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5(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第二天上午。

所有的弟子们穿着雪白的道服集合在练功厅里,一扇扇纸门拉开在两旁,灿烂的阳光洒照在被擦得闪亮的垫子上。百草笔直地站在队伍里,听见大家比平日多了几分激动的呼吸声,她的心脏也忍不住扑通扑通跳得有些乱,深呼吸了几下,却依然无法克制住血液中渐渐开始奔涌起来的兴奋。

“百草,你紧张吗?”

晓萤手心出汗地盯着门外若白越走越近的身影,知道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馆内选拔赛就要正式开始。虽然知道自己能代表道馆出赛挑战赛的机会非常非常小,可是,她终究还是存着一点幻想。

“嗯,有点儿。”

下意识地又把腰中的系带拉紧了些,百草再次深呼吸,冥神静气,不要紧张,不能紧张,紧张对于比赛是无济于事的。

继续深呼吸,忽然她发现周围的弟子们也全都是紧张的,有的弟子将双拳握得死紧死紧,有的弟子直直瞪着眼睛,有的弟子像她一样不停地在深呼吸,秀琴也紧紧抿住嘴唇,空气紧张得仿佛凝滞了。

只有斜前方的初薇不太一样。

从百草的这个角度,能看见初薇的面容异常苍白,嘴唇干裂没有血色,睫毛低垂着,微微失神地看着地面。

是生病了吗?

百草想起昨晚在大树旁边听到的对话。初薇前辈该不会是因为和廷皓前辈一直说话说到太晚,没有好好休息,所以身体不舒服,生病了吧。

若白走进练功厅。

廷皓和婷宜跟在他的身后,在练功厅里寻了个角落坐下。从初薇身边走过的时候,初薇的睫毛略微颤了下,仿佛要向两人的方向抬去,却又终于还是垂了下来。

“上午进行女子组的馆内选拔赛,下午是男子组。”

若白的声音使百草的注意力从初薇身上移开,凝神听他解说今天比赛的安排和规则。

“目前全馆的女弟子一共有十二人,分成两组来进行选拔。初薇和秀琴在以往的馆内比赛中成绩最好,所以将她们两人分在不同的组,其余的人由抽签决定进入红组或是蓝组比赛。赛制采用淘汰制,由从红组和蓝组胜出的两名弟子来争夺代表松柏道馆出赛今年道馆挑战赛的资格。”

若白穿着雪白的道服,腰系黑带,神色淡淡的,目光从一个个站得笔直的弟子们身上扫过,问:

“听清楚了吗?”

“是——!!”

“好,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热身十五分钟,女子组的比赛正式开始。”

“是——!!”

弟子们齐刷刷地高声回答,声音还在练功厅内持续回荡时,初薇却从队伍中走出来,站到若白面前,垂首对他行礼,苍白着面容说:

“师兄,我退出这次比赛。”

弟子们面面相觑,全都傻住了,目瞪口呆地盯着竟然说出那种不可思议的话来的初薇。

“为什么?”若白打量初薇,眉心一皱,“是生病了吗?坚持一下,等今天馆内比赛结束后再好好休息,还有,不要再说出退出比赛这种没有志气的话。归队!”

初薇一动不动。

她握紧身边的双手,幽黑的睫毛依旧低垂着。

“师兄,我退出这次比赛。”

她重复了一遍,静了几秒,又决绝地说:“而且,从此以后,我退出跆拳道的练习,再不参加任何比赛。”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若白盯着她,眼神骤然变得冰冷,练功厅内的温度也骤然仿佛降至冰点。

“我知道。”初薇轻吸了口气,声音木然地在屋里回荡,“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跆拳道,只是因为我从小喜欢的那个男孩子喜欢跆拳道,于是我也想要练。”她只是想要他的眼睛能看到她,想要站在他的身边,想要和他有共同的话题。

