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6(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6

下午进行男子组馆内选拔赛时,深居简出的喻夫人居然客串了一把裁判,她身穿道服的模样翩翩若仙,那风姿使得观战的弟子们时不时有些分神。

终于在傍晚时分,男子组也决出了结果,和所有人预料的一样,若白和亦枫分别战胜其他弟子,取得了代表松柏道馆参加今年道馆挑战赛的资格。弟子们很是有些兴奋,因为在若白战胜亦枫的最终战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两位师兄在功力上的进步!

上届比赛是因为运气不好,竟然在预赛中和很多实力强的道馆分在了同一组,否则不至于进入不了复赛。而现在看来,两位师兄的功夫又有了突飞猛进,只要运气能稍好些,今年打入复赛应该是问题不大的吧!

然而松柏道馆弟子们这种兴奋的情绪还没有持续太久,就又开始沮丧低落起来。道馆挑战赛是每个道馆派出三个弟子进行对抗,初薇师姐临阵退出了不说,秀琴师姐竟然会被那个百草打败……

明明应该是秀琴师姐胜出的!

那场比赛无论怎么看,赢的也应该是秀琴师姐才对!

可是——

居然是戚百草胜出了。

难道真的要让百草代表松柏道馆去参加今年的道馆挑战赛吗?一想到百草那拼命三郎般只会进攻全然不懂防守的打法,松柏道馆的弟子们禁不住一个个满脸黑线,如果派出这么一个人去比赛,只怕在其他道馆眼里,松柏就不是二流的道馆,而是最不入流的道馆了吧。

而且她打败秀琴师姐也不是那么让人心服口服啊!如果当时秀琴师姐没有转开头去,她根本不可能踢中秀琴师姐!

傍晚的彩霞映红了练功厅外的天空。

若白宣布今天的馆内选拔赛结束,明天晨练后将会正式公布今年代表松柏道馆参加全市道馆挑战赛的弟子名单。说完,他转身离去,观战了一天的廷皓婷宜兄妹也走出练功厅,接着亦枫和秀琴等人也逐一离开。

百草沉默地盘膝坐在垫子上。

她打算等人全部走完后直接先把练功厅打扫整理干净再去吃饭。距离道馆挑战赛开幕只有短短两周的时间,她能拥有的练习时间不多了,必须分秒都抓紧才行。

她和秀琴的那场比赛实在赢得侥幸。

如果想要在两周后的道馆挑战赛中不再单靠侥幸而磕磕绊绊地取胜,她必须要迅速地提高成长起来。可是,该怎样提高和成长呢,师父以前经常说她比赛经验太欠缺,指的就是这个吗?师父,师父应该会有办法吧,想到这里,她忽然恨不能马上跑去师父面前,问问师父她该怎么办,哪怕接下来的时候她不吃不睡整天练功,也不想再像今天一样胜得这么难看。

不断有人从她身边走过。

她能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那一道道不友善的目光,在全胜道馆的日子里,她对于这种目光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戚百草,你不觉得丢人吗?”

一个身影站到她的面前,声音里充满愤怒和不平,练功厅内尚未离开的弟子们不约而同看过来,百草抬起头,见是秀达正涨红着脸怒视她。

“你说什么呢!”

晓萤瞪向秀达,虽然她理解秀达不高兴秀琴师姐被百草打败的心情,可是输了就是输了啊,秀琴师姐都没说什么,他大喊大叫什么啊。

“我说什么你不明白吗?我在说,她知不知道自己很丢人!”秀达恼火地对晓萤吼完,又对准百草喊,“你没有听见我在对你说话吗?你连站起来同我说话的礼貌都没有吗?用那种卑劣的手法赢了一场,你就骄傲得看不起人了吗?”

百草慢慢地站起身。

她和秀达同岁,但是个子却比秀达高半头,这么近距离地站着,秀达需要半仰起视线看她,心中的恼意不由得又胜了几分,忍不住想去刺伤她,替姐姐出口恶气。

“戚百草,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很丢人吗?你有没有羞耻心!”秀达怒瞪她,“即使你赢得了胜利,可是所有人都会看不起你,你的所谓胜利只会让人唾弃!”

丢人?

虽然她赢得侥幸,她拼尽全力只凭直觉的出腿能够将秀琴前辈击倒确实有很大运气的成分,可是无论怎样也不至于被扣上“丢人”和“羞耻”这样的字眼。百草忍下心头的火气,说:

“我没什么可丢人的。”

话音一落,练功厅内弟子们的目光里顿时纷纷充满鄙视,甚至有冷哼声传来,秀达更是气得险些噎住,愤怒地对她喊:

“你偷袭我姐!趁她分神还没来得及扭过头,你居然偷袭她!用这种不光彩的偷袭手段赢得胜利,你居然说没什么丢人的?”

