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四十七章

玄雨2014年10月28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唐龙跑到指挥室的时候,包括尤娜在内的所有少尉都在指挥室等待着了。而且大家都若有若无的围站在莎丽四周,大家的目光都看着中央屏幕上的那个人,连唐龙这个她们最敬畏的人进来了,都没有注意。

唐龙进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目光望向莎丽,莎丽脸上虽然依然是那么冰冷,但是她的眼神却跳动着激动地光芒。唐龙笑了一下,他知道莎丽虽然被杰特的话语伤害过,但莎丽心中依然爱恋着这个还算不错的男人。

唐龙把目光移向屏幕,他心中暗想道:“看来这个家伙也不是完全没救,居然会愿意出来当证人呢。嗯,应该还能配上我家莎丽。呵呵,看他眼红红的,这件事过去后,找个机会让他们复合吧。”暗暗点着头的唐龙紧紧地看着屏幕上现出的那个帅气少校,看他要说些什么。

屏幕上的杰特,身穿一套光鲜的联邦军服,少校的军衔更是闪闪发亮。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显得很刚毅,但是他的眼睛却充满了,只有在痛哭过,或者是好几天没有休息才会有的红丝。此时他语气冷淡的说道:“大家好,鄙人是木图星军情处杰特少校,刚才播放的一段影片,相信大家已经知道那不是电影片段,而是一段真实的纪录,是一段联邦军队犯罪的记录。”

杰特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一段影片上那些受到欺凌的女性,就是木图星上的SK23连队。这个连队的人,从始至终都不能离开K区一步,根本不能反抗,只有日复一日的被那些木图星上的军官们恣意凌辱。”

随着杰特的话语,镜头缓慢的后退,把围在杰特四周的记者的身影也拍了进去。此时一个记者站起来提问道:“请问少校先生,这个连队为什么不能离开那个K区的范围?”

“因为她们体内被移植了微型定位仪,一旦出现在K区的范围外,她们就会被当逃兵处决。”杰特依然面无表情的说。

另外一个记者站起来问道:“少校先生,请问您是怎么获得这些资料和片段的?”

杰特淡淡地说道:“那是鄙人在连队玩乐的时候记录下来的。”

这个记者坐下后,一个记者马上站起来提问道:“请问少校先生,你所说的玩乐是指……”

“嫖妓!而且还是免费的。”杰特脸色不变的说出这让唐龙青筋直冒的话来。

莎丽听到这话,身子晃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平静。不过,她那原本水灵灵的眼眸已经变成了死灰色。注意到这点的唐龙强行压下自己就要脱口而出的破骂,咬牙切齿的继续看着屏幕。

记者们也是静了一下后,才继续提问:“请问,军队中出现这样的军妓连队,难道你不觉得愤怒,不曾想过向宪兵队举报的吗?”

杰特听到这,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带着笑容淡淡地说道:“一开始我觉得很愤怒,也想向宪兵队举报,但是在我知道一些事后,我就跟其他去连队玩乐的军官一样了。”杰特说着掏出一张磁片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木图星上的军官,无缘无故的失踪了31人,其中有12人是宪兵队的军官。这些失踪的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失踪前都到过SK23连队,而且都是进入SK23连队没有一个小时就离开,并且一回到部队就和军部联络,其后这些人就永远的消失了。”

一个记者机灵的问道:“您这么说是指这样的军妓连队是军部搞出来的?”

杰特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转移话题说道:“我不想自己也突然失踪,也就不吭声,跟那些军官同流合污了。而且我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无谓因为这个而惹麻烦。”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记者抢先起来问道。

“是的,因为她们既然是妓女,那么我们这些顾客去玩乐,当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杰特保持着笑容说道。

听到这话,SK23连队的少尉们全都露出愤怒的神色,不过当大家看到了莎丽那苍白的神色后,都在心中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靠前了莎丽的身边准备给她力量。而此刻的唐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恢复平静的表情,静静的看着屏幕上的杰特。

一个记者奇怪的问道:“那么您现在为什么会把联邦军人和妓女玩乐的片断播出来呢?”

