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0(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你们……”

晓萤不忿于他们对百草的态度,正想再告诉他们弄弄清楚,明明是全胜道馆做错了事情迁怒于百草,怎么好意思说得反而像百草背叛了他们一样,太过分了!

“晓萤,算了。”

百草阻止住她,心里涌上不安的感觉。她刚才是不是不应该说出来是师父带她投到松柏道馆的?郑师伯一向不喜欢师父,会不会因此回去以后为难师父呢?

“依我看,你那个郑师伯是个心胸狭隘的人,肯定早就看你师父不顺眼,所以既不让你师父带弟子,也排挤你不让你参加任何比赛。”听到她的担心,晓萤挠挠头,边走边分析说,“可是既然他能一直能容忍你师父住在全胜道馆,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

“我觉得也是。”阿茵插嘴说,“你师父当年那样的事情,都能留在全胜道馆,可见你那个郑师伯不能赶你师父走,那么刚才那种小事情更加没道理让你师父走了。百草你就放心吧!”

“是啊是啊,百草你放心吧!”萍萍赶快附和着说,虽然她其实没太听懂大家说的是什么。

“嗯。”

百草应了声,尽量不让自己再去多想,而且她也不想影响到晓萤她们的心情,因为松柏道馆的首战大捷,大家刚才还是那么开心。望着前面各个场地上正激烈进行着的比赛,她把话题从全胜道馆上面岔开。

“我们去看哪场比赛?”

“去看神威道馆的比赛吧!如果咱们能从小组出线,很可能第一场复赛就会对上神威道馆!”晓萤兴奋地说,阿茵和萍萍也立刻表示强烈地赞成,于是四个女孩子一起从人群中挤到神威道馆的比赛场地旁,兴致勃勃地观看起来。

神威道馆正在进行的是女子选手的那场,也就是他们首战第二场的比赛。每年道馆挑战赛的赛制都是将女弟子的比赛放在第二场,两场男弟子的对阵放在第一场和第三场,一般来说,第三场比赛是每个道馆主将选手的对决。

“她叫李芳,实力很强。”看着神威道馆那个女弟子轻轻松松一个双飞踢将对手踢中得分,晓萤说,“热身赛的时候,秀琴师姐曾经输给过她。”

“啊,秀琴师姐输给过她?”萍萍害怕地说,万一要是复赛又遇到这个李芳,“那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秀琴师姐只是热身赛输给她而已,说不定秀琴师姐是保留实力,准备等到正式比赛的时候出奇制胜呢!”晓萤瞪萍萍一眼,却看见旁边的百草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场地上的李芳,眼睛紧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那样子跟最近训练发呆的模样几乎如出一辙。

晓萤心中一动。

咦,难道说百草还一直在坚持练习观察对手的起势?

“啊!快看!是贤武道馆!”

阿茵激动地忽然喊起来,晓萤和萍萍立刻随着她的声音转头望过去,果然贤武道馆的弟子们正整齐地从人群中走过来,其他道馆的弟子们自动闪出一条宽宽的道路给他们,并且情不自禁地以或崇拜或向往的目光望着他们。

“好有气势啊……”

萍萍喃喃地说,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贤武道馆的弟子,可是每次看到穿着雪白道服的他们都会产生一种忍不住想要惊呼的冲动。

“他们可以直接进入复赛呢。”

阿茵羡慕极了,所有道馆都在激烈地角逐杀入复赛的名额,只有贤武道馆能够这样悠闲地坐以待赛。

“赶快祈祷!”

晓萤打个激灵,突然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虔诚地不停地说:“神啊,请不要让松柏道馆太早碰到贤武道馆……”

阿茵和萍萍也立刻紧张地跟着晓萤祈祷:

“请不要让松柏道馆太早碰到贤武道馆,请不要让松柏道馆太早碰到贤武道馆……”

在决赛之前如果碰上贤武,那完全是必死无疑。所以,越晚碰到越好啊!

百草全神贯注地看着场地中央的比赛,当李芳以一个完美的后踢反击踢中对手得分结束掉这局之后,她才发现晓萤她们三人根本没在看神威道馆的比赛。

“冠军的光芒啊!”

