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8(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8

第二天清晨,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陆陆续续到庭院中做晨练前的热身,却发现百草坐在练功厅外的榻榻米上。扫帚斜斜地靠放在她的身边,她正低头聚精会神地看一本书,那书又旧又破,她却看得好像入迷了,弟子们从她身边走过,她连头都不抬一下。

“百草,你在看什么呢?”

萍萍好奇地凑头过去,晨光中,见那本书上画着一个人在练功的姿势,书页上还有些乱七八糟的草字,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被她的声音惊醒,百草抬起头,不好意思地说:

“是一本腿法书。”

“咦?我能看看吗?”接过百草递过来的那本书,萍萍翻了几下,脑子突然浮想联翩,联想到许多的电影和小说情节,这么旧的书,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

“武功秘籍啊——!”

惊喜震撼的喊声引得众弟子们全都围了过来,纷纷抢着去看那本萍萍激动万分拿在手中的“武功秘籍”。好旧好破的一本书上,画得是什么啊,呃,书的封面上还写着《旋风腿法》。

“戚百草,你看了一大清早就是在看这个啊!”秀达不屑地把《旋风腿法》又扔给别的弟子,“你不会真以为这是什么武功秘籍,看了以后会立刻成为什么绝代高手吧。”

“噗嗤!”

“哈哈哈哈!”

众弟子们传阅完了那本《旋风腿法》,忍不住一个个大笑起来,七嘴八舌地说:“这哪是什么武功秘籍啊!很多书店都有这本书,是把少林的一些腿法,又夹杂了些小门派的武功腿法,凑在一起画了一本,故意起了个以前没有的书名而已!”

“萍萍,你以后少看点漫画书好不好,看得脑袋都傻了,大呼小叫什么武功秘籍啊!难道你没见过这本书?去年丰石不是也买了本,神秘兮兮地偷偷练了好久,结果才发现是上当了。”

“啊……”

萍萍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她的脸顿时羞得通红,可是,可是,丰石买的那本书是新的,百草这本看起来很旧,所以没联想到一起……

“没有实力打败我姐,就想靠着什么武功秘籍来走捷径吗?”秀达又哼了一声,不屑地瞪向百草,“虽然你很自不量力,那天居然敢在所有人面前质疑若白师兄的决定,但我也算佩服你的勇气。还以为你会奋起直追,从此抓紧练功,争取明年再跟我姐好好比赛一次呢。结果,哼哼,居然异想天开去练什么武功秘籍!就凭你这样子,我看再给你十年你也打不败我姐!”

百草抿紧嘴唇。

她不想跟秀达多说什么。除非哪一天她能堂堂正正地完全靠实力战胜秀琴,否则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把我的书还我。”

看着那本《旋风腿法》像可笑的玩具般在众弟子手中投来投去,在空中抛来抛去,脆弱的纸页仿佛随时会弄破掉,她着急地站起身。

众弟子边玩边大笑说:

“哎呀,难道你还真以为这是武功秘籍啊!”

“别傻了!有看这书的功夫,还不如多练习一会儿基本腿法呢!”

没有人理她,弟子们继续玩着扔书的游戏,越玩越上瘾,笑声满天,眼看着那本破旧的书就要被抛得散架了,百草心中一紧,说:

“不管它是不是武功秘籍,它都是我的书,把它还给我!”

“哈哈哈哈,没用的书要它来干什么!”众弟子玩得不亦乐乎,根本没人搭理她。

百草咬了咬嘴唇,上前几步,正准备把那本书抢回来,却听见若白的声音响起——

“都在干什么!赶快集合!”

穿着雪白道服的若白一脸凛然地向庭院中央走过来,众弟子吓得立刻不敢再玩,你推我挤地迅速集合成队伍,那本破旧的书从被抛起的空中落到了草坪上。

百草弯腰去捡它。

萍萍快一步将它捡起来,尴尬地递给她,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都怨我……”

“没关系。”

百草接过它,把上面的草屑拂掉。她知道他们说的没错,这不是一本武功秘籍。可是,不是武功秘籍,她就不能看了吗?

因为睡懒觉而迟到了一会儿的晓萤,在被若白罚做了三十个俯卧撑之后,终于在分组对练前休息的几分钟里从别的弟子那里听说了武功秘籍事件。

“就是这本《旋风腿法》?”

晓萤大皱眉头,居然就这短短几分钟的休息时间百草还在埋头看那本书,呆呆的好像在研究什么,像是完全没听见她在说话。

“昨天晚上我就跟你说了,这本书根本不是武功秘籍,武术跟跆拳道的招数也不一样,看它一点用也没有,你怎么今天晨练又把它带过来了啊,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

“你看。”

百草微抬起头,指向那本书一页上面乱草草的字迹,好像是对晓萤说又好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

“这里写的好像有点……”

“休息结束!对练开始!”

