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唐龙挡在门口,看了一下沈进臂膀上的那个狱警徽章后才冷冷的说道:“我好像只在来到骸可军区的时候,因为你冒犯我,而处罚过你一次。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记仇,不但特意转成狱警,还拉了几个在基地选拔中淘汰的少尉一起来。”

沈进看到唐龙身后地上躺着的一个少尉微微的抬起头,向自己使了个眼色。他心头大定,一边靠近身旁的椅子,一边大声喊道:“没错!我就是记仇!你这家伙在机场出我的丑,搞得我在新兵面前抬不起头来!这些兄弟都是因为你这个死变态,在擂台上把他们打得不但丧失了资格还住院两个星期,如果不是因为狱警的名额不够,整个45连的少尉都会进来!”

唐龙听到这话突然跳起,狠狠的踩住那个准备偷偷抓自己脚脖子的少尉的双手。在那个少尉惨叫时,猛地一踩他的脑袋,让他和地板来个猛烈的亲吻。

而在同一时间沈进已经抄起椅子扑了上来,唐龙侧身一闪,挥拳击中沈进的腰间,让沈进痛得弯下了腰。

唐龙狠狠的用膝盖给沈进肚子来了一下,把他击倒后才气愤地说道:“他妈的!你们还有理啊,当时要不是他们围着我来攻击,我会下手这么狠吗?妈的!一定是你那个狗屁靠山沈日这王八下令他们给我好看的。你们这就跟强盗一样,没有抢到东西反而怪被抢的人要反抗!他妈的,我不反抗的话,我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唐龙越说越怒,因为那些少尉的原因让自己在45连成了孤家寡人,让大家都以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好像自己不应该教训他们,反而应该自己被群殴得躺在病床上才是对的!

唐龙用力的踩了沈进一脚,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你们在商量怎么处置我呀?你以为我没听见啊!告诉你,惹到老子的人我不会让他好过的!”说着飞快的抓起沈进的手,用力的一扭,咔嚓声伴随着惨叫声,响遍了整个医疗室。那个老军医不由得被吓得心惊肉跳,没想到这个刚才还处于被欺负角色的少尉不但反转过来,甚至比娜5个少尉更凶残。

唐龙扭断沈进的手后,还拿起那把椅子狠狠的敲断了沈进的腿,接着又用脚把沈进的肋骨踢断几根。沈进早在被扭断手的时候就昏了过去,不然他面对后面的遭遇可能会发出非人的声音。呆在角落的老军医呆呆的看着唐龙把这种刑罚,用在其他四个少尉身上。

唐龙把全部人都打残后,拍拍手掌,拿起放在治疗箱旁自己的军服穿了起来。他看到那个老军医跑前去检查那5个人的伤势,不由出声问道:“他们要治疗多久?能不能先帮我治疗一下我断裂的肋骨?”

听到这话,老军医呆了呆,好一会儿才吞吞口水一边走过来一边说道:“呃,好的。那个……按照一般的治疗,他们起码要躺上一个月才能够复原。”

他来到唐龙身边,不敢看唐龙的样子,只是检查完唐龙的身体后就一直搓着手说道:“请你站在这里,接受一下放射性治疗,过几天就会好的。”老军医可不敢面对这个可以,毫不犹疑折断他人手臂,打断他人腿骨,踢断他人肋骨的人。

唐龙脱下穿了一半的衣服,来到老军医指着的仪器前站好后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啊?”

老军医听了吓了一跳,忙摇摇头,假装在检查仪器,但看他不停颤抖的身体就知道他想什么了。唐龙看到老军医的动作,叹了一息说道:“相信刚才你也听到他们准备怎么处置我,我不让他们躺上一个月的话,我就每天都要提防他们。而一个月后我早就出去了,到时候我再和他们算总账!”

听到这杀气腾腾的话,老军医身子猛地一震,不过他也觉得唐龙说得对,如果不让他们躺上一个月,说不定唐龙哪天会遭到侮辱。

在治疗镭射光照射完断裂的肋骨后,唐龙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老先生,你这么大年纪了,看过这样殴打犯人的事吗?”

