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9(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咦,百草,是你吗?”

听到婷宜仿佛愣了一下的声音,如同被一道闪电击中,百草身体顿时僵硬成雕像!

“……我……我只是来打扫卫生!”脸涨得通红,百草手足无措地握紧扫帚,那天婷宜说的那些一下子将她脑海炸得满满的,“……我已经打扫完了!”话还没说完,她就猛地转过身就开始往回跑!

“百草!”

婷宜似乎喊了她一声,但是她脑子轰轰得乱作一团,不,她不是又想找借口来见初原前辈,她真的是来打扫卫生的!

可是,婷宜前辈一定不会相信她!

天知道,她宁可去面对十个对手,哪怕被打败得再惨,也不要被人说她不知羞耻地暗恋男孩子!

“砰——!!!!”

刚刚跑过婷宜身边,百草竟一头重重撞在一个黑影上,“砰”的一声巨响,好像那人原本想扶住她,却被她太猛的冲劲硬生生压倒在地上!

那股强大的冲力!

百草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子,在俯倒而下的那一刻,她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脑袋向那人的脑袋冲去,她的嘴唇也向那人的嘴唇冲去!

仿佛可以感觉到那人双唇灼热的温度。

就像太阳般灼热的双唇!

啊!

百草惊恐地瞪大眼睛,简直觉得自己要在这一刻崩溃了,可是在身体强大的惯性作用下,她的唇和那人的唇……

就在千钧一发的那一瞬!

仿佛电影的慢镜头般……

被她压在身下的那人敏捷地抱住她翻了个身,幽黑的睫毛与她的睫毛只有呼吸间的距离。那人漆黑的眼睛俯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如果再有第三次,我会怀疑你是故意的。”

他一松开手臂,百草就满脸通红地从地上跳起来!

终于看清楚那人居然是廷皓前辈,她尴尬得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脑子里一阵空白又一阵清醒,结结巴巴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

“戚百草,往后请你不要举止这么毛躁。”看到这样的场面,婷宜心中有些不悦。

她原本想为上次对百草说的那些话道歉的,那么沉默倔强的一个女孩子,实在不像能做出为了接近初原而故意受伤的事情。可是,这个百草怎么这么莽莽撞撞,刚才差点对哥哥……

“对不起。”

死死地握住手中的扫帚,百草再一次向被她撞到的廷皓致歉,泪水忍不住向她眼眶冲去。

“没关系,”廷皓拍拍身上的灰,漫不经心地说,“但是以后不要再这么闷头跑了,万一受伤怎么办?作为一个跆拳道选手,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

“……是,谢谢廷皓前辈。”又向婷宜弯腰致意了一下,百草克制住眼底的泪意,向回宿舍的小路走去。

她不敢再跑了。

肩膀微微地耷拉着,一步一步地慢慢走远。

夕阳西下。

拖着扫帚,百草缓慢地独自走在回宿舍的小路上,心中有种木木的感觉。摇摇头。

走得很慢很慢。

百草沮丧极了。

她也不明白,她又不是没有被人骂过,为什么每次婷宜前辈说她,她都会特别难过呢?

而且这次婷宜前辈说得没错。

是她毛毛躁躁地闷头不看路地乱跑,不但把廷皓前辈撞到了,还差点……

“你回来了。”

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她猛地抬起头,惊愕地竟然看到了初原前辈!

原来她不知不觉已经走回了宿舍前面,那里有一排白杨树,初原就正站在晚霞的树荫下。他微笑着望着她,手里还抱着几本书,好像是从学校回来就到这里了。

她呆呆地看着他,脚步如同被定住了一样,竟一步也往前走不了,良久之后才慢慢走到他面前。

“初原前辈……”

看着她傻呆呆看着自己的样子,初原笑着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问:“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好像我是一个怪物。”

她的脸红了下,仰着头望他,问: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因为你不肯再去找我,我就只好来找你了。”他的笑容被晚霞映得格外柔和。

“我……”

“百草,你曾经答应过我,每天都会来让我帮你疗伤,是吗?”

“……是的。”

“那为什么这几天没来呢?”

“……”

她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说不出话来。是的,是她曾经亲口答应过每天都要来,可是,可是……

初原摇摇头,说:

“因为婷宜的那些话,你就不敢再来了吗?”