听见若白的命令声,晓萤立刻从地上跳起来。虽然按理说,她们这些不参加挑战赛又不用陪秀琴师姐她们过招的弟子只用常规训练就好了,但是若白师兄一方面紧抓为了应战道馆挑战赛而特别加紧的训练和热身赛,一方面却还是像以前一样盯着她们这班弟子的日常练习。

她可不想再被若白惩罚了,刚才的俯卧撑快把她累死了。不感兴趣地瞟了眼百草指给她看的那页书,乱糟糟的字写得一点看不清楚,就像有人乱写乱画的一样,晓萤劈手把书从百草手里夺过去,说:

“别看了别看了,小心看傻了!快开始对练吧!”

呃,这是什么状况?

她不会是乌鸦嘴了吧。

对练开始后,晓萤目瞪口呆地发现百草她她她好像真的变傻了!

以往她和百草一组的时候,每到对练实战百草总是勇猛地拼命进攻,打得她连连后退,毫无反击的能力。

可是今天——

百草好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进攻了一样,始终直直地盯着她看,反应慢了好多拍。

“砰——!”

这一腿又踢在百草的腰上,晓萤心里急得要命,一边冲过去看看百草有没被她踢伤,一边连声喊:“怎么不躲呢!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拜托,以前她这样的出腿进攻根本近不了百草的身啊!

额头不烫啊。

那就是说没有发烧啊。

晓萤困惑地看着她,那怎么今天的百草好像脑袋被烧坏了一样,躲都不会躲,只是一个劲眼睛直直地盯着她看呢?

“我没事,你继续来。”

摆好防守的姿势,百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晓萤的肩膀、手臂、腰部和腿部。不行,好像眼睛的焦距没有那么大,只能盯住一个部位,其他部分只能落入泛出的视线范围里。

那么,应该盯住哪里好呢?

等了很久,却不见晓萤继续进攻,她疑惑地看向晓萤,见晓萤正用惊恐的目光瞪着她,胆战心惊地问:

“百草,你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你进攻吧。”她肯定地说,又等了半天,见晓萤还是犹犹豫豫地站在原地,忍不住说,“晓萤,我已经准备好了。”

“……哦,好吧。”

听她说话还是蛮正常的,晓萤又犹豫了下,瞄到若白师兄的目光正看向这边,怕再磨蹭下去会被他认为是在偷懒,只好咬牙大喊一声——

“呀——!”

向百草发起了一连串凶猛的进攻!

“啪——!”

“啪——!”

“啪——!”

“啪——!”

晓萤势如猛虎!

百草毫无还手之力,晓萤每一次进攻都重重地落在她身上!

庭院中的弟子们都看愣了,不由自主地看看她们,然后面面相觑,一双双眼睛里传递出同样的担心。是因为若白师兄不让她参赛,又惨败给婷宜前辈,她受刺激太深自暴自弃了?还是,因为看那本什么《旋风腿法》的“武功秘籍”看得走火入魔——

变傻了?

否则怎么突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呢?

看晓萤的出腿,也没有一夜之间就变得很了不起,还是以前那样的实力啊。可是百草却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死死盯着晓萤,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像注意力完全被凝固住了,反击得毫无章法。

太诡异了!

“呀——”

晓萤飞出一脚横踢,力量使到一半,又突然收回来,害得她自己险些摔个跟头!

“求求你,百草,你打起点精神好不好!”哭丧着脸,晓萤哀求她,“虽然以前我被你踢得很惨的时候很不甘心,虽然一直进攻是很爽,可是,你这样毫不还击地让我踢,我会有罪恶感的!”

百草听得愣了愣,说:

“我没有……”

“各自练习,不许停!”若白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命令道,“晓萤,继续进攻,把你所有的腿法都使一遍!”

呃……

晓萤胆战心惊地瞟一眼若白师兄,难道是那天百草的发怒惹火了他,所以借机报复百草?明明看百草不对劲,还让她进攻百草。

“进攻!”

若白皱眉,厉喝晓萤。

“是!”

晓萤立时不敢再胡思乱想,用足力气向百草发起新一轮凶猛的攻势,大喝着:

“呀——!”

是前踢!

紧紧盯着晓萤的腿部,在她右腿刚提起的那一瞬间,百草下出判断,想要寻前踢的空隙反击出去,却“啪啪——”两声,晓萤踢出的竟不是前踢而是双飞,那两腿重重击中她的腰部和胸口!

好痛!

