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十三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面对无数记者的纳姆哈,愤怒的高举着拳头喊道:“诬蔑!这是诬蔑!这绝对是诽谤!”喊完这,纳姆哈神色一转,以凄凉痛苦的神态说道:“想我为政以来如履薄冰,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的工作,所作所为还都是为了万罗联邦的民众吗。可没想到……居然有人诽谤我!我要控告散布不实消息的电视台!”说到这,他又让声音高昂起来。

纳姆哈表演结束后,刚做了一个问答会开始的手势,一个记者马上举手问道:“先生,这次盛传联邦检察官将对您进行调查的事,属实吗?”

“绝无此事!如果检察官对我进行了调查,你想我还能站在这里开记者招待会吗?这一切都是谣言!”纳姆哈在那记者话音刚落就飞快的做了回答。

“先生,有人向法院提出对您的控告,您认为这个人是谁呢?”又一个记者问道。

“这就要问你们这些新闻工作者了,我也是在电视播出这个消息后才知道有人控告我。但是我可以肯定这种无中生有的人一定是我的政敌,希望借此来打击我的声望!不过他一定会失望的,像我这种身正不怕影斜的人,是不会被这些谣言击倒的!我的支持者也一定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此时有一个记者站起来准备发问的时候,突然发现纳姆哈脸色一变,呆呆的望着会议厅大门那边。搞得他忘了提问,转身去看。纳姆哈的表情和这个记者的动作,让所有的人都把头扭回去观看。

这一看,众人都是一呆,因为会议厅门口那里走进了4个身穿军服的大汉。一个见识广的记者,看到了那些军人的臂章,不由惊呼道:“军事法庭的执法官!”听到这话大家一阵发愣,大家都知道这种执法官是专门逮捕犯了联邦军法的人,可是这里没有军人啊,他们来这里干嘛?

纳姆哈不解的看着这四个军人向自己走来,不由侧身向自己的张秘书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军事法庭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没有和元帅打招呼吗?”

张秘书疑惑不解的回答:“先生,元帅已经答应利用军队的势力干涉此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军事法庭的人会来这里。”

纳姆哈听到奥姆斯特做了承诺,不由松了口气,只要军中第一人站在自己这边,自己就没什么好怕的,而且自己也不是军人,军事法庭没有资格逮捕自己,这几个人可能是来通知自己什么事的。

纳姆哈想到这,忙摆出和善的笑脸迎接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位执法官。可还没开口询问他们有什么事情时,站在首位的一个执法官,就表情冷酷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展开念道:“据查纳姆哈勾结军火制造商,在任期间使用总统权力强行决定军队购买的军舰类型,并从中获得巨大回扣,从而使得我万罗联邦军人因战舰质量低劣问题而发生大量伤亡。现以联邦宪法第345条危害军人罪,给予逮捕!”

纳姆哈一听呆了,他发呆不是因为没有这回事,而是这件十分机密的事,为什么军事法庭的人会知道呢?除了那个军火商人和自己外,应该没有人知道的啊!

纳姆哈在苦想的时候,那些记者已经举着摄影器拼命的拍着像,他们都知道这回真是大新闻了。平时在外面时常大喊保护军人利益的纳姆哈,居然会勾结军火商人供应军队伪劣军舰!

“对不起,请跟我们走一趟。”那个为首的执法官看到纳姆哈呆在那里,使个眼色,身后其中两个执法官马上走前来,用力的夹住纳姆哈的手臂,架起就走。

纳姆哈这才反应过来,忙一边挣扎一边大喊道:“放开我!这是诽谤!谣言!

