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十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军部那帮王八蛋!居然连我唐龙的功劳都敢侵占,不行!我一定要揭穿他们!”跳脚大骂的唐龙立刻气冲冲的往门外跑去。不过唐龙来到门口看到外面漆黑一片的环境,不由停下了脚步。

“怎么办,外面这么黑,而且这里是地下矿场,一不小心就会进入像迷宫一样的通道,再说就算去到铁门那里我也不可能把它打开啊!”想到这些,唐龙开始垂头丧气了,唐龙摇摇头:“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当军人了,他们要侵占我的功劳就让他们侵占个饱吧。”说着唐龙就往回走去。

唐龙才走了两步,猛地抬头失声喊道:“糟!他们为了夺取功劳把我关到这个地方,绝对是为了不让我出去搞坏他们的事,这样一来我那些部下不也遭受同样的待遇?”唐龙想到这立刻一边叫骂一边往机器人的那个房间跑去。

现在唐龙已经知道就算自己不想当军人,自己也一定要逃出去揭破他们阴谋。不但是为了自己不被关在这里度过余生,也是为了那些部下能够获得自由。

唐龙在那堆积如山的仪器里乱翻,他希望找到能够照明的仪器。虽然让他找到了机器,可却没有能源块,用电线来连接根本离不开这个房间啊!

正当唐龙苦恼的时候,一个金属合成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在干什么啊?”唐龙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大喜,忙跳到机器人身旁,不等它下了平台,就抓住机器人的手说道:“快带我去铁门那里,我要出去!”

当然唐龙的力量是不可能拉起机器人的,机器人任由唐龙抓住自己的手,一边轻松的摘下身上的线头,一边问道:“出去?为什么呢?这里不好玩吗?”

唐龙焦急的说道:“不是这里好不好玩的事,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办啊,快带我去大门那里!”

“重要的事?”机器人用红眼打量了一下唐龙,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带你去。”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唐龙高兴的跟着走了两步,可又马上到回去捡起找到的照明仪器和几根电线。他跟在后面一边捣弄着一边说道:“能不能跟你借点电?”

机器人听到这话停下脚步奇怪的问道:“借点电?怎么借?”唐龙知道这个机器人敢情连这些事都不知道,也就解说给它听。机器人听完后很感兴趣的把连接照明仪器的线头接到自己身上,看到那照明仪器发出了光亮,不由很高兴的说道:“原来我还有这个本事啊。”

唐龙应和了几句催促机器人走出了调度室,此时唐龙才看到了这个地下矿场的样貌。调度室建在一个空旷洞窟墙角的墙壁里,不仔细查看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个门,难怪没有人发现呢。而洞窟四周有着七八个巨大的通道口,密密麻麻的运输单轨从通道延伸出来,围满了调度室四周。

唐龙除了看到有好几架生锈的运输机歪倒在通道口,根本看不到指示出口的标志,要是没有机器人带路,就算自己拥有照明仪器也不可能顺利的找到去铁门的道路。

被机器人带入一个通道,可以看到散落在通道四周的矿物碎块,随着灯光闪烁着青绿色的光芒。唐龙看到这一幕虽然心急出去,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弯腰捡起几块矿物,并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矿啊?”

机器人头也不回的说道:“那是SRA矿物,制造飞船等太空器材时的必要添加物。”

“这就是SRA矿物!”唐龙吃惊的看着手中的物体,他没想到曾引发世界战争的媒介就是手中这不起眼的物体。

在以前没有加入SRA矿物制造的飞船机体,根本承受不起空间跳跃的拉扯力。不过在因争夺SRA矿物的世界大战后期,一种更为优秀更容易获取的添加物被发现,使得SRA矿物开始失去往日的辉煌。这也可能就是这个矿场会被抛弃的原因吧。

当唐龙正要把这随处可见的矿物抛弃的时候,机器人突然嘿嘿的笑道:“我无聊的时候曾研究过这些SRA矿,你知道吗?我依靠脑袋里的东西发现只要用个特别的方法,这些矿物会变成另外一种矿物哦。”

心神早就飞到外面的唐龙随口应道:“哦,会变啊,会变成什么呢?”