练功厅的角落里,婷宜忍不住看了身边的廷皓一眼。

“可是,我现在知道了,无论我怎样努力,他都不会喜欢我。”初薇的嘴唇苍白干裂,微微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说这些很丢人吧……”

“所以,我不要再练跆拳道,我要去做那些我真正喜欢的事情!”初薇身体僵硬着,一动不动,“对不起,若白师兄。”

若白沉默几秒,面无表情地说:

“如果跆拳道对你而言只是用来追求男孩子的手段,那么你也确实不必再练下去了。你走吧。”

说完,他看都不再看她,沉声对面前一个个呆若木鸡的弟子们说:“解散!热身!十五分钟后,女子组的馆内选拔赛正式开始!”

“是——!”

弟子们呆呆地齐声应着,呆呆地望着初薇慢慢走过若白身边,她的步伐异常迟滞,却始终没有回头地走出练功厅。

不会吧,难道初薇师姐真的不参加这次的比赛?

这怎么可能!

松柏道馆的女弟子实力本来就弱,如果初薇师姐再退出,那今年的道馆挑战赛岂不是更加没有胜算了吗?!

百草也发愣地望着初薇渐渐消失在庭院中的背影,想起昨晚听到的大树旁的谈话声,不由向廷皓所在的地方望去。见他正侧头听婷宜说话,神情中没有丝毫动容的痕迹,仿佛初薇所说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你昨天究竟对她说了些什么?否则初薇不会决定再不练跆拳道,甚至心冷到连马上开始的道馆挑战赛都要退出。哥,一定要对初薇那么残忍吗,你明知道她有多喜欢你。”

眼见着初薇的身影彻底消失了,婷宜心中不忍,她一直以为初薇终有一天会打动哥哥的心。

“一直让她抱着不可能的希望,不是更残忍吗?”

盘膝坐在榻榻米上,廷皓看着那些正在做热身动作的松柏道馆弟子们,漫不经心地说:“而且,居然在这个时候放弃参赛,全然不顾她的伙伴们有多重视今年的道馆挑战赛。如果她对跆拳道的热爱还比不过我的拒绝,那她的放弃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哥……”

这些话似乎也有道理,可是听起来总觉得残忍了些。婷宜望向他,俊朗英挺的哥哥始终像太阳一般光芒万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女孩子被他吸引,被他迷住。她也是女孩子,她能看出来很多女孩子都是真心喜欢哥哥的,可是哥哥的心好像已经被跆拳道占满了,再没有多余的空间。

“……那你究竟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呢?”

“嗯?”

廷皓心不在焉地应了声。热身已经结束,松柏道馆的女弟子们开始分组比赛,若白和亦枫分别担任两组的裁判。松柏道馆的女弟子本来就不多,初薇一退出,就只剩下十一个人,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结束女子组的选拔。

“哥,”婷宜又重复了一遍,试探着说,“其实你喜欢的是恩秀对不对?”也许只有恩秀那样出色的女孩子才能使哥哥欣赏,入得了哥哥的心。

“你满脑子只有这些无聊的问题吗?好好看比赛。”

廷皓的口气略微有些不耐烦了,婷宜吐吐舌头,却突然发现哥哥的眼睛好像凝视住了某一点。

她顺着哥哥的眼光望过去——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还不错。”

婷宜细细打量蓝组中正在比赛的百草,微笑起来。

在听说敏珠来中国交流,在松柏道馆被一个叫做百草的女孩子打败时,她有些惊讶。一则她对松柏很熟悉,并没有听说过有叫百草的实力出众的女弟子,二则她了解敏珠的实力。虽然敏珠才十岁,但是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在昌海道馆里寻常十四五岁的女弟子都不是敏珠的对手,即使是初薇对阵敏珠也很难一招之下就将敏珠踢飞出去。

这会儿看了百草今天在蓝组里的几场对阵,她发现这女孩子的腿部力量和速度确实很好,假以时日或许能够在跆拳道界崭露头角。

“嗯,身体素质很好,但是太紧张了。”