陷害!”他把求救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贴身保镖,可是那些保镖却都假装没有看到他的目光,不是低着头,就是侧过头去。

这些保镖平时很拽,因为他们跟的老板是联邦总统。平时自己这些人,看警察不顺眼可以狠狠地去揍一顿,甚至可以和宪兵打架也不会被抓,但是现在见到执法官却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原因很简单,得罪了警察和宪兵,只是得罪他们的长官,老板施点压就可以过关。可执法官代表的是整个联邦军队的威严,去阻拦他们?百分之百会被乱抢射死,而且还是非常不名誉的死法。看来自己这些人要找过另外一个老板了。

纳姆哈看到自己的保镖根本靠不住,不由暗自诅咒,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纳姆哈忙把目光转向张秘书,拼命的使眼色,要他去找奥姆斯特帮忙。

可是纳姆哈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一片冰冷,因为他看到张秘书居然冲自己露出一个阴阴的冷笑,然后转身离开。难道这件事不是陈昱所为,而是这个自己依为心腹的张秘书所干的?可是他为什这么做呢?这样做对他根本没有什么好处啊。还是说,我的敌人出高价收买他?也不可能,自己的秘密资金都是交给他去盈利,就是存银行的利息都是天文数字啦。

糟!纳姆哈知道张秘书为什么要出卖自己了,因为这样一来那些秘密资金就都是他的了!不行!不能让这个叛徒吞了我的钱!纳姆哈张开口,准备拖张秘书下水。可是在这个时候,夹住他的一个执法官,小声地在纳姆哈耳边说了句:“你那张秘书,不叫凯杰?张,而是叫做张虎魂。”

“张虎魂?”纳姆哈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但是一瞬时间,想起什么的纳姆哈,脸色铁青的呻吟了一句:“张虎魂,张军龙的大公子!”就整个人软了下来,毫无反抗的被执法官架走了。

联邦首都某栋别墅里,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边腻意晃着酒杯,一边看着新闻的陈昱,阴阴的一笑,好像自言自语地说道:“乘他病要他命,把关于纳姆哈的那些资料传出去。”

投影器光亮照射不到的角落,突然走出一道人影,这个人对着陈昱的背影鞠躬应了声:“是。”

陈昱浅尝了一口酒杯里的美酒,然后举着酒杯凑着光亮观察着那鲜艳的颜色。

那道影子也没有离去,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好一会儿,陈昱才缓缓的说道:“知道是谁第一个跳出来的吗?”

“是纳姆哈的第一秘书。”那道影子非常简练的回答。

“哦,张秘书啊,我见过他几次,没想到这个沉默寡言的青年,居然这么狠啊。查出他为什么背叛吗?应该是为了纳姆哈的那些秘密资金吧。”陈昱说完笑了笑,再次浅尝了一口酒。

“查不出,但是却发现张秘书的另外一个身份。”那道影子只是说了一半就闭上了嘴巴。

在事情不紧急的时候,陈昱非常喜欢部下这样不直接把答案说出来,因为这样可以锻炼一下自己的思维能力。

“哦,查不出他的动机,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用伪造的身份也能够当上纳姆哈的第一秘书,不但说明他非常有能力,同时也证明了他的背后有很大的势力嘛。他是属于哪个势力的?”陈昱已经大概能猜出他的背后势力是哪一个,现在就等待证明自己猜对了没有。当然他是不会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的,万一不对的话,不但让部下为难,也让部下笑话。

“他的真名叫做张虎魂。”那道影子知道,对这个上司说得太详细了会被认为有意卖弄,所以只说出能代表那人势力的话就行了。

身兼国防和情报两大部门长官的陈昱,立刻就知道张虎魂这个名字代表什么。

他惊讶的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但是他很快把嘴巴闭上,一仰头把酒杯的酒一口喝光,舒了口气后才缓缓的说道:“调查张军龙和张虎魂要干什么,纳姆哈的那点秘密资金还不放在北方王的眼中,他们这么干一定有什么目的。”说着挥挥手让那个人退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昱才无力的柔柔额头自语道:“怎么会是张军龙呢?按理要整跨纳姆哈的应该是奥姆斯特才对呀,张军龙这个北方王一直都是低调行事,也不插手政治,现在突然让儿子搞出这么大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

元帅府,坐在办公桌前的奥姆斯特,含笑看着眼前两个全息投影半身像。左边的是身穿联邦四星大将军服的中年人,乌黑的头发加腊往后梳得非常紧贴,平凡的五官因为那双闪着光芒的眼睛而使得整个人充满了威武之气。

右边的是一个身穿整洁的黑色贴身西服、白色衬衣、黑色领带,样子非常斯文的年轻人,只是这个年轻人嘴角带着的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让他显得有点傲视群雄的味道。

那个四星大将先开口说道:“老朋友,我儿子的事就拜托你多关照了。”那个年轻人听到这话,把头微微的垂下了一点。

奥姆斯特笑道:“我说军龙啊,你拜托什么啊,我一直都把虎魂侄儿当自己的儿子看,需要我帮忙的事,还用你来拜托?”