“会变成从来没有过的一种矿物啊,我叫它MMT矿物。”机器人兴奋的回头说。

“哦,这MMT矿物有什么用呢?”唐龙还是心不在焉的应道。

“可以产生强大的能量啊,上次我弄了一块,让我好长一段时间不用睡觉呢。可惜那次以后就没有材料弄出另外一块来。”机器人说到这,发现唐龙只是哦哦的应着,根本没有认真听,不由哼的一声扭过头去,不吭声了。

唐龙根本没有听清楚机器人说些什么,他只是思考着如何跑出外面去揭穿军部,让自己的部下安然无恙的出来。他不知道关押部下的军事监狱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到了。”机器人说出这话就停了下来,唐龙也早就看到了那扇巨大黑色的铁门,在把照明器摆好后,仔细的查探起来。当然结果是让唐龙失望的,这道大门跟保险箱一样是单方向打开的。

原本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机器人看到因愤怒踢了大门一脚,却抱着脚喊疼的唐龙,不由出声说道:“没用的,这扇大门很厚很厚,要想出去只有挖开那些水泥墙哦。”

唐龙听到这话看看那布满青苔坚硬的墙壁叹了一息,不过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的眼神一亮,立刻兴奋的扑上来抓住机器人的手喊道:“矿场的挖掘机在哪?”

机器人当然马上明白唐龙想干什么:“矿场深处就有,不过就算没有生锈也没有动力起动啊。”

“没有动力……”唐龙如浇了一头的冷水,没有动力什么也别想了。突然间唐龙记起机器人说了些什么,话里好像说了什么巨大的能量,他忙问道:“刚才你不是说SRA矿可以制造出拥有巨大能量的东西吗?”

机器人点点头:“对呀,我说SRA矿经过特别的提炼可以变成MMT矿。”

“这MMT矿可以让挖掘机启动吧?”唐龙紧张地问道。

“当然可以啦。”机器人说完马上泼唐龙冷水:“不过现在没有材料可以提炼MMT哦。”

“怎么会没有材料?这里到处都是SRA矿啊。”

“哎呀,你以为有矿物就行了吗?我虽然有炼制器材,但最重要的用来分解矿物的淡水,在这个地方可是找不到的哦。”

“淡水?!”唐龙兴奋的跳起来喊道:“我有淡水制造机啊!”说着就从怀里掏出那个机器。

“淡水制造机?”机器人拿起那块巴掌大的东西,看了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它出声问道:“这东西能够制造多少水来?太少可不够用。”

“一小时一公升,不知道够不够呢?”唐龙紧张的说道。

“你是说可以不停歇的制造淡水?”机器人兴奋的问道。

“机器没有坏掉,能量充足的话,理论上是这样。不过这种型号是能量固定型的,全部能量用完大概能够制造1吨左右的淡水吧。”唐龙不敢肯定地说。他虽然明白如果机器能够一直使用,生产公司肯定会倒闭,但现在自己处在这个环境,开始诅咒为了保持销售率而弄出这种型号的公司了。

机器人考虑了一下说道:“一吨啊……嗯应该够的。走,我们回去炼制MMT!”

唐龙和机器人抱着一大堆的SRA矿物回到调度室,机器人放下矿物就立刻钻进那堆仪器山里面翻起东西来,而唐龙则静静的依着那堆矿物而坐。

唐龙把食用菌制造机制造出来跟黄豆般大小的物体倒入口中,一边嚼动一边想道:“唉,看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出去,可是出去后我怎么去解救我的部下呢,难道跑到电视台说我才是真正的英雄?不是被当成白痴赶走,就是被军部那帮家伙发现,继而被追杀。而且自己怎么逃出监狱呢?自己一出了监狱的警戒线,这个东西就会把我的脑袋炸飞啊!”唐龙无奈的摸了一下脖子系着的那个项圈。

唐龙突然出声问道:“我说,你不是发现跟我一样被关进来的人变成跟你一样了吗?你知道他们在哪里?我想去探望一下他们。”

随着屋内哐啷的声音传来机器人的话:“离这里远着呢,最近的一个在中间那个通道内两三公里处。”