红组的比赛结束了,秀琴毫无悬念地取得胜利,廷皓的目光又转向这边蓝组仍在进行的对阵,见百草进攻得异常猛烈,毫不吝惜体力,出腿虎虎生风,已然浑身是汗却依旧保持着高昂的进攻势头。

“她的体力似乎异常充沛呢。”

完全是拼命三郎似的打法,婷宜抿唇笑着,感到有趣。以往经常在比赛里看到有男子选手采用这种不管不顾的蛮打方法,还很少在女子选手当中看到。

秀琴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接受着馆内小弟子们对她刚才比赛的赞美,一边暗自观察百草正在进行的比赛。看来蓝组将会是戚百草胜出,她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早在金敏珠之战中戚百草就展现出了超越馆内其他女弟子的实力。

只是……

这样的打法。

看着百草后背被汗水湿透了一大片的道服,秀琴嘲弄地笑了笑,将毛巾放在一边。其实,她是多么盼望能够在今天和初薇决一胜负,而不是和这个只有一身蛮力的戚百草。

她已经十七岁了,明年就是高三,到时候不得不把精力多放在学业上,再没有这么充裕的时间来练跆拳道,今年的道馆挑战赛或许是她惟一的机会。以往每年她都在馆内选拔赛的最后一场中输给初薇,虽然输得心服口服,但心中总是不甘的。从去年再次失败后,她又苦练了足足一年,每次练习都以初薇为假想的对手,她已经研究透了初薇出腿的每个细节。

今年,她是很有信心挑战初薇的!

可是初薇竟然退出了。

秀琴漠然地看着亦枫宣布百草从蓝组胜出。虽然参加道馆挑战赛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但是没有和初薇决一胜负就取得代表松柏参赛的资格,那种胜之不武的失落和寂寞竟是那么强烈。

“太厉害了!百草!你居然真的从蓝组胜出了哎!”

听完若白师兄宣布休息十五分钟后进行红蓝两组胜出者的决胜赛,也就是秀琴师姐和百草的最终赛,晓萤兴奋地冲上去紧紧抱住百草,把她抱得离地飞起来。

胜了……

百草直到坐在榻榻米上,手里被晓萤硬塞进一瓶水,怔怔地喝下去,心脏才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起来!是真的,她从蓝组胜出了吗?这胜利来得好像太快,让她有点仿佛在梦中,刚才的每次对阵她都紧张得有种恍惚感,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腿的怎么战胜对方的!

这是她练习跆拳道以来第一次参加比赛。

她真的赢了是吗?

她……

她只用再赢一场,就可以参加道馆挑战赛了对吗?师父,师父,难道师父一直以来对她的期待是并不是幻想,是她真的可以实现的吗?胜利,她紧紧握住手中的矿泉水,耳边是轰隆隆的血液奔涌声,她傻傻地想笑,原来这就是胜利的滋味啊。

“百草,百草!”

连声的呼唤使得百草回过神,见晓萤正边帮她按摩双腿边扭头看她,说:

“百草,你没事吧,怎么肌肉这么紧?”

“嗯?”

百草摸了摸自己的腿,一愣,发现自己腿上的肌肉果然紧绷得像石头一样。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啊?”晓萤双手用力地帮她按摩,“放松点啦,太紧张只会让你肌肉僵硬技术变型的!哎呀,你就这么想,能够从蓝组胜出已经是了不起的胜利了,能不能战胜秀琴师姐就全看运气好了!”

能从蓝组胜出就已经是了不起的胜利了吗?

可是——

不行!

她还想要胜!

就像从来没有吃过糖的孩子,惊喜地发现原来胜利的滋味是如此美好,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胸口也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充实感。

只要再战胜秀琴前辈……

她忍不住抬头去看,却见不远处的秀琴好像感应到她的视线,也扭头看向她,却只看了一眼就不感兴趣似的又把头转回去。

那种目光……

百草愣了愣。

十五分钟后松柏道馆女子组的最终赛开始了!

