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6(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清晨的阳光清冷清冷。

庭院里突然寂静得只能听见风吹过草尖的声音,松柏道馆的弟子们睁大眼睛,屏息地闪过不敢置信的欣喜。

缓慢地——

百草抬起头。

耳边嗡嗡地仿佛有细碎的杂音,她有些听不清楚,只觉若白的声音清冷得如同飞旋在庭院的缕缕晨光。

“……决定由秀琴代表松柏道馆参赛。”

“太好了——!!”

“哇——!”

“秀琴师姐!秀琴师姐!!!”

欢呼声刹那间使得整个庭院沸腾了起来!秀琴呆呆地站着,似乎想要确定若白的宣布是不是她的幻听,而其他弟子们已经兴奋地向她冲过去,大声地尖叫着欢呼着向她冲过去!

“……为什么……”

秀达甚至高兴得哭了起来,紧紧冲过去拥抱住秀琴,然后越来越多的弟子紧紧抱上去,欢呼着,仿佛是赢得了一场了不起的胜利,仿佛是一场迎接凯旋而归英雄的欢庆!

太好了!

是秀琴师姐!

终于还是秀琴师姐!

“为什么?”

被兴奋的人群挤到一边,在沸腾的欢呼激动声中,那个干涩沙哑的声音是惟一的噪音。死死握紧双手,她看不到那欢呼的人群,听不到那欢呼的喊声,只有胸口的愤怒席卷而上,将她所有的冷静和理智燃烧殆尽!

“为什么——!”

“昨天明明是我胜了!为什么不让我参赛!”

“如果是比赛前就决定了出赛人选必须要从初薇前辈和秀琴前辈之间产生,为什么还要进行所有人参加的馆内选拔赛!不是说好了,选拔赛的胜出者就将代表松柏道馆出赛吗?昨天明明是我胜了!难道不是你亲口宣布胜出的是我吗?”

那样愤怒的声音!

欢呼中的松柏道馆弟子们震惊地看向满脸涨红的百草,就像在看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怪物,诧异这个人为什么还没消失,诧异这个人为什么不但没有消失而且居然还敢理直气壮地质疑若白师兄!

“你喊什么!”

松开拥抱住姐姐的双臂,秀达见百草那样愤怒地逼视着若白师兄,心头的火气“噌”的一下冒出来!他走出人群,连声对她喊:

“什么明明赢的是你!只要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你和我姐相比,实力差了不止一截!如果不是你偷袭我姐,我姐怎么可能会输!如果不是你偷袭,胜出的人肯定是我姐!用那样不光彩的手段取胜,你还想代表松柏道馆去参赛?!”

“我没有偷袭。”她硬声说。

“你偷袭了!”

秀达气愤地喊过去,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所有人都看到她是偷袭,她怎么可以硬是不承认!

“我说了,我没有偷袭!”

她的指尖将手心掐得要流出血来!

百草闭上眼睛。

她胸口用力起伏了几下,再睁开眼睛时,却是直直盯着两米之外的若白,僵硬地说:

“我没有偷袭秀琴前辈。当时我的体力已经消耗得眼前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不知道她在分神,我只是凭本能去进攻。”

若白淡淡地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而且,当时你已经喊出了继续比赛的口令,即使我能看到她在分神,我也会进攻的!比赛就是比赛,分神是她的失误,而不是我的错误。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决定取消我参加道馆挑战赛的资格,我不服气!”深吸口气,她胸口燃烧的涩意却丝毫不得缓解!

“你偷袭了!你偷袭了!你就是偷袭了!”居然还这么不要脸地辩解!秀达连声地喊,气得恨不得扑过去殴打她!

“我说了,我没有!”

胸口燃烧的烈火被秀达的高声喊叫彻底激怒了,她猛地扭过头,瞪向一脸木然站在众弟子包围中的秀琴,愤怒地质问她:

“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你也觉得我偷袭了吗?”

秀琴似乎没料到她竟然会这么直接的质问她,张了张口,冷哼一声紧抿住嘴唇。

“我不知道你当时的状态,可是他们都说你当时在分神!为什么你要分神,明明比赛还在进行,为什么你要分神?是看不起我,觉得我一定要败了是吗,所以即使分神,即使看也不看我,也不会影响你的胜利对吗?继续比赛的口令已经发出,那么,即使退一万步,就算我就是偷袭了你,你败给我又有什么话说!”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听得全都傻掉了。

天哪。

这个百草平时不是一个特别沉默的女孩子吗?每日里见她一语不发地洗衣服、扫地、擦垫子,甚至蹲在小路上认真地去擦拭每一块鹅卵石,还以为她是非常能忍耐的温顺的人呢。

居然。

发起怒来如此可怕。

“说完了吗?”