阿茵痴痴地说,晓萤和萍萍也呆呆地望向不远处,顺着她们的视线看过去,百草看到了站在左前方的一块场地前的那支队伍。

一共大约十几个弟子。

不像其他道馆的弟子那样随意地几个人凑在一起边说话边看比赛,他们整整齐齐地列队而站,身体一个个挺直如松,目光专注地观战,不交头接耳,不窃窃私语。

廷皓站在那支队伍的最前面。

他凝神观看着场地中正在进行的比赛,周围其他道馆的弟子们却纷纷不由自主地看着他,他身上仿佛有种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的太阳般的光芒。

难怪贤武道馆能成为全国四大跆拳道馆之一。

百草暗暗想,只是这样寻常的观战都认真严谨一丝不苟,想必平时的训练会更加严格。

等晓萤三人回过神来时,赫然发现神威道馆李芳的比赛居然已经结束了,看比分是李芳以胜出五分的成绩取胜的。

“嘿嘿,比赛结束得好快哦。”晓萤心虚地不敢承认自己从头到尾一直分神,根本没留神观察李芳的状态。

“走,咱们去看风扬道馆的比赛吧。”阿茵提议。

“好啊好啊!”

晓萤和萍萍赞同地附议,于是她们拉着百草又跑去另一块场地。看完一场比赛又一场比赛,当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一直站着观战的她们竟然已经累到腿软得有点走不动的样子了。

不过!

胜利的喜悦让她们完全忘记了身体的疲倦!

毕竟跟若白师兄他们的出赛比起来,只是观看几场比赛而已,一点也算不上什么!

回到松柏道馆,范婶早已精心准备了丰盛的饭菜迎接初战大捷归来的若白、亦枫和秀琴,其他弟子们兴奋地围在他们三人身边,对今天的胜利依旧激动不已,重复地一遍一遍描述比赛中的精彩细节!

若白却只是淡淡地说,今天只是第一场比赛而已,接下里还会有八场比赛,只要输掉两场,就可能无缘复赛,让大家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仿佛兜头被泼了一盆凉水。

不过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早就习惯了若白师兄的脾气,稍微闷了一会儿就又和亦枫、秀琴兴高采烈地谈论起来今天的比赛。

顾忌着若白刚才的话,秀琴克制住获得胜利的开心,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亦枫却完全不在意,哈哈大笑地对弟子们说,今后几天一定也会像今天一样大获全胜!

******

就像亦枫说的那样!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松柏道馆果然一路势如破竹!跟金泉道馆的比赛,亦枫、秀琴、若白齐齐获胜!在跟星翰道馆的比赛中,虽然秀琴输掉了她那一场,但是亦枫和若白很漂亮地战胜各自对手,松柏再次胜出!

松柏道馆沸腾了!

自从初原退出后,连续四年来松柏道馆从未在道馆挑战赛的预赛中能如此一场接一场地取得胜利!虽然也可能是抽签产生的分组对阵表正好将比较弱的队伍排在了前面,但是这样一连串的胜利也是近年来史无前例的啊!

“松柏加油!松柏加油!”

可是今天和蓝狮道馆的对阵中,亦枫居然以一分的微小差距败给了对手。眼看着第二个出场的秀琴又和蓝狮道馆的女选手对阵得难分胜负,比分一直互咬着交替上升,晓萤率领着啦啦队队员们声嘶力竭地为她加油!

这几天来每天大喊着为松柏加油,阿茵、萍萍包括晓萤的嗓子都痛得有点受不了了,喊出来的声音又闷又哑。虽然她们每天都狂喝胖大海,但是被过劳使用的嗓子还是一天比一天发不出声音。

“蓝狮加油——!蓝狮加油——!”

对面的蓝狮啦啦队人多势众,加油的声音以压倒般的优势将松柏啦啦队的加油声掩盖住!

“砰!”

蓝狮的女选手一个反击横踢踢中秀琴的胸口,得一分。蓝狮啦啦队顿时欢呼起来,已经领先两分了!

“松柏必胜!松柏必胜!”

晓萤急死了,可是任她怎么使劲,嗓子里都闷哑得好像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一样,这么小的声音怎么率领着大家为松柏加油啊!

“松柏必胜——!松柏必胜——!”

啦啦队里,一个微沉有力的女孩子声音破众而出,那是百草。她的声音不是非常的清脆响亮,没有像银铃一样好听,却有着如同海底浪涛般的力量,蓝色的彩球挥舞在她的双手中!

“松柏必胜——!!松柏必胜——!!”

那海涛般的呐喊仿佛有无穷的感召力,原本嘶哑得几乎完全发不出声音来的阿茵她们也奇迹般地奋声喊了出来!

“啪!啪!”