若白担任裁判。阳光从庭院中灿烂地洒照在正在对决的秀琴和百草身上,一声声此起彼落的高声呼喝,裂空般的出腿声,两个女孩子的人影在春日光芒中不时地交错重叠!

其他所有的弟子们全部围坐在场地四周凝神观看,虽然这其实是一场并没有什么悬念的比赛。

“怎么还是这种打法。”

婷宜略感惋惜。

和刚才在蓝组中几场比赛相同,百草一股劲地拼命进攻,仿佛浑身燃烧着火焰,双腿如流星般向秀琴身上踢去。而秀琴沉稳镇定,并不急着进攻,只是将她的每一次出腿闪开,伺机寻找反击的机会。

“好像她只会这一种打法。”廷皓饶有兴趣地观战,“就像一头野蛮的小兽,完全没有什么技巧和策略,只是拼命想要扑上去一口咬断猎物的喉咙。”

“原以为她是冷静内敛的人,”婷宜摇摇头,不明白敏珠当时究竟是怎么被她打败的,也是被这样的蛮打吗,“想不到她实战起来却如此沉不住气,一味的进攻,心浮气躁,毫无章法。”

“你以为她是冷静的人?”廷皓笑开了。

“怎么?”

“你看她的眼睛,”在毫不停歇地一连串出腿进攻中,百草的脸上已经全是热汗,阳光灿烂耀眼,而她身上的汗珠竟比阳光还要璀璨,“似乎她曾经被压制过太长的时间,将她所有的血气和激烈都沉淀了下去,好像要比常人冷静克制得多,但是其实就像一座休眠的火山,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苗,就可以把她完全点燃。”

就算她是一座火山,毫不停歇的进攻也让她渐渐吃不消了,百草焦急地发现自己的体力被消耗得所剩无几。汗水湿透她身上的道服,仿佛整个人泡在水中一样,每一次出腿变得越来越吃力,而最可怕的是,她的进攻没有效果!

出了什么问题?

明明前面几场她这样的进攻都取得胜利了啊,怎么现在忽然不行了呢?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进攻中的她是秀琴戏耍的对象,每一次出腿都会被轻巧地避开,似乎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秀琴的预料之中!

百草使劲浑身气力飞身直踢,却又一次踢了个空,重重落下来,那力量反噬在她自己身上,一阵血气翻涌。正这时,秀琴一脚踢在她胸口的护具上,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进攻,她险险闪开,勉强一个回身横踢才将秀琴这轮凌厉的反攻挡回去。

“秀琴,一分。”

若白面无表情地宣布,然后做出手势,沉声说:

“继续!”

百草摆好姿势,脑子却有点懵了,盯着面前的秀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像先前那样的猛攻。为什么,明明是她一直在进攻,秀琴一直在后退,为什么处于劣势比分落后的却是她呢?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身影交错的一瞬。

“嗤!”

秀琴轻轻嗤笑了声。

百草的身体僵住,她能听出这嗤笑声中的轻蔑和不屑,就像在全胜道馆时那些弟子们对她的嘲笑。

这种打法也太业余了吧。

看着一味进攻中的百草,围坐观战的松柏道馆弟子们无语极了。之前百草一味进攻的打法,在日常练习和对阵实力相近的对手时还看不出太大的弊病来。可是现在,她这样一成不变的打法在对上经验丰富的秀琴师姐以后,简直像小儿科一样的可笑。

可怜呢,秀琴师姐摆明了是在玩弄她,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引得她不停地进攻出腿,浑身大汗淋漓,秀琴师姐却几乎还一滴汗也没有出,完全以逸待劳。等她将全身力气拼完,累得连腿都踢不起来的时候,秀琴师姐就可以直接一脚将她KO踢飞出去吧。

还是如刚才一样,她的每一次进攻几乎全都落空,每一脚都踢在空气里,体力似乎已经被消耗殆尽了,双腿沉重得像被灌了铅,连呼吸都是火辣辣的,胸口和喉咙干涩疼痛。

不对!

