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Chapter 3(1)

明晓溪2015年08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Chapter3

松柏道馆练功厅的一扇扇纸门全都拉开,阳光毫无遮挡地照耀在干净的塌塌米和垫子上,春日的风将两家道馆弟子们腰上的腰带吹得轻轻飘扬起来。

喻馆主和昌海道馆的教练盘膝坐在前面。

他神情自若,似乎对于昌海道馆只派出几个小弟子前来并不吃惊,面含微笑地同那个韩国教练说话,不时地将他的话翻译出来,使静坐的弟子们也都能听得懂。

仿佛被低气压笼罩住,练功厅里异常安静。松柏道馆的弟子们虽然一个个坐得很整齐,但是眉宇间都或多或少有些沮丧、失落和愤懑,跟刚才精神抖擞期待一场大战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了。

喻馆主会说韩语啊。

听着从练功厅传出来的时而韩语时而汉语的声音,百草默默地继续扫地。她心里也是有些失望的,期待这么久的一场高水平的实战,竟然对方只派出几个那么小的孩子来。

在昌海道馆看来,松柏道馆和贤武道馆的区别这么大吗,对战贤武道馆就派出实力强的大弟子,对战松柏道馆只用几个小弟子就可以战胜了吗?

她默叹一声。

可是,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应该比她更难过吧。

“为什么叹气?”

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百草吓了一跳,匆忙抬头,见是不知何时走过来的初原。他像是刚从外面回来,怀里抱着一只满是穴位图的塑料人体模型,正看向她的额头,唇角弯起的笑容像是很满意她旧伤的淤青终于完全散开了。

“……没什么。”

百草连忙摇头。

“今天有客人来啊。”

初原顺着她先前的视线望过去,看到练功厅里弟子们整齐地站立着,父亲和一个韩国模样的教练也站起身,几个小孩子韩国弟子仰首挺胸地向前走了几步站出来,颇有些趾高气昂的味道。

“对,是韩国的昌海道馆前来实战交流。”

“昌海道馆?”他重复了一下,声音里仿佛带着一丝异样。

“你听说过昌海道馆?”

百草怔了怔,从未见过他习练跆拳道,她以为他和跆拳道的世界是全无瓜葛的,难道他也听说过昌海道馆吗?

“嗯,听说过……”

“你们!不敢!和我!实战吗?!”

生硬中夹杂着一丝傲慢的喝声从练功厅传来,百草错愕了下,转过头又向练功厅望过去。淡黄色的塌塌米上,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正用僵硬的汉语挺起胸脯喝问着面前盘膝而坐的松柏道馆弟子们,她小小的年纪,眼神却很凌厉。

这个小女孩是和昌海道馆的教练一起从第一辆汽车中走出来的,其他的三个小弟子坐第二辆车,百草想起来了。可是此刻这个小女孩眼中的傲慢让她微微皱了皱眉。

练功厅里,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不敢置信地瞪着这个眼睛好像长在头顶上的小女孩。什么叫做不敢和她实战?她腰上系的只不过是条蓝带,在跆拳道黑带以下的等级中,不过是属于从低到高的白带、白黄带、黄带、黄绿带、绿带、绿蓝带、蓝带、蓝红带、红带、红黑带的十级中的第四级。(注释1)

松柏道馆虽然算不上多么顶尖的跆拳道馆,但是很多大弟子都已经是黑带,若白师兄都黑带三段了,连未满十五岁的秀达都马上准备去考黑带一品!

不敢和她实战?!

难道要松柏道馆派出黑带的弟子,去迎战一个区区蓝带的十岁小女孩?

就算打败了她,松柏道馆也会被人耻笑好不好!

晓萤气得肺都要炸了!

