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3(2)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所以,请不要再说什么你们的,我们的,谁配练,谁不配练。说出这种话的你,真是很没有常识!”百草清晰地一字一句地说。

寂静。

寂静。

寂静。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仿佛今天才第一天看见戚百草,秀达傻傻地望着她,若白凝视了她几秒,亦枫揉揉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萍萍睁着哭得微红的眼睛崇拜地望着她。

晓萤更是恨不得冲上去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爱死百草了啦!

“呀——!胡乱言语!不管怎么样!你们!很差!打不过我们!”金敏珠气急败坏地站到若白面前,看到他腰间黑带上绣着的三段段位,瞪向他,高声说,“你是!大弟子!出来!我要打败你!让你们!承认!你们很差!”

若白缓缓站起身。

他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以上,修长挺拔,金敏珠不到十岁,她努力扬起头,身高也只到他的腰腹,两人站在一起说不出的古怪。给人感觉,就算若白不费吹灰之力赢了她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就你也配我们大师兄出马?”晓萤有点急了,眼珠子左顾右盼,忽然间急中生智,喊道,“你连百草都打不过,我们大师兄是不会接受你的挑战的!”

“百……草……?”金敏珠扭头瞪晓萤,“是谁?让他!出来!”

“就是——她!”

晓萤伸手一指,庭院里那个身上沾着草屑,手握着扫帚的十四岁女孩子又撞进金敏珠的瞳孔里,她就是百草吗,金敏珠两眼怒瞪,对百草喊:

“你!来!我要挑战你!”

“我不是松柏道馆的弟子。”百草回答说。

“对!百草不是我们道馆的弟子,她只是每天帮着扫扫地,扫地的时候顺便看师父教我们练功。可就是这样,你也打败不了她!”晓萤得意洋洋地说,“实话告诉你吧,刚才出战的我们三个,是松柏道馆里功夫最弱的,因为我们看不上你!现在呢,既然你打败我们三个了,那我们就派功夫倒数第四的上场跟你实战,不巧的是,这倒数第四的就是百草,除非你打败了她,我们才会派倒数第五的……”

金敏珠被这一大段话听得昏头涨脑了,直接打断她,对百草大喊一声——

“你——!应战!敢吗——?!”

这时候,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已经明白过来晓萤的意图了。

金敏珠向若白师兄师兄挑战,如果若白师兄应战,无论输赢都会成为笑柄。而如果戚百草迎战金敏珠,无论输赢,松柏道馆都不会丢人。更何况,据说戚百草曾经打败过秀达,虽然这件事情是否确实还难讲,因为她后来又被秀达打伤过。但是总归是有一线胜机的。

可是她会应战吗?

众弟子们屏息望着手中依旧握着扫帚的戚百草。

见她凝视了金敏珠几秒钟,然后放下扫帚,坐在练功厅的台阶上脱下鞋袜,挽起裤腿,赤足走上那长八米宽八米的垫子,走到金敏珠的面前。

百草没有穿道服,只是普通的白色长袖T恤和深蓝色长裤,身上还粘有零星的草屑。她深吸一口气,握紧双拳,拉开架势,全神贯注地凝视着仿佛被怒火燃烧着的金敏珠。

“呀——!!”

金敏珠双眼暴睁,大喝一声,腾空而起,一双腿挟着破空的风声向百草飞踢而去!胆敢说什么跆拳道不是韩国的,而是起源于中国,她倒要让松柏道馆的这些人看看,究竟什么是跆拳道!不管跆拳道究竟起源于哪里,现在最厉害的是她们,其他国家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同她们一决胜负!

“呀啊——!!!!”

雷霆万钧的大喝声在金敏珠的身前发出,这个女孩子声音还挺大,飞腿即将击中百草的那一瞬,金敏珠的脑子里隐约闪过这个念头。可是只有声音大是没用的,她要把这个女孩子重重踢飞出去!

“啊——!”

那腿风也是雷霆万钧的!

那破空之声,剧烈到松柏道馆的几个小弟子吓得闭上了眼睛,剧烈到练功厅的日式纸门瑟瑟作响!

