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5(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5

“回国之前,敏珠闹着让我一定要跟你实战一次,看你的功夫究竟是什么程度,为什么她会败给你。”婷宜走过来,目光柔和地打量面前这个如小鹿般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一双长腿的女孩子,“你是新来松柏道馆的是吗?以前没有见过你。”

“是。”

百草把目光从廷皓的身上移回来,又看向这个叫婷宜的少女,心里有些微微的激动。

廷皓和婷宜兄妹两人天赋出众,从小被誉为跆拳道天才兄妹。去年年初,兄妹俩参加了在韩国举行的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婷宜进入了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中她那个级别的八强,而廷皓居然战胜韩国、美国和伊朗的选手,获得了他那个级别的冠军,这在中国近年来参加的跆拳道大赛中是绝无仅有的胜利!

当消息从国外传回来的时候,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廷皓和婷宜的名字。她曾经拿着一张报纸看了足足一晚上,那报纸上附有廷皓身披五星红旗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照片,照片有些模糊,但是依然可以看出那少年唇角耀目的笑容。

当时她偷偷地想——

如果她也可以像他一样成为冠军,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身披鲜艳的国旗,听着国歌在耳边奏响……

如此近的距离看到廷皓和婷宜兄妹,百草忽然又有些恍惚,甚至没有太听清楚婷宜在对她说些什么。她以为像婷宜这样的跆拳道高手是会很骄傲的,然而,婷宜望着她的目光却非常柔和温煦。

“可惜这会儿没有穿道服,”婷宜笑容清雅,“不过这次我会在松柏道馆小住几天,有机会的话,咱们实战一次,好吗?”

百草一时愣住了,晓萤推了她一下,她才如梦初醒地说:

“好。”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和婷宜这样的高手实战,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听到百草将会有机会和婷宜实战,松柏道馆的小弟子们羡慕极了,纷纷围住他们,要求在馆内选拔赛之后也要跟他们实战一次,直到若白冷声命令弟子们开始训练。

因为明天就是馆内选拔赛,又因为有廷皓兄妹在旁边,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训练得格外卖力,前踢、横踢、侧踢,每个动作都恨不能使出十二分的力量!百草的出腿动作却不知不觉变得有些僵硬,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看看廷皓和婷宜,想要让自己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好一点,再好一点!

“你又踢到我的手了。”

耳边传来亦枫的声音,百草如梦醒般地收腿站好,见他拿着脚靶的右手手腕果然红了一片。

“对不起!”

她慌忙道歉。

“一见到偶像就心神不属了,注意力这么容易被分散吗?”亦枫打个哈欠,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的道歉声,“就这样的赛前状态,明天的馆内选拔赛,我看你的机会不大。”

“对不起。”

百草羞愧地涨红了脸。师父教导过她,练习时要全神贯注,绝不能分神,不能因为练习不是比赛就散漫起来。她一向也是这样要求自己的,却不料今天见到廷皓兄妹俩竟失去了常态。

“继续吧。”

亦枫举起脚靶,百草再不敢分神,凝神定气,听着若白的口令向亦枫高高举起的脚靶飞腿踢去!

训练结束后,百草这才发现廷皓和婷宜兄妹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练功厅了。吃晚饭的时候,晓萤说廷皓兄妹俩这几天会住在松柏道馆,顺便观看明天开始的馆内选拔赛。

“嗯,贤武道馆和咱们松柏道馆的关系是很好的。”

晚饭后,她和晓萤来到练功厅,垫子上已经满是正在一组一组对练的弟子们。亦枫今晚没有来,于是她和晓萤一组练习。练功的间隙,晓萤边擦汗边对百草说:

“馆主夫人和方夫人是手帕交,就是传说中的闺中密友,在廷皓哥哥和婷宜姐姐很小的时候,方夫人常常带着他们过来玩。他们和初原师兄还有初薇师姐的感情很好,所以这次刚从韩国回来就到咱们这里小住了。”

“是这样啊。”

百草坐在垫子上拍打自己的双腿,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紧张的关系,她感到自己的腿变得有点僵硬。

“其实,原本咱们松柏道馆也很了不起的。”晓萤叹口气,有一下没一下地挥着手中的脚靶,“初原师兄还在练跆拳道的时候,松柏道馆真是风光无限啊,他在十四岁,就是咱们这个年龄上,几乎拿到了所有跆拳道比赛他那个级别的冠军。虽然没有出国参加过比赛,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只要初原前辈去参加,就一定会是冠军。”

“初原前辈练过跆拳道?”

