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10(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10

像往年一样,今年的道馆挑战赛仍然在市立体育馆举行!全市大大小小七十六所道馆全部参加比赛,开幕式的那天,体育馆外彩旗飘扬锣鼓喧天,每个道馆的代表队举着各自道馆的牌子,浩浩荡荡列队走入体育馆中央。

市长在开幕式上讲话。

场中央整整齐齐站满了身穿雪白道服英姿飒爽的少年少女们。他们一个个精神百倍、身姿挺拔,个个都被寄予了无限的期望,即将要为了各自道馆的荣誉而战!

坐在拥挤的观众席中望着站在场中央代表着松柏道馆参赛的若白、亦枫和秀琴,百草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胸口里有热血翻涌。

以前都是看着全胜道馆的弟子们因为道馆挑战赛而激动兴奋,她只能隔着一段距离般地去感觉那种气氛。如今真的来到了现场,她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那种看着伙伴们要代表一个集体去比赛,仿佛血液都要燃烧起来的感觉!

“百草,你觉得,咱们今年能打入复赛吗?”

死死地掐住百草的胳膊,当听见市长宣布道馆挑战赛正式开始,晓萤紧张得全身肌肉都变得僵硬了。真是又期盼又害怕,她期待着松柏能一路势如破竹,杀入决赛,甚至奇迹般地得到冠军!可是,去年松柏毕竟连小组赛都没出线,就失意地早早离开了赛场,也许这次能冲入复赛就很好了,毕竟秀琴师姐的实力要比初薇师姐稍微弱一点。

“能!”

百草用力地点头。

“为什么?”

听到她这样肯定,晓萤顿时兴奋起来。

“因为若白前辈他们不会输的。”

这段时间来每天看着若白他们全力以赴地练习,她相信那些辛苦和汗水绝不会白费!

“对!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晓萤握紧双拳,信心倍增地对身边的啦啦队队员们说,“都准备好了吗?一会儿比赛一开始,我们就要拿出必胜的状态出来,为松柏加油!”

“是!准备好了!”

她们双手握住彩球,精神百倍地齐刷刷回答。

开幕式一结束,马上就开始第一轮的比赛。整个道馆挑战赛分为三个阶段,预赛、复赛和决赛。除了上届冠军贤武道馆直接进入复赛,其他所有道馆必须先经过预赛阶段的比赛。

预赛采用小组循环赛的赛制,把贤武道馆之外的七十五支队伍分成八个小组。前七个小组,每组十支队伍,最终比赛积分排名在前两名的队伍出线进入复赛。而第八小组只有五支队伍,将只产生一支出线队。

最终加上贤武道馆,一共将有十六支队伍进入复赛。

抽签结果一出来,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忍不住欢欣鼓舞!跟松柏道馆同组的那九支队伍中,只有一支去年打入八强的日升道馆跟他们分到了一起,其他八支队伍实力都很一般。

那就是说!

今年松柏进入复赛的希望是很大的!哪怕输给日升道馆,只要能打入小组的前两名,也可以进入复赛!

松柏道馆在今年道馆挑战赛中第一战,是对阵海宽道馆。

亦枫和海宽一个叫平仁的男弟子打第一场比赛,百草惊奇地发现,站在正式赛场上的亦枫除了一双眼睛清醒无比,整个人居然还是一种懒洋洋的样子。平仁对这样的亦枫有了轻敌之心,被亦枫屡屡反击得手。

原来,那副困倦得仿佛随时会睡着的模样竟然也是亦枫作战的一种手段呢,她心中暗叹。

将要打第二场比赛的秀琴,和准备打第三场比赛的若白全都站在场边,全神贯注地看着亦枫和平仁的对战情形。亦枫和平仁的第一局结束时,亦枫就以三分的优势领先了,秀琴明显松了口气,若白递给亦枫一瓶水,低声对亦枫说些什么,亦枫边听边点头。

“松柏道馆!百战百胜!”

“松柏道馆!勇往直前!”

挥舞着彩球,百草和啦啦队的队友们在晓萤带领下,热烈地为松柏道馆加油!

在预赛阶段,为了提高比赛的气氛和互相交流学习,大赛组委会一向采用自由的管理方式,允许各个道馆的弟子们在不能干扰到比赛的正常进行的情况下,可以在各自参赛的场地边近距离观战。

于是除了比赛中的队员,各道馆的啦啦队成为了体育馆最耀眼的存在。晓萤率领的松柏道馆啦啦队穿着清一色的雪白道服,手舞着彩色的花球,海宽道馆的啦啦队却是穿着鲜艳的红色短裙,挥舞着红色的花环,煞是引人注目。

“松柏加油!松柏加油!”

“海宽必胜!海宽必胜!”

两支啦啦队如同在比拼一般,加油的声浪越喊越高,没多大一会儿,每个啦啦队的队员嗓子里都好像冒了烟一样的痛,却一点也不肯示弱地继续为各自的队伍加油。直到随着裁判示意亦枫和平仁的第二局比赛开始,两支啦啦队才暂时收住声音,紧张地继续观战。

第二局,亦枫战得更加神勇,平仁渐渐露出不敌的模样,到第二局结束时,亦枫的比分已经领先了他七分之多。

“海宽道馆!永不言弃!”