在松柏道馆重新响起的热烈的加油声中,秀琴大喝一声,她竟主动进攻,在空中飞出双飞踢!

两分!

又是平局了!

“哇——!!!”

松柏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激动得跳起来,互相拥抱在一起!晓萤更是两眼闪亮地扑住百草,兴奋地说:“太好了!你居然还有这样好的声音!那么接下来,就由你领喊!”

“我……”

百草微怔,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刚才的呐喊声使得她的嗓子此刻好像被火烧得裂开了一样,痛得连唾液都无法咽下。可是她也很清楚,大家都已经很难发出声音了,看着晓萤和其他啦啦队的伙伴们那一张张满脸期待的神情……

“好。”

一听她答应下来,晓萤立刻将她手中的那对蓝色彩球拿走,将自己那对象征着啦啦队队长的七彩花球塞进她手里,又把她推到啦啦队的最前面,说:

“百草!开始吧!”

“松柏道馆!奋勇向前!”

“松柏道馆——!!奋勇向前——!!”

市立体育馆内到处充满了各道馆啦啦队的声浪,而这边,在百草的带领呐喊下,松柏道馆啦啦队的气势完全压过了蓝狮啦啦队,秀琴也渐渐找到了进攻的感觉,她接连得分,终于在第三局结束的时候以领先四分的成绩取得了胜利!

若白上场后。

双方主将之间的决战更是掀起了比赛的□,松柏和蓝狮的啦啦队队员们呐喊着,使出了全身所有的力量。在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呐喊声中,百草沉着有力的声音犹如波浪汹涌的大海上一座始终矗立在前方的灯塔,不管蓝狮啦啦队的声音再高亢再强大,她坚毅的声音始终领着松柏的啦啦队以充满斗志和让人听了就会倍加鼓舞的节奏呐喊着——

“加油松柏!松柏加油!”

“加油松柏——!!松柏加油——!!”

“松柏松柏!严阵以待!”

“松柏松柏——!!严阵以待——!!”

“松柏胜利!松柏无敌!”

“松柏胜利——!!松柏无敌——!!”

若白胜!

当裁判宣布松柏道馆以二比一的总比分赢得与蓝狮道馆的对阵后,所有观战的松柏道馆弟子们激动地狂跳起来冲过去,将若白他们拥抱在中间!

四连胜!

松柏道馆已经四连胜了!

“啦啦队今天很出色。”

听到若白师兄居然在伙伴们的包围欢呼中特意对啦啦队说出这句话,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先是不约而同地呆住,然后一个个笑得又兴奋又不敢置信!

哇,一向淡然严谨的若白师兄竟然特意表扬了她们呢!

“是百草!”晓萤一把将百草推出去,高兴地对若白说,“今天这场大部分时间都是百草带着我们加油的,她很棒啊,喊得很有力道是不是!我们也没想到她会喊这么好呢!”

“是啊是啊!今天全啦啦队最辛苦的就是百草!”啦啦队队员们异口同声地说。

“辛苦了。”

若白对百草点了点头,然后才向换衣室走去。啦啦队伙伴们纷纷羡慕地打趣百草,说好难得才能被若白师兄肯定,晓萤甚至八卦兮兮问百草,刚才若白师兄跟她说辛苦了的时候,她有没有心跳加速呢?

百草窘红了脸。

虽然跟啦啦队里女孩子们越来越熟悉,可是她还是不习惯被开这样的玩笑。假借着去喝水,她弯腰从地上的书包里去掏水壶,听到她们的话题终于从若白和她身上转移开,才松了口气。

松柏跟蓝狮的这场比赛是今天第六小组的最后一场,这会儿市立体育馆内其他小组的赛事基本上都已经结束了,只有左前方和右边的各一块场地上还有比赛在进行。

拧开水壶的瓶盖,手晃了晃,百草仰起脖子,把水壶竖起来又晃了晃,等了许久,才只有一滴水缓缓地从水壶的沿口“滴答”一声落到她干裂的嘴唇上。

没水了。

在亦枫比赛的第一场,为了能喊出声音来,她就几乎将水壶里的水全都喝完了。吃力地咽了口唾液,喉咙里干痛得仿佛里面已经龟裂成一片片的,那疼痛从喉咙一直燃烧到耳朵,连太阳穴都痛得有点一跳一跳的。

“咦,快看!”阿茵忽然像发现新大陆般地喊,“那不是廷皓前辈吗?站在他身边那个……”

真的是廷皓前辈呢!