被踢得横飞出去的人影划出一道高高的弧线!

穿出练功厅!

重重地——

摔倒在同一块草坪上!

趴在冰冷的土地上,金敏珠眼前漆黑,如同有千万颗金星闪烁。她茫然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感觉不到痛,呆呆地爬起来,吐出嘴里的东西,好像是一口泥土,混合着青草的气息,又涩又苦。

良久,眩晕慢慢散开。

知觉恢复的那一刻,金敏珠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哄笑声,看到同门的三个师弟师妹惊慌失措地向自己跑过来。

“哇——!!”

金敏珠又羞又气,索性开始放声大哭,她从来没受过这种屈辱,居然被人一脚踢得狗吃屎一样摔到外面!

哄笑声更加惊天动地。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笑得前仰后合,夸张地用手捶地,只恨自己没能用相机拍下这经典一刻!

******

那天接下来的时间,晓萤一直兴奋地跟着百草,像是第一天认识她。松柏道馆的小弟子们也和晓萤一样,一个个凡是经过百草身边都要好奇地打量她。

而百草还是跟平时没什么不同,跪在地上仔细地用棉布擦拭练功厅的垫子,睫毛低低地垂着,看不出来丝毫兴奋或是骄傲的模样。

“喂!你干嘛这么平静啊!”

晓萤高兴地围着百草转来转去,连声喊着说:

“你打败了金敏珠哎!那个不可一世的金敏珠,被你一腿就踢飞出去!哈哈哈哈,让她再嚣张,让她再看不起人!你看她被你打败以后哭的那个样子,哎呀哎呀真丢人啊,果然是个小黄毛丫头,输了就坐在地上哭,连她们教练来了还哭得收不住声!这下子松柏道馆名声大振了,把昌海道馆打得痛哭流涕,哈哈哈哈哈哈!!!”

拿着棉布的手顿了顿。

百草埋头继续擦垫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其实她可以只把金敏珠踢倒,而决定把她踢飞到萍萍、晓萤和秀达摔落的同一地方,只不过是因为当时胸口的怒火。

她不喜欢金敏珠嚣张的样子,不喜欢金敏珠刻意羞辱地踢飞萍萍、晓萤和秀达。

可是——

她把金敏珠踢飞,又何尝不是在刻意羞辱金敏珠呢?那她的做法和金敏珠又有什么区别呢?

“百草,我真的好崇拜你哎!哇,你居然功夫这么厉害啊!一个横踢,那么简单的一个横踢,就可以打败金敏珠!话说回来,金敏珠的那个双飞踢确实练得也不错,速度和力量都很好,可是你比她还要厉害!”

晓萤趴在她身边,两眼闪亮亮地说:

“就像……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情节,金敏珠使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招数,而你就是简单的一记少林长拳!哇,原来你才是真正隐藏起来的高手啊!嘿嘿,说不定秀琴师姐都不是你的对手呢!”

“金敏珠年纪小,等她再过两年就可以弥补速度和力量上的不足了。”其实那个金敏珠的速度已经很快,可能是在和她实战前情绪太愤怒,所以出腿的速度慢了些。

“再过两年,你的速度和腿上力量也会增加啊,到时候还不是照样打败她!”晓萤不以为然,忽然又想起一个问题,“咦,不对啊,既然你功夫这么厉害,为什么以前全胜道馆跟我们松柏道馆实战的时候从来不派你出战呢?我看就算你们全胜道馆的那个黎蓝师姐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呢!”

百草的手顿了几秒,然后继续头也不抬地用力地擦垫子。

郑师伯曾经要求她离开师父,改投到他门下,她拒绝了。所以全胜道馆每次跟其他道馆实战都没有她参加的机会,她都只能眼巴巴地站在小弟子们的队伍里,看着师兄师姐们和对方交手。就算她是全道馆练得最刻苦的弟子,也不可能有出战的机会。

“难道你们全胜道馆是想要制造秘密武器,打算在即将开始的跆拳道馆挑战赛中出其不意一鸣惊人?!”晓萤越说越兴奋,“说不定有可能呢!等挑战赛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全胜道馆很弱,都不把你们看在眼里,甚至连贤武道馆的弟子面对你的时候也会轻敌,这时候,你趁其不备,横空出世,光芒万丈……”