百草听得愣住。

那一腿踢出去的时候,难道秀琴前辈还没有准备好应战?可是明明她是在比赛继续的口令发出之后才进攻的啊,努力回忆了下,没错,她很清楚地记得她是听到了若白继续比赛的令声。至于秀琴前辈有没有分神,她并不知道,当时体力的过度消耗使得她只能朦胧看到秀琴前辈的影子,哪里还能看到表情和动作。

“秀达,你太过分了!”晓萤实在听不下去,“你自己还不是偷袭过百草,凭什么在这里对百草大吼大叫!”

“是!我是偷袭过她!不过我也领到了惩罚,我向她道歉了!那她呢?”秀达眼睛里像是能喷出火来,“戚百草,我要你向我姐去道歉!我要你承认,你是偷袭我姐!那场胜利应该是属于我姐的,而不是属于你!”

“我没有偷袭她。”

握紧双拳,百草硬硬地说。

“你说什么?”

秀达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晓萤也微微侧头吃惊地看了眼百草。

“我说,我没有偷袭她,我当时……”她吸一口气,接着说,“……我当时体力消耗得根本已经看不清楚她的状态,我不知道她是在分神,所以我不是偷袭。”

秀达瞪大眼睛,怒极反笑,冷声说:

“戚百草,人家都说什么样的师父带出什么样的弟子,我原本还觉得也不一定,可是,你跟你师父真是一模一样!只要能赢就行是不是?无论采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无论有多么丢脸,只要能赢就可以了吗?!”

“轰”的一声!

胸口就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热血涌到她的喉咙,她怒目逼视着秀达,说:

“你——”

“秀达!”

不知什么时候秀琴又折了回来,仿佛根本没有看见因为被提及师父而浑身僵硬起来的百草,径直将盛怒中的秀达拖出练功厅外,冷冷地说:

“快走,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太阳在傍晚的彩霞中渐渐落下。

比赛了一整天的练功厅空荡荡地只剩下百草一个人,晓萤起初还陪着她擦垫子,但是没过多久就被两个小弟子硬是喊出去。将练功厅完全打扫收拾干净,天色已黑,百草把一扇扇纸门拉好关上,默默走在回屋的路上。

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弟子。

每个人都仿佛没有看见她,只是当她走过以后,才扭头扫她一眼,然后以某种或嘲弄或不屑或冷淡的声音彼此低语几句。

“百草,你不要太在意他们。”

看着沉默吃饭的百草,晓萤犹豫了下,说:

“其实,自从你那次踢飞金敏珠,使得松柏道馆在昌海道馆面前扬眉吐气,大家已经开始喜欢你,接受你了。只是大家太重视道馆挑战赛,担心由你替代秀琴师姐出赛,会让松柏实力变弱,怕若白师兄和亦枫师兄身上的压力太大,才会……”

百草的手指僵住。

是这样吗?由她参赛,而不是初薇或者秀琴,就会使得松柏道馆的实力大打折扣。这就是她被大家讨厌的原因吗?既然决定了参赛人选只能从初薇和秀琴之间选出,为什么还要进行什么馆内选拔赛?既然进行馆内选拔赛,不就是要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吗?

“而且,他们可能对你有误会,”晓萤挠挠头,“他们认为是你偷袭了秀琴师姐,胜得不够光明磊落……”

“我没有偷袭她。”

握紧手中的碗,百草盯着碗里的米粒。

“是,我知道。”晓萤郁闷地说,“可是在他们看来,会觉得明明就是你偷袭了秀琴师姐却嘴硬不承认。不过,唉,说起来也难怪他们会误会,当时的情景,秀琴师姐是很明显正扭头看向庭院,而你的眼睛又瞪得大大的……”

“所以,”百草放下手中的碗,心口闷得透不过气,“你也认为我是故意偷袭?”

晓萤怔住。

想了想,又皱了皱眉,说:

“百草,说实话哦,如果单单从眼睛来看,那样的场面真的很像是你故意趁秀琴师姐分神的时候进攻她。可是,你又是绝不会说谎的人,你说没有偷袭,那就肯定是没有偷袭。”

百草咬住嘴唇。

闷闷的胸口忽然又涌出一股泪意,她不想被晓萤发现自己突然的脆弱,猛地站起身,说:

“我去练功。”

“百草,请你不要生他们的气,好吗?”身后传来晓萤央求的声音,“我从小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误会你也都是一时的。时间一长,他们会了解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不要生他们的气好不好?”

