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4(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接下来的几天,百草像平时一样上课,尽量不去想太多的事情。放学后,她更加用心卖力地干活,将松柏道馆打理得一尘不染,暗自希望如果真的无法回去全胜道馆,松柏道馆能够看在她能吃苦干活的份上,继续收留她。

除了师父回来的第一天,她在光雅的掩护下偷偷溜进全胜道馆,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师父了。在校园里碰到光雅的时候,她想问问师父最近的情况,光雅却总是黑着一张脸不搭理她。

这天,百草和晓萤放学回来,一踏入松柏道馆的大门就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息,放眼望去庭院里空荡荡的,一个弟子也没有。她和晓萤加快脚步向前走,发现原来所有的弟子都聚集在练功厅的外面,乌压压地一片向里面探头看着。

她和晓萤走过去。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扭头看见她,就像看见怪物一样,直直地瞪着她。那异样的眼神使得百草心中一凛,她在全胜道馆的时候,大家看她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难道……

她来不及细想,从众弟子们闪开的缝隙中往前走了几步,看到练功厅里那长身而跪两鬓花白的身影,她眼前一晕,脑袋顿时轰地一声炸开了!

“师父——!”

百草冲进去,慌乱地想要将跪在喻馆主面前的师父搀扶起来,师父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跪着,是怎么了?

“百草,跪下。”

曲向南沉住身体,不理会她又急又慌的双手。

“跪下!”

听到师父声音里的命令,百草心头挣扎了一下,终于还是双膝弯曲,跪在师父身边,和他同样跪在了喻馆主面前。

“请您收下她吧。”

曲向南俯身向喻馆主请求。

“师父!您在说什么啊?!”百草大惊失色,再顾不得许多,起身就要硬将师父搀起来。曲向南却保持着俯身的姿势,按住她的后背,硬生生逼得她也向喻馆主俯身而跪。

“她天生就适合练习跆拳道,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只是因为跟着我,她从没有参加实战和比赛的机会。”曲向南苦涩地说,“请您收下她,我相信她一定会为松柏道馆争光的。”

他跟郑师兄又交涉了好几次,郑师兄仍旧不肯重新接纳百草,而他自己也没有能力从全胜道馆出来带她。喻馆主是被跆拳道界尊敬的谦谦君子,改投松柏道馆门下会给她带来更好的发展。

“这样不太合适吧。”

喻馆主眉心微皱,弟子被自己的师父亲自送着改投师门,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没有发生过。若白站在他的身后,目光淡淡地落在如孩子般满脸仓皇失措的百草身上。

“请求您了。”曲向南黯然地更加将身体俯得低些,“她无父无母,又被逐出全胜道馆,如果您不收下她,她就无处可去了。”

“我可以的!师父,我有手有脚,我能养活自己,”百草咬紧嘴唇,胸口有泪意酸楚地翻滚,“师父,是我不争气,让您为难了,您不用顾虑我,我不管去哪里都会好好地生活下去的。您是我的师父,是像我父亲一样的人,您永远是我的师父,我绝不要拜别人为师!”

“傻孩子,”曲向南缓慢地抬起头,几日不见,他两鬓的白发又多了许多,百草心痛极了,师父还不到四十岁,却已经苍老得像五十多岁的人。“师父不想让你放弃跆拳道,跟着喻馆主练功,你将来会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

“师父——”

她不在乎自己将来能不能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她练跆拳道也只不过是因为师父希望她练而已!