杰特听到这话,脸色变了一下,他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我知道SK23连队并不是自愿成为军妓的。”

所有的记者一起出声:“什么!她们不是自愿成为军妓的?”

此刻杰特脸上居然出现了痛苦的神色,他好像很吃力,很痛苦的说道:“是的,她们不是自愿的,因为她们全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儿。自小就被联邦军队从孤儿院挑选出来进行培养,然后当她们成年后,就把她们送给高级军官玩乐。当高级军官玩腻以后,她们就被送往各地成为中级军官免费玩弄的军妓!我也是在知道这样情况后,才站出来揭露这一骇人听闻,毫无人道的悲惨内幕!”此刻的杰特已经满脸狰狞的抓着拳头大喊着。

一直呆在屏幕前的联邦民众,听到这话全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做出这样事的,真的是联邦军队吗?

而唐龙他们则呆呆的看着杰特,没想到杰特居然拥有这样的表演能力。刚才还满脸平静神色,现在居然变得如此痛苦莫名。

此时的万罗联邦首都特伦星上的联邦军统帅部内,正在观看这一幕新闻的坎穆奇四星大将不顾四周的将军,猛地站起来失色的喊道:“荒谬、诽谤!快!新闻管制!”

奥姆斯特瞥了他一眼,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元帅阁下,不新闻管制的话,我们联邦军队的声誉将一落千丈啊!”坎穆奇大急的说。

“哦?这么说那个少校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了?”奥姆斯特用手指敲敲说道,不过他的眼睛却没有看着坎穆奇,而是打量着四周的将军。除了那个张军龙的虚拟头像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其他坐在会议室的军官都偷偷的擦着汗。

坎穆奇被奥姆斯特这么一问,额头立刻出现了豆大的冷汗,他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不过,屏幕上响起的发问声,让众人都把目光移向屏幕。只见那些清醒过来的记者乱糟糟的发问:“请问您有什么证据说明这是军队所为呢?”

杰特痛苦的举着刚才那张磁片,语气艰辛的说道:“有!所有的证据都在这里面……”杰特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发生了异变,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杰特整个人的身子从内炸裂开来,才一瞬间的功夫就变成了粉末,而他手中的那张磁片也被爆炸毁坏了。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呆住了,一个人就这样当着数万亿万罗联邦民众的面,被炸得尸骨无存。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呆住不会说话,有一个人看到这一幕,甚至高兴的大喊道:“炸得好啊!”

这个丧心病狂的人,是南方木犁星系,豪斯星上某住宅内的一个肥胖中年秃子。他就是被联邦通缉,却依然过着皇帝般生活的原万罗联邦四星大将之一的——穆恩雷斯。

唐特雷斯看到自己的父亲突然欣喜若狂的拿着酒瓶在哪里大叫炸得好,不由担忧的问道:“爸,怎么说炸得好呢?”

穆恩雷斯猛地灌了几口酒,然后一抹光亮的秃头,指着屏幕上乱糟糟的影像,咧牙说道:“他迟不炸,早不炸,专在那个少校拿出可以证明军妓事件是军队所为的证据的时候炸,这不是炸得好吗?”

看到儿子愣愣的样子,穆恩雷斯就恨不得爆打这个白痴儿子一顿,这么简单的事都不理解,真怀疑他是不是自己的种。

不过自己只有这么一个继承人,穆恩雷斯只能叹口气,详细解说道:“那个少校连同那资料都被炸成粉末了,不管少校说的是真是假,军队的这个黑锅是背定了,因为他们怎么解释也不可能让所有的联邦民众信服。看到这一幕的人,就算不占整个联邦人数的100%,都有90%!”