昌海道馆的朴教练呵斥了那个小女孩几句,小女孩撇了撇嘴,哼一声,回了几句嘴,目光依旧挑衅地从松柏道馆弟子们的脸上一一扫过。其他三个站在朴教练身旁的小弟子也露出对松柏道馆不屑的表情,仿佛就那一个小女孩就可以完全打败所有松柏道馆的弟子们了。

朴教练对喻馆主说了一些话,从姿态上来看,好像是在为小女孩的行为道歉,但是神情里也是带着几分倨傲,像是颇以那小女孩为荣。

喻馆主点点头,然后对怒瞪着那个韩国小女孩的众弟子们翻译:

“朴教练说,出来挑战的女弟子是昌海道馆新生代最优秀的弟子之一,金敏珠。虽然她习练跆拳道时间尚短,但是天资聪慧,在韩国跆拳道界很被看重。所以这次与我们松柏道馆的实战,就由她做为主将。”

天资聪颖……

晓萤偷偷翻个白眼,她就不相信,这么一个嚣张的小女孩能聪颖到什么地方去。派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做为主将来进行实战,根本是看不起松柏道馆好不好!气死了!

“师父,我愿意挑战金敏珠前辈。”

嫩嫩的女孩子声音从松柏道馆的队阵中传出,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走出来,她腰系黄带,脑后扎着可爱的马尾辫。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都知道她,她叫宋萍萍,虽然进入松柏道馆习练跆拳道不到半年,但是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基本腿法,平时在道馆里也乖巧可爱,师兄师姐们都很喜欢她。

见萍萍出来应战,晓萤兴奋起来,暗自为她加油。打败她!打败她!如果黄带的萍萍能够打败昌海蓝带的敏珠,那么昌海就该懊悔自己小看松柏,为什么要派小弟子来自取其辱!

两个小女孩先站在垫子上互相鞠躬行礼,然后握紧双拳,摆好架势,同时大喊一声,向对方展开攻击!

“呀——!”

“嗨——!”

两个女孩子的身影交叠在一起!

光影重叠中。

腾空而起的金敏珠,双腿如闪电般向还未来得及出脚的萍萍踢去,只听“啪!”、“啪!”两声清脆的击打,像一片树叶,萍萍整个身体竟被她踢得从练功厅中横着飞了出去!

“啊——!”

眼见着萍萍才交手一个回合就直挺挺地飞出去,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大出意料,几个跟萍萍素来交好的女孩子更是惊得呆了!

晓萤“忽”地一声站起来,正准备跑出去看看萍萍有没有伤到,却看见外面的百草已抢先一步冲上去,险险将飞跌出去的萍萍接住了!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百草猛地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身子!

她抱紧怀里的萍萍,低头看去,见萍萍傻呆呆地睁大眼睛,眼神毫无焦距地看着她,仿佛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几秒钟之后才脸色转白,呜呜地开始哭泣。

“哈哈哈哈哈哈!!”

金敏珠双手掐腰,得意地仰天大笑,简直震得练功大厅的屋顶都晃了起来,其他三个小弟子也得意极了,啪啪地用力鼓掌。

“你们!黄带!打赢我!做梦!你们的黑带!都不行!”

这个傲慢僵硬的声音让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又气又怒,几个火气大的弟子顾不得自己的级位比她高,正欲挺身出去教训一下她的张狂,有人已经先一步走了出去!

“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晓萤笔直地站在金敏珠面前,她努力压下胸中的怒火,虽然金敏珠的嚣张让她十分十分看不顺眼,但是毕竟是萍萍技不如人,也没什么可说的。

“你是蓝带!不行的!派你们的黑带!出来吧!”

金敏珠不屑地白她一眼。

“行不行不是靠你说,要试过以后才知道。”晓萤握紧双拳拉开姿势,心里已不敢存轻敌之心,只想扳回一局,不能让韩国人彻底小觑了松柏道馆,“来吧!”

“呀——!”

“啋——!”

上午的阳光灿烂耀眼。

练功厅里又同时传来两声大喝的时候,百草刚刚把伤心哭泣的萍萍放在草坪上,她赶忙循声看过去,强烈的阳光晃得她没有太看清楚,闪电般的腿影中,仿佛那个韩国女孩子仍旧是同样的腿法——

双飞踢!

那个叫金敏珠的韩国小女孩使用的是双飞踢。

这个念头刚在百草的脑子里闪出,就见晓萤也被那女孩子踢飞了出来!和萍萍一样甚至来不及出腿和躲闪,晓萤就像断线的风筝,循着几乎一样的弧线被踢出练功厅,甚至落在了同一块草坪上!