“呃,是了,你有没有看到他们脖子系着跟我这个一样的项圈?”唐龙希望能够研究一下有没有能够解除项圈的机会,自己脖子上的看都看不到别说研究了,只能找外面那些死去囚犯的来研究了。

“他们原来是有,不过在他们变得跟我一样后,那东西就被外面来的人拿走了。”机器人的话继续伴着翻动东西的声音传来。

唐龙听到这话,只能无奈的叹了一息,看来自己只能在出了这个矿场后才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了。

此时机器人抱着一大堆的仪器走了出来,看都没看唐龙一眼就开始捣弄起来。靠在矿堆旁的唐龙惊讶的看着那一堆东西,飞快的在机器人手中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奇形怪状的机器。

机器人搞好那个机器后,来到唐龙身前没好气地说道:“好啦,还坐着干什么?帮忙把矿物倒进机器里面。”说这就弯腰抓起几块矿物走向机器。

“哦哦,好的。”唐龙闻言忙起来帮忙。于是唐龙就在这份不清昼夜的地下开始帮忙炼制MMT矿物。他不知道那个淡水制造机和自己为了逃出去,而让机器人制造出MMT矿物会给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当然他也不知道外面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现在只记得要让挖掘机动起来,好让自己逃出去。

“只要我当上议员,我一定会为大众服务……”

“请把宝贵的一票投给在下,在下给各位下跪了,拜托各位啦。”

“来来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请记住在下是隆特议员,到时请投我一票哦。”

“绝对没有问题,只要在下当选,绝对会提高各位的工资,绝对会降低各种税率的,请支持马斯议员啦!”

现在整个万罗联邦所有的电视台都是这样的影像,各个星球的主要城市都是这样的人站在漂浮车上满街跑的大喊着。原因无他,万罗联邦的大选开始了。

万罗联邦总统竞选办公室,纳姆哈原总统,正闭着眼睛让化妆师帮自己卸装,外面人来人往,忙着把各种数据从各个星系汇总过来。

卸了装的纳姆哈,接过美女秘书端来的咖啡,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的喝了一口。他今天为了拉票跑了数十个星球,真是累坏了。

这时那个他的第一秘书,很年轻的张秘书来到纳姆哈跟前,恭敬的说道:“先生,您的支持率32%,比第二位的陈昱高了6%。”

纳姆哈皱皱眉头说道:“这个陈昱为什么能够获得这么多的支持率?”

张秘书翻动了一下手里的资料点头说道:“他不但和各地的财团关系要好,更和军队系统有着良好的关系,所以他才能一下子获得这么多的支持率。”

纳姆哈点点头沉声问道:“军队支持的竞选者情况怎样?”

这次张秘书没有看资料,立刻开口说道:“军队系统除了元帅大人是支持您的外,其他各派系都另有支持的人,当然这些竞选者都是竞选议员,没有角逐总统的。因为上次的英雄事件,和各派系所辖的军人及家属的固定选票,所以他们的支持率都非常高,可以说是当选定了。”

纳姆哈听到这满意的点点头:“算他们还识相,没有让代言人去竞选总统。你给我严密查探陈昱竞选资金的来源和找出他的把柄。同时也暗示他和我联合选举,成功了我会让他当个副总统,不然就让他连议员都当不了!”

“是。”张秘书恭敬的点头退下了。

纳姆哈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陈昱的支持率,不由阴阴的冷笑道:“哼,要是不投向我的阵营,你这个危险的家伙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说着狠狠地喝了口咖啡。

万罗联邦某私立电视台台长办公室,一个中年人坐在办公椅上静静的看着桌上的一张电脑卡片。他刚才已经看过这张卡片的内容,他也知道这个消息播放出去能给民众带来怎么样的震撼。但他在迟疑着,因为这是一张用匿名信件寄来的,消息的真假不敢确定。如果是普通的消息,就算自己明知道他是假的,自己为了收视率也会毫不犹疑的播出。但就是因为里面牵连了许多个大人物,要是自己播出去很可能整个电台都会倒闭。

正当这个中年人举棋不定的时候,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急冲冲的跑进来,中年人不用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小舅子,这个电台的副台长。

“姐夫,快看电视啊!”肥胖的中年人说着,不等台长说话,就用和他身体不般配的速度,来到办公桌前,飞快的按动桌上的按钮。

看到办公桌侧边的墙壁上显现出影视图像,电视台长皱了下眉头说道:“这是哪家电台的,现在这个时候居然播放战争片?”