“所以,请您收下她吧,终有一天,您会以她为荣的。”曲向南在地上重重地磕头。

喻馆主大惊之下连忙弯腰去扶他,他却执意的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喻馆主叹息说:“你这是何苦呢。”

这些年,曲向南想必过得很艰难吧。很多年前在韩国的那次世界跆拳道大赛他也去了,亲眼看到了曲向南得到冠军时的意气风发和被查出服用禁药后的如坠地狱。回国后,他听说曲向南的妻子竟因为无法接受这个打击,导致早产,孩子生下来她就去世了。曲向南一蹶不振,后来他又听说曲向南竟然将同道馆一个嘲笑他的师兄打成重伤,甚至打得那人再无法人道。

因为打人事件,国内跆拳道界彻底取消了曲向南终生的参赛资格,也不允许他在任何道馆教习跆拳道和收徒,最后只有全胜道馆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收留了他。

没想到他竟偷偷收了徒弟。

喻馆主打量同曲向南跪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十四岁的年纪,眼睛像小鹿一样清澈倔强,身体纤瘦,双腿修长。她在松柏道馆生活了一段时日,很是能吃苦,虽然她和金敏珠一战他并未亲见,然而听若白事后的转述,知道这个女孩子至少还是有几分习练跆拳道的资质的。

如果一直跟随曲向南。

这个女孩子确实会被耽误了。

“我收下她就是了。不管她将来跆拳道练得如何,都是松柏道馆的人。其实我也很喜欢这个小姑娘,能吃苦,有韧劲。”

喻馆主再次伸手去扶曲向南,不忍见他对自己磕头。

“谢谢您。”

曲向南慢慢站起身。他的判断果然是正确的,因为以前的事情,跆拳道界几乎所有的人见了他都是一副鄙夷的神情,只有偶尔几次遇到喻馆主时,喻馆主会对他客气地点头示意。

“对不起,喻馆主。”

没想到喻馆主竟然真的会答应师父,百草感激喻馆主的宽厚,但是她不能这么做。

“这段日子,松柏道馆收留了我,我会铭感于心。但是,我不能背弃我的师父,是师父从小收养了我,教我跆拳道,让我上学,教我做人。师父是我一辈子的师父,是我唯一的师父,请您原谅。”

她深深俯身,心知虽然不能留在松柏道馆,但是喻馆主的这份恩情她将永远记下。

“哈哈,果然是好孩子。”喻馆主点头微笑,“好,你能有对你师父的这片心,确是难能可贵。从今以后,你留在松柏道馆,对外算作松柏道馆的门下,可以有机会实战和比赛,但是不用称我为师,你看可好?”

“喻馆主……”百草惊得说不出话来,同时又觉得惭愧之极。

“那就这样了,若白,你往后带百草练功。”喻馆主嘱咐说,同时将曲向南从地上搀扶起来。

“是。”

若白应了一声。

黄昏时分。

彩霞满天。

百草将师父送出松柏道馆。

“喻馆主是个好人,”曲向南感慨地说,“道馆挑战赛即将开始,他说你和松柏道馆的其他弟子们一样有公平角逐的机会。”

百草怔住。

道馆挑战赛她也有机会参加?

“好好练功,记住师父的话,你有很好的天赋,不要浪费了。”霞光中,曲向南又一次叮嘱她,“你现在要做的,是多积累实战经验……你以前比赛经验太少,遇到真正的高手会吃亏的……师父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站在最高最耀眼的位置上……”

“是,师父。”

望着师父萧索远去的背影,百草默默起誓,她一定会让师父等到那一天的。

******

夜晚,月光洒落在小屋的窗外,初原坐在桌边读着厚厚的医学书,流水的潺潺声和树叶的沙沙声混合在一起,让一切显得格外静谧。偶尔间的抬头,他可以望见窗外的那棵大树,茂密的枝叶,星芒在树叶的缝隙间闪耀,却不再有那个小女孩抱膝而坐的孤独身影。

“叩叩!”