这样下去她会输的!

挫败感像狂涌而上的潮水,她觉得自己就像落入陷阱的猎物,而秀琴就是耍弄她的猎人。冷静!戚百草,冷静下来!用力地喘气,在秀琴反攻的腿影中,她拼命让自己从即将失败的恐惧中清醒过来,看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为什么她的每次进攻都会落空?

满天的腿影中,她却分明可以看见秀琴不屑的眼神,就像在嘲笑她的愚蠢,嘲笑她的每一次进攻和出腿都在她的预料中……

如同被冷水兜头浇下,百草猛然间浑身一寒,避闪不过,肩膀重重吃了秀琴一腿!是的,是因为她的每一次进攻都在秀琴的预料中,所以每次秀琴都能准确地先行防守然后反击,她的每个动作和意图都早已被秀琴看穿了!所以,她是在被秀琴像猫捉老鼠一样地玩耍着!

她已经意识过来了吗?

看着忽然僵立在场中的百草,廷皓挑了挑眉。可是,即使她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一时之间能有办法解决吗?或许只会让她的落败来得更快些。

场上的局面陡然发生了变化!

百草似乎被什么困扰着,束手束脚般的不再连续进攻,秀琴却一改刚才防守反击的局面,展开了霹雳般的进攻!

“啪!”

“啪!”

“啪!”

一腿腿重击在百草头上、肩上、胸前,她被打得步步后退,身子颤抖着仿佛再也站不住了!看着被打得这般狼狈的百草,围坐在垫子旁观战的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心生同情,她是已经完全没有体力了吧,所以没有办法继续进攻,虽然从一开始这场对决就是毫无悬念的,可是眼见着百草将要这样的惨败,还是不由得有些怜悯她。

“啪!啪!”

胸口和脸部又受了两记重击!

脑中一片空白,那种挫败感使她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为什么,原本看准了秀琴是要横踢,结果却是虚晃一腿,落在她身上的是双飞踢!她不想再盲目地进攻,她想要像秀琴对付她那样,先看出秀琴的进攻意图和方向,再进行反击!可是为什么她看不出来?为什么她的判断总是错误!为什么她反而落到了更差的局面!

是要败了吗……

她是要败了吗?

这个念头紧紧攫住她,冰冷和恐惧从她体内的最深处升起,她慌乱地大喝一声,“啊——!!!!!”拼尽全力重新向秀琴发起猛攻!既然她看不出来,那她就不要看了!贸然的进攻是漏洞百出,是全在秀琴的预料中,是可笑,是愚蠢!可是,如果进攻像闪电一样快速,如果进攻像暴风雨一样紧密没有缝隙,如果进攻猛烈到让对方找不到喘息和还击的机会——

那么,是不是还有一丝胜机呢!

天哪,百草是疯了吗?

看着场中的百草突然大吼一声,又开始像受伤的野兽一般向秀琴疯狂进攻,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全都看傻了眼,说真的,他们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比赛,这简直完全不是跆拳道的对决,而是——

就像是——

不要命的决斗!

一点点章法都没有,如果不是百草进攻的腿法还是标准的跆拳道腿法,这简直完全就是拼命嘛!

哪有人这样比赛的!

浑身破绽,一直进攻,毫不防守,就像在战场上杀红了眼的武士,丝毫不知道停一停或者缓一缓,好像只要能将对手打倒,哪怕玉石俱焚也毫不在意!

晓萤心里很难受。

虽然比起刚才来,这样的进攻可以使得百草落败的速度减缓一些,但百草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那就是体力迅速地消耗殆尽!她能看出来其实百草早已是强弩之末,流了那么多汗,百草整个人好像是泡在水里,胸口剧烈地起伏,每一下呼吸都在拼命地喘气,却还在暴风雨般地进攻!进攻!!进攻!!!