若白平静地望着百草,仿佛她的怒火对他而言一点影响也没有。等了几秒钟,见她身体僵硬着没有再继续说话,他才淡淡地说:

“无论昨天秀琴是因为什么败给你,你的胜利都是无可置疑的。但是代表松柏道馆参加道馆挑战赛,秀琴比你合适。”

“为什么?”百草直直地瞪着他,她需要一个理由,而不是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你为什么认定她比我合适?如果只要你认定就可以,为什么还要进行所有人参加的馆内选拔赛!不是说好了,选拔赛的胜出者就将代表松柏道馆出赛吗?”

若白眼神淡漠。

“因为昨天几场比赛看下来,你的打法僵硬单一。在道馆挑战赛中,只靠蛮力只会输得一败涂地。”

百草呆住。

只靠蛮力,打法僵硬单一……是的,她也意识到了,这是她致命的缺陷……可是……

半晌,她的声音涩在喉咙中,困难地说:

“可是,我只是缺乏一些比赛的经验,我会进步的!昨天只是我第一次参加正式的比赛,还有两周的时间,我会有进步的空间!虽然现在秀琴前辈也许比我的实力强,可是我会努力练习,两周以后的赛场上,或许……或许……”

不,她不想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她多想让师父能坐在观众席中,看到她穿着道服站在正式的赛场上!

若白面无表情地打量她。

可是,他一点也不想把松柏道馆今年的比赛放在她那完全无法确定结果的努力上,秀琴比起她来是稳妥得多的选择。

她的脸色渐渐苍白。

冰冷和绝望让她的心脏一点点向下坠落,她能看懂他的表情。或许他是对的,是她太自私了,道馆挑战赛是每个弟子心目中的圣战,怎么可能交给她这样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呢?

只是最后一抹的不舍使她挣扎着大声说:

“但是,即使我那样的打法,也战胜了秀琴前辈啊!”

“嗯,好像是个很有自信的女孩子呢。”柔和的声音从百草身后传来,然后那人站定在她身边,好像不知何时已经听了很久,含笑对她说,“我喜欢自信的人,但是你知道吗,自信和自负是有区别的。”

百草怔怔地看向她。

“你不太明白为什么若白会做出这个决定,是吗?不如你和我实战一场,也许就能体会若白的苦心了。”

婷宜的笑容温柔美丽。

然而在清晨的阳光里,那笑容却又有着俯视的怜悯。

练功厅里坐满了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若白盘膝坐在最前排,亦枫和秀琴坐在他两旁。

婷宜换好了道服。

长发扎成高高的马尾,在雪白道服的衬托下,她多了几分美丽出尘的帅气,对比得站在她对面的百草愈发像个小女孩般青涩纤瘦。

这一战。

百草永生无法忘记。

对当时十四岁的她来讲,这是一场几乎将她的信心完全摧毁的对决,甚至称得上是她生命中最屈辱的一战。以至于多年之后,她还会偶尔梦到当初与婷宜的这一战。

她却从来梦不到细节。

因为当时的她,连婷宜是如何出腿都无法看清。

“啪————!”

一记反击横踢如雷霆般踢中她的左侧腰!

“啪——!”

一记前踢将她重重踢倒在垫子上!

“啪——!”

一记侧踢将她踢翻!

“啪——!”

一腿后踢将她踢出垫外!

“啪!啪!”

两记双飞踢在她的腹部和前胸爆炸开,跌倒在垫子上时,胸口翻涌的血气让她的喉咙一阵腥气,身子痛得仿佛再也爬不起来……

“啪——!”

她被踢得仰面倒下,耳边的轰鸣声使她听不到垫子周围的弟子们交头接耳的声音。

“啪——!”