啦啦队的女孩子们齐刷刷望过去,刚才全心关注松柏和蓝狮的比赛,竟全然没有留意到贤武道馆的廷皓前辈就站在右边的场地上观看第五小组的比赛!在白T恤外面套了件黑色的休闲西装,下身穿一条磨白的旧黑色牛仔裤,廷皓前辈整个人看起来分外的英挺修长。

或许是因为没有穿道服的缘故,他不像开幕式那天显得那么严肃,手里拿着瓶矿泉水,他跟身边的一位女士边看比赛边低声谈论着什么。

“那个人……”

晓萤突然瞪大眼睛,脑中飞快闪过一些曾经在电视和报纸上见到过的照片。

百草也觉得那女士有点眼熟。

“会不会她就是……”萍萍惊喜又忐忑地低喊,“……就是沈柠教练啊!”她收集了很多关于跆拳道的剪报,应该没错,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沈柠教练!

“咦——?!”

啦啦队的女孩子们这时也全都认了出来,没错,那就是沈柠教练!可是,她跟出现在新闻里的模样好像很不一样哎!新闻和报道里,沈教练总是在赛场边,总是穿着国家队的体育服,头发总是高高地梳成利落的马尾,面容清爽没有一丝脂粉,年轻得就像刚刚踏出大学校门的女孩子。

然而此刻站在廷皓前辈身边的这位女士。

穿着一身改良的淡紫色旗袍,乌黑的头发绾成一个低低的发髻,发髻上斜插一根深紫色凤尾的簪子,她脂粉薄施,肤如凝脂,目如黑潭,完全是从古代工笔画中走出来的绝色仕女!

这时第五小组的比赛也结束了,沈柠对廷皓低语说了些什么,廷皓微微点头,两人向体育馆的南出口的方向走去,那正好也是松柏道馆啦啦队女孩子们所在的方向!

这就是传说中的沈柠沈教练啊,这就是要在岸阳成立跆拳道训练基地的沈柠沈教练啊!她今天出现在这里,是为了要从道馆挑战赛中选拔出好苗子来培养吧!

眼看着那两人越走越近。

越走越近!

跆拳道训练基地!

国家队!

世界大赛!

望着前面越走越近的沈柠,想到沈柠这个名字所意味着的那些让人热血澎湃的事情,啦啦队女孩子们的心脏怦怦怦地狂跳着。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去,哪怕就是简单地喊一声“沈教练”!

连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晓萤也只敢心中狂冒泡泡地瞪大眼睛屏息地凝视着她!

百草怔怔地握住手中空空如也的水壶。

那种感觉……

虽然面前这个美丽如古代仕女的沈教练并没有丝毫居高临下的傲慢表情,可是就是有种难以言语的威严感,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后退一步。

她低下头,拧上水壶的盖子,喉咙里又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痛得她只想赶快回到道馆喝一口水。

“廷皓哥哥!”

眼看着就要和传说中的沈教练擦身而过,说不定会造成终身的遗憾,晓萤急中生智,笑容灿烂地向廷皓挥手喊:

“廷皓哥哥,你也来看比赛啊!有没有看到我们松柏道馆刚才的比赛呢?”

太崇拜晓萤了!

阿茵她们一边在心里狂热地赞美晓萤,一边感动地看着沈教练和廷皓前辈一起停在了她们面前,啊,她们终于可以近距离地看到沈教练了!

“嗯,看了若白刚才的比赛,松柏道馆今年进步很大。”廷皓很有礼貌地回答晓萤。

百草闻声抬起头看他。

见他虽然跟沈教练站在一起,身上那种太阳般耀眼的光芒却没有丝毫的减弱,眉目间竟仿佛更加英气逼人了些。

“若白就是刚才您看的那场比赛里获胜的选手。”廷皓对沈柠解释说,沈柠教练微微颔首,表示她想起来了。

沈教练看到若白师兄的表现了!

那就是说——

若白师兄说不定会被挑中,选入到沈教练成立的跆拳道训练基地里去!

啦啦队的队员们兴奋地睁大眼睛。

晓萤更是激动地脱口而出:

“是的!我们若白师兄是非常了不起的选手,若白师兄已经连赢四场了,也已经带着我们松柏道馆连赢四场了!沈教练,如果您要挑选弟子,请一定要考虑我们若白师兄啊!”