唐特雷斯虽然有点明白,但是还是不很清楚,他问道:“这和爸没有关系啊?怎么你这么高兴呢?”说到这,唐特雷斯突然想到什么的说道:“噢,我总算明白了。”

本来想狠狠揍这个白痴儿子一顿的穆恩雷斯,听到儿子这话心中一喜,忙问道:“你明白了?快说来听听。”

唐特雷斯一脸得意的说道:“爸你是因为可以看到军部的人背黑锅,而高兴万分吧?”

忍不住地穆恩雷斯,终于狠狠地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然后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笨蛋!军部的人背黑锅,我有什么好高兴的?你这蠢货!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打击联邦声望,乘机独立出去吗?”

原本非常不满捂着脑袋的唐特雷斯,听到他老爸的话,立刻两眼放光的说道:“独立?建国!皇帝!!太子!!!”他兴奋的喊道:“爸!我知道了,我们要把这军妓事件闹大,不但要把联邦军队的声誉搞臭,还要进一步让联邦政府信誉尽毁!父亲,您放心,孩儿知道怎么做了!”说着就一溜烟的跑出了客厅。

穆恩雷斯拿着酒瓶,呆呆的看着这个突然变得聪明起来的儿子,好一会儿,他才摸摸光头,狐疑的自语道:“难道刚才那下打得太重,使得他转性了?”

万罗联邦统帅部的将军们,在听到杰特拥有证据的时候,所有的人脸色立刻铁青。当看到杰特突然爆炸,连人带磁片都被炸成粉末,脸上的颜色恢复了正常,甚至出现了一丝宽慰的笑容。不过这笑容没有保持多久,他们的脸立刻一片雪白,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所有人当中,只有奥姆斯特元帅保持着冷漠的神情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看到张军龙的全息头像在那个杰特少校爆炸的时候就消失了,不由抖了一下嘴角想道:“张军龙的速度蛮快的嘛,这家伙现在一定是下令秘密清除北方星系的那些军妓连队了。不过以为就这样能和联邦军部撇开关系,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呢?”

奥姆斯特沉思的时候,当然也没有放过观察坎穆奇等一干将领的神态。看到坎穆奇向一个将军拼命的使着眼色,接着那个将军就借口上厕所,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心中不由一笑:“这个坎穆奇,敢情以为军妓连队的事,自己这个元帅毫不知情呢。看他们心急的样子,应该是准备把其他星球的军妓连队秘密处决,然后对外说就只有木图星才有军妓连队,统帅部的军官是毫不知情的。可惜啊,现在除了那个SK23连队外,你们这些人还能期待找到其他的军妓连队吗?”

坎穆奇有点慌张的看着静坐在首位,脸上带着笑容,眯着眼的奥姆斯特。虽说自己是这个元帅一手提拔上来的,但是他却没有提醒自己要加入他的派系,并且还很放任那些高级军官拥兵自重,搞得自己也大胆放心的去组织自己的势力。

现在的自己自认实力已经不下于任何一个割据一方的大将,甚至在这首都圈的势力,高于众人之上,可是却总是不明白这个元帅到底想些什么。也不是没有想过把他拉下台,但是,却连一点污迹都找不到,而且这个元帅好像隐藏着非常恐怖的力量。像现在这关乎整个联邦军队命运的事件,这个元帅都向看戏一样,难道他不怕被推下台吗?就算能够控制整个联邦的军队,数万亿的民众要你下台,你也只能灰溜溜的滚下来啊。

坎穆奇要说什么的时候,奥姆斯特突然开口说道:“看那些记者准备干什么。”坎穆奇和众将官都是一愣,忙把头扭向屏幕。

一场突如其来的血腥行动并没有让直播断开,反而继续播放着。那些惊魂初定的记者们,立刻把这个重大事件给记录下来。正当大家准备接受警察调查时,突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向唐龙先生证实杰特少校所说的是否属实吧?”

