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8(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全班同学再次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晓萤赶忙噤声闭嘴。

等同学们再次把头扭回去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晓萤又忍不住说:“所以你今天晨练时候呆呆的,也不像以前一样主动进攻我了,就是为了研究我出招前的起势,对吗?”

“是的。”

“切,你不早说,那我动作出慢点,事先把我打算出什么腿法告诉你,你不是事半功倍吗?”

百草愣了愣。

“可是,如果你是刻意放慢,而且明知道我在观察而做出动作,会不会跟正常实战或者比赛时的动作有差异呢?”

“咦,这倒也是哦……”晓萤挠挠头,心里痒痒的,忽然很想马上就去检验百草说的这个练功方法有没有用,“今天一下课,我们就赶快回道馆去对练吧!”

“好。”

晓萤兴奋地还准备继续说,上课铃响了,白发苍苍的数学老师拿着教案走进教室,她只好闭嘴。整节数学课,她都激动得心不在焉的。其实,她觉得百草说的方法应该肯定是有效的,晨练快结束时,百草如同时间差般踢中她的那一脚,就很说明问题了!

咦,难道那本书真的是武功秘籍?

传说中的武功秘籍!

练了就能够变成天下第一人的神秘的武功秘籍?!

哈哈哈哈哈哈!

奇怪,她那么激动,怎么百草居然还可以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课呢?看着百草边认真听课边做笔记,晓萤真是觉得匪夷所思。

******

制敌以先机!

在对手还没完全出招前,只是在预备起势的那一瞬间,就看穿对方意图,给对手以致命一击!

如果能练到这种程度!

那不就百战百胜,天下无敌了吗?!

晓萤激动兴奋地一放学就拉着百草一路狂奔回到松柏道馆,换上道服就急不可待地拉百草到练功厅,然后命令百草向她进攻!她要看清楚百草每个动作的起势,从而破解百草的每一次进攻!

可是……

可……可是……

怎么好像没有想像中的容易呢?

在第三十七次被百草的横踢踢中时,晓萤欲哭无泪地坐到垫子上,大喊道:

“不练了啦!你骗人,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好不好!”

出腿前的那一瞬间,比眨眼的速度还快,还没来得及看到什么起势,百草的腿就已经招呼到她身上来了!所谓的起势稍纵即逝,连一秒钟的时间都没有,或者其实只有十几分之一秒,怎么可能看出来,又没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

“痛死了!不练了不练了!”

晓萤沮丧地坐在垫子上不肯起来,为什么梦想和现实之间有这么难以逾越的鸿沟呢,太让人伤感了。

百草把毛巾递给她。

是蛮难练的。

昨晚她想了很久,越来越觉得那段话说的有道理,可是晨练的时候一试,发现想要看出对手的起势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她早上一直被晓萤踢中,却很难判断出晓萤的意图,只有一次不知道是不是碰巧,才反击中了晓萤。

“算了,你也别练了。很难练的啦!而且这种练法,你要吃多少腿啊,身体也会吃不住的,”晓萤捂住腰,呻吟说,“呜,我现在就痛得快死了……”

咦,她才练了一会儿,就吃不消了。晨练的时候,她踢了百草那么多腿,百草一定更疼吧。这个臭百草,居然都不喊一声疼,显得她好像很娇气似的,太不可爱了!

“可是理论上是说得通的……”百草想了又想。

“理论上说得通,实践中没有可操作性的事情也多了去了!”晓萤愤愤地说,“不可能的啦,就那么短短的一瞬间,要判断出来对方出腿的意图,那不是天方夜谭嘛!”可恶可恶,白让她激动了!

“……我还是想试试。”

晓萤目瞪口呆,说:“你……你……”

“反正我也不参加道馆挑战赛了,正好有大段的时间可以摸索这些。”百草笑了笑,“练不出来也没什么,总归没什么损失。”就算是失败的经验,也是经验啊。她现在最缺少的就是实战的经验和技巧了,所以,只要理论上可行,她一定要试一试。

“怎么没损失,难道被我踢你不疼吗?”

“……也没多疼,呵呵。”

晓萤翻个白眼,站起来,气道:“你这个人,居然说被我踢中也没多疼,是在嘲笑我腿上的力量弱吗?那是我不忍心踢得太重,故意腿下留情好不好!来来,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晴空霹雳腿!呀——!”