老军医点点头说道:“看过无数次,就是这段时间忙于战前准备,这里没有了犯人,才让我这里清闲安静了一段时间。”

唐龙不解的问:“这么说来这些原本是正规军的家伙,居然在我进来没几天就获得情报调来当狱警,而且打我的时候其他狱警没有一个出现,这跟滥用权力的猖獗有关吧?难道军队也这么黑暗?”

老军医听到这话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和平年代过久了,所有的人都迷上了权力。政府官员用小权力换取大权力,而军队则用暴力来获得权力。总之你把军队里的军官,当成是联邦政府的那些官员就容易理解,他们会干这些事不出奇。”

唐龙想说什么的时候,医疗室的门被打开,那个大肚子的少校带着那两个上尉和几个握着电棒的狱警紧张地走了进来。

大肚子少校看到躺在地上的人不由眉头一跳,他冷喝道:“怎么回事?唐龙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人是你打的吧,来人,把这个袭警的犯人给我抓起来!”后面那几句询问话原本应该是疑问句的,但唐龙听起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

在那些狱警就要扑上前来的时候,唐龙大喝一声:“慢着!”让大家都愣住的时候,唐龙才慢理斯条的说道:“少校长官,我为什么在这里,和这些人为什么会躺在地上,相信你比我还清楚。你说我袭警我不去辩解,我要说的是,我是由骸可军区最高长官索斯*亲自下令宪兵逮捕的,而且我还是个未经审判暂时在此处关押的军官。顺便提醒你一下,我是个因违反军令而立下大功的中尉,而我这个中尉军衔则是在没有违反军令前,由骨龙云集团军星系总指挥古奥*亲口下令提升的。”

唐龙说这些实情在这个时候,用一种傲然的口气说出来,让它带有了威胁的味道。看着那个少校脸色一时青一时白,胖脸上开始出现汗珠,唐龙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唬住这个监狱长了。

听到唐龙话,再想到自己接到由司令部亲自发出让自己接收犯人的命令,不由后悔没搞清楚唐龙的底细就答应帮沈进的忙。少校突然想起要是唐龙他骗自己呢?

可他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又马上想到如果唐龙说的都是真的呢?受到两个超级长官关注,立下大功劳的他,绝对有可能连跳几级,成为比自己高阶的军官。而且就算不是这样,那两位长官询问他的时候,他向他们说上几句自己的坏话,那自己不是倒大霉了?

那些拿着电棒的狱警,虽然不知道长官怎么决定,但他们自己也是懂得分析情况的。他们在长官思考的时候,他们自己的决定就早都决定下来了,不见他们都偷偷的把电棒的电源关掉了吗?

少校很快就明白到不管唐龙说的是不是真的,自己还是不得罪他为妙。有了决定的他,脸上又堆起了笑容,汗水也消失了。他笑眯眯的说道:“很抱歉,唐龙先生,我为刚才的鲁莽向您道歉。当然,您也知道,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很难做,您看您是不是回到……”看到长官这个样子,狱警们立刻聪明的收起了电棒,而站在少校身后的两个上尉也马上堆起了笑脸。

唐龙点点头笑道:“这个自然,我当然是回去我的牢房。麻烦找个兄弟给我带路如何?”

“没问题。下士,还不快把唐龙先生送回他的寝室!”少校含笑点头后马上冲着一个狱警喊道,同时还向唐龙点头哈腰的说道:“您慢走,等下我就叫人替您整理一下房间。”

躺在柔软暖和的被子上,看着四周焕然一新的设备,唐龙第一次感受到权力的好处。自己只是在说出两个高级长官的名字时,故意说得好象和他们有关系似的。这样就让少校不但没有追究打人的问题,而且还让自己享受的待遇提高了数十级。

唐龙看看漂亮书桌上摆着的,精美食盒内的美味食品,想想不久前吃的那些垃圾食物,不由得感叹了一声:“权力还真是个好东西啊!”