又是一腿后踢,踢在她的脸上,鼻梁痛得似乎爆开,热热的黏稠液体流淌下来,她吃力地想要撑着爬起来,眼前却一阵红一阵黑,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疯狂地旋转……

仿佛有人冲过来拼命喊她,试图将她从垫子上搀扶起来,百草闭着眼喘息了好久,才勉强看清楚面前那张急切担心的面容是属于晓萤的。仿佛在慢镜头的电影中,她脑子空白一片,吃力挣扎地想要站起来,晓萤扶住她的身子,有另一双手也伸出来轻柔地取下她头上的护具,用湿毛巾轻轻擦拭她脸上的血污。

那双手是属于婷宜的。

她的笑容温和如月光,手指白皙轻柔,却似乎带着冰凉的触觉。

“如果参加道馆挑战赛,你的对手不会像我这样腿下留情。若白不让你参加,也是在保护你。”

是在保护她吗……

浑身痛得似乎已经麻木掉了,僵直地重新站回队伍里,她的心仿佛也痛得麻木毫无知觉。她隐约听到若白宣布说,因为初薇退出练习,今后就由亦枫和秀琴同组对练,她和晓萤重新搭档……

似乎身边是有喧闹的声音……

似乎身边有无数道或不屑或嘲弄或怜悯的目光……

******

结束晨练后的松柏道馆比平时热闹轻松很多。馆内选拔赛结束了,选出众望所归的若白师兄、亦枫师兄和秀琴师姐参加下个月即将正式拉开战幕的道馆挑战赛,其他弟子们在以后这段日子只用进行常规的练习,把精力更多地集中在如何更好为三个师兄师姐创造更好的赛前环境,帮他们加油打气就行了!

今天又是周日,不用去学校,于是到处都能听见弟子们开心的声音。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下,这段时间为了准备馆内选拔赛,实在是又辛苦又紧张啊。

后院的房间里。

被汗水浸湿的道服又湿又冷地黏在百草身上,心里有种钝钝的痛意,她呆呆盯着从窗户中直射进来的阳光。在强烈的光芒中,一颗颗飞旋的灰尘仿佛也是金灿灿的,亮得晃眼,亮得她眼睛阵阵眩晕刺痛。

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自从师父带她正式拜入松柏道馆,每天起早贪黑地拼命练功,渴望得到出战道馆挑战赛的资格,是她生活的全部重心。

而现在……

紧紧将身体蜷缩起来,她闭上眼睛,那些被一次次踢倒在垫子上的画面像是绝不肯将她放过,如无数飞旋的碎片般在脑中迸闪!

她是如此的不自量力。

她以为师父说的都是真的,师父说她有练习跆拳道的天赋,只要努力和坚持,她终有一日会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所以,她无法忍受自己那样努力得到的胜利被夺走,所以她在若白面前在松柏道馆所有的弟子面前拼命地为自己争取,她以为她或许真的是可以的!

可是,就像不堪一击的玩偶般被婷宜那样轻轻松松地一次次踢倒,甚至连她的出腿动作都无法看清,甚至连一次像样的反攻都无法发起!一次次地重重摔倒在垫子上,眼前是彻底的黑暗和绝望,每次都挣扎着爬起来,而每次都被踢得更重……

“刷——!”

门被猛地拉开,有焦急的脚步声冲进来,她抱紧自己向墙角缩了缩。不要,她不要被任何人看到!克制住颤抖的背脊,她紧紧将自己蜷缩起来!

“百草,你怎么了,身上很疼对不对?”晓萤担心地紧步走过来,看到面前缩成一团的百草,她心里难受死了,连声说,“不怕,马上就不疼了,我带初原师兄来看你的伤了!”

初原……

不,她不想被他看见,她脸上身上落满了被婷宜踢伤的落败的痕迹!和他站在一起如金童玉女般的婷宜……对他仰头微笑的婷宜……温柔美好的婷宜……她看不清楚婷宜的出腿,她的进攻甚至无法触及到婷宜的衣角……

“百草,你把脸抬起来让初原师兄看看啊,你不愿意去初原师兄那里看伤,就让初原师兄来看看你,这样也不行吗?”晓萤央求着说,吃力地想要扳起她的肩膀,“婷宜踢你踢得那么凶,你一定受伤了对不对?拜托你,让初原师兄看一下,受了伤一定要抓紧治疗,否则落下伤病可怎么办啊!”

“……我没事。”

喉咙里沙哑干痛,她紧紧蜷缩着身体,拼命抗拒晓萤那双试图将她的肩膀扳起来的手!不,她不要被他看见!她不要婷宜美好得像仙女一样,而她只不过是被同情的小猫小狗……

“百草!”晓萤快急死了,眼见着扳不起来百草的身子,索性两只手全都用上,死命地去扳她!“你必须让初原师兄看看!你听到没有!你怎么这么固执啊!”