“哈哈哈哈!就说是不行的!”金敏珠大笑的声音从练功厅响彻而出,“你们!功夫很差!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

百草眉头拧紧。

她急忙扶起重重摔落在草坪上的晓萤,因为刚才照顾萍萍,她只来得及在晓萤落地前撑了她一把,这一下肯定摔得很痛。看着晓萤歪倒在她怀里因为疼痛而惨白的面容,百草心里像刀绞一样。

“我……”

晓萤吃力地扭头向练功厅看去,听见金敏珠的笑声气得她浑身颤抖,眼泪扑簌簌地从脸颊滚落下来。

“……该死!我……我怎么会……”

晓萤不甘心地想要地用手背擦掉脸上的泪水,泪水却越流越急,滚烫滚烫地浸透百草的衣服。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面色凝重,原本一直在打瞌睡的亦枫也睁开了眼睛。草坪上,百草抱紧怀中的晓萤,紧紧盯着练功厅中已经得意得有点不可一世的金敏珠。

这次走出来迎战的是秀达,她以前跟秀达交过手,秀达的腿法很到位,腿力在松柏道馆的同辈弟子们是最出色的,也是同辈弟子中级位最高的,已经是红黑带。

可是金敏珠……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金敏珠。

金敏珠的腿力似乎并不大,但是速度却很快,眼见着秀达已经吸取了萍萍和晓萤直接进攻的教训,试图先退后避过她的双飞踢,她却腾空追踢过来,“呀——!”地一声大喝,又是清脆响亮的“啪!”“啪!”两声重重踢在秀达身上!

晓萤猛地从百草怀里坐起来,楞楞地看着秀达居然也同样被金敏珠踢了出来!萍萍吓得已经傻住了,一口接一口抽着凉气!

百草站起身。

看着如出一辙被踢飞到草坪上的秀达,她心底慢慢燃烧出一股怒火,那个女孩子是故意的!她原本还不敢肯定,可是连续三次都是这样,那个叫金敏珠的女孩子肯定是故意的!是故意每次都把对手踢飞出去,并且故意都踢落到同一个地方!

在跆拳道的实战中,胜负本不应该放在心上,即使年龄小也有可能战胜年龄大的弟子,这也并不罕见,然而——

刻意的羞辱,却是不能容忍的!

“哈哈哈哈哈哈——!”

金敏珠放声大笑,洋洋得意地环视一个个惊怒交加的松柏道馆弟子,用生硬的汉语说:

“我就说!我一个人!完全可以!师兄们逛街!不用来!你们的功夫!太差了!跆拳道是韩国的!你们!学不会!”

“敏珠!”

朴教练低喊一声,仿佛是想阻止她,声音却有点漫不经心,目光甚至略带嘲弄地打量了一下喻馆主。喻馆主依旧神情自若,好像那三场实战不过是最寻常不过的平时演练。

“师父是怎么了?”晓萤的声音里带着些残余的抽泣,愤怒地说,“这哪里是实战啊,分明是昌海道馆来踢场啊!师父怎么……”

如果是在全胜道场,几位师伯这时候应该全都震怒了吧,百草暗暗叹了口气。

这时,范婶竟从远处走过来,径直走进练功厅,对喻馆主低声说:“夫人问实战练习结束了没有,她已经在茶室沏茶等候贵客了。”

“夫人?……”

朴教练好像听懂了,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

“是,已经结束了,你转告她一声,我们马上就过去。”喻馆主点头说,又对朴教练说了几句韩语。朴教练立刻站起来,竟似准备马上就去,又顿了顿,对自己带来的小弟子们嘱咐了几句,包括金敏珠在内的四个小弟子齐刷刷地应了声。

喻馆主扫视了一眼满脸不忿之色的松柏道馆弟子们,沉声说:“练习跆拳道目的在于修身养性,不是为了好勇斗狠,更不是为了意气之争。金敏珠虽然年纪小,但是腿法出色,值得大家学习。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可以自由交流一下,但是不要心存报复。”

松柏道馆的弟子们惊诧地望着师父。

“听到了吗?”