张军龙听了,含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他那犀利的目光却瞥了一下那个年轻人。年轻人顺势把微低着的头往下垂,行了个鞠躬礼恭声说道:“谢谢伯父,以后请伯父继续关照侄儿。”

奥姆斯特笑着点点头说道:“不用多说了,再说就把我当外人看了。虎魂啊,纳姆哈的地盘你接收了吗?有没有什么问题?”

张虎魂很恭敬的说道:“是,没有问题。因为这些年来纳姆哈先生举凡选举,及和选民拉近关系的事都是侄儿去办的,可以说选民对纳姆哈先生的熟悉,还不如对侄儿的熟悉。纳姆哈先生出事后,选民主动提议让我顶替纳姆哈先生出来竞选。”

奥姆斯特听到张虎魂还称呼纳姆哈为先生,不由仔细看了他一眼。奥姆斯特知道张虎魂不是叫惯了改不了口的原因,可是却不知道他是佩服纳姆哈才继续叫他先生,还是为了保持礼貌的原因呢?如果是后一个原因的话,那这个年轻人很深沉啊,居然能在自己人面前,保持着对自己陷害的对象的礼貌呢。

想到这,奥姆斯特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你不能和陈昱一起联合参选。纳姆哈和陈昱是对手,原来支持纳姆哈的选民是不可能同意你和陈昱联手的,不然你就有资格担任副总统了。”说到这奥姆斯特笑了起来:“不过你也不用灰心,在我和你父亲派下议员的支持下,议院议长还是能够当上的。”

奥姆斯特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偷偷注意着这两父子的表情,看到他们虽然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但神色中却微微露出稳拿的味道。看到这一幕,奥姆斯特不由在心中咯噔一声,看来军龙派系支持的议员肯定是占了所有议席的多数,不然他们是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的。

“嗯,真是可惜呢。因为上次冒名领功事件,军方明面上支持的议员都落了马。虽然自己一直都是在暗处支持自己的代言人,可是人数不是很多。看他们的样子,军龙派系暗中支持的人肯定超出自己许多。”

在奥姆斯特思考的时候,张军龙出声说道:“陈昱现在的选票已经排在第一位,总统的宝座是稳拿的。拥有国防系和情报希的联邦第一人,肯定不会让我们军部系统的人好过。为了议院能够牵制他,我想我们应该坦诚相对了。这是我那派系支持的议员候选人名单,其中70%已经竞选成功了。”

随着张军龙的话,奥姆斯特面前出现一幅微型屏幕,人名在缓慢的滚动着。奥姆斯特按动桌上的红外线电子感触键盘,马上知道这张名单共有七千人,其中五千多人已经拥有议员资格了。两万的席位中已经知道五千多席是什么人让他们坐上的。不知道这五千多人的数字属实吗?应该是比真正的数字少了许多吧。

奥姆斯特抬起头笑道:“虽然我没有派系,不过算是朋友的也有那么几千人竞选成功了。我把他们的名单发给你。”说着按动了几个按钮。

张军龙的影像好像在低头查看什么,良久才见他抬起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然后笑道:“真看不出来,你有这么多的朋友竞选成功了,让虎魂去拜访一下他们吧?”

“这自然需要,不然如何能够牵制陈昱呢?我会跟他们介绍虎魂的。”奥姆斯特含笑说。

张虎魂接到父亲传过来奥姆斯特支持的议员名单,看到上面足足有三千人,不由心头一跳,加上自己这边藏起的二千人,两万人的席位就占了一半多,达到了52%的席位。别小看这2%,这可是真正能够左右联邦的力量啊!