门被轻轻敲响。

“请进。”

初原放下手中的书,见那个短头发的女孩子轻轻推门进来。看见他,她小鹿般的眼睛里仿佛有些欣喜,然而当她的视线落在他手边的书上时,又似乎有点局促不安。

“我是来还药油的。”

百草握紧小小的药瓶,这里面还剩下不到一半的药油,其实早就该还给他了。将被握得温热的药瓶放在医药箱旁边,她对他鞠躬说:

“谢谢你。”

“不客气。”

初原微笑着说,见她额头的瘀伤已经完全好了,肌肤就像秋天的小麦一样健康有光泽。

“我……”心底小小的冲动让她忍不住想要告诉他,“我往后会在松柏道馆长住,喻馆主收下我了。”

“啊,那太好了。”

唇角的微笑依旧有完美的弧度。

她怔怔地看了他几秒钟,忽然有一点点失落,赶忙说:“那我走了,不打扰你了。”

“好。”

初原起身,送她到门口。

啊,对了。

“初原前辈,如果我每天在屋外打扫卫生,会打扰到你吗?”她站在门口仰头看他。

“不会。”

初原笑了,仰着头的她就像一只可爱的小鹿,眼底满是小心翼翼的期盼。

“谢谢你!”

百草高兴得如同得到了最好的礼物,她终于能够为他做点事情了。他为她疗伤,给她药油,在她难过的时候陪她说话,可是她一直不知道能做些什么来回报他。

******

喻馆主正式收下她的第二天清晨,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还在睡梦中,百草已经将练功厅的垫子擦得干干净净,将前一晚弟子们换下来的脏道袍洗好,整齐地搭在庭院的晾衣绳上。

当弟子们三三两两地从房间里出来,开始做着各种热身预备活动时,百草早已换好了道袍,系着腰带,跑完了十圈,正扶着一棵大树压腿。好久没有穿着道服练功了,她心中有股久违的激动,仿佛全身的细胞又重新活了过来。

晨曦中,弟子们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百草,目光纷纷落在她的道袍和腰带上,连若白都先看了她一眼,才命令弟子们集合在一起,开始正式训练。

“集合——!”

“对不起!对不起!”

晓萤喘着气险险在若白话音落地之前赶到,呼,总算没有迟到。她头发也没梳,乱蓬蓬的,边跑边用皮筋把头发扎起来,突然在人群中发现了百草,她眼睛一亮,挤到百草身边站好。

“好险哦,呼呼,幸亏没迟到,若白师兄可是很恐怖的!”随便比划着跟大家一起练习基本动作,晓萤拼命地喘气,压低声音跟身边的百草摆出惊悚的表情。

“闹钟没响吗?”

百草记得自己给晓萤调好了闹钟放在她床边了啊。

“响了,哈哈,只响了一声就被我干掉了!”晓萤得意地说,声音忍不住大了点,若白的目光透过队伍扫了她一眼,吓得晓萤立刻闭紧嘴巴,半晌不敢说话。

初春的阳光灿烂清冷。

做完基本练习,若白让弟子们分组开始训练,对练前踢、横踢、后踢等基础功法。

晓萤和百草分为一组。

晓萤单手举着脚靶,吃惊地发现百草脚上的力道居然那么大,每一脚重重地踢在脚靶上,震得她几乎拿不住靶了。可更让她吃惊的是百草身上的道袍和腰带。

“你的道袍也太破了吧。”

晓萤皱着眉头说。那是一件怎么样的道袍啊,看起来至少穿了好几年了,原本的雪白已经旧旧得发黄,衣服的料子都磨薄了,手肘和膝盖的关节处似乎磨破过,补了一层补丁。裤子明显短了很多,裤脚都到百草的膝盖了,穿起来能舒服吗?

“不破啊。”

百草低头检查自己身上的道袍,没有破的地方,因为关节处都被她打上了补丁,所以格外结实。

“拜托,很旧好不好!”

晓萤翻个白眼。

“越旧穿起来越柔软,很舒服的。”百草一个旋身,飞踢向晓萤手中的脚靶。这件道袍是她刚练跆拳道的时候师父送她的,当时她穿上觉得漂亮极了,偷偷地在镜子前照来照去。

“好吧,那你的腰带又是怎么回事?”

手快被震麻了,晓萤苦着脸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继续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盯着百草腰间那根白色的带子。她没有看错吧,是白带哎,是黑带以下的,红黑带、红带、蓝红带、蓝带、绿蓝带、绿带、黄绿带、黄带、白黄带、白带这十个等级中最差的白带啊!