“擦完了。”

百草用手背拭了下额头上的汗,站起身,看到练功厅外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想着既然喻馆主宣布今晚休息放松不用晚练,那么垫子应该就没有人再用了,不用再擦了。

“对了,你师父是谁?”晓萤边跟着她想外走,边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好奇地问,“好像从来没听你说过呢。”

百草的身体僵硬了下。

她咬住嘴唇。

“怎……怎么,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啊,”晓萤感觉到一丝异常,小心翼翼地打量百草,“……那你要不想说,我就不问了嘛。”

“没有。”

百草吸了口气,抬起头,直视晓萤,说:

“我的师父是很好的师父。”

“呵呵呵呵,是啊是啊,我就说嘛,百草的师父肯定是很了不起的,你看我跟你好像是同时学跆拳道的吧,你现在就比我强多了,所以你的师父肯定也很棒!”呼,刚才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呢。

“我师父是全胜道馆的曲向南。”

双手在身侧暗暗握紧,百草挺起胸脯,。

晓萤先是困惑。

曲向南?

然后她猛地张大嘴巴!

震撼吃惊地傻傻看着百草!

百草的师父竟然是那个传说中的曲向南?!

天哪……

以前无数次被嘲笑讥讽的画面涌上脑海,百草深深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还是克制不住胸口处翻腾的愤怒和泪意,她握紧双拳,大声喊着说:

“我师父是全胜道馆的曲向南!我以我的师父为荣!”

说完,仿佛一刻也不能容忍再看到晓萤发呆震惊的模样,她僵硬地大步走出练功厅!

曲向南……

晓萤嘴巴依旧大大地张着,好像脱臼了一样,傻愣愣独自站在练功厅里。不会吧,百草的师父怎么可能会是曲向南……

******

“打听出来了,她不是松柏道馆的弟子,其实是全胜道馆的弟子,好像是被全胜道馆逐出来的,暂时被松柏道馆收留。”贤武道馆中,庭院西侧的五间屋子里目前住的都是韩国昌海道馆的交流团。其中最左边的一间屋子里,所有这次前来的昌海弟子们全都围在金敏珠身边。

“不是松柏道馆的弟子?”上午哭过的金敏珠此刻眼睛还有点红肿,她从小被师兄师姐们捧在手心里,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屈辱,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从练功厅踢飞出去。“全胜道馆是什么道馆,很厉害吗?”

“据说是很差劲的道馆。”

“什么?!”金敏珠尖叫。那就是说,她输给了一个很差劲道馆的弟子?!

“而且,她的师父是曲向南。”闽胜浩皱眉说。

在场的昌海道馆弟子们全都呆住了。

曲向南,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十年前在韩国举行的世界跆拳道大赛中,名不见经传的曲向南在出乎所有人意外地取得了冠军之后,竟被查出在比赛中服用了兴奋剂,被取消了名次,并且从此禁赛。

在初学跆拳道的时候师父们经常用曲向南的事情来告诫他们,要堂堂正正地比赛,不能试图走歪门邪途。

“呀————!!!”

金敏珠崩溃地大喊,霍地起身就往冲,闽胜浩一把抓住她,喝道:“干什么!”

“我要再去跟她比试!我怎么可以输给曲向南的弟子?!昌海道馆的脸都被我一个人丢尽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我一定要去打败她!我要打得她这辈子都羞愧得不敢再练跆拳道!”金敏珠气得哭起来,她简直想要自杀,输给松柏道馆扫地的就已经够丢脸了,居然那扫地的还是跆拳道耻辱曲向南的弟子!

“这么晚了,还去比试什么,只会让人耻笑!”闽胜浩将她按回凳子上,沉思一下,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可是明天晚上我们就要走了啊!”金敏珠急得哭。

“半个小时就够了。”

曲向南的弟子居然可以打败敏珠师妹,而且听描述似乎也只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敏珠师妹的功夫他很清楚,虽然正式习练跆拳道时间尚短,但是她从小跟着金师叔耳濡目染,几乎是从襁褓中就接触跆拳道了,在昌海道馆同辈弟子中是最出色的。

那个叫百草的女孩子。

难道真的能打败敏珠师妹?