百草吃惊极了!

“是啊,你没听说过吧。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可是我永远不会忘的,”晓萤沮丧地又叹了一口气,“那时候真是辉煌啊,廷皓哥哥当时还小,很崇拜初原师兄的,整天追在初原师兄身后跑。其他所有道馆都羡慕松柏道馆出了初原师兄这样的天才少年,初原师兄几乎是所有道馆的弟子们心目中的偶像。”

百草愣愣地听着。

那个宁静的少年,眼睛清澈温柔,仿佛不沾世间的尘埃,居住在与世隔绝般的小木屋里。

“可是到了十五岁,该去考黑带段位了,初原师兄却突然决定再也不练跆拳道。不管多少人劝他,他都打定了主意不再练了,反而一心要学医,后来考上了最棒的医学院。”晓萤皱着脸,继续叹气,“你不知道,那段时间初原师兄很艰难,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师父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不跟他说话,师兄弟们也气他抛下大家不顾,都不理他。初原师兄在道馆里被彻底孤立了。”

百草的心骤然紧缩住!

她明白那种被孤立被排斥的滋味,却想不到初原前辈也有过类似的遭遇。

“也不能怪大家生初原师兄的气,自从初原师兄退出跆拳道,若白师兄成为大弟子后,松柏道馆在每年的道馆挑战赛中就渐渐不行了。最近三年,最多进入复赛后再打一场就被淘汰,去年连复赛都没打进去,松柏道馆在别的道馆眼中也沦为了二流的道馆。”晓萤难过地垂下头,“如果初原师兄还在继续练,那松柏道馆一定会被跆拳道界所敬仰的吧,唉……”

“哎呀,不说了,说这些也没有用!要是这次道馆挑战赛能取得好的名次,松柏道馆就可以重振雄威了!”晓萤从垫子上蹦起来,对听得有些发愣的百草喊,“快来,我们继续练吧,明天就要进行馆内选拔赛了!”

百草和晓萤又练了一个多小时,练功厅里的弟子们渐渐都走光了,晓萤也回去睡觉了。百草原本还想同前几晚一样再多练会儿,然而却觉得越练身子越僵硬,仿佛动作都有点变形了,心里也乱乱的。就像期待太久的事情,即将来临,竟有点患得患失,惟恐自己把握不住机会。

收回踢出去的腿,她呆呆地站在垫子上。

四周静悄悄的。

想要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杂念反而越来越多。深吸一口气,她放弃了继续再练下去的念头,找出抹布开始擦垫子。明天这里就将迎来馆内选拔赛,只有取得胜利的人才能取得代表松柏道馆参加道馆挑战赛的资格,而全馆的女弟子只有一个名额。喻馆主和若白前辈允许她去争夺这个名额,给了她机会,而她……

能胜出吗?

她能战胜初薇前辈和秀琴前辈吗?

垫子已经被擦得闪闪发亮,她的心却越来越乱。关上练功厅的灯,把纸门一扇扇拉好,她拿起扫帚,开始扫地。

夜凉如水。

不知不觉,百草发现自己竟然扫地扫到了初原的木屋附近。月光下,溪水静静地流淌,她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小木屋的窗户,屋内灯光温暖,四个人的谈笑说话声比灯光还要温暖。

廷皓兄妹还在这里啊。

借着月辉清扫木屋旁的小路,百草甚至听到了初原柔和的笑声。她不由自主循着那笑声望过去,却看不到初原染着微笑的面容,只能远远地看见婷宜坐在初原身边,她的轮廓秀美雅丽,正侧头对他低声细语什么,那两个身影看起来如此熟稔和亲密。

百草低下头,继续默默地扫地。

自从亲口问过初原,她扫地并不会打扰到他的清净后,她便常常来到这里。每次只要来到木屋附近,用扫帚轻轻扫过路面,将灰尘一下一下地扫去,她的心就会变得异常宁静起来。

晓萤说她是沉默的人,总是嫌她话少。

可那是师父教导她的。

师父说,百草,你性格太烈,如果不加以克制,说不定会闯出祸来。所以要格外地谨言慎行,尽量沉默,凡事三思,否则怕你重蹈师父的后辙,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于是她努力让自己沉默。