晓萤陪着百草练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直到实在累得吃不消,才回房休息去了。百草又独自练了一会儿基本腿法,到了平时打扫卫生的时刻,她整理好练功厅里的垫子,拿起屋外的扫帚开始扫地。

咝。

好痛。

沿着庭院的小路一路扫地,练功时浑然不觉的身体慢慢被疼痛唤醒了,总是用手臂去格挡晓萤的腿部进攻,她的手臂已经酸痛得都有点举不起扫帚了。

“你的手怎么了?”

修长的身影映在小路的地面上,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百草一惊,下意识地将手臂往后面藏了藏。

“让我看看。”

初原朝她伸出手,手指干净修长,被傍晚的霞光映出一种温柔的暖意。为什么总是会遇到他呢?无意识地思考着这个问题,百草抬起了手臂。他挽起她道服的袖子,看到她胳膊上满是大片大片的淤青和红肿,眉心顿时皱起来。

溪水潺潺流淌。

傍晚的风从小木屋的窗户吹进来。

初原仔细地揉开百草手臂上的淤伤,药油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浓烈而温热,她低着头,脸颊仿佛被晚霞映染得有些微红,偶尔飞快地抬眼看他,他都是在专注地揉搓她的手臂,眉心微微皱着。

“怎么伤得这样厉害?”

正常的训练不会淤伤得如此严重,除非她根本毫无抵抗和防备。揉搓着她淤伤得青青紫紫的肌肤,见她痛得悄悄咬住嘴唇却一声不吭,初原不由得把手劲放得轻些。

“我……”

百草犹豫了下。

“嗯?”

“……我在尝试一种方法。”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她一五一十把从《旋风腿法》上看到的以及她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如果能事先判断出对方的意图,制敌以先机,在实战中应该会占据很有利的优势吧。

初原的手指停顿了下,然后再倒些药油进掌心,开始揉搓她的左臂,说:

“嗯,这个想法很好。”

“真的吗?”

百草兴奋地睁大眼睛。

“不过,也可能无论你怎样练习也无法捕捉住在对手出招前一瞬间的感觉,毕竟那一瞬间非常短暂,稍纵即逝,”看着她小鹿般激动得亮闪闪的眼睛,他唇角染上微笑,“而且这种练习会很辛苦,你能吃得消吗?”

“能!”

她想也不想地回答。

他凝视她几秒钟,微笑从唇角透入他的眼底。是,他知道这个女孩子是很不怕吃苦的,只要给她一个目标,她就会像小草一样,哪怕有巨石压在上面,也会很顽强地生长出来。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好。”

无论初原前辈让她做什么,她都会去做的,百草心底甚至悄悄希望那是一件很不容易去做的事,这样才会让她觉得可以稍稍回报一些初原前辈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

他低头边为她搓药油,边说:

“每天练习结束后,都要到这里来。淤伤要当天搓散,否则如果旧伤未愈,新伤不断,会造成肌肉损伤。”

“啊?”她怔住。

“就是这件事,可以答应我吗?”

他的手指轻柔有劲,持续的揉搓下,她手臂的淤伤被药油搓得热烫烫的,青紫渐渐散去。她想摇头说不用了,她可以每天自己擦药油,然而抬头看到霞光中他专注柔和的面容时,却不知为什么竟然点了点头。

******

转眼间,离道馆挑战赛只有一周多一点的时间了,松柏道馆的备战气氛越来越浓。若白加紧了练习,每天都是很早起床,很晚睡觉,除了上学吃饭和睡觉,基本都在练功厅里。亦枫也一改往日懒洋洋的模样,每天和若白一同早起晚睡地练习,两人更是加大了实战的时间,经常是对练得满身大汗才坐在垫子上休息片刻。

秀琴也训练得十分刻苦认真。因为除了晨练和晚练是她和亦枫一组,其他时间亦枫主要是和若白对练,所以若白又专门选派出其他几个男弟子陪秀琴实战,秀达自然当仁不让地成为陪秀琴练习时间最多的人。

而其他不用参赛的弟子们,不管是不是秀琴师姐的陪练,都在努力创造最好的环境和气氛来配合若白师兄他们三个参赛的选手,盼望着松柏道馆能在今年的挑战赛中一鸣惊人重振威名!

晓萤更是把道馆里的女弟子们组织起来成立了啦啦队,每天练功之外的时间就开始练习各种花式和口号。庭院是啦啦队活动的场所,女孩子们兴奋地尝试着各种队形的排列演练,手中挥舞着自制的彩色花球,用晓萤的话说,无论松柏道馆在比赛中将取得什么样的名次,她们的啦啦队一定要是最有气势的最棒的最精彩的!