就算意志力再坚强,身体毕竟也是血肉做的,能坚持多久呢?百草真的不是秀琴师姐的对手,腿部力量再厉害、速度再快有什么用,她就像一个完全不知道比赛该怎么打的小孩子。遇到初出茅庐的新手还行,可是遇上像秀琴这种富有经验的对手,就完全无法施展了。

极度消耗的体力使得百草耳膜轰轰作响,眼睛也有些不再能看得清楚,每一次出腿她的身体都有即将倒塌般的疼痛,甚至连移动步伐都变得艰难异常!

还是——

要败了吗……

明明只要再战胜这一场,她就可以取得道馆挑战赛的参赛资格,怎么可以,在这最后输掉呢?恍惚中,她忽然不记得这是第几局,这不是第三局对不对,她还有机会,她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对不对!她还落后几分?是三分吗?还是五分?七分?刚才的进攻有没有把比分挽回来一点?她慌乱地扭头去看比分牌,几滴汗水却淌到眼前,遮住了她的视线——

“砰——!”

一声巨响重重在她胸前的护具上爆炸开!

那力道强大得如同一把巨锤狠狠砸上她的胸口,体内先是一阵麻木,然后轰的一下,疼痛由内而外地爆发出来,五脏六腑有种被飓风摧毁般的疼痛!

双腿再也支持不住……

像一只终于被扎破的气球,苦苦支撑的力量轰然散去,她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垫子上,眼前漆黑一片,黑洞般的眩晕和恍惚中,口鼻里感觉到的是垫子的气息,她每天要擦好多遍的垫子,尝起来就是这样的味道吗……

“1、2、3、4……”

练功厅里鸦雀无声,众弟子们屏息地看着若白师兄半蹲着身体对面朝下倒在垫子上的百草读秒,如果喊到(10)还不站起来,那秀琴师姐就要以击倒对手的KO方式取得女子组的胜利了。

晓萤死死用手捂住嘴巴。

百草她……

是不是伤得很重呢,为什么她看起来竟像是没有呼吸,那趴倒在垫子的身体也如死去了一样毫无气息。

没想到这场比赛会这么难打,秀琴弯腰拿起场边的毛巾擦汗,忽然发现自己也已是满身汗了,默默打量一眼依旧倒在垫子上的百草,见那女孩的手指正在颤巍巍地用力。

她居然没有昏厥过去?

那种打法就算累也要累死了吧,她该不会还想爬起来继续打吗?

以前和初薇比赛,她有时就如这个女孩子一般被初薇踢倒在垫子上,每个人都欢呼初薇的胜利,却不知摔倒在垫子上挣扎着爬不起来的她,心里是怎样的屈辱和痛苦。

“5、6……”

若白的读秒仍在继续,那双瘦弱得只有骨节的手正颤抖挣扎着试图撑住垫子。

婷宜叹息一声,把目光从那个爬不起来的女孩子身上移开,抬眼望向练功场外的庭院。春日中,庭院的草坪绿茵茵的,旁边的小路上有一个少年走过。

“初原哥哥!”

婷宜心中一喜,快步走到外面,轻声喊他。听到她的声音,行走在小路上的少年停下脚步。

秀琴听到了婷宜喊出的那个名字。

她的眼睛忍不住循着婷宜的喊声从练功厅追出去,小路上的初原正望向婷宜,手中厚厚的一叠医学书籍,看到婷宜,他露出一个微笑,笑容干净得就像沐浴在他周身剔透晶莹的阳光。

“7、8……”

练功厅里的弟子们吃惊地看着百草竟然在最后一秒惊险万状地从垫子上爬了起来,她的身子有些摇晃,仿佛吹一口气就会再倒下去。胸口依旧是翻腾的血气,百草拼命站稳身子,比赛还没有结束,她还有机会……

“……我要继续比赛……”

虽然视线模糊得只能看到大约的人影,可是,她还能站起来,只要她还有能站起来的能力,那么腿上就一定还有残余的力量!

