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4(3)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在百草正式加入松柏道馆的第二天,喻馆主就应邀去加拿大,为那里刚刚普及的跆拳道运动当特邀指导去了。这一去要去很长的时间,临走前喻馆主像以往一样,将馆内所有训练和比赛的事情交给若白全权处理。

还没等大家因为师父的离开而生出懈怠之心,若白便已在晚练的时候宣布,这周六将举行一场馆内比赛,选拔出代表松柏道馆参加道馆挑战赛的人选,其中男弟子两人,女弟子一人。

终于要开始了吗?!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屏住了呼吸,一年一度的道馆挑战赛终于马上就要正式开始了吗?!自从去年的挑战赛止步于复赛第二场后,将近一年来每天坚持不懈地练习,练功场上洒满了汗水,而他们期待已久的道馆挑战赛终于又要开始了啊!

从若白宣布周六进行馆内挑拨比赛的那一刻起,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仿佛体内被打入了兴奋剂!

“啊啋——!”

“呀——!”

“啊哈——!”

练功厅里实战时的喝喊声比平时高了好多倍,一个个弟子们踢腿的力道也比平时用力得多!

每年一度的道馆挑战赛是岸阳每个道馆弟子心目中的圣战!

尤其对于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几年来眼看着松柏道馆已经逐渐沦为岸阳的二流道馆,道馆挑战赛是他们重振松柏雄威的唯一机会!而前几届道馆挑战赛,每次辛辛苦苦打入复赛后,都是很快就输掉被淘汰,可是这次——

应该会不一样了吧!

不仅松柏道馆的其他弟子们如此,就连晓萤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在训练的时候偷懒和迟到,全神贯注地投入了练习,一天的训练下来,她的腿上到处都是淤青。

“好痛哦!”

晓萤痛得连声惨叫,百草没有理会她,继续低头用药油帮她揉搓腿上的伤。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晓萤如此认真地练习。

“轻点!轻点!啊,痛死了,好了没啊,差不多就行了啦!”

晓萤乱七八糟地喊着,终于看见百草抬起头,塞上药油瓶的塞子,连忙喊:“哎,别塞别塞,我还没帮你擦呢!”

“不用,我马上还要再去练呢。”

百草笑了笑,擦擦手,坐在床边开始换道服。在学校趁着课间的时间她已经把作业全都写完了,回到道馆可以专心地把精力全部用在练习上。亦枫前辈虽然看起来懒洋洋的,但是只要她流露出想多练一会儿的想法,他就一直陪她练下去。今晚她还想多练一场,亦枫知道了以后,居然也同意陪她练。

心里有些不安。

她明白是自己打扰了亦枫前辈休息。

可是,她真的想多练练。师父一直说她实战的经验太少,如今难得有亦枫前辈这样的高手陪她实战,她不想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哦,那你去吧,我是不行了,疼得一步也走不动了。”晓萤歪倒在床上,忽然笑着说,“百草,你知道吗,我超喜欢每年的道馆挑战赛!就好像道馆里所有人的心全都紧紧地拧在一起了,为了同一个目标在拼命地努力!”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虽然每次道馆挑战赛全胜道馆都是垫底的名次,连复赛都从没有闯进去过,就算这样,百草记得在每次挑战赛之前,所有的师伯和弟子们会竭尽全力地去练习和准备。虽然全胜道馆的实力差,被其他道馆看不起,但是想要赢取胜利的那颗心,并不比任何道馆差。

只是,她从来没有机会参加。

“其实我知道我不可能代表松柏道馆去参加挑战赛了啦,但是还是想要为师兄师姐们加把油,”晓萤趴在床上,眼睛闪闪地说,“好像我多努力练一会儿,就可以把备战的气氛变得更热烈些!”

是的。

这两天看着身边的弟子们努力加油地练习,仿佛有烈火在燃烧一样,百草全身的每个细胞也都被激起了斗志。

“对了,百草,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哦!”晓萤忽然很严肃地说,“虽然我和你是好朋友,但是周六比赛的时候,我会竭尽所能去战胜你的!”

“好,我也会的。”她点头。

无论是多好的朋友,只要站在赛场上就是对手,全神贯注地进行比赛才是对于对手和朋友最大的尊重。师父一向这样教导她。

“哈哈哈哈哈,哎呀,一想到周六的馆内选拨赛,我就好激动啊!不行,我也坐不住了,百草啊,我跟你一起去再多练会儿吧!”晓萤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也换上了道袍。

为了准备周六的馆内选拨赛,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起早贪黑地练习,百草更是其中练得最刻苦的一个。

天不亮她就起床。

夜已经很黑很黑,所有弟子都睡下了,亦枫也实在撑不住去睡觉了,她还在练功厅里继续练习。

练功厅里的灯似乎是彻夜亮着的。

有好几次,若白站在纸门旁边的暗影里,凝视着垫子上那个穿着满是补丁洗得发旧的道袍的女孩子。

她脸上满是汗水。

黑发被汗水濡湿,黏在她的脸上。

她的眼睛倔强有神,全神贯注,盯紧空中某个地方,仿佛那里就是她要攻击的目标!旋身!飞腿!一遍又一遍,几十遍,几百遍地重复着同一个出腿的动作!