奥姆斯特在他们两父子传递文件的时候,就开始敲击键盘,这时出声对张虎魂说道:“我已经把介绍信发送给他们了,你随时可以和他们联络。”

这种和数千人的联络,一般都是通过全息投影,就像奥姆斯特他们这样,不然谁有精力和几千人一个个见面?当然非常机密的事情或者为了培养感情,还是会亲自见面的。

张军龙向张虎魂点点头说道:“看,你伯父是多么关照你,才说完就把介绍信开出去了,还不快去和那些议员联络?”

张虎魂知道父亲有些话要和奥姆斯特说,而且很可能是会谈不拢的话题,自己留在这里可能会被迁怒,所以连忙向奥姆斯特道谢,然后就关掉了通讯器的连接。

“元帅阁下,现在边境已经没有了冲突,下官那军区下辖的高级战舰不知道何时能够回去驻地呢?当然,下官这个军区司令不是对这个有意见,我们都是联邦军人,那些战舰是联邦的战舰,驻扎在什么地方都是联邦一句话。可是下官那些北方本土的士兵却老是冲我发牢骚,说什么战争时期他们不敢抱怨,但现在又没有战争,全联邦的高级战舰都集中在一个星球,挤都挤死了,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回去啊。因为这些话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所以下官才来询问一下元帅阁下。”张军龙说完紧紧地看着奥姆斯特。

奥姆斯特在张军龙让他儿子先行离去时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虽说张军龙麾下还有15万艘战舰,可惜这些都是些中下两级的各种型号的战舰及运输舰,战斗力只剩下原来的60%不到,当然心急那些高级战舰了。

边境冲突结束后,找自己表示希望把高级战舰调回原来驻地的军官,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了。这些人有的是说防御边界的力量不行,有的是说打击宇宙海盗的力度不够,其实他们还不都是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看来联邦慢慢开始出现军阀割据的情况了,想到这奥姆斯特在心中暗自好笑,因为各军区会有这么大的权力,都是自己这几十年来的成果啊。

这些念头当然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奥姆斯特在张军龙话音刚落就点点头说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原本在冲突结束,帝国没有继续入侵的现象后,已经准备在大选期间把高级战舰调回原来的驻地。可是,没想到这期间却发生了穆恩雷斯侵占功劳的事件。虽然发布了通缉令,可南方根本不理会,反而在各星球宇宙港驱赶派去抓捕的人员。”

“阁下是说雷斯派系会叛乱?他那区区10万艘中下两级的战舰,如何是联邦数十万战舰的对手?请放心,不用其他军区动手,只要阁下把北方军区的高级战舰调回来,下官敢立军令状立刻把穆恩雷斯两父子逮捕归案!”张军龙说完继续紧紧地盯着奥姆斯特。

奥姆斯特叹口气说道:“唉,我当然知道只要你的北方军区就可以消灭穆恩雷斯。但是骇可星上雷斯派系的高级战舰却有3千之巨,如果将占据绝大压制优势的你们北方军区战舰调走了,一旦他们勾结帝国,我们联邦的战线立刻会崩溃。就算他们不叛国,来个停止内战的口号扣押其他战舰,整个边境也立刻会变得混乱不堪啊。”

张军龙不以为意的说道:“元帅阁下可以把这些战舰的指挥官换掉,或者为了安全点,把全部南方人员换掉也行啊,还不是一道命令的事吗?”

奥姆斯特摊开手无奈的说道:“难啊,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这样做的理由吗?