“海宽道馆!反败为胜!”

眼看着海宽道馆可能会输掉第一场,他们的啦啦队迸发出高越的声浪,将松柏啦啦队的声音压了下去。

“松柏道馆!天下无敌!”

晓萤急了,激动地大声喊着,百草略微一怔就赶忙和其他队员们一起挥舞着彩球紧跟着她高喊:

“松柏道馆——!!天下无敌——!!”

正跟亦枫低声说话的若白被啦啦队的声音引得看过来,他一贯淡然的神情中似乎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亦枫也大笑着朝着啦啦队的队员们伸出大拇指,受到鼓励的松柏啦啦队立刻涌起无限的力量,更加鼓足了劲加油呐喊!

百草原本还为喊出天下无敌这样嚣张的口号有点窘意,然而见晓萤又带领大家喊出各种五花八门的口号,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大声地高喊着,跟随队员们的节奏挥舞着彩球变换着队形,她的脑子已经无法思考很多,只觉得整个人都已经被赛场的气氛点燃了起来!

第三局亦枫继续占据优势,最终以九比一的比分赢得了松柏道馆今年道馆挑战赛的第一场胜利!

“哇,亦枫师兄——!”

啦啦队的队员们和松柏道馆的其他弟子们激动地将结束比赛的亦枫拥抱住欢呼!首战告捷,这是一个多好的开头啊,这一定是在预示着今年松柏会取得了不起的好成绩吧!

接下来跟海宽道馆对阵的是秀琴,她打得没有亦枫那么顺利和轻松,在第二局结束的时候居然还被对手反超过去一分。所有观战的松柏弟子们的心都紧揪起来,百草紧紧抓住手中的彩球,晓萤看呆了,愣愣地甚至忘记了率领啦啦队加油,直到百草捅了她一下,才如梦方醒般地大喊——

“秀琴师姐!加油!”

“加油——!!!加油——!!!”

啦啦队队员们将所有的力气全部从喉咙里爆发出来,恨不能将那些力量灌入到秀琴体内,帮她一把!

有惊无险的,秀琴终于以两分的优势取得了胜利,最后一个上场的是若白。

这是百草第一次见到若白的正式比赛。

穿着雪白的道服,腰系黑带,一双眼睛淡淡地望着已经紧张地拉出架势来的对手,他的面容像往常一样没有什么表情。

“你看,那人已经输了。”

裁判刚刚宣布第一局开始,晓萤就兴奋地凑到百草身边窃声说。是的,百草也是这么觉得,虽然场上那两人还没有正式展开进攻,但是在若白看似恬淡实则冷凝的气势下,那个海宽的弟子已经紧张到脚步的节奏都乱掉了。

这一场若白赢得毫无悬念。

虽然海宽的啦啦队一直坚持不懈地拼命为她们的伙伴加油,但是到第二局快结束的时候,若白在领先十分的局面下,突然使出一个后踢,直接将那人踢晕在地。

裁判宣布若白KO胜!

“若白师兄!”

“若白师兄!!”

松柏的弟子们激动地冲过去,像刚才拥抱亦枫和秀琴一样将若白紧紧拥抱住欢呼,天哪,是KO获胜呢!今年道馆挑战赛的第一战,松柏道馆就以如此完美的成绩获胜了!

首战的胜利仿佛在所有松柏弟子面前展开了一幅辉煌的画卷!也许,今年的松柏能够一路势如破竹杀进复赛、杀进八强、杀进半决赛,甚至、甚至说不定跟贤武道馆也有一拼呢!

看着身边伙伴们一张张笑容灿烂的兴奋的面孔,百草虽然没有像她们一样去拥抱若白,心里却也是激动得好半天才慢慢平复下来。因为刚才一直在拼命地呐喊加油,这会儿觉得喉咙火烧火燎地痛,她到场边弯腰去拿自己的水壶,抬头时看到海宽道馆的啦啦队正黯然地收起她们手中鲜红色的花环。

那个输给若白的海宽弟子颓然坐在比赛的垫子上,低垂着肩膀,海宽的教练拍拍他,说:

“只是输了一场比赛而已,就这么没精打采,太没出息了!”

“是。”

那弟子用手背擦一下脸,站起来。

“打起精神来,下一战我们要对阵日升道馆,只能赢不能输!”海宽的教练提高声音说,周围的海宽弟子们立刻振作精神高声回答:

“是——!”

那些声音里充满力量,仿佛斗志又被重新点燃了起来!

目光从那边收回来,百草的胸口愣愣地酸涩了一下。她还记得以前,每年全胜道馆的弟子们都要用整整一年的时间去备战道馆挑战赛,却每年都输得很惨,一次也没有进入过复赛。

她在全胜道馆里是像影子一样的存在,没有人会告诉她全胜道馆究竟是怎么样输掉的,她只能感觉到每年输掉以后道馆里的气氛都死寂得仿佛有什么死掉了似的。

今年她终于能亲眼看到挑战赛了。

却是站在松柏道馆的队伍里。

闭上眼睛,她咕咚咕咚地仰起脖子大口喝水,想要赶走心底突然涌上来的黯然。

“走了,我们去看别的比赛!”