不过这种好待遇在经过一个月仍没开庭审讯唐龙后,开始消失了,而烦躁的唐龙也没有心情去在意这些事。

原本一开始唐龙还整天做着升官的梦,但这么久都没人来提自己去军事法庭审问,也没有一个人和自己说话聊天,感觉日子比在训练营还难过的唐龙开始胡思乱想了。

他第一次开始从头到尾的回想自己当兵来遇到的事情,想到高兴的事,他会呵呵的傻笑,想到无聊的事情时,他也会无聊的叹息。现在他想起在上次战斗中,自己在决定拒绝帝国军招降的时候,就有了上军事法庭的准备。

那是因为自己知道投降那身负秘密任务的帝国禁卫军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灭口。虽然上军事法庭也很可能被判死刑,但自己怎么说都是在消灭敌人先头部队,支撑了一个小时后才逃走的。

对照那个古奥*的命令,自己已经完成了抵挡敌军一个小时的任务,这起码能够有回旋之地,不像投降敌军后的死路一条。所以自己才会在消灭一些敌人后就立刻拚命逃走,现在看来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不然自己一下战舰就被处死了,哪里还用上军事法庭呢。

唐龙想到这,不由想起那些投降的士兵,他们的命运也许在自己逃走后就已经决定了。原本满脸得意之色的唐龙,脸色开始暗了下来。唐龙不由想起要是他们愿意听从自己命令再奇袭一下敌人,完成阻拦任务后又没有可能跟自己一样回到这里呢?可惜他们认为自己骗他们,拒绝接受自己的指挥,而且还调转枪头追杀自己,把唯一活命的机会抛弃了。

其实自己当初骗他们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这样的话,非常明白双方力量对比,同时也隐约感觉到国家抛弃自己的他们,可能在帝国先头部队出现的时候,自己这伙人混乱不堪的人就被消灭了。唉,都怪那个*下达什么临阵逃脱者处死的命令,让士兵们只有三个选择,那就是要么战死,要么被处死,要么投降。

要是当时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给他们听,也许他们会跟着自己走吧?自己不这样做,反而是用骗的来让他们实行自己的计划。这是因为自己怕他们不相信自己,从而误了战机呢?还是自己无意中把在《战争》游戏里面养成的习惯拿出来的结果呢?

在游戏里,为了获胜常需要一些游戏者的战舰担任牺牲品,可那些游戏者为了自己的分数,一般都不愿意去担任的。自己为了胜利,只好欺骗他们,让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战斗。事后虽然被他们责骂,但道个谦,也就没事了。可这是现实的战斗啊,走错一步就会灭亡,自己就算想道歉,也已经找不到道歉的对象了。

想到这,唐龙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很冷血,因为当时看到那些来追杀自己的袍泽死亡,自己居然没有任何悲伤的感觉。

自己会这样,不是因为他们投降后马上听从新主子的命令追杀自己,双方已经是敌人,才不会对他们的死亡产生悲伤的感觉。因为自己非常明白那些人的心情,换作自己处在他们的情况下,也会立刻听从命令进行追杀。因为已经背叛了联邦的他们,要想活下去只有服从命令,也许会说怎么忍心对不久前的袍泽下手,可一开始就为了活命而抛弃了军人的荣誉,那么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袍泽之情可言?大家已经变成了敌人了啊!

可这个理由不足以证明是让自己不会伤感的理由啊,自己除了冷血外,实在想不出来其他的什么理由。但为什么自己心中却不怎么认同冷血这个词呢?

自己虽然不大清楚为什么所有的士兵都会选择投降,但自己却知道要是自己不知道那些是负有秘密任务的禁卫军,自己也会选择投降的。自己可不愿意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死去,因为自己还有好多的愿望要去实现呢,相信那些士兵也跟自己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梦想。

虽然当时自己明确的告诉给他们知道,帝国军不会接受投降的。但他们刚好接到帝国军的招降通讯,有过骗人纪录的自己,当然会让他们以为自己不愿他们投降,再次欺骗了他们。这个时候就算自己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相信的。唉,都是自己一开始没有说实话的错误决定啊。

唐龙突然想起自己会在面对成千上万的人死在面前,而毫无伤痛感觉的原因了,那就是因为自己根本看不到血肉模糊悲惨异常的景象,没有了那份震撼感。当时自己看到那些战舰爆炸,就跟看到游戏中那些战舰被击爆的情景一样,让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产生杀人的负罪感。

这也许就是玩真实游戏的后遗症,让人分辨不出何者为游戏何者为真实。虽然自己还能够分辨出自己是处在现实中,但潜意识里还是把那些场面当成了游戏。

想到这,唐龙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冷血的,但还是悲伤的摇了摇头。因为如果自己再不摆脱真实游戏的后遗症,自己这一生都将会把一切当成游戏里的场面,从而变成漠视他人生命,真正的冷血人。唐龙第一次真正了解到机器教官提醒自己不要沉迷于真实游戏的原因了。