“嗯,好。”

她沉默了一下,应了声。出来屋外,仰头看见夜空中繁星如点,她有什么资格去生别人的气,是她自己将比赛打得如此狼狈难看。晓萤会这么说,其实是在安慰她,怕她太难过吧。

走进练功厅。

屋内没有一个人,按下开关,黑漆漆的没有光亮。就着微弱的星光,她去检查保险丝,发现保险丝竟是被人剪断的,而原本就放在保险丝盒子旁的检修工具也被不知什么人拿走了。

她沉默地走出去。

那就先去洗衣服好了,今天比赛了一整天,大家的道服肯定全都被汗湿得需要好好洗一下。走到洗衣房,里面竟然一件待洗的衣服和道服都没有,几只她常用的盆子也被不知什么人踩破了。

她呆了几秒钟。

准备回屋去找一套工具来修保险丝,距离道馆挑战赛只有两周了,每一个晚上的练习时间对她而言都是宝贵的。

然而,走着走着,她却没有走回房间,而是走到了那个安静的地方。星光从大榕树的枝叶间洒落,淡淡皎洁的光芒,树叶沙沙响,在这里,仿佛再混乱的心都可以渐渐宁静下来。

坐在树上。

她抱紧膝盖,将自己紧紧地藏在浓密的树叶间。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胜出了,却不被大家承认,反而被大家敌视吗?如果当时秀琴没有分神,如果她没有恰巧在那个时机进攻,那么输的应该是她。

如果她输了。

取得胜利的是秀琴。

那么这时刻的松柏道馆就会是处在一片众望所归的欢欣中吧。

她那么努力想要赢得的胜利,对于松柏道馆而言,却是那样的不可原谅和不被接受。或许,她天生就是不被接受的人,无论是在全胜道馆在松柏道馆,还是在其他任何地方。

“笃!”“笃!”“笃!”

树下忽然传来敲打树干的声音。

百草没有动,树下的人微微叹了口气。

“在难过吗?”

星光般宁静的声音轻轻响在夜空。

她依旧没有动,静静地埋着头,在听到他声音的这一刻,她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她并不是想要把自己藏进树里,她来这里是想要远远地能看见他小木屋中的灯光,想要远远地能看到他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喜欢上了他的气息,干净得如同带着消毒水的味道。

树叶沙沙作响。

她鸵鸟般深深地将头埋在膝盖间,感觉到他竟然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他们坐在同一根树枝上,承受着两个人的力量,那树枝微微颤着,仿佛随时会折断。

他没有说话。

安静地在树叶间陪伴她。

她也没有说话。

感受着他的体温混杂着那股似有若无的消毒水气息,她忽然觉得有些疲倦得想睡,身下的树枝轻轻颤动,就像温柔的摇篮。她不想再去想那么多,不管她赢得多么艰难多么让大家不服气,不管大家是否接受和承认她,她既然已经胜出了,那就必须要在这两周内尽最大可能地提高自己。

如果她能够在道馆挑战赛中表现得出色。

也许……

大家会认可她吧。

“咦,初原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声音恬静又带些吃惊,望着同坐在树上的百草和初原,婷宜扬起的面容被树叶间筛落的星光映照得格外温柔。她的眼睛也温柔如星,微笑着对初原说:“原来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无论看到谁受伤,哪怕是只小猫小狗,也要帮它治疗,难怪你非要学医不可。”

百草缓缓自膝盖中抬起头。

婷宜的目光轻轻落在她身上几秒,又笑容柔和地望向初原,说:“不过你不用担心百草,能最终赢得上午的比赛,她应该是坚强的女孩子。”

******

第二天晨练开始前,百草受到了一种冷漠的孤立,没有人和她说话,没有人看她一眼。

因为初薇退出后立刻就收拾东西去学校住校了,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只有将希望全部寄托在秀琴身上。他们纷纷围在秀琴身旁,仿佛要用他们的态度告诉百草,他们认定昨天真正胜出的应该是秀琴。

百草沉默地做着热身动作。

她不会轻易被这种漠视和孤立打倒,过往的几年里,她对于这种场面早已习惯得麻木了。

然而,当晨光中的若白站在集合在庭院里的队伍面前,目光淡淡地从每一个弟子身上扫过,开始正式宣布代表松柏道馆参加两周后的全市道馆挑战赛的弟子名单时,百草却蓦地紧张起来。

“……和以往每年的规则一样,每个道馆选派出三个弟子参赛。经过昨天的馆内选拔赛,松柏道馆的男子选手由亦枫和我出任,而女子选手……”

她咬住嘴唇,默默凝望着脚下的草地,双手握在身侧。

她没有勇气去看周围弟子们的反应。她知道,松柏的弟子们都希望是秀琴出战,而不是磕磕绊绊才赢得胜利的她,也许他们都正在期待着她能主动放弃出赛资格。

可是……

可是……

“……虽然在昨天的女子组比赛中,百草最终战胜了秀琴,但是综合考虑她们两人平时实力和表现……”

清晨的阳光清冷清冷。

庭院里突然寂静得只能听见风吹过草尖的声音,松柏道馆的弟子们睁大眼睛,屏息地闪过不敢置信的欣喜。

缓慢地——

百草抬起头。

耳边嗡嗡地仿佛有细碎的杂音,她有些听不清楚,只觉若白的声音清冷得如同飞旋在庭院的缕缕晨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