连最初学跆拳道的小孩子,稍微练一段时间都可以摆脱白带,升入更高的级别了。百草怎么可能直到如今还是白带?她虽然不清楚百草究竟练了多少年了,可是至少和她初中成为同桌那时候,百草就已经在全胜道馆练习跆拳道了。

居然至今还是白带!

太不可思议了吧。

“休息五分钟。”

随着若白的声音落地,弟子们或坐在垫子上休息或谈笑玩闹,腰系黄带的萍萍好奇地盯着百草腰间的系带走过来,有和晓萤同样的疑问:

“百草,为什么你系一根白色的带子呢?”

“我是白带,”百草不好意思地笑笑,“所以当然只能系白色的带子。”

“骗人的吧!”

“怎么可能!”

晓萤和萍萍同时大叫,能打败蓝带的金敏珠,一腿把金敏珠踢得飞出去,怎么可能只有白带的水平!听到这边的动静,其他弟子们纷纷侧头望过来,目光几乎全都在百草腰间的白色带子上停留了片刻。亦枫的位置离她们很近,听到了她们方才的对话,懒洋洋打个哈欠,说:

“你是不是没有参加你们道馆的升带考试,所以一直是白带。”

百草低下头,摸了摸白色的系带,同她一起练功的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哪怕是刚入门的小弟子也至少是白黄带,而她系这根白色的带子已经好几年了。

“嗯,我没有去参加考试。”

系带每一次颜色的升级都要在道馆里经过考试,要拿出考试的费用,每个道馆赚钱的来源有一部分就是从这里来的。她没有钱去参加考试,师父曾经想出钱让她去升带,她也都拒绝了。一个颜色一个颜色的系带考下来,要花很多钱,师父自己的生活都已经很紧张了。虽然在全胜道馆的时候经常被人嘲笑练了那么久还是最低等的白带,但是功夫的好坏难道只是靠腰带的颜色来证明的吗?

被嘲笑的时间长了,她就越来越不在意这些。只是有时看到别人腰间的黑带,会觉得那飘飘的黑色带子衬着雪白的道袍,真是好看。

“是这样啊,呵呵。”

晓萤挠挠头,尴尬地说。哎呀,她怎么忘记了百草是孤儿,生活极其节俭,平时在学校吃的饭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很多时候一点咸菜一个馒头就把午饭打发了,哪里有钱去参加升带考试。

“集合!”

若白让弟子们重新集合在一起分组练习,仿佛并没有注意刚才百草那边的情况,神情淡然地喊着口令:

“前踢!”

“横踢!”

“后踢!”

“……”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整齐划一地做着动作,干净利落,虎虎生风,一件件雪白的道袍在清晨的阳光中亮得耀眼。

而在傍晚的训练中,百草一脚后旋踢,晓萤手中的脚靶竟然被踢飞了出去!

“哎呦!”

晓萤被震得后退两步,吃痛地转动手腕,额角冒出冷汗。

“对不起,是踢到你的手了吗?”百草急忙上前看她的手,见好像是手腕有点扭到了

“没有。”晓萤有点沮丧,“是你脚上的力道太大,我拿不住你的靶。”

“啊,晓萤,你拿不住百草的脚靶?!”

周围的弟子们惊讶地问。只有双方实力相差很大的情况下,一方才会拿不住另一方的靶。在松柏道馆的女弟子里面,除了初薇和秀琴,基本就是晓萤最出色了。

晓萤一脸黑线。

承认这点很丢人的好不好。虽然她私下和百草比试过几次,每次都输给百草,可是难道她连百草的靶都拿不住吗?明明百草和她都是十四岁!

若白走过来。

他捡起被晓萤跌落在地上的脚靶,站在百草面前,淡淡地说:“后旋踢。”

百草一怔。

众弟子瞪大眼睛,正在对练的初薇和秀琴也吃惊地看过来,见若白右手握着脚靶,目视百草,沉声说:

“后旋踢!”

