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9(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9

不知道究竟是从哪一刻开始,百草忽然有了一种微妙奇异的感觉。有时晓萤刚一出腿,如闪电般,她的意识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身体就仿佛已经洞晓了晓萤的意图,抢在那最微妙的关键时刻,在晓萤出腿动作使足之前——

反击!

“砰——!”

晓萤重重摔倒在垫子上,痛得呲牙咧嘴,连声惨呼,都快哭出来了:“好痛啊……”

“对不起。”

刚一收住腿站稳身体,百草就赶忙去看晓萤。一次次地观察晓萤进攻前那一瞬间的变化,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判断出来然后准确反击,不过让她欣喜的是,她慢慢的在进步。一开始是十次进攻中能成功地判断出来一次,后来是能判断出五次,今天居然渐渐能超过一半的比例了。

“算啦,没关系,你又不是故意的。”

晓萤赖在垫子上不肯让百草扶她起来。奇怪,刚才那一腿,就好像百草已经看出了她是要横踢,早就等在那里,她还没来得及将腿势出尽,百草就一个转身后踢抢先一步踢中了她。

“要不要休息一下?”

百草蹲在旁边,用毛巾帮她擦汗。

“继续练习,不准偷懒!”

若白边指点秀琴进攻时的腿法,边头也不回地命令,晓萤和百草错愕地同时扭头盯住他。为了备战道馆挑战赛,这几天若白师兄除了跟亦枫对练,就只专注于加紧训练秀琴师姐的腿法。怎么连她们这边的动静,若白师兄都看在眼中的吗?难道他背后也长着一只眼?

越练越顺手,渐渐的,似乎每次反击她都能找到一点感觉,判断错误被踢中的次数越来越少,晓萤被她反击成功踢中的机率却越来越高。就在百草兴奋得心脏怦怦地跳起来,以为自己终于摸到了门道,制敌以先机的练习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时——

站在旁边,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她们对练情形的若白突然说:

“停一下。”

百草和晓萤赶忙收住身形。

扫视一圈练功厅内其他正在对练的弟子们,若白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十二三岁面容清秀的男孩子身上,喊:

“丰石!”

“是!”

停下和队友的对练,丰石一路小跑过来,笔直地站在若白身前,恭敬行礼说:

“若白师兄!”

“你和晓萤对换一下,从现在开始,你和百草一组练习。”

“……是!”

丰石愣愣地应声。

百草也愣住了。

晓萤更是愣住了,明明她和百草练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人啊。

“开始练习!”

若白面无表情地命令道。

晓萤走了,留下丰石和百草彼此行礼道:

“请多关照。”

然后,两人就在若白的注视中开始对练了起来。

“呀——!”

“哈——!”

丰石率先发起进攻,百草略慢半秒,两人的身影空中交错!

“砰——!”

“砰——!”

“砰——!”

横踢!前踢!反身后踢!腰部、胸口、肩头被丰石的腿重重踢中,百草惊愕得茫然失措,一次次摔倒在垫子上,却震惊得连疼痛都无法感觉出来!

怎么会?

为什么丰石和晓萤截然不同!

这几天来刚刚在晓萤身上摸索出来的一些经验和感觉,放到丰石身上竟似完全行不通了!晓萤在出横踢前,身体会先微微往后撤一下,丰石却并不后撤,晓萤的前踢,丰石的前踢,晓萤的双飞,丰石的双飞……明明是同样的动作,丰石在出招前一瞬间的起势竟令她完全把握不到规律。

终于,当丰石的一脚后旋踢重重踢上她的肩头,当她像不堪一击的稻草人般被重重踢飞到垫子上时——

若白宣布今天的晨练结束了。

看着痛得有些爬不起来的百草,丰石正准备扶她起来,晓萤也胆战心惊地跑过来想看看她伤得怎么样,若白却已经走到百草面前。

蹲下身子。

他凝视着正努力试图坐起来的百草。

淡淡地说:

“明白了吗,即使你把晓萤的进攻研究得再透彻,一旦换了对手,就还是只能重新开始。”

所以,她是白练了吗?

刚刚有的一点喜悦感被打击得荡然无存,是的,明明对付晓萤的进攻已经很有效了,可是换成丰石,就一点用都没有了。所以,她的这种练习并不能增加实战经验和技巧吗?

眼睛呆滞地坐在垫子上。

百草整个人傻住了。这几天充满希望的疯狂练习,原本以为已经见到了一点曙光,却突如其来地被告知其实是行不通的!

走过百草身旁时,其他弟子们忍不住投给她同情和怜悯的目光。只是因为没能参加道馆挑战赛,就痴傻得如此厉害了吗?被原本不如她的晓萤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今天又被丰石打得惨不忍睹。

秀琴也欲言又止地在她身边停了几秒钟。

练功厅里的人基本走完之后,晓萤、阿茵、萍萍故意热闹地谈笑着帮异常沉默的她整理打扫,小心翼翼地不让她想起刚才若白师兄对她的嘲讽。

见她伤得连走路都有点一跛一跛,挽起她的道服袖子,又看到胳膊上那些比前几日突然多出很多来的红肿伤痕,初原眉头顿时皱得紧紧的,问她说:

“怎么伤的这么重?”

她却是愣愣的,眼睛也愣愣直直的,大概是在用力想着什么,根本没听到他说的话。他摇摇头,将药油在手心搓热,站起身来先揉搓她今天伤得最重的肩膀。过了片刻,又问她:

“是练习中遇到困难了吗?”