沈柠笑了笑,对晓萤说:

“我会综合考虑每个选手的情况。”

这句话说得很客气,晓萤却突然觉得自己冒昧极了,尴尬得涨得脸通红,说:

“谢谢沈教练。”

沈柠又是一颌首,没有再停留,径直向体育馆的出口走去。廷皓也一起走,走过百草身边时,他略停了下。

将手中的矿泉水递给她,他仿佛不经意地说:

“拿着吧,我上次说过要请你喝饮料的。”

百草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将矿泉水塞进她手里,然后大步和沈柠一同离开了。她微愣地看了眼那瓶还没开封过的水,难道他看到她水壶里没水了?可是他刚才不是一直在看比赛吗?

“为什么廷皓哥哥会给你水?”

边和大家往外面走,晓萤边好奇地问。今天所有的比赛都结束了,体育馆里有些空荡荡的,大赛的工作人员在忙碌地收拾场地。

“我也不知道。”

百草摇摇头,矿泉水的瓶子温温的,似乎还留有他手上的温度。喉咙又痛又干,她很想立刻拧开这瓶水喝下去,却不知为什么又开始望着那瓶水默默发怔。

“说起来,你真的很厉害呢!”看到百草手中的水,晓萤顿时也觉得嗓子里开始冒烟,掏出自己的水咕咚咕咚地大口大口喝,喝完喘了喘气,继续说,“我平时话那么多,嗓子久经锻炼,你说话那么少,嗓子应该很脆弱。为什么我嗓子都不行了,你还能喊出来呢?”

“是啊!”阿茵她们也纷纷开始喝水,沙哑着嗓子说,“秀琴师姐那场,真的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呢,百草,今天多亏了你!”

“……没有。”

被大家这样的夸奖,百草心里又暖又热。其实只要用力,喉咙里总是能发出声音的,只要喊的时候努力忽略掉嗓子里被烈火焚烧般的疼痛就可以了。当看着亦枫、秀琴和若白在赛场上全力地比赛,她恨不能将自己全身的力气都送给他们,加油呐喊的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百草,不如你成为啦啦队的队长吧!”晓萤突发奇想,“你能喊出来声音,而且在不同的时候能带领大家喊出来最合适的口号,并且运气也蛮好,秀琴师姐那场原本说不定会输掉的,你一带领大家加油,就喊赢了!以后就由你带领大家好不好!”

“我?”

百草呆住。能参加啦啦队对一向沉默寡言的她来讲就已经是很大的挑战,她怎么可能适合率领大家又喊又跳地为比赛加油呢?

“对啊,就是你!”晓萤兴奋地望向周围的队员们,说,“你们觉得怎么样,让百草带领我们,为咱们松柏道馆加油吧!”

“好啊!”

“百草,当我们的队长吧!”

“带领着我们,为了松柏道馆继续胜利,燃烧我们身体内的最后一份力量吧!”

女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将百草围在中间,边挥舞着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彩球,边轻快地走出体育馆的南出口,七嘴八舌地喊着:

“松柏道馆!战无不胜!”

“我们已经四连胜了!”

“明天就会五连胜!后天就会六连胜!我有预感,我们松柏道馆将会以全胜的战绩冲出预赛!冲进复赛!冲进八强!冲进四强!冲进决赛!”

“胜利是属于我们松柏道馆的!”

“松柏道馆万岁!”

因为其他道馆的弟子们已经全都走光了,松柏啦啦队的女孩子们肆无忌惮地放声笑喊着,笑声一直飘荡到彩霞满天的空中去。

百草也笑起来。

她的笑容明亮极了。

如果能够帮助松柏一路胜利下去,即使喊得嗓子再也发不出丁点声音,她也愿意带着啦啦队每场比赛都用力地呐喊加油!

笑声伴着她们走□育馆外面高高的台阶。

她们准备坐公交车回去,肚子里饿得开始咕噜咕噜叫了。站牌就在体育馆外面,她们一走出来,却看到有好多警察正把前面的一块地方围起来,不停地拍照,那地上有很多碎玻璃,还有一滩血迹。

是出车祸了吗?

百草心中一惊,不忍看那些鲜血,将视线移开一点,她听到晓萤正在向旁边那些等着警察一走就开始清洗地面的体育馆清洁大婶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个到这里参加完比赛的小姑娘被车撞了,送到医院去了。”清洁大婶心有余悸地说。

“啊,是选手被撞了吗?”女孩子们惊呼,晓萤怕怕地说,“回去一定要提醒若白师兄他们注意交通安全,太可怕了!对了,大婶,你知道是哪个道馆的选手吗?”

