明天就要上场了,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拖累整个队伍!

“赶快回去吃饭啦!这里我帮你收拾!”

见明天就要比赛的百草居然还跪在地上用力地擦垫子,晓萤急忙冲进练功厅,将抹布从她手里抢过来,连声说:

“左等右等你也不回来,还以为是从医院回来若白师兄就加紧训练你到现在,不放你回去吃饭呢,怎么竟然是在打扫卫生啊!哎呀哎呀,不要跟我抢啦,这些工作全都交给我就行了,你放心,我一定擦得干干净净!”

“没关系,我可以自己来。”

百草对她笑了笑,双手紧握住抹布继续埋头擦垫子。反正她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若白让她今晚不要再训练了,回到房间她也只会对明天的比赛胡思乱想地紧张。

“百草,回去啦。”晓萤哀求她,“我妈专门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菜,已经热了好几遍了,如果我没能喊你快点回去,她会骂我的!拜托啦!”

呼啦啦——

练功厅的纸门被拉开。

刚才已经四散走开的松柏道馆弟子们整齐地一字排开站在百草和晓萤面前,他们手里拿着抹布、水桶、扫帚、灰斗,仿佛要打响一场清洁战役般精神抖擞地齐声说:

“交给我们吧!”

丰石上前一步,代表他身后的伙伴们对她们说:“晓萤,你陪百草回去吃饭,照顾她,让她好好休息,把其他的事情全都交给我们来做!”

“可是……”

可是,他们刚才不是还不放心让她参赛吗?百草呆呆地望着他们,他们虽然在练功厅外是压低了声音对亦枫说的,然而她还是听到了一些。

“咦,太好了!”晓萤很高兴,松了一口气,对他们说,“我还以为你们会反对百草代替秀琴师姐出赛呢!”

“其实我们是有点担心,不过我们不是反对百草,而且我们太紧张了……”丰石不好意思地涨红了脸,“……不过,我们相信若白师兄,也相信百草一定会全力以赴地进行比赛的!百草,请你加油吧!”

其他弟子们也争先恐后地为百草鼓劲说:

“加油,百草!你要有信心!”

“加油!你一定会赢的!”

“比赛的时候不要像前几天训练的时候一样总是发呆,要注意防守!”

“不要紧张!紧张会影响你在赛场上的发挥!”

“拿出那次打败金敏珠的气势来,我们相信你,明天你一定会获胜的!加油吧,百草!”

夜色已晚。

皎洁的月亮高高挂在空中。

被弟子们“赶”出练功厅,被晓萤强拉着往外走,百草只能边走边回头往后看。

练功厅内灯火通明。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一边替她做着原本应该由她来做的清洁,一边热烈地彼此谈论着明天就要进行的比赛。远远地望去,那样温暖热烈的气氛,就像她是承载着他们所有的期望,即将代表他们的荣誉而战。

胸口突然涌出滚烫的热流!

匆忙将头扭回来,她才勉强压下那股差点让她的眼眶都温热起来的陌生情绪。

身边的晓萤正滔滔不绝地说:

“阿茵和萍萍也从医院打电话过来了,让你不用担心秀琴师姐,好好准备比赛,说秀琴师姐除了走路和翻身不太方便,其他情况都蛮好。她们说,秀琴师姐要她们一定要告诉你,小组赛里即使你输了,也有若白师兄和亦枫师兄撑着,不要紧张,不要压力过大。”

秀琴前辈……

“还有,刚才初原师兄来过了,给你留下一钵汤药,说是饭后温一温将它喝掉,会让你的嗓子不那么痛。”晓萤挠挠头,“奇怪,初原师兄怎么会说你嗓子痛呢?是你告诉初原师兄你嗓子痛?”

“没有。”

傍晚在病房的时候,因为人多,她甚至没有跟初原前辈说话。但是这会儿被晓萤一提醒,她才发现自己嗓子痛得比下午更加厉害了。

“哎呀,对了,既然你明天要参加比赛,那么就不能当啦啦队的队长了!”晓萤猛地惊呼起来。

是的。

百草也怔了下。

“不过,你不要操心这些,啦啦队的事情还是由我负责,”晓萤想了想,“哪怕我们将嗓子喊到往后再也说不出话,也会坚持每一场都让松柏啦啦队的声音最响亮,所以——”

晓萤站定身子,两眼放光地紧紧盯着她,说:

“百草!请你加油吧!”

夜色宁静。

远处,练功厅的灯光像一团温暖的星芒。

“是,我会加油的。”

她知道,她要做的不仅仅只是加油,她要打赢比赛,她要让松柏道馆就像秀琴没有受伤之前一样,继续一路胜利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