那个肥胖的中年人忙说道:“姐夫,这是银鹰帝国的帝国电视台,现在播放的不是战争片而是上次边境战争的纪录片!”

“上次边境战争的纪录片?让我看这个干嘛……”台长这话还没说完,就被接下来的图像弄得变成哑巴了。

台长看到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穿联邦少尉军服的英俊少年,他神情冷漠的挥手命令道:“所有战舰听令,开始充填主炮能源,射击坐标为s34x234z12y45!主炮发射!”随着这个少尉的命令,屏幕的影像一转,变成了宇宙的景象,从视觉来看可以察觉这是从一艘自走炮舰拍摄到的。可以看到从自走炮舰射出的近千道光芒击中了远处的帝国战舰。

副台长当然知道这样的场景就是上次英雄事件,全国播放的我军击溃敌军的影像,但是那个英俊的少尉不是那个唐特雷斯啊!这是怎么回事?他惊讶的向自己的姐夫问道:“姐夫,这个少尉是谁?为什么是他下令进攻的?”

台长没有回答小舅子的问题,而是看了一下桌上的电脑卡片低语道:“果然是这样。”他抬起头问道:“谁告诉你帝国会播放这个新闻的?”

副台长摇摇头说道:“是业界内部流传的消息,说帝国电视台会播出重要的新闻。可具体是谁说的却不清楚。”

台长听到这话,眉头皱了起来,不过他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屏幕上继续显示着的影像。

屏幕上出现了那个联邦少尉和两个穿着帝国少将军服的金发年轻人的三副影像,接着是那两个帝国少将依次敬礼说:“我是银鹰帝国帝都禁卫军第三舰队指挥官——凯斯特少将。我是银鹰帝国帝都禁卫军第四舰队指挥官——达伦斯少将。”

在那两个少将报出自己的姓名后,那个联邦少尉也敬礼说道:“我是万罗联邦自走炮舰编号521舰舰长——唐龙中尉。”听到这话,副台长呆了一下,接着猛地跳起来喊道:“他才是唐龙?!”他不是笨蛋,在听到唐龙报出自己的名字后,马上就想出原因了,忙向他姐夫说道:“姐夫,这可是大新闻啊!”

台长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屏幕上继续显示的战舰追逐战的影像消失了,接着出现了刚才那两个少将中一人的图像,他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上次边境冲突中帝国军指挥官之一的凯斯特少将。相信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不久前万罗联邦所宣扬的战争英雄是另有其人了吧”。

凯斯特说到这露出悲愤莫名的神情说道:“我和我的同僚回国后看到联邦宣扬英雄的新闻时,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我们想不到所谓民主政治的联邦中,居然会出现联邦的某些高官如此剥夺部下的功劳,更不知廉耻的派缱他人冒名顶替侵占功绩。虽然这是属于万罗联邦的内政,不是我和我的同僚这些外国人所能评议的。但军人的身份和军人的荣誉让我们不能够沉默下去,全宇宙的军人都不能够容出现这样无耻下流的军人!我们以军人的身份强烈要求寻找真正的英雄,严厉处罚那些没有军人荣誉感的军人!”

在凯斯特声色具备的演出结束后,帝国的评论员马上出来开始长篇大论的大肆抨击万罗联邦政府军队高层的腐败。与此同时万罗联邦的发言人也马上跳出来否认这件事,并大骂帝国居心不良。

原本播放着竞选消息的联邦私立电视台马上全天候转播帝国的消息,瞬时间,万罗联邦的竞选一下子停了下来,大家都在讨论着这个消息的真假。而那个唐特雷斯也气愤地在公立电视台发表言论,说帝国为了扰乱联邦政治居然敢说出如此荒谬的谎言,自己和那些牺牲了的联邦军人及他们的家属是不会原谅这种人的。接着就有联邦所谓的专家跑出来说,刚才那段影像是帝国通过特技处理的,根本就是伪造的。

台长获知才一下子功夫,联邦新闻界就已经大乱了,不由在办公室走来走去。他的小舅子搞不懂姐夫走来走去干什么,也搞不懂姐夫为何不让电台参与这些报导,反正就算这些消息是假的,自己加进去也能够捞一笔信息费,为何错过这样的机会呢?