“记不得了,”清洁大婶又想了想,不敢确定地说,“好像是什么……什么……松什么的……”

“……松柏道馆?!!!!”

片刻的呆滞之后,女孩子们惊恐地大喊!

******

一定是搞错了!

一定是清洁大婶年纪太大,耳聋耳背地听错了,怎么可能是松柏道馆!可是当晓萤胆战心惊地按下手机号码,连拨了几个电话,当女孩子们心慌意乱地拦下两辆出租车,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到医院,当看到320病房外的走廊上全都是先前离开的满脸焦急不安的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时,啦啦队女孩子们的腿都有些软掉了!

“秀琴师姐伤势怎么样?”

晓萤害怕地问初原。

初原拿起挂在床尾的病历卡,仔细看了看,说:“右臂骨折有创口,颈部轻度挫伤,其他部位有擦伤,应该问题不大。刚才我问过秀琴的主治医生,明天就可以出院,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够痊愈,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

百草悬着的心缓缓落下来。

看到地上那摊血的时候,她很害怕是很严重的车祸,如今知道秀琴的身体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总算放下心来。

“那……那明天的比赛……”晓萤松了口气,却马上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提心吊胆地问,“……秀琴师姐还有办法参加吗……”

“你说呢!你说我姐还有办法参加吗?!”秀达突然猛地站起来,他凶巴巴地瞪着晓萤,声音里带着冲天的怒火,“你明明看到我姐胳膊不能动,脖子不能动,她怎么参加明天的比赛!你明明知道我姐努力了那么多年,就是希望能够在道馆挑战赛里代表松柏赢得胜利,现在她没办法继续比赛了,她心里有多难过你会想像不出来吗?!你在她面前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我……”

晓萤被吓得结结巴巴。

“秀达,闭嘴!”

病床上的秀琴苍白着脸呵斥秀达,秀达僵了片刻,然后梗着脖子僵硬地大步从病房走出去!

“对不起……”

躺在病床上,秀琴的脸色比枕头还要雪白,她哑声说,泪水缓缓从紧闭的睫毛处流淌出来。一年一年,她努力了那么久,好不容易能够代表松柏道馆出战道馆挑战赛,如今已经四连胜,眼看着就能冲出预赛冲进复赛,却因为她的受伤拖累了道馆。

“对不起,秀琴师姐,我不该说那些话!”

晓萤也“哇”地一声哭起来,她刚才没想那么多。是的,秀达说得没错,她知道秀琴师姐一定比她更难过。

病房里一片死寂。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呆呆地站着,一个个心里难过极了。

按照规则,所有道馆的三个参赛名额必须在比赛开始前就全部确定,不能够中途更改出赛队员。即使有队员在比赛中受伤或者什么原因不能参加比赛,也不能由其他弟子替补。秀琴师姐的受伤,意味着松柏道馆又要无缘今年道馆挑战赛的复赛了。

怎么会这样。

可是松柏道馆已经四连胜了啊,怎么可能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把身体养好,不要留下伤,明年的道馆挑战赛还会有机会。”初原心中叹息一声,帮秀琴拉好被子,转身对病房里的弟子们说,“留下一两个人来照顾秀琴,其他人都回去吧,让她好好休息。”

“我留下来照顾秀琴前辈。”

看着仍旧在默默流泪的秀琴,百草的心像被绞住了一样的疼。如果说她当时没能取得参加道馆挑战赛的资格,就难过了很久。那么秀琴师姐已经比赛了几场,而且场场胜利,却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比当时的她更加难以接受吧。

“我也留下来!”晓萤赶忙说。

“还有我!”

“我也要照顾秀琴师姐!”

“……”

阿茵和萍萍她们也纷纷坚决要求留下来,病房里又开始乱糟糟喧哗起来。

“阿茵、萍萍和秀达留下,其他人回道馆。”若白走进病房,神情淡淡的,仿佛秀琴的受伤也没有太多干扰到他的情绪。

“我以前照顾过病人,有护理的经验,让我留下来吧!”

百草恳求地望着若白,以前师父生病时,她陪师父住过院,跑前跑后地对医院里需要办的各种手续和流程也比较熟悉。

“不行。”若白看向她,说,“明天你要代替秀琴参赛,现在立刻回去道馆开始训练。”

“什么——?!”

被沮丧包围的松柏道馆弟子们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历届的道馆挑战赛不是都不允许选手的更改吗?

而且,为什么是百草代替秀琴师姐参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