若白的出现和离去,百草丝毫未曾察觉。

她只恨时间太短了!

如果再多给她一天的时间练习,如果一天的时间可以变得更长些!可是,时间总是飞快的就过去了!

这天已经是周五的下午。

一放学,百草就急匆匆拿起书包往外走,早一点回到道馆就可以早一点开始练习。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明天的选拨赛她忽然越来越紧张,总觉得自己的出腿不够快不够有力。

她还要多练习练习。

这是她期盼了那么多年的机会,终于有希望参加道馆挑战赛,哪怕这希望再渺茫,她也不可以错过!

可是,为什么今天校园里这么多人,堵得水泄不通的样子,很难从拥挤的人群里走出校门。哎呀,她要赶着回道馆呢,吃力地在人群的缝隙中挤着向前走,百草有点急了。

“怎么回事?”

晓萤也想抓紧回道馆,能多练一会儿是一会儿啊。今天是怎么了,初中部和高中部是在不同的区,虽然最终都要顺着主干道走出学校大门,人群会变得拥挤些,但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拥挤熙攘到夸张的地步!

深深吸口气,百草按压下心中的急躁,师父告诫过她好多次,她的脾气太急太冲,是练习跆拳道的大忌。

“是那里。”

静下心来,她看到了造成人群堵塞的原因。在距离学校大门口十几米的地方,乌压压重重叠叠的学生们聚集在一起,好像是包围着什么,人数越聚越多,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远远的,可以听到人群中不时发出兴奋和激动的呼喊声。

就好像明星来了一样。

或许真的是明星吧,因为虽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根本看不到被人群包围的是什么样的人,可是她依然能感受到从那里散发出的让人不由自主想去接近的气场。

当她终于和晓萤奋力挤出学校的大门,回到松柏道馆,打扫完卫生,换上道袍,一路小跑,跑到练功厅里集合时,却再一次感受到了同样的气场。

百草疑惑地向练功厅里望去。

这几日来为了馆内选拨赛每天紧张练功的松柏道馆弟子们,竟然还没有开始练习,如同在校园大门处的那些学生一样,将她不知道的什么人团团围住,热烈地抢着说话。

她看不清楚里面两人的模样,只能看出那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就算这样隐约地看着,也能看出是极出色的人物,耀眼的光芒从重重包围中透出来,仿佛要灼伤人的眼睛。

若白站在人群外。

他的身体挺拔秀逸,垂目望着地面,神色依旧淡淡的,好像并不关注那被包围的两人。可是,百草总觉得他有哪里不同。

不由地盯着若白看。

这样的若白跟她平时见到的若白不太一样,虽然看起来还是淡然而疏远,却好像从他的手指到背脊,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紧绷。

若白抬起头。

他看了她一眼,眼神冰冷淡漠。

百草赶忙把视线离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侵犯到了别人的隐私。

“我说呢,原来是廷皓哥哥和婷宜姐姐啊!”晓萤兴奋的话语声从包围圈的最里层传出来,“难怪整个学校都轰动了,你们这次去韩国去了好久好久啊,在韩国的昌海道馆是不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呢?”

“在昌海能学到什么东西,”是初薇的声音,“昌海的那些人根本不可能是廷皓哥哥的对手。”

“是啊!是啊!”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想起上次昌海道馆的金敏珠之战。

“昌海道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前几天昌海道馆来跟我们交流了,被我们打得人仰马翻!”

“昌海道馆的一个女弟子打不过我们,还哭了呢!”

“是啊!是啊!”

“就他们那水平,同时上四五个都不可能是廷皓前辈的对手!说不定是昌海道馆发现咱们跆拳道水平进步得太快,马上就要打不过咱们了,才请廷皓前辈和婷宜前辈过去交流,想要偷师!”

“对!肯定是这样!”

“我和哥哥来之前,在昌海道馆也听说了。”那女孩子声音清雅柔和,如同宜人的春风轻轻拂过水面,“是一个叫做百草的女孩子将金敏珠打败的,对吗?”

“咦,婷宜姐姐你也知道了啊!!”晓萤高兴地说,“就是百草打败的那个金敏珠,百草很了不起哦,她是……”

“啊,百草,你来了!”忽然一扭头看到百草就站在人群外,晓萤连忙向她招手,“快进来!快进来!这是贤武道馆的廷皓哥哥和婷宜姐姐呢!你以前肯定听说他们的名字对不对!”

随着晓萤的挥手,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闪开一条缝,百草看到了那只曾经在传说中听到过的两个人,贤武道馆的廷皓和他的妹妹婷宜。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他们。

那少年如同太阳般俊朗耀目,目光明亮地望入她的眼底。她愣了下,他却笑起来,仿佛看到一个极有趣的人。

那少女又是另一种光芒,如同月亮般柔静温雅,对站在人群外的她和煦地微笑,问:

“你就是百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