初原阻止了着急的晓萤。

凝视着始终埋头蜷缩成团的百草,他摇摇头,对晓萤说:“算了,不要打扰她,也许她想自己安静地待一会儿。”

“可是她的伤……”

“婷宜出腿一般是有分寸的,不至于伤人太重。”将一瓶药油递给仍旧不安的晓萤,初原又看了看那像鸵鸟一样将头埋起来的女孩子,说,“等她情绪好一点,你帮她在淤伤的地上擦开药油。如果发现她身体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就随时来找我。”

“……哦。”

门被轻轻地拉上,百草闭紧眼睛,麻木地听着那脚步声从门外渐行渐远,脚步渐渐完全消失,直到再没有声音。

“百草……”

晓萤手足无措地站在她身边,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劝慰她。她知道百草非常在意道馆挑战赛,却不得不看着已经到手的参赛资格被拿走,又那样地在众人面前惨败给婷宜。如果换成是她,她会比百草更难过吧。

从小到大,婷宜被她像偶像一样崇拜着,可是,为什么今天婷宜要让百草这么凄惨地落败呢?只要让百草知道自己的实力跟高手有差距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地踢倒百草,那种踢法是会让对方的自尊和信心都被击溃的吧!

窗口的太阳升到了正中。

晓萤将米饭和菜摆到桌子上,见身旁的百草已经慢慢从膝盖间抬起头,坐在角落里,一双眼睛呆呆地望着窗外。

“百草,你吃点饭好不好?”

晓萤夹了些菜放在米饭上,塞进她手里,见她依旧一动不动地望着窗户,心里有些急了,脱口而出说:

“难道就因为没能参加道馆挑战赛,就因为被婷宜打败,你的反应就要这么激烈吗?谁没有输过呢,我昨天不是同样输给秀琴师姐了吗?要是每个人只要输掉,都要一蹶不振,那秀琴师姐昨天被你打败,她又该怎么办?”

身体僵硬了一下。

百草的目光缓缓从窗外收回来。

“唉,你不要理我,我也不知道我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明白你很难过……看到你难过,我也很难过……”晓萤叹口气,懊恼地抓抓头发,“……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若白师兄宣布让秀琴师姐出赛,而不让你……可能也是有他的考虑的……我知道你很想参赛……可是……可是……”

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百草的心情她能理解,秀琴的心情她能理解,若白最终选择让秀琴出赛的考虑她也能理解,可是,唉,最终终究是百草受了委屈。所以百草最难过也是正常的啊。

“……对不起。”

耳边忽然听到一声干涩沙哑的声音,晓萤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愣愣地盯着百草看了几秒钟,才如释重负地让自己笑起来,说:

“太好了!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啊!我就知道百草是最坚强的,这点打击对你来说一定能挺过去的!那……那你吃点饭好不好?今天有鲈鱼哎,是我妈专门给你蒸的!你试试看喜不喜欢吃!”

“……好。”

低下头,百草开始沉默地吃饭。

一口一口。

直到将碗里的东西全部吃完。

“呵呵,真的很好吃呢!下次让老妈多做鱼来吃!”晓萤也大口大口地吃完了,虽然今天这种压抑的气氛下她吃得胃里好像有点不消化,但是百草总算慢慢在恢复,她也松了一口气。

见百草像平时一样沉默地收拾碗筷准备端出去清洗,晓萤连忙抢过去,说:“我来!我来!你休息一下,睡会儿午觉吧!……哎呀,我说我来就是我来嘛!不许跟我抢,我会生气的!”

晓萤刷完碗筷回来后,却发现百草不见了,屋里空荡荡的异常寂静。她去哪里了?会不会出事?晓萤急得脑袋一蒙就往外冲,到了屋子外面,正午的阳光强烈得晃眼,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算了。

可能就像初原师兄说的,也许百草只是想好好安静下。

晓萤茫然地站在院子里。

只要给百草一段时间,等她冷静下来,就会慢慢想通吧。也许只要几个小时,百草就会回来了。

可是直到傍晚的集合练习开始,百草还没有回来。若白站在队伍面前,看向队伍里原本应该站着百草的位置,神色淡漠地问:

“百草为什么没来?”

“……她病了!”晓萤立刻紧张地喊,想想又觉得不妥,尴尬地说,“……她……她身上的伤蛮重的……原本她坚持想来……是我非要她在屋里好好休息休息……”

若白冷冷打量晓萤几秒钟,看得她心虚得手心都冒汗了,他才低哼一声,将视线收回去,吩咐弟子们分组训练。

“呼——”

晓萤心惊肉跳地松口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