“我……”

涨红着脸张了张嘴,她忍不住闷声说:

“……我没有找借口,我也不是故意受伤!我不会去骚扰初原前辈,你相信我,我不会去做那些事情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揉了下她的头发,他含笑说,“你忘记了,是我让你每天都必须来的啊。”

啊。

好像是呢……

她呆呆地看了他几秒钟,那些憋闷了她好几天的难受仿佛顷刻间就消散开了,看着他眼中的笑意,她又窘了起来,轻声说:

“对不起。”

“你是在说,你不应该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不敢再来找我,是吗?”他凝视她问。

“……是的。”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他微笑,“不过,往后不要再这样了。”

柔和的霞光从树叶间洒在他和她的身上。

“这几天有受伤吗?”

“……”犹豫了下,她还是说了实话,“……有一点,不过不碍事。”

“我看看。”他说。

“嗯,是比前几天好一些,不过药油还是要坚持擦。”初原仔细地察看了她胳膊上的淤伤。

“好。”想了想,她忍不住说,“往后这几天,我应该都不会怎么受伤了!”

“为什么?”

“因为道馆挑战赛明天就要开战了,我是啦啦队的成员,会每天到赛场为若白前辈他们加油!”她眼睛亮亮地说。

说起来,这将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全市道馆挑战赛的举行!

以前在全胜道馆,她不但没有争取参赛的资格,连随队去观战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她不仅能随队去,而且还能作为啦啦队的一员为伙伴们加油,虽然没办法站在比赛的场地上,但是那种期待和激动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强烈!

“后天就是道馆挑战赛了啊……”

彩霞将天际映红,初原的这句话轻得就像自言自语。不知为什么,百草却觉得他的声音里有一抹淡淡的怅惘。

“初原前辈,”她困惑了很长时间了,“为什么你当初决定不练跆拳道了呢?”

“这个问题……”

他轻轻皱起眉头,然后又笑了笑,仿佛那是一个需要思考很久才能回答的问题。

******

如果初原前辈不想告诉她,那么她就不应该再问或者再想才正确吧。可是她总是忍不住想起他说话时那声音里似有若无的怅惘,和他只微微皱了一下就松开的眉头。

她一边帮着范婶洗菜做饭,一边不知不觉地想。

直到晚饭前,晓萤从别的道馆参观归来,兴奋地带回来一个消息!

“哇,我听说,今年的道馆挑战赛会有国家队的跆拳道教练过来呢!”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晓萤边吃饭边说,激动得眼睛里都能闪出星星来,“一开始我还以为她们是在骗人呢,国家队的教练怎么会来咱们岸阳观看市一级的比赛,结果,居然是真的呢!刚才回来的路上,我碰到若白师兄,他也这么说,哇,哇,天哪,而且你们猜那个教练是谁?”

国家级教练?

百草愣了愣,正在扒饭的筷子顿住。

国家级教练为什么要来岸阳呢?她以为国家级的教练应该只会出现在国家级的比赛里。每年都有全国跆拳道青少年锦标赛,好像国家青年队选拔优秀的跆拳道苗子都是从那里进行的。

“是谁啊,很出名的教练吗?”范婶笑呵呵地说。

“是沈柠教练呢!!!!”

晓萤手握双拳,发出了四个感叹号的惊呼,脸上奔涌出面条宽的泪水,可是没有人去在意她夸张的语气,连范叔和范婶都面面相觑目瞪口呆起来。范叔范婶虽然从没有练过跆拳道,但是生活在岸阳这样的跆拳道城市,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沈柠这样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是沈教练?”

百草屏息说,眼中不禁也像晓萤一样露出崇拜的目光。

她听说过有关沈教练的传说。

据说很多年前沈教练还是体育大学的学生,练的是武术专业。国家体育总局为了发展跆拳道,不让中国在奥运会跆拳道比赛时毫无准备和竞争力,让她和她的同学们开始转而学习跆拳道。

她去韩国学习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又融合了以前武术的功底,回到国内之后,竟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培养出了一批了不起的跆拳道女子高手!其中她亲手发掘和训练出的陈群、罗一等女弟子,竟然在前两界的奥运会跆拳道比赛上都得到了金牌!

所以沈教练是了不起的国家功勋级跆拳道教练。

无数练习跆拳道的弟子们都梦想着能够被她选中,在她的指导下进行训练。即使不能成为世界冠军,就算成为陈群、罗一的师弟师妹也是无比光荣的!