这只会让他们提前叛乱!就算他们不会叛乱,也可以用只服从直属上司的命令推托,我这元帅的命令不顶用啊。”

张军龙眉毛扬了一下,他已经知道奥姆斯特这么说的意思了,原来他希望那道元帅可命令任何军人的法令早点通过啊。

张军龙在刚听到这个法令提案的时候,就知道这是对付自己这些军区司令的尚方宝剑。因为有了这个法令,元帅就有权可以直接把自己亲信安插到各军区要害部门,同时也可以把军区司令的心腹调到其他地方去。从意义上来讲,对联邦军队是件好事,但对自己这些军区司令就不那么好了。自己原本还想让儿子控制议院后,把这个法令拖住不实行,现在看来奥姆斯特是拿北方军区的高级战舰和自己交易了。

“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在骇可星,雷斯派系外的高级战舰起码有数万艘,这些战舰可完全消灭雷斯派系的战舰。只要您下令,下官愿意亲自前往指挥。”张军龙衡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划算,情愿耗损一些高级战舰,也不愿意让那个法令通过。

“这不可能,我们用什么理由消灭他们?难道是说为了预防他们将来叛变吗?这根本行不通的。”奥姆斯特忙摇摇头说。

张军龙不吭声的看着奥姆斯特,良久,他才出声说道:“下官明白了,那么就等阁下把那些人调离后才来讨论高级战舰调回各军区的话题吧。啊,是了,穆恩雷斯跟我们这些四星大将联络过,他说他是被人陷害的,对于他的话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好,那么下次再联络。”说完这,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奥姆斯特就关掉了通讯。

奥姆斯特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看来是需要一场真正的战争了。”

唐龙经过乘坐漂浮车、运输舰,耗费数个小时后终于来到骨龙云星系军区的司令办公室外。而宪兵把唐龙带到这门口就径自离去了。

“报告!”唐龙面对那扇紧闭的门行个礼大喊道。这时门口两旁安置的探测器,发出两道微弱的光芒把唐龙扫描了一遍,接着B的一声,那门就自动打开了。

“靠,居然要检查过后才开门,难道会有刺客前会来刺杀吗?”原本以为站在门口,门就会打开的唐龙暗自嘀咕。他会连这种事都要去发牢骚,主要是因为等下进去后还要再敬一次礼。

唐龙进去第一眼就看到站在宽大桌子前的中年军人,这个人他见过,就是这个人向自己下达拼死抵抗敌军的命令。那三粒闪闪发亮的金星还真是让人觉得恶心呐。唐龙虽然心中胡思乱想着,但是仍脸无表情的行了个无可挑剔的军礼,并恭声说道:“长官好!”

古奥*随意将手挥了挥算是回礼,然后含笑说道:“辛苦你了,我们联邦的英雄。来,我们坐着说。”说着指了指房间一角的沙发。

“谢谢。”唐龙保持着冰冷的表情,双手放在膝盖上,腰骨挺得笔直得坐在沙发边上,可说就这样一直聆听着长官的话。只在年轻貌美的女勤务兵送上红茶,他才微微点了下头道谢。

当然,唐龙也注意到那个美女勤务兵偷偷的看了自己几眼,不过他没有想到其他方面去,反而想道:“不知道这个女兵有没有和这个*有上那么一腿呢?如果有的话,那要怎样才能收集证据呢?”敢情他现在看到什么都在想如何利用起来。夸夸其谈不着边际的古奥*,不知道眼前这个部下正打着怎样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主意呢。

“那件事,主要是穆恩雷斯和索斯*所为,后来在索斯*良心发现下,在本人的公正无私下,以及在元帅亲自查探下,你总算重见天日……”唐龙听着古奥*不断说着,主要内容就是没有索斯*和元帅,特别是没有他这个*的帮助和公正无私,自己这个中尉就别想翻身。

唐龙心中暗自冷笑,别以为自己被关了这么久不知道外面的事,自己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存档的新闻来看。整件事中,那个索斯海保护了自己认识的人,并告发了穆恩雷斯,而那个元帅则把穆恩雷斯踢下台,但你这个*却根本什么都没做,为什么把夸奖你自己的话重复了这么多遍呢?