台长猛地停下脚步,抓起桌上的那张卡片回头狠狠地说道:“给我联络所有认识的电视台,不惜代价给我买下所有电视台同一时段5分钟。”

“啊?所有电视台同一时段5分钟?姐夫这钱可是天文数字啊。”小舅子吃惊的说。

“就是借高利贷也要把那段时间买下来,快去!”台长咬牙切齿的喊道,看到小舅子吓一跳的正要往外跑,忙喊住他说道:“买下的5分钟时间,全部用来显示这段文字。”说着提笔写了几个字递给小舅子,副台长原本听到花了这么大笔钱单单播放一段文字,不由觉得奇怪的准备询问,但看了那段文字后,马上两眼放光的瞟了一眼姐夫台面的那张电脑卡片。

“对了,同时给我通知那些超级财团,告诉他们想要做广告就要乘早跟我联络,不然到时候连1秒钟的广告时间都不会留下!快去做事。”台长看到小舅子还呆在门口,马上挥挥手说。

“好咧,我这就去办!”副台长终于知道他姐夫掌握了可以大捞一笔的资料,忙跳起来跑出门外。

独自一人呆在房间内的台长看着手中的卡片得意地笑道:“看来联邦第一电视台的地位很快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万罗联邦首都星,穆恩雷斯大将府邸,宽大的府邸没有什么人走动,只有一楼的客厅亮着灯光。这个府邸是穆恩雷斯在首都的住宅,真正的府邸是在他管辖的星系那里。

寂静的夜空中传来啪的巴掌声,接着一个气愤地声音从客厅响起:“你这个逆子!什么事都自把自为,现在看看不是出事了吗,你想气死老子是不是啊?”进入客厅可以看到身穿便服的穆恩雷斯气愤地指着正单手捂住一边脸,样子委屈站着的一个微胖的少年大骂着。

“爸,只不过是帝国那边散发的谣言而已啦,国内没有人会相信的。”唐特雷斯委屈的说。

“哼,幸好这是敌国那边发出来的消息,而且除了那些影像就没有什么证据。不然你跟我都要倒大霉!记住你要死咬这是敌国为了打击联邦声誉而搞出来的特技效果,记住让你那些兄弟死撑住,不要去外面,特别是在外面喝酒,不然大家一起完蛋!”穆恩雷斯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酒杯。

唐特雷斯看到这忙机灵的上前去倒酒。穆恩雷斯看到儿子胆战心惊的,接过酒杯,拍了下儿子的肩膀说道:“你也不用这么担心,做父亲的我早就预料会出现这样的事,所以一早就把那些知道秘密的人给解决了。现在就算有人怀疑也找不到什么证据的,你就放心的准备当个上校吧。”

唐特雷斯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惊喜地笑容:“上校?!谢谢老爸!”

穆恩雷斯也露出了笑容:“臭小子,小小一个上校有什么好高兴的。”喝了口酒后表情严肃的说道:“首都怎么说都不是我们的地盘,这段时间你不要乱来,这里龙蛇混杂,不比在我们地盘上干什么都可以压制下去。”

唐特雷斯忙笑道:“我哪会乱来呢。”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帮臭小子平时偷偷摸摸搞些什么,军队的那些女兵还好处理,外面的那些女人少去碰,特别是在这里,就是军队的女兵也不要去碰。因为这里比你老子大的有一个,就是平级的也有三个,谁知道会不会碰上他们的女人。”

“老爸,是不是您当上一哥后,我就可以……嘻嘻。”唐特雷斯嬉皮笑脸的说。

“哼,就是老子当了一哥,你也不可以乱来,难道你想众叛亲离吗?儿子啊,你现在要开始努力学习怎么使用手段,要懂得恩威并重,不然以后如何掌握我的军队?”穆恩雷斯喝了口酒,看着不知所以的儿子说道:“你也知道,现在军队虽然外表看来是统一控制在联邦政府手中,但因为各种原因,其实军队是被控制在由财团、官员、军官组合起来的各个派系手中的,由于控制武力的人比较重要,所以一般都是军官为派系头目。”