虽然一直相信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是闽胜浩并不相信一个品性为人所不齿的师父能教出多么出色的弟子。

******

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的下午五点钟,正在松柏道馆里和大家一起练习腿法的晓萤吃惊地发现一行四辆汽车在大门外面停下,从里面走出十五个身穿白色道服的昌海道馆弟子。之所以肯定他们都是昌海道馆的,是因为昨晚惨败的金敏珠赫然走在最前面,三个和她一起出现过的昌海小弟子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跟在金敏珠身后的,一个是头发很短肤色黧黑的十七岁少年,晓萤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似乎他就是那个参加过世界青年跆拳道锦标赛的闽胜浩,原本一直期待着他和若白师兄的实战。

然而昌海道馆的教练们一个也没来。

不是听说今天晚上他们就要回韩国了吗?这会儿应该是昌海道馆和岸阳各大道馆的馆主们在酒店里友好交流的时间啊,师父也去那里了。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面面相觑,晓萤心里飞快闪过个念头,天哪,他们不会是来踢馆的吧!

“百草!让她出来!”

金敏珠气势汹汹地站在庭院中间,稚气的面孔上有隐藏不住的愤怒,她的目光扫过一个个松柏道馆的弟子,却找不到昨天那个将她打败的的女孩子。

“你——!”

右手食指笔直地指向人群中的晓萤,金敏珠瞪着她,僵硬地喊:“你!百草!找出来!我要!打败她!”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这才发现,平时这会儿早就开始在练功场附近打扫卫生的戚百草,此刻却没有了踪迹。

“哦,你找百草啊,怎么不先打个招呼呢?”晓萤心中咯噔一声,表情里却丝毫不露痕迹,笑嘻嘻地说,“百草出去玩了,你找她干什么呢?哦,你要打败她是吗?你应该先预约一下,百草就会等你了。不过你恢复得蛮快的啊,看你昨天摔出去的那么重,还以为你会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再实战呢!”

“噗!”

松柏道馆里的一些小弟子忍不住窃笑起来。金敏珠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正准备再喊什么,闽胜浩的手按住她的肩膀,她不服气地挣了挣,终于还是闭上嘴。

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正在实战练习的若白和亦枫从练功厅里走出来。亦枫懒洋洋地瞟了眼那群神色凛然的昌海道馆弟子,目光落在闽胜浩身上。

“我是松柏道馆的大弟子,不知你们前来有何指教。”若白神态平静地对闽胜浩说。

“昨日敏珠师妹在贵馆败给戚百草,”闽胜浩用韩语说,发现面前这个英姿挺拔的中国少年似乎能听懂,“我们钦佩戚百草的功夫,想要和她交流一下,可以吗?”

若白沉默几秒,视线望向晓萤,问:

“她在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晓萤挠挠头,好像下午课间的时候百草碰到了全胜道馆的光雅,光雅不知道对百草说了点什么,百草竟然接下来上课都有些神不守舍,“她下午一放学就匆匆走了,说清洁卫生的工作她晚上会补上,让我替她向秀琴师姐请假。”

若白淡淡看了眼秀琴。

秀琴低下头。

“不行!让她!出来!我要打败她!”金敏珠又急又气,眼眶腾地红了,她不要就这么回韩国,她会被大家耻笑的,她一定要打败那个百草一雪前耻才行!

“我们等她回来。”

闽胜浩凝视着面前这个淡定的少年,好一双淡静安宁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要试试这个少年的功夫究竟怎样。

“请。”

若白似乎对他的目光毫无察觉,引他们进入练功厅。

全胜道馆。

最偏僻的一个小房间。

头发花白的男人正在整理打开的行李箱,背影瘦削而疲倦。百草站在虚掩的房门外,她咬住嘴唇,心头酸痛地翻滚着,就像一个在外面流浪了太久太久的孤儿,而她的亲人终于回来了。

“师父!”

她冲进师父的怀中,声音有些哽咽,眼底泛起一阵泪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