百草也被晓萤硬拉着参加了啦啦队。

刚开始的两天她很是拘谨,在全胜道馆的时候,这样的集体活动从来都排斥她参加,时间一长,她早已不知道该怎么融入人群。笨手笨脚地举着花球手足无措,她以为大家会嘲笑她的笨拙,结果发现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显得笨笨的,其他的女孩子们也经常跟不上晓萤的口令,大家只是哈哈地彼此取笑打趣着,并不以为意。

笑语欢声让绿草茵茵的庭院变成了快乐的花园。

啦啦队的动作逐渐整齐划一,彩色花球在阳光中灿烂地挥舞,女孩子们精神十足地喊着“加油加油,松柏加油!”“松柏道馆,勇往直前!”等各种口号,男弟子们也纷纷围在旁边加油喝彩,提出各种建议。

站在啦啦队的中间,身边全是满脸灿烂笑容的女孩子们,百草高声喊着口号,将花球舞得飒飒生风地响,不知不觉间,她脸上的笑容也灿烂得像阳光一样了。

这笑容一开始是被晓萤强制要求的。

作为给师兄师姐打气的啦啦队成员,笑容必须要灿烂灿烂再灿烂,至少露出八颗牙齿,最好是十颗!晓萤逼着所有啦啦队的女孩子们对着镜子自己练习,百草的笑容更是晓萤亲自盯出来的。

从最初的不习惯,到笑容的自然流露,百草记不得究竟经过了多长时间,只是有一次她结束啦啦队的训练回到房间,无意中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大大的笑容,眼睛亮亮的,脸颊也红扑扑的。

她对着镜子愣住了。

一直以来,她认为自己是不被人接受和喜欢的,只有努力地去练跆拳道才能看到师父满意的笑容。难道,或许,其实她也可以吗,也可以被其他人接受,也可以不被讨厌,也可以交朋友,也可以被人用友善的目光看着,心中涌起温暖的感觉吗?

就像这两天来她的练功。

她还在继续尝试观察出招前的起势,每天的晨练和晚练凝神盯住晓萤的出腿,观察晓萤在出腿前那一瞬间眼神、肩膀、腰部、腿部的变化,聚精会神的观察不可避免地使她的反应有点慢,总是吃晓萤很多腿。

因为在啦啦队的训练,女弟子们和百草一下子就熟悉起来,不再觉得她只是一个沉默的怪人,都开始主动跟她说话和关心她。

“为什么这几天你练功的时候好像呆呆的,都避不开晓萤的进攻呢?”阿茵是和她同岁的女孩子,但却是上的贵族中学,皮肤微黑,长发烫出微卷的波浪,很好看。

“是不是还在难过没能参加道馆挑战赛呢?”萍萍担心地看她一眼,陪在她身边帮她擦垫子,“身体是最重要的,如果每天被晓萤踢中还不还击,会很痛会受不了的吧。”

百草试图跟她们解释。

她们总是听得愣愣的,然后用一种同情又担心会伤害到她的神情看着她,好像觉得她是受刺激太大异想天开,导致走火入魔变傻了。后来她们都尽量避开这个话题,只提关于啦啦队和学校里的一些趣事,然后时不时地只要有空就帮她打扫卫生或者整理练功厅。

“你们去休息吧,我可以自己做完的。”

每次百草都拦着不让她们帮忙,可是每次她们也都执意要帮忙,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或者说:“赶快打扫做完这些活,就可以快些开始啦啦队训练了啊,你可是啦啦队主力呢,缺了你可不行!”

或者说:

“今天吃得太多了,想做点事情来减肥嘛!”

又或者说:

“不要,我是有八卦要告诉你,边干活边说比较有气氛啦!”

晚饭前的小木屋。

“有开心的事情?”

胳膊上的淤伤比前几日少了些,初原用药油揉搓着百草的胳膊,即使不抬头看她,也能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明朗快乐的气息。

“嗯!”

百草忍了忍,嘴角噙着的笑容还是控制不住,明亮亮地一直闪进她眼睛里去。刚才是晓萤、阿茵和萍萍一起帮她擦练功厅里所有的垫子,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全部擦完了,其实无论擦垫子还是扫地还是洗衣服,她都做惯了,一点也不觉得累。

可是——

有她们帮忙,心里温暖得就像阳光下湖面的涟漪,金灿灿的,一层层轻柔地荡漾开。

“好像她们愿意和我做朋友!”