心情开始低落的唐龙卷缩在床角,静静的看着雪白的床单,他突然想起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那就是现在他明白到,就算晋升一级官衔,都是在牺牲了无数的人命后才换得的。

虽然这牺牲的是敌人的生命,但同时也有自己人的生命啊。而且难道敌人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

自己当个中尉就死了数十万的敌我双方的士兵,以此来推算,那么要成为元帅的话,不是要死掉……。

唐龙为想象不出的数字而颤抖,因为他明白自己渴望成为元帅,只是觉得元帅是军队的最高长官,才会把当上元帅当成自己的目标。这么说来,就好像自己把元帅这个位置,当成了在游戏中通关的证明。

呜,又是游戏。在自己希望能够把人生当成游戏来玩时,就因此而气走了一直帮助着自己的电脑姐姐。现在又发觉到自己一直以来的理想,居然也被自己当成了一场游戏啊。

唐龙痛苦的抱着脑袋呻吟着,因为他突然明白到自己追求元帅这个位置,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为了这个目标自己牺牲了十多万的袍泽,数十万的帝国士兵,甚至差点把听从自己命令的伙伴也牺牲了。现在更是连累伙伴蹲进牢房,让他们在无奈痛苦中等待着莫名未知的明天。

“也许,我想成为一个军人的想法是错误的,特别是想成为一个肩负所有军人命运的元帅的这个想法,更是错得离谱,因为我连1个人的命运都负担不起啊。”唐龙眼红红的自语道。

无意中抬头望到外面已经变得漆黑的景色,唐龙不由低喃了一声:“好想回家,好想陪电脑姐姐无拘无束的逛街哦。”随着这话,眼角带着泪珠的唐龙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熟睡中的唐龙突然被一盆冰冷的水浇醒,打着寒颤和喷嚏的唐龙大喊道:“是谁那么缺德啊!”唐龙刚喊出这话,立刻想起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慌忙跳起摆出个戒备的姿势。

站在门口的不是唐龙心目中的人,而是以前时常来巴结自己的两个狱警。看到他们现在面无表情的样子,唐龙不由一愣,但他也马上知道事情不妙了。

唐龙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皱皱眉头说道:“两位兄弟,怎么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呢?”唐龙在这一个月的胡思乱想中,知道自己不能够跟以前一样再一开口就骂人了。而且现在唐龙不想当军人,所以准备好好熬到审讯结束,自己就去申请退役。为了这一刻,只好忍气吞声了。

那两个狱警冷哼一声,打开早就没通电源的栅栏,用警棍敲敲铁栏冷声说道:“出来,你这个骗子!”

“噢,好的……耶?骗子?什么骗子?”原本顺从走出来的唐龙,听到后面那句话不由愣住了。

“哼,你自己知道。不要多说,快走!”一个狱警打开警棍的电源,拿着闪着火花的警棍在唐龙面前示威了一下说。

“呃,要我去哪?”看到狱警脸色不善,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不去多问,免得自己遭了无妄之灾。被关了一个月,同时又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占据了大量思维的唐龙,心灵开始变得软弱起来。

“给你换房间!”在唐龙出来后,替他戴上手铐的狱警说出这话就不再吭声,一前一后的押着唐龙走过一排排空旷的牢房。

唐龙暗自奇怪,为什么要更换房间?怎么这次不用乘坐那个监狱运输器呢?原本以为狱警看自己的房间太漂亮了要给自己换一间普通的,但却发现随着步伐的走动,已经离开了这座十层高的楼房,到达了地下。

那两个狱警一直不吭声,带着唐龙通过昏暗的走廊进入一个房间,进去后唐龙才发现这居然是架电梯。狱警按动了一个按钮,电梯开始缓慢的下降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电梯门打开,入眼的是一条空气污浊的水泥通道。

一踏出电梯,唐龙就感觉温度变冷了,刚才湿掉的衣服,让他不由自主地跟前面那个狱警一样的缩了缩脖子。唐龙打量一下这通道,发现墙壁上居然出现了青苔,而那边上的感应灯好像电量不足似的一闪一闪,显得阴森怪异。跟着狱警七拐八转越走越远。唐