喻馆主正色问。

“是,师父。”

众弟子怏怏地应了声,垂头丧气地耷拉下肩膀,喻馆主这才陪着朴教练离开了练功厅。

练功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目送着朴教练和喻馆主的身影越走越远,金敏珠又开始故态复萌,她嚣张地在沉默不语的松柏道馆弟子面前走来走去,趾高气扬地说:“来呀!还有谁!挑战我!不说话?难道!你们!全都害怕了!”

晓萤愤怒地拍打掉身上的草屑,怒气冲冲走进来,大声说:“谁会怕你!我们……我们是懒得跟你打!你这个区区蓝带,我们赢了你也胜之不武!”

说着,她的目光无奈地看向自己的师兄师姐们,发现师兄师姐们好像跟她顾虑的一样。眼见着秀达都不是金敏珠的对手,那么同辈中就再没有能打得过她的了。除非若白师兄、亦枫师兄、初薇师姐、秀琴师姐他们出手,可是他们都已经是黑带弟子了,出面应战一个蓝带弟子,即使赢了也会被笑话的,更何况那是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哈哈!分明就是!你们不敢!”金敏珠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一样,鼻子翘得快到天上去了,“哼!你们!不配学跆拳道!跆拳道!韩国的珍宝!你们!再练多久!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你——!”

“你也太过分了吧——!”

被当面这样□裸地羞辱,松柏道馆的弟子们再也控制不住了,一个个额角青筋爆出,就连平日最淡定的若白也忍不住眼中闪过犀利的怒芒!

“谁说跆拳道是韩国的?!”

薄怒的清叱声从练功厅外的庭院传进来,百草原本拿起扫帚准备离开了,再看下去她怕自己会气得失控。哪料到金敏珠刚才那番侮辱性的话就像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最后的克制力也瓦解了!

“跆拳道是从中国起源的,是从中国的武术演化出来,流传到朝鲜半岛,后来才慢慢形成现在的跆拳道!如果没有中国的武术,就没有你所说的韩国的珍宝跆拳道!(注释2)”

她握紧手中的扫帚,瞪着不可一世的金敏珠,无法克制的愤怒像火龙一般在胸口奔腾。

金敏珠虽然没有听得十分清楚,但是也听明白了,外面那个像清扫工一样的女孩子正在胡说什么跆拳道不是韩国的,而是中国的!

她气得脸色涨红,大声对百草喊:

“胡!胡!胡乱言语!”

“不是胡乱言语,是胡言乱语!不过你们一向胡言乱语!一会儿说这个是你们的,一会儿说那个是你们的!怎么现在又想来抢跆拳道了吗?”

晓萤冷笑着说,怒不可遏,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百草那么肯定跆拳道是中国的,但是百草说的肯定没错,而且这个金敏珠也太嚣张了吧!

“你们自己也曾经把跆拳道叫做唐手道,没错吧?(注释3)”百草定定地直视金敏珠。

金敏珠涨红着脸,愤怒地说:“是!唐手道!我们的!”

“‘唐’这个字,是什么意思?你好像也是懂一点汉语的,‘唐’字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是从哪里传过去的,你不会真的不明白吧?”

“你……你……”

“所以,请不要再说什么你们的,我们的,谁配练,谁不配练。说出这种话的你,真是很没有常识!”百草清晰地一字一句地说。

******************

ps:因为版本不支持页底注释,所以我把这段内容里所有涉及到的注释都集中放在这里了:)

注释:

1:跆拳道小知识时间:

跆拳道有着严格的技术等级考核制度。修练者水平的高低,以“级”、“品”、“段”来划分。“级”分为10级至1级,10级水平最低,1级较高。1级以后入“段”,段位从低到高分为一至九段。15岁以下选手达到一至三段水平,授予一品、二品、三品。

腰带的颜色则代表着选手的技术水平,从低到高依次为白带(10级)、白黄带(9级)、黄带(8级)、黄绿带(7级)、绿带(6级)、绿蓝带(5级)、蓝带(4级)、蓝红带(3级)、红带(2级)、红黑带(1级、一品至三品)、黑带(一段至九段)。

2:对于跆拳道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有一派学者研究认为,跆拳道主要起源于空手道、唐手道和花郎道等。空手道是由中国的南少林传入日本形成空手道,后传入朝鲜半岛,唐手道来自于中国武功的演化。

3:1961年韩国成立了唐手道协会,后更名为跆拳道协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