“是。”

百草不再犹豫。

她立定!

转身!

飞踢出去!

在全胜道馆的时候,没有弟子肯和她对练,每次都是师父帮她拿脚靶。师父告诉她,要把攻击的目标放在心中,不要用眼睛去看,全神贯注,一击而中!

“啪——!!!”

清脆的踢击声中仿佛贯注着飓风般的力道,如同初春的第一道惊雷,在练功厅里层层回响。

众弟子呆呆地望着百草。

秀琴的眉心不可察觉地皱了皱,初薇仔细看了眼百草,亦枫轻轻打个哈欠,晓萤兴奋地欢呼起来:

“哇!帅呆了!百草你好棒哦!”

虽然不习惯这么直接的赞美,百草还是脸颊微红地对晓萤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站定身子,屏息看向面无表情的若白。他是在考教她的腿力吧,师父从来只是让她好好练习,并没有告诉过她,她的腿力究竟如何。

若白放下手中的脚靶,没有看百草,对晓萤说:“往后你和丰石一组练习。”

“啊?”

晓萤张大嘴巴,就是说,若白师兄考验百草腿力的结果是,她不适合和百草一组练习,百草必须换更厉害的弟子来对练吗?哇,百草好强大啊!

“百草,你和……”

若白的目光逐一看过众弟子,秀琴皱着眉低下头,初薇微仰着脸,他的视线停留在秀达身上几秒钟,秀达立刻惊惶得脸都白了拼命摇头。

“……你和亦枫一组练习。”

亦枫——?

这句话无疑于若白轻描淡写地在练功厅丢下一个炸弹!众弟子都快昏厥过去了,初薇诧异地看着若白,秀琴的身体僵硬住,仿佛不相信那句话是若白说出来的,晓萤已经目瞪口呆彻底被震晕了。

百草不太明白为什么众人会有这么强烈的表情,但是既然若白这样决定,应该是有他的道理。她对若白垂目鞠躬,说:

“是。”

然后她又向懒洋洋坐在垫子上的亦枫鞠躬行礼说:

“请多指教。”

亦枫瞟了眼若白,伸个懒腰,从垫子上站起来,笑容漫不经心地对她说:“往后也请你多多指教。”

“亦枫是二师兄哎!”

晓萤无法从震撼中缓过神,直到晚上做作业的时候依旧喋喋不休地重复同样的话题。

“若白师兄每次馆内实战和练习都是和亦枫师兄一组,也只有亦枫师兄能够和若白师兄一较高低。你别看亦枫师兄平时爱瞌睡,好像很懒的样子,其实他功夫超厉害的呢,每次和其他道馆比赛,几乎全都靠他和若白师兄了。”

晓萤星星眼地看着有点发愣的百草,崇拜地说:

“若白师兄让你和亦枫师兄一组,就是认可了你的实力了吧。是觉得你很厉害很厉害,只有亦枫师兄配和你一起练习,其他弟子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吧!哇,难道其实你也能打败初薇师姐和秀琴师姐?哇,百草,我爱死你了!你以前怎么没有告诉过我,你才是真正的高手,神秘而低调的高手……”

她有这么厉害吗?

百草手里握着笔,听得愣愣的。虽然一向知道晓萤说话喜欢夸张,可是,忍不住地,她也有点小小的激动。

在全胜道馆的时候,除了秀达那次偶然事件,她从来没有机会和其他弟子们对练和实战,更别提代表全胜道馆和别的道馆比赛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功夫究竟怎么样,是什么水平,到底有没有可能真的像师父所希望的那样,有朝一日能成为了不起的跆拳道选手,为师父也为她自己争得荣耀。

也许……

她真的可以吗?

她咬紧嘴唇,感觉心脏砰砰砰地狂跳起来。她以前只是把那当作一个梦想来看,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一个虽然遥不可及也会拼命去努力的梦想。

可是,她难道真的是有机会的吗?

共一条评论

  1. 啦啦鹿说道:

    看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