她越是沉默少语,师父越是开心。渐渐的,她习惯了沉默,性格也比刚被师父领养时沉稳很多。只是有时候,胸口的火焰燃烧起来时,依旧有些难以克制,比如同秀达的比试、郑师伯的事情和挑战金敏珠。

内心深处是住着一条恶龙吧。

常常她会担心,怕自己万一哪天会真的克制不住,冲动之下真的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错事。而现在,只要在这里静静地扫地,看着手中的扫帚一点一点将路面变得干净整洁,心就会沉静满足。

她喜欢扫地。

一下一下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仿佛再紧张的事情也可以变得放松下来。

月光如水。

不知过了多久,百草从屋前扫到屋后,又不知过了多久,从屋后慢慢地扫到那棵大树下面。

那是一棵古老的榕树。

浓密的枝叶,苍黑粗大的树干,无数条枝根落在地上,扎进泥土里。皎洁的月光从树叶缝隙间筛落,斑斑驳驳,闪如星芒。

“……我听说,昌海道馆的恩秀是很出色的女子跆拳道高手,”树干后传来初薇的声音,“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对,她非常有天赋和灵气。”少年的声音清朗如阳光。

“听说,她长得也很漂亮?”初薇犹豫地说。

“是很漂亮。”

初薇好像愣了愣,不知道是因为那叫恩秀的女孩子果然漂亮,还是因为那少年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是她漂亮还是我……”初薇仿佛觉得说错了话,立刻又匆忙地说,“……还是婷宜姐姐漂亮呢?”

“哈哈哈哈,”少年大笑起来,“为什么要关心这个,难道你们上场比赛的时候,也要先看看对手有没有你们漂亮吗?”

“廷皓哥哥!”

初薇气恼地跺脚,然而声音再响起的时候,又变得有一点点迟疑和徘徊,仿佛有羞涩的心跳和不安的忐忑。

“廷皓哥哥……”

百草敛声静气,轻手轻脚地握着扫帚从大树下走开,小心不踏响脚下的草儿和碎石。原来初薇喜欢的是廷皓啊,从晓萤那听到的八卦,似乎大家以为初薇和若白是一对呢,两人青梅竹马,又同样的淡然清傲。

啊,她在想什么呢。

百草边走边摇头,赶走自己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八卦念头,忽然,感觉有人影在前方,她抬起头。

是初原和婷宜。

两人并肩走在小路上,月光皎洁,淡淡的光影洒照在他和她的身上,如璧人一双,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不染俗世半点尘埃。

两人在温语谈笑着什么。

婷宜唇角含笑,眼睛凝望着初原,神态娴静温婉。隔着几步的距离,百草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她的声线像溪水一样好听。

初原看到了百草。

他脸上微露出诧异之色,看了看百草手中的扫帚,说:“这么晚了还在扫地吗?”

“马上就扫完了。”

“去休息吧,你已经打扫得很干净了。”初原温和地说。

“是,对不起。”百草低下头,觉得自己是破坏刚才那美好画面的闯入者。

“傻丫头,对不起什么呢?”他笑了,像哥哥一样伸手揉了揉她短发的脑袋,“明天不是要进行馆内的选拔赛吗,这几天一直练功练得很辛苦,今晚应该早点休息才对。”

“你……”

他怎么知道她练功练得很辛苦,百草疑惑地看着他。

“每晚那个最后留在练功厅里的人难道不是你吗?”初原微笑着说。他晚上看书累了会在庭院里散步,总是看到她的身影被灯光剪影在纸门上,不知疲倦地练功,像一头充满斗志的倔强小鹿。

“……是我。”

她一怔,她一直以为深夜里只是自己在孤独地练习,竟然偶尔有他的身影从旁边闪过吗?

“希望你明天能取得你想要的胜利。”初原接过她手中的扫帚,“所以,你现在就回去好好休息,好吗?”