就算能爬起来又怎样呢?以往在和初薇的比赛中她也不是没挣扎着爬起来过,可是身体已经被完全击垮,站起来的目的只不过是维持最后的尊严罢了。

不屑地看一眼虚弱得简直无法组织出一波有效进攻的百草,秀琴的眼睛再次不由自主地瞥向了外面。

庭院的草地上。

绿草如茵。

婷宜站在初原身边,温柔地仰头凝望他,细声低语着什么,他含笑听着,神情中也有种说不出的柔和。

他……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这边。

若白停止读秒,打量百草片刻,才面无表情地说:

“好,比赛继续!”

耳边轰轰地响,比赛继续开始的口令却如一道闪电将百草全身的血液再度引爆!纵使她已经虚脱得接近无力,连视线都模糊得几乎看不清秀琴的动作和表情,可是——

这是她最后一个机会了!

……

“……师父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站在最高最耀眼的位置上……”

……

积聚她全身的力量——

不敢浪费时间去调息,也没有体力再去找最好的出腿机会,她只能将全身最后残余的所有力量彻底凝聚在这一击上!她厉声大吼,右腿飞踢而出,倾尽身体每一寸肌肉能爆发出的最后的潜能,对着面前影影绰绰的人影,凌空下劈而去!

远远地望着庭院中的那两人,秀琴的心骤然苦涩起来,初薇是因为喜欢的男孩子而开始练跆拳道,她又何尝……

“秀琴师姐!!!”

四周忽然迸发出一片惊呼声,秀琴惊疑地扭过头来——

“呀————啊————!!!!!”

雷霆万钧的大喝恍如一道霹雳,轰然炸开,练功厅的屋顶也被震得仿佛剧烈摇晃了起来!那一瞬,时间恍若凝固住了,仿佛是极慢极慢——

当秀琴回过神来时——

那灌着风声下劈而来的腿已经如泰山压顶般笼罩下漆黑的深影——

那一瞬——

一切都被定格了——

好像是很慢很慢,慢得如同已在眼前的胜利只不过是做了一个短暂的梦——

那下劈而来的腿从空中劈落——

眼睁睁看着向她的头顶劈下来——

拼——!尽——!!全——!!!力——!!!!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

“……师父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站在最高最耀眼的位置上……”

……

她要赢,她一定要赢!

仿佛也感受到练功厅气氛的异样,庭院中的初原和婷宜一齐向练功厅看过来。

“砰————!!!!!!!”

那一腿如万顷巨雷般重重劈在秀琴的头顶,秀琴来不及有任何闪避的动作,好像不置信般瞪向百草,然后——

轰然倒地!

“秀琴师姐————!!!!!!”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大惊失色地扑围过来,晓萤也被那下劈时重重的风声惊到,吓得钻进最前面去看,惊吓地看到秀琴师姐竟是一动不动地仰躺在垫子上。

若白脱下秀琴的头部护具,检查了一下,见并无大碍,冷静地说:“她昏过去了,无法再继续比赛。”

百草站在场地一角。

她勉力支持着身体,不让自己虚脱地坐倒。调息了几口气之后,她的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眼前疲倦的雾气渐渐散去,看到众弟子们都焦急地围在秀琴身边,初原也从外面赶进来,俯身检查秀琴的伤势。

仿佛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

她独自孤零零地站着。

直到初原掐住秀琴的人中,使她悠悠醒过来,众弟子们才逐一地从秀琴身边散开。秀琴苍白着脸从垫子上站起身,若白立在秀琴和百草中间,满场寂静如死,只有他淡淡的宣布比赛结果的声音回荡在练功厅内——

“本场馆内选拔赛女子组最终赛,戚百草KO胜!”

备注:在跆拳道比赛中,如果将对手一招打倒,10秒内对手没有爬起来,比赛随即终止。之前比赛的分数全部忽略,站着的一方直接获胜,这叫KO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