听到这话,记者们立刻醒悟到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人物。那个唐龙率领军妓连队击毙了前来玩乐的军官们,他知道的详情肯定比那个杰特少校的多!原本准备接受警察调查的记者们,立刻拨动电话通知报社的同事去采访唐龙。

奥姆斯特没有在意听到这话的将官们猛地跳起来,他留意的是屏幕上出现的一股怪异味道,因为奥姆斯特看到,屏幕上的记者们好像都在假装按着按钮,而且那些检查爆炸的警察,动作很随意,好像没有特别用心检查。

看到这些,奥姆斯特心中冷冷的一笑想道:“神秘的老家伙,没想到连这个特别新闻的配角都是你一手炮制的。”

此刻的将官有的大喊把唐龙抓起来,有的大喊把木图星K区封锁不让记者去采访,有的大喊命令唐龙禁言,不要对外发表任何意见。正热闹的时候,一道紧急通讯传入统帅部。

一个挂着大校军衔的中年军官,向众人敬礼后慌张的说道:“下官是木图星守备舰队指挥官,木图星的守备部队的司令,被……被SK23连队击毙了!”他说完,不等将官们反应过来,就把那场战争景象播了出来,还把唐龙什么时候进入连队的资料也播了出来。

看到数千的守备部队才一下功夫就被军妓连队打得四分五裂,并丢下数百具尸体投降了,后来被那些妓女连队赶出了K区。看到这,所有的军官都露出了愤怒的神色,他们立刻命令舰队司令把这个以下犯上的唐龙给抓起来处死!

但是舰队司令却说自己已经把整个SK23连队保护起来了,将官们立刻怒目相向,不过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被一个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众人说话的声音堵住了。

只听奥姆斯特轻声自语道:“嗯,看来唐龙还真是厉害的人物呢。上次英雄事件,不但凭一己之力消灭了数千艘帝国军舰,还让联邦前总统被送进监狱,并让一个四星大将变成一个通缉犯。现在又来了个军妓事件,不但血腥的清洗了进入连队玩乐的军官,并率领军妓连队打败了守备部队的3个装甲团,还让联邦军队面临解体的危机。呵呵,不知道下次他又会弄出什么事来呢?”

奥姆斯特的话虽然很低,但是却让军官们听到了,所有的人听到这话,心中都是一震。现在想来,唐龙真是个灾星,上次不但害了数万的联邦军人,还害得前总统被关,一个大将被通缉。现在更不用说,不但把木图星中下层的军官给杀掉,还把木图星守备部队最高指挥官也给杀了。更恐怖的是,因为他唯一放过的人,给整个联邦军队带来了覆灭的危机。

总之一句话,联邦会突然变得这么混乱,全都是因为唐龙的存在!只要灭掉了唐龙,连邦就能恢复平静了。在这些军官想来,以前联邦都是这样过来的,一直都没有事,现在突然会变成这样,除了唐龙的缘故外,还能有谁?

奥姆斯特看到自己一句话就把将官们的杀气提了起来,暗自摇摇头:“这帮只会推卸责任的蠢货,不提醒他们的话,恐怕只会把联邦搞得混乱到不能控制。”想到这,奥姆斯特开口说道:“唐龙他现在已经是风云人物了,不想下台的话就让他说好话吧。”

一听到下台这个词,所有的将官猛地一震,脑袋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他们马上计算出此时此刻不但不能教训唐龙,反而应该巴结他。因为从不久前的影片来看,唐龙已经把军妓连队收服了,只要唐龙说这事和军部没关,那么军部就能从这件事摆脱出来,并能以正义使者的身份来调查这件事。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干什么,他们马上在一瞬间就开始寻找替罪羔羊的人选。木图星的守备司令官衔太低,而且已经死了,只能当个狗腿子,那么能够当替罪羔羊的只有骨龙云星系的最高指挥官古奥了。

众将官想到骇可星上驻留的那些高级战舰,就立刻口水直流,两眼发光。那可是联邦一半的战斗力啊!理所当然的,统帅部仅以元帅一票弃权的高票,通过了替罪羔羊的人选。

联邦首都特伦星上的某栋豪宅里,也在此刻做出了决定。

坐在沙发里的陈昱,端起酒杯对坐眼前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道:“张大公子,哦,过几天就应该称为张议长了。虽然你的提议我很感兴趣,但是我很不明白,军队系统出身的你,为什么要减弱军队势力呢?”