松柏道馆和海宽道馆是第六小组的首场对阵,后面还有其他道馆的一些比赛。若白、亦枫和秀琴继续守在那里观察同组道馆的比赛情况,晓萤和阿茵、萍萍她们却将彩球收好,兴高采烈地喊百草赶快去看其他组一流道馆的对阵去。

“好。”

把水壶再塞进书包里,百草跟着她们往前走。体育馆内很拥挤,她们正走着,前面呼啦啦走过来一群弟子,她们闪到一边,那群弟子异常沉默地从她们身边走过。

百草一愣。

那是全胜道馆的队伍。奇怪的是,她发现一直代表全胜道馆参赛的黎蓝师姐并不在里面,反而是光雅身穿比赛的道服,眼圈微红地走在郑师伯和仲和师兄的身后。

是输了吗?

虽然她被赶出了全胜道馆,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承认过她,可是,这一刻,看着他们一个个沉默不语消沉低落的样子,她的心口猛然被揪得生疼,沉甸甸地透不过气来。

“哼!”

这时郑渊海已经看到了她,他扫了一眼她身边那些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重重地哼了一声。于是同郑渊海一样,凡是走过百草身边,全胜道馆的弟子们无一例外地狠狠瞪她唾弃她,仿佛心中满腔的失落和怒意终于找到了发泄口。

“叛徒!”

“不要脸!”

“呸!”

被那些冰冷的眼神投注在身上,听到那些鄙视的声音,闪避在旁边的百草咬紧嘴唇,克制住身体的颤抖,努力想要让自己不去理会。她已经不在全胜道馆,是郑师伯亲口将她赶出去的,是松柏道馆收留了她。全胜道馆现在怎么样,他们对她什么态度,她应该都不需要再在乎了才对。

可是……

为什么看到光雅也冷冰冰地哼了一声从她面前走过,她心里还是会那么难过。

“咦,萍萍,全胜道馆是不是输了啊?”

看到沉默得脸色都有些发白的百草,晓萤气不打一处来,故意高声说。同桌这么长时间她怎么会不知道百草在难过呢?太过分了!在全胜道馆的时候欺负百草,任何大小赛事都不让她参加,现在百草不在全胜道馆了,居然还被他们欺上门来!

“是吗?我……我不知道哎……”见全胜道馆的弟子们听到她们的对话全都阴沉着脸瞪过来,萍萍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嘿嘿,其实一看就知道了啦。”晓萤笑嘻嘻地装作压低声音,实则那声音谁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你看他们的表情,垂头丧气得像落败了的公鸡,不是输了,难道还会是赢了啊!”

“呃……呃……”

萍萍害怕地使劲揪住晓萤的胳膊,生怕全胜道馆的弟子们会冲过来打她们。

“你说什么呢!输了又怎么了!难道你们松柏道馆就一场都不会输?!”

光雅从队伍中走出来,怒目瞪向晓萤,然后又瞪向一语不发的百草,气得发抖地喊:

“你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背叛了全胜道馆,投入到松柏道馆门下,就可以这么嚣张地来嘲笑我们了吗?!从小到大,是谁供你吃、供你住、让你上学、教你练功,你居然转脸就背叛了全胜道馆!戚百草,你这个叛徒!”

“拜托,你哪只耳朵听见她说话了!刚才是你们冷嘲热讽地骂她,可是她还是一句话也没说,你们还要她怎么样?!嘲笑你们的是我,别把账算到百草身上!”

晓萤也怒了,一挺身挡在百草身前,连珠炮般地说:

“说什么叛徒,谁不知道是你们因为耍花招被揭穿了,恼羞成怒之下把百草赶出全胜道馆的!你们不要百草,难道还不许别的道馆欢迎百草了吗?”

“你——!”

光雅气得呛住,但是她还是不看晓萤,只是死死地瞪着百草,说:“我原以为,就算全天下的人都看不起他,至少你不会背叛他。可是,你原来跟其他人都是一模一样的!”

百草看向她!

她没有听错。光雅声音里的难过是因为她以为她背叛了师父,所以才会这么生气。

“是师父带我投入松柏道馆的。”

原本不想去解释什么,从小到大,她早已习惯了被鄙视和被冤枉,可是这一刻,她却不想让光雅误会她。

“我不信!”光雅想都不想就打断她,“他那么……那么……视你为希望,怎么可能会舍得让你拜到别的道馆门下!你不要骗人了!”

“原来是曲师弟让你改投到松柏道馆去的,”郑渊海赤红着脸哼哼笑了两声,“没错,我们这尊小庙也留不下你这尊大佛,能攀上松柏道馆当然就不用再搭理我们这区区全胜道馆,好,好得很!走!”

说完他怒气冲冲地走了。

全胜道馆的弟子们愤恨地又瞪了一眼百草,跟在郑渊海身后匆匆地走了,光雅更是连看百草都不屑于再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