唐特雷斯点点头笑道:“这我知道,您就是雷斯派系的头目嘛。我还知道,整个联邦军队虽然派系众多,但比较主要的派系只有三个,也就是我们这一派的雷斯派系,以慕杰特大将为首的杰特派系,和以张军龙大将为首的军龙派系。”

“如果连这都不知道,那么你也别在军队里混了,给我说说各派系的势力。”穆恩雷斯看都没看儿子一眼的说。

“呃……我先说雷斯派系的吧。”唐特雷斯迟疑了一下说道:“雷斯派系,主要势力范围在南方,也就是您所驻守的地方。势力范围为3个星系,人口6000亿,10多万艘各种类型的战舰,兵员2亿左右。”

“杰特派系的势力范围主要在西方慕杰特大将的驻地四周,2个星系,人口4000亿左右,5万多艘战舰,兵员1亿左右。而张军龙大将为首的军龙派系在北方,是三大派系中势力最大的一个派系,控制了4个星系,人口9000亿,战舰15万艘,兵员达到3亿。剩下的是其他派系控制位置在东方的2个星系,这两个星系处在联邦心脏,人口上万亿,驻军战舰有20万艘,兵员4亿,如果这些派系联合起来的话,联邦第一派系的称号就是他们的了。”

说到这,唐特雷斯小心的看了穆恩雷斯一下问道:“老爸,我觉得很奇怪,按理说最大派系应该是控制军费预算的元帅阁下,可是没听说他有哪个特别亲密的部属,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坎穆奇大将去组建私人派系,他也不去理会。元帅阁下怎么想的呢?”

“你能想到这层也算难能可贵,虽然我和他闹别扭是朝野皆知的,但是我这边的军事预算从来就没有短缺过。可他也从来没有向我示好过,真真搞不懂啊。”穆恩雷斯叹道。

“呃,这么说元帅阁下是个正值的军人?”唐特雷斯奇怪的问。

“哼哼,正值的军人?儿子啊,在这个联邦内,正值的军人是不能够升官的,更别说当上军中最高的位子——元帅。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也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派系,我怀疑他隐藏起来的元帅派系强大到让我们难以相信的地步。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从来就没有被人抓到什么把柄,这可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而唯一的把柄就是上次总统让他下令击毁民航机的事,可我怀疑这个把柄反而会被他利用。”

“这么说来元帅阁下不是个很危险的人吗?那为何您还要到处和他作对呢?”唐特雷斯感觉到手腕上的通信手表震动起来,一边看一边顺口问道。

穆恩雷斯把酒一饮而尽笑道:“这你就不懂了,我是在试探他,让他暴露出他的真面目,为了得到他的位子,怎么能够不清楚他的底细呢。可惜一直以来都试探不出什么。”

穆恩雷斯看到儿子只顾看着手表通信器的屏幕,不由摇摇头抓起酒瓶替自己倒了杯酒说道:“这些你欺我诈的事,以后你慢慢学着就会了,打开电视看看有什么新闻。”

“哦。”唐特雷斯心不在焉的抓起遥控器按动按钮,前面的墙壁上显示出影像来。唐特雷斯放下遥控器,再次看了一下手表显示的信息说道:“老爸,我出去透透气。”

“哼,又是你那帮家伙找你是不是啊?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不要弄到不能碰的人。”穆恩雷斯当然知道儿子和那些家伙平时的聚会是干什么活动的。

“不会,不会,他们都知道这些的,绝对不会乱来的。”唐特雷斯听到老爸同意了,不由心花怒放的说。自己那帮老友都是醒目的人,怎么可能去碰那些自己得罪不起的女人呢。传来的信息说是在舞厅认识的几个学生妹,背后没有什么*,看来今晚是一个快乐的夜晚了。

当唐特雷斯正要离去时,听到了酒杯摔落地上的声音,回头看去,发现父亲呆呆的看着墙壁的屏幕。不由好奇的顺眼看去,这一看,让他整个人呆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