“不用,我就差一点了。”

百草想抢回扫帚,慌忙中却和初原的手碰到一起,他的手指温热温热,她赶忙松开,手足失措间听到婷宜的声音。

“初原哥哥是关心你,不要再争了,去休息吧。”婷宜温柔地看了眼初原,又看向百草,“很期待你明天的表现,能打败敏珠,你应该是有不错的实力的,加油。”

“……是。”

应该感谢婷宜前辈对她的鼓励,可是百草看着面前如画般的这一对人,心底竟莫名有些酸涩。

回到房间,晓萤已经钻进被窝里睡觉了。她洗漱过后,也躺到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百草啊……”

黑暗中,忽然传来晓萤犹犹豫豫的声音。

百草立刻顿住翻身的动作。

“你还没睡吗?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不是,我也一直没睡着。”晓萤又犹豫了一会儿,“百草啊,我有句话想要跟你说……”

“什么?”

“……你也不要期望太高。”

“嗯?”

“百草,我知道你练得很用功,也很努力,”晓萤小心翼翼地说,“可是女弟子当中的出线名额只有一个,虽然你功夫蛮厉害的,但是初薇师姐和秀琴师姐可能更厉害……你是我的好朋友,我当然希望你能获胜,能参加道馆挑战赛……可是……可是如果你败给了初薇师姐或者秀琴师姐,会不会很伤心啊……”

“可能会吧。”输给别人当然会伤心啊,但是她有点听不懂晓萤想表达什么。

“啊,我就知道你会伤心,”晓萤像被迎面打了一拳,难过地缩在被窝里,“都怨我啦,我说话喜欢夸张,总是说你很厉害啊,功夫很棒啊……我是真的觉得你功夫很厉害啦……但是万一明天你打不过初薇师姐或者秀琴师姐……会很失望的吧……如果我平时说话没有那么夸张……如果不是我让你充满希望……万一你明天输了,就不会那么失望和难过吧……”

百草终于听懂她在说什么了。

“呵呵,”她忍不住笑了,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说,“怎么会呢?如果在选拔赛中输了,只能说明我技不如人,会失落难过一下,然后继续加油努力,不会有你想像的那么严重。”

“呼,那就好。”

晓萤松口气,只要百草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就行。在松柏道馆的这段时间,百草脸上的笑容不知不觉比以前多多了,说的话也多了,她害怕万一百草受到打击,又变回原来沉默寡言的样子。

“可是,晓萤……”

过了很久,百草把被子拉高些,紧紧裹住自己,怔怔地说:“我真的很想赢很想赢,我想参加道馆挑战赛,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正式的比赛……”

晓萤睡着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百草闭上眼睛。

她真的很想要赢得明天的比赛。

另一间宿舍里。

“明天馆内女子组的比赛不知道会不会很有趣,”亦枫躺在被窝里,哈欠连天地说,“难怪你让我和百草一组练习,还以为你是报复我上次实战踢中你的前胸呢,现在看来,你也是注意到这个女孩子的潜力了。”

淡淡的墨香。

若白凝神静气地提笔写字,雪白的宣纸上是淡逸的行云流水,他仿若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听不到亦枫的声音。

“她的身体力量真好。按说她和晓萤同班,应该也是十四岁,初薇和秀琴比她还大两三岁呢,但是出腿时的爆发力都不如她。”亦枫在被窝里躺得无比舒服,“而且这女孩子很能吃苦,基本功也扎实,就是临场经验太欠缺。”

如细雨润无声。

秀逸的行书在宣纸上漫延开。

“今年的道馆挑战赛,百草有可能代替初薇或者秀琴出战吗?不管怎么说,她跟金敏珠那次打得真漂亮。”亦枫哈欠连天,快睡着了。

为了鼓励女子练习跆拳道,挑战赛要求每个道馆在三个参赛名额中必须至少有一个女子选手。而以往几届,包括很久之前初原师兄还出战的时候,每次进入复赛之后,松柏道馆的女子选手就几乎没有取得过胜利,晋级的压力全部集中在出赛的男弟子身上。

“看她明天的表现吧。”凝视着宣纸上新写好的字,若白皱了皱眉,将它推到旁边,重新铺开一张宣纸,“跆拳道并不是只看蛮力,也不是只要苦练就可以。”

那次和金敏珠的实战固然漂亮,可是百草能踢飞她的最大原因,却是因为金敏珠太过自负,始终用同一招出腿。而明天的馆内选拔赛,包括一个月后的道馆挑战赛,百草遇到的对手绝不会像金敏珠一样一招不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