那么想让他分享她的快乐和感动,她迫不及待地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他,轻快的声调比平日高了几度,她如同一个急待倾诉的小女孩,拉着她最信任的人高兴地说着。

“她们会喜欢你的。”被她的快乐感染到,初原微笑起来,看着她高兴得亮晶晶的眼睛,说,“只要她们接近你,了解到你,就会喜欢你的。”

她的脸“刷”地红了。

能听出来他话语中对她的赞赏,欣喜中忽然又有些不安,她局促地低下头。其实她不是非要让所有的人都喜欢她,她只是希望大家不要那么讨厌她排斥她就好。

“是因为我参加了啦啦队吗?”如果参加啦啦队这样的集体活动能够使得大家容易接受她,那么她往后一定会多参加类似的活动。

“应该是有一部分原因。”初原笑了笑,换了她的左臂开始揉药油,“不过更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她们心里有些内疚。”

“内疚?”她不明白。

“是你取得了馆内选拔赛的优胜,结果却是秀琴得到了参加道馆挑战赛的资格。”

“可是大家不都是觉得应该是秀琴前辈参赛吗?为什么会对我觉得内疚呢?”说着说着,她心中一紧,语速也慢下来,“那天我冲动地对若白前辈说出那样的话,大家大概都很讨厌我,觉得我自不量力还很狂妄吧。”

“其实后来我也想通了,是我太自私,只想着要自己出赛,而没有考虑松柏道馆的整体荣誉。秀琴前辈代表松柏道馆出战,确实是比我更好的选择。”她困惑地说,“所以,没什么好内疚的啊。”

药油的香气浓烈地弥散在小木屋里。

初原含笑说:

“世事就是这样。当你还不具备完全战胜秀琴的实力时,即使你打败了秀琴,但是如果派你出赛,大家都会同情秀琴,迁怒于你。可是,当最终决定由秀琴出战,大家又会觉得毕竟事实上是你赢了秀琴,会觉得亏欠你。”

她听得怔住了。

有点难过她们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亲近她。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她能感觉到萍萍和阿茵她们是真心对她的,那些笑容,那些因为陪她擦垫子扫地而流的汗水,都真实得让她感动。

“不开心了吗?”

初原看着她垂下的睫毛。

“没有。”

想了想,她抬起头说:

“孤零零一个人,没有人跟我说话,敌视我,把我当成隐形人的感觉,比不能参加道馆挑战赛要难过得多了。如果失去道馆挑战赛的出赛资格,可以换得大家对我的接受和喜欢,我觉得也蛮好的。而且,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对我好,对我来说,对我好就是对我好,我也会努力地对她们好,会感激她们愿意对我笑、同我说话。”

窗外漫天晚霞。

她的脸颊也被霞光映得红扑扑的,异常生动。说完那一连串的话,她顿了顿,郑重地继续对他说:

“初原前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如果实力不足,终究是无法真正让别人心服口服的,就算是偶尔的胜利,也不能掩盖实力上的差距。所以,我会好好练功,终有一天,我要用我的实力赢得大家的认可!”

“嗯,说得好,很有志气。”

小木屋的门并没有关严,少女温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百草一怔,扭头看去,见是婷宜正走进来,她的目光先落在初原身上,才看向百草,微笑说:“相信你会进步得很快的,期待有一天能和你打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婷宜前辈。”

百草站起身,恭敬地说。虽然那天她输给婷宜输得很惨,但是也输得心服口服。

“怎么,是受伤了?很严重吗?”婷宜走过来,见初原随意地对她点头示意了下,就继续为百草用药油揉搓手臂上的淤伤。

“没有,就是一点点淤伤。”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婷宜的语气很温和,可是百草却觉得有种异样的不自在,下意识地就想把胳膊从初原手中抽出来。

初原却没有容她躲开,温热的手指将她的胳膊上的肌肤揉得滚烫滚烫,说:“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没关系,不要让我妨碍了你们。”婷宜微微笑着,“对了,百草,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

“我和初原哥哥约了出去吃饭,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婷宜把手中拿着的书放在窗口的桌子上,那是几本医学书籍,然后她转过身,眼睛温柔地望着初原,虽然在对百草说话,可是她的神情却仿佛屋子里只有她和初原两个人似的。

“不用了,谢谢婷宜前辈。”

初原一松开她的手臂,百草就赶忙站起来。原来她耽误了初原前辈和婷宜前辈的约会啊,她心中不安,匆匆对初原说了声谢谢,就一刻不敢再停留,像阵风一般地跑出去。

“最近常常看到她。”

婷宜笑了笑,顺手帮初原整理起桌子上东西。也许是碰巧,连着好几次她来找他,都见到他和百草在一起。

等了一会儿。

她没有听到初原的回答。

困惑地抬起头,发现初原正望向窗外,顺着他的视线望出去,远远的,刚才从木屋里跑出去的那个女孩子的背影在霞光中变得越来越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