依然一身整洁打扮的张虎魂笑了笑,喝了口酒才说道:“呵呵,我不相信控制联邦情报部的未来联邦总统,会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干。”

陈昱也笑了一下,晃晃酒杯说道:“是因为你那被称为少帅的弟弟吗?”

张虎魂依然保持着平和的笑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寒光,却暴露出他此刻的心情。

陈昱在看到张虎魂眼里的寒光后,才含笑点点头喝了口酒。他非常清楚张虎魂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寒光,张虎魂有个弟弟,叫张龙魄,不同于他这个从没露过面的哥哥,张龙魄年满18岁就在北方海盗最为猖狂的地方从军了。

不知道是他的身份所为,还是他的军事才能确实出色。从军一年就因军功,从列兵成为少尉,然后就像坐电梯一样的速度升官。现在北方已经没有了海盗的踪迹,而这个才28岁就已身经百战,并且从无败绩的张龙魄也被晋升为少将,成为联邦最年轻的将军。

最厉害的是他为人和善,并且长得英俊,加上靠山雄厚,在北方非常得人心,被人敬称为少帅,可说是张军龙的继承人了。试想身为长子,为家族立下巨大功绩却不为人知的张虎魂,如何会对这个弟弟有好感呢。

陈昱看到张虎魂不说话,就开口说道:“此时的关键人物就是那个唐龙,只要他说黑是白的,那么黑也会变成白的。只是……”

张虎魂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陈昱示意他说下去。

“只是我怕他已被其他人收买了,把我们政府和军队凑在一起,只要他在电视上说出政府和军队狼狈为奸,到时整个联邦都会解体。相信你也知道上次总统受贿事件对政府的信用有多大的打击,当时你做事也鲁莽了点,不用公之于众也可以让他自动辞去总统职位啊。”陈昱为上次事件搞得政府信用大跌很不满,因为他登上那个位子后,单单恢复政府信用都要耗费巨大的力量。

张虎魂笑道:“没办法,当时我是站在军队那边的,军队的目的就是打压政府信用,不公之于众达不到目的。”说到这,张虎魂放下酒杯,起身说道:“好了,我也该和那个联邦最年轻的上尉谈谈了。”

陈昱起身点点头准备送他离去,不过本来正播放着各地民众抗议消息,和知名人士评论军妓事件节目的电视屏幕上突然出现了特别新闻的字样。

陈昱愣了一下,然后对张虎魂笑道:“我宣誓就职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整顿所谓的私立电视台,他们想播什么消息就播什么消息,不整顿不行啊。”

张虎魂点点头,要不是有这些私立电视台作怪,上次的英雄事件和这次的军妓事件,根本不会让民众知道,那样根本引不起任何的骚乱。不过这样一来,这还是民主联邦吗?张虎魂没有在乎这些,他知道只要控制住新闻系统,言论的动向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看来自己要比陈昱早一步下手,不要新闻系统的份额会被他抢光的。

电视上出现的一个人,让张虎魂和陈昱都吃了一惊,因为那是被联邦通缉的原四星大将——穆恩雷斯啊!但是很快,两个人,不,应该是说,凡是看到这个消息的人,都被震呆了。

油光滑亮的秃头,满脸的肥肉,几乎看不见脖子的穆恩雷斯,他的样子已经够搞笑的了。偏偏他还装出一个异常痛苦悲愤的表情,更为恐怖的是他眼中居然是包含着泪水。不过此刻没有人笑话他,所有的人都是全身冰冷、燥热、大脑的思维已经停止了运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