“对不起长官,不知道下官那艘舰艇内的战友们现在怎么样了?”唐龙终于等到古奥*喝茶润口的机会,马上开口询问。

“哦,他们啊,说到他们,这就关系到我为什么要和你见面的原因。”古奥放下茶杯盯着唐龙,看到唐龙神色丝毫不变的看着自己,才缓缓的说道:“你想象一下也能想象到这次的事件对我们军队的声望是个重大的打击。单单今年申请入伍的人数,跟上一年比就下降了50%,而申请退役的更是比上年多了200%,从这就可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唐龙当然知道那事对军队的声望打击有多大,他在听到那则新闻的时候,心中就产生了军队是如此黑暗的感觉。那些知道真相的民众心里恐怕也是这种感觉,有了那种感觉谁还愿意呆在军队里呢。

看到唐龙点头,古奥*继续说道:“所以为了稳定军心,我们统帅部希望你们不要提起这件事。至于民众嘛,那都是非常健忘的,相信不用多久他们就会忘了这件事,到时候我们军队的威望又会再次提升起来。相信身为军人的你是会同意的。”

唐龙听到这话一愣,心中想道:“威胁呀?不知道这件事能不能拿来陷害他呢?”当然心中一下子就否定了,自己也不愿意整天被人指指点点,再说这可是整个军队高层的决定啊,自己还没有蠢到和所有高官作对。

古奥*看到唐龙低着头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忙继续说道:“你那些战友已经全部答应了,而且我们为了补偿你们,可以满足你们每人一个合理的要求。”

“可以满足我们每人一个合理的要求?”唐龙吃惊的反问,在他看来,要自己不提起那件事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啊,怎么军部高层居然会许下这样的承诺呢?

“对,只要是合理的,什么要求都可以。”古奥看到唐龙的样子笑了,虽然自己也不了解军部高层为什么要这么关照这些下级士官,但能够完成任务,自己的功绩本上就多了一笔啊。

“长官,冒昧问一下,我能不能知道我那些战友他们的要求是什么呢?”唐龙有点急切地说。

“呵呵,这小子,敢情想参考一下才下决定呢。”古奥虽然在心里想着,但还是立刻回答道:“他们啊,全都要求去士官学院进修专业。”

“士官学院?”唐龙有点不解,他们都已经是士官了,还进士官学院干嘛?

古奥看到唐龙的样子就知道他误解了:“呵呵,士官学院是那些不是国防大学毕业的军官进修的地方,当然那也是士官晋升下级军官的最佳捷径,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去的。他们出来后最起码也是个少尉。”

唐龙当然听出古奥暗示自己要求这个,但一来自己不喜欢读书,二来自己已经是中尉了,进去没搞头啊。

古奥看到唐龙眉头皱了一下不吭声了,知道唐龙不喜欢这个,于是再次开口说道:“来,说出来听听,你的要求是什么?”

“嗯,不知道下官能不能担任战舰的指挥官呢?”唐龙虽然神色依然冷漠,但眼神却散发出炙热的光芒。

古奥心头一跳,这光芒自己见过,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能看到,他非常清楚那是渴望什么的光芒,那可是渴望升官的眼神啊。

古奥皱皱眉头,他不喜欢在其他人眼中看到和自己一样的眼神,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虽然根据你上次立下的功劳可以晋升为少将,但是不可否认,你违背了我下达的命令——死守!”说道这,古奥的眼神散发出冷漠的光芒。

唐龙马上心虚的低下头,但却在心中冷哼道:“妈的,死守?你这王八,一万的自走炮舰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消灭了九成,要不是我利用敌人以为我们会逃走和轻敌的心理反攻了一次,乘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开始逃亡,我现在已经变成宇宙尘埃了!”

古奥看到唐龙低下头的样子,得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你虽然犯了违反军令的罪,但在遭到关押后变得比较轻了。同时也由于你立下的功劳非常巨大,所以经军部的批准,决定晋升你为上尉,违反军令的罪就算消除了,不会纪录在你的档案中。对于这样的决定,你有没有意见啊?”

“没有!谢谢长官栽培!”唐龙猛地站起来啪的敬了个礼,心中虽然乐开了花,但脸上依然保持冰冷的表情。想想也是,他怎么会有意见呢,原本以为不被处罚降级就好了,没想到还能升上一级,呵呵,19岁的上尉,想到这,做梦都会笑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