百草后退一步,握紧双拳,死死咬住嘴唇,丝毫不敢让脸上流露出疼痛的表情。晓萤已经有点畏手畏脚了,如果见她受疼会更不敢出招的。对,不错,应该是双飞踢,虽然晓萤在出双飞踢的时候跟前踢的起势有点像,可是右腿抬起的高度会稍低一些。

“不要看腿,要看肩膀。”若白淡淡地说,“看腿会让你的注意力太靠下,反应速度变慢。”

可是,在进攻的那一瞬间,不同腿法的肩膀动作差异很小,很难辨别出来。百草困惑地想着,等她抬起头想问时,若白却已经走远了,好像什么话也没对她说过一样。

什么看肩膀看腿。

晓萤听得一头雾水。

但是自从若白师兄说了那句话,百草的目光就真的像凝固在了她肩膀上,盯得她很不自在,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能被百草的视线盯得烧出一个洞来!

早上的晨练眼看就在晓萤的雾水中度过了。

然而训练结束前的几分钟,晓萤在刚刚使出双飞踢的那一刹那,招式已出尽,力量还没来得及使足,却“啪”的一声,被百草踢中了腰部露出的空当!

那感觉……

就像是百草找了个时间差!

就好像,百草料到了她要出双飞,所以好整以暇地打了她一个反击!

晓萤愣神地踉跄了一下。

这种被百草踢中的感觉,跟以前百草一味拼命三郎式的进攻很不相同,可是又说不出来究竟哪里不一样。

晨练结束后,整个上午晓萤都觉得不对劲。课间休息的时候,她趴在课桌上,苦思冥想了一会儿,盯着正预习下节数学课内容的百草,问:

“说嘛,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

凡是预习时不太理解的地方,百草都在课本上划线做上标记,这些上课时要重点听一下。

晓萤百思不得其解,说:

“为什么你今天晨练那么呆呢?不对,好像也不是呆。是为什么你一直让我进攻,自己却不进攻,反而一直盯着我看呢?先是盯住我全身,然后盯住我的腿,后来若白师兄一说,又开始盯住我的肩膀,是我有什么地方很可笑吗?”

“不是的。”

手指顿了顿,笔停下来,百草从课桌的书包里掏出那本破破旧旧的《旋风腿法》,说:

“是这本书上写着……”

又是这本书!晓萤快吐血了,都说了好几遍这本书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武功秘籍了,怎么百草一点不肯听啊。

“……大致意思是说凡进攻前必有起势。”

《旋风腿法》的第六页,在素描的练功腿法图旁写着几行潦草的字,需要仔细辨认才能连猜带蒙看懂写的是什么。晓萤凑过去在百草手指的地方看了看,好像大概似乎那段话是她说的这个意思。

“我觉得说的蛮有道理的。”百草想想该怎么说,“你还记得那天我败给婷宜前辈的情形吧,我败得很惨。”

“……呵呵,”晓萤尴尬地笑两声,安慰她,“是婷宜前辈实力太强了,你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换成我,估计吃不住婷宜前辈两腿就会被踢晕了。”

百草摇摇头,说:

“跟她比赛,有种局面完全被她控制的感觉,好像我每一次出腿都被她看得清清楚楚,都在她的掌控中。”

“好像也是哦。”晓萤回想那天的比赛,“每次都是你刚一出腿,她就能准确找到你出腿时露出的空当,轻松地踢中那里。对,没错,就好像她早就料到你会那么做!”

“为什么她能料到呢?”

“是啊,为什么呢?”晓萤趴在课桌上,枕着自己的胳膊,有一搭没一搭地思考这个问题。

“是她看破了出招前的起势吧。”

“咦?”

“你看,假设你要做前踢进攻,那么肩膀、腰部和腿部的动作和你准备做后踢进攻时,是有区别的。”百草边说边整理自己的思路,“任何一个动作,要将它使出来,都必须从肩、腰、腿以及全身肌肉发力,而不同的动作,发力时那一瞬间各部位的变化都是不同的……”

“咦?”

晓萤跳起来,在教室过道的空地上比划着分别做了前踢和后踢的动作,又缓慢地做了一遍,兴奋地喊:

“对哦!真的呢!这两个动作在出招前的身体准备,就是你说的什么起势,确实是有差别的!”

喊声太大了。

班里的同学纷纷扭头看过来。

晓萤不好意思地对同学们笑笑,赶忙又坐回去,把声音放低些继续兴奋地说:

“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呢!其实想一想也是,既然是要做不同的动作,那么起势肯定应该是不同的,否则怎么能做出不同的出腿动作来呢?”

“对。”百草点头,“所以如果能从起势,就是身体刚一准备发力时,就能判断出来那是要出什么腿法,就可以明白对手的意图了吧,然后……”

“然后就可以制敌以先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哇哈哈哈哈哈!”晓萤抢着说,越想越兴奋,越想越得意,突然感觉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了一般,忍不住大声笑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