过了不知多久,他以为她还是没听到,不会回答他了,她却突然涩声说:

“我上次跟你提起的那种练功的方法……”

“初原哥哥,我跑了好几个书店,终于买到你想要的那本书了!”小木屋虚掩着的门被推开,婷宜兴高采烈地抱着一本书走进来,脚步却在踏进屋子的那一刻猛地停住。

眼前这一幅画面——

百草的道服微微滑下肩膀,初原的手放在那肩膀的肌肤上,他低头望向百草,百草抬头望向他,竟像是在初原的怀里一般!

又是戚百草……

最近这段时间,她已经无数次在小屋里见到这个女孩子了,一次是偶然,两次也是偶然,可是如今每次来都碰到戚百草又是怎么回事呢?

“婷宜前辈。”

被婷宜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百草微愣后赶忙拉远些和初原的距离,用道服掩上肩膀。

“谢谢你,婷宜,不过这本书我昨天已经自己买到了。”初原微笑地向婷宜打了个招呼,“其实你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没几天就是道馆挑战赛,你应该加紧训练才对。”

尴尬地看了眼手中的书,婷宜略一顿,便笑着说:“初原哥哥,就算我一点也不训练,也不一定能有人打败我呢。”

“有自信很好。”初原又微笑了一下,“先坐一下好吗?我这里有伤员。”

他一边回答婷宜,一边又拉过百草的胳膊,挽起百草道服的袖子,不理会她发窘地试图把胳膊缩回去的动作,开始为她揉开淤伤,问:

“那种练功的方法怎么了?”

婷宜并没有坐下来,发现初原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她沉默了几秒钟。

“是刚才训练的时候……”

迟疑了一下,百草想要继续先前的话题说,可是,屋子里的气氛那么奇怪。婷宜前辈虽然看起来像平时一样温婉,但就是有种令人如坐针毡的气场。

“百草,你又受伤了啊。”

婷宜走过来察看百草的伤势,关心般地说:

“为什么最近常常受伤呢?如果经常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是会对身体不好的,即使你……”

顿了顿,等百草不解地看向她,婷宜才微微笑着说:

“即使你想每天都来初原哥哥这里,直接过来就是了。虽然初原哥哥喜欢安静,不喜欢被人打扰,不过也总比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非要把自己弄伤才过来,要好得多。”

百草愣了愣。

那些话很曲折,她一开始硬是没听懂。

又过了几秒钟,如同轰的一声,那些话的意思炸得她立时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急声说:

“我、我没有故意受伤,我是练习的时候……”

“你忘了,我跟你实战过,以你的实力,不可能每次对练都会受这么多伤。”婷宜笑得云淡风轻,“再说,曾经有很多女孩子都像你一样喜欢上过初原哥哥,这也没什么可害羞的。不过你年纪还小,还是把精力多放在学习上比较好,对吗?”

“我没有!”

百草急得声音僵住了,婷宜前辈是在说她是因为喜欢初原前辈,才不知羞耻地故意受伤,让初原前辈每天给她治疗吗?

“婷宜,不要乱说。”

将药油瓶的盖子拧上,初原皱眉看向婷宜。

“怎么会是乱说呢?”婷宜微笑着对初原眨眨眼睛,“她跟以前那些追着你不放的女孩子们一模一样啊,都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接近你。初原哥哥,你太心软了,有时候该拒绝还是应该拒绝,否则不仅你不得安宁,她一味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也会影响她的学习的……”

“我说了我没有!”

脸颊火辣辣的烫,百草忍不住大声说,双拳在身侧握得紧紧的!

“啊,难道是我误会你了,”仿佛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婷宜诧异地看住她,说,“那么初原哥哥已经帮你处理完受伤的地方了,你还有其他事吗?”

“婷宜!”

初原声音微冷地喝止她。

可是百草已经听懂了,她再笨也明白,人家是在赶她走!用力咬了下嘴唇,她僵硬地对初原鞠躬说:

“谢谢初原前辈,我走了。”

初原根本来不及拦住她。话一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冲出小木屋!

松柏道馆的小路上。

一路狂跑着!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肺里燃烧得快要爆炸了,她没有喜欢初原前辈!她也没有找借口去不知羞耻地接近初原前辈!

她没有!

第一次被人说她喜欢男孩子,居然还是她那么尊敬的初原前辈!虽然明白可能是婷宜前辈误会了,虽然明白可能是婷宜前辈看到她和初原前辈在一起不开心,才会说出那种话来。

可是,就算那样也不可以说出那种话来啊!

那是她最尊敬的初原前辈!

胸口像被巨石堵住一样,她拼命地跑着,脸颊和耳朵气得滚烫通红,完全没看见从前面小路拐弯处闪过来的人影——

“砰——!”

重重地一头撞上那个人,巨大的冲力让百草痛得眼前发晕,幸好那人手疾眼快扶住她的肩膀,她才没有跌倒。眼前一片乱冒的金星,她捂住脑袋,痛得要说不出话来了,可是她都痛成这个样子,被她撞到的那个人一定会更痛吧。

“对不起,你有没有……”

勉强从混沌的视线中分辨出眼前的人影,百草愣住了,那个被她撞得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神情的,正是廷皓前辈。

“廷皓前辈……”

放开她的肩膀,廷皓一边捂上自己被她撞得生疼的下巴,一边看了她一眼,说:

“是你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