“是啊是啊!就是沈教练!”晓萤越说越激动,筷子在空中飞舞比划,“而且你们猜,沈教练来岸阳看咱们道馆挑战赛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范婶很捧场地问。

“沈教练要在岸阳建一个跆拳道训练基地!啊啊啊啊啊!沈教练要在岸阳!!成立一个跆拳道队!!!!在这里训练!!!在这里培养她的弟子!!而且就是从马上开始的挑战赛里选出她觉得有潜力的队员!!!”晓萤激动兴奋的欢呼震得屋顶都要颤抖了。

“那沈教练就不在国家队了?”范叔想了想,提出疑问,“毕竟国家队还是比较重要吧,怎么可能抛下国家队的训练,到咱们岸阳来成立什么跆拳道训练基地呢?”

“据说哦,是想要像跳水队一样。跳水不是除了国家队,还有清华跳水队吗,伏明霞、郭晶晶都是清华跳水队的,又能学习又能训练,比赛成绩也很好,所以国家跆拳道队也打算做这个尝试。”这些问题晓萤早就问过了,她一开始也是激动得半信半疑的,“而且上届奥运会也才结束,距离下一届奥运会还有三年多呢。”

“啊,真不错。”范婶也高兴起来,“晓萤啊,你好好练习,等沈教练来了,你也争取能进入她的队啊,爸爸妈妈支持你!”

“呃,呵呵……”

晓萤挠挠头,心虚地立刻开始埋头吃饭。

吃完饭,百草照例麻利地帮范婶收拾好碗筷,正准确去洗碗,范婶却一把将她拦下来,不容她拒绝地说:

“百草啊,你别做这些了,抓紧时间多练练功夫,争取今年的道馆挑战赛能被沈教练选上,到时候你和晓萤一起去,也好彼此做伴有个照应。”

等范婶笑呵呵地走出去了。

晓萤才松了口气,垂头丧气地说:“真是的,都在道馆这么多年了,妈妈怎么还不明白每个道馆只有三个参赛名额,其他人都没资格上场。根本没有表现的机会,怎么可能被沈教练选上啊。”

百草用抹布擦桌面。

“啊……对不起……”突然想到如果不是若白师兄将参赛名额给了秀琴师姐,其实百草原本是有机会参赛的,晓萤赶忙尴尬地说,“……不过,你不用难过,说不定明年……明年也许沈教练会挑中你的!”

“为什么会难过?”

桌面被抹布擦得干干净净,直到确信没有一丝油垢了,百草才开始清洗抹布,说:“如果我的实力很差,即使今年参赛了,也不会被沈教练选中的。”

“咦,你已经不生气了吗?不生气若白师兄让秀琴师姐参赛,而不让你参赛?”晓萤瞪大眼睛,她记得那时候百草怒火燃烧的气场可是很惊人的呢。

“早就不生气了。”

晓萤歪头研究她半天,见她确实像是一点点都不介意了,她突然摇头感慨起来:“百草啊,你很吃亏的你知道吗?你的样子哦,看起来沉默寡言的,让人觉得你多不好接近呢,其实脾气好得一塌糊涂,就算生气也不会气太久,而且很会为别人着想。往后你多笑笑好不好,拿出啦啦队里的笑容来,我觉得说不定会有男孩子追你,给你写情书呢!”

百草一呆。

情书?

那她往后还是不要笑比较好。

******

第二天,国家功勋级跆拳道教练沈柠将会率领其他三个国家队教练到岸阳成立跆拳道训练基地,并且将会从这次道馆挑战赛中选拔弟子的消息,迅速在市内的所有道馆传遍了!

惊天动地的消息啊!

而且这个消息已经得到了确认,在岸阳成立的这个跆拳道训练基地将会是一个半民间和半官方的组织。目的是为了在普及跆拳道运动的同时,也吸收优秀的青少年选手进入国家队,甚至可以直接参加国内外的大型比赛,如果特别优秀,说不定也能参加世锦赛或者奥运会呢!

之所以会选在岸阳。

应该是因为岸阳近年来出现了很多杰出的跆拳道选手,也是国家队队员最主要的输送地区之一,所以在国家体育局询问沈柠教练的想法时,她将训练基地定在了岸阳。

当然也有其他各种比较离奇的版本,比如说沈教练对岸阳有特殊的感情之类的,但是那些传说的版本毫无根据,也就没有太多人在意。

如果说即将开始的道馆挑战赛就已经让人热血澎湃了,那么沈柠教练的到来就是让整个岸阳所有道馆彻底热血沸腾起来。就在这样热烈兴奋的气氛中,全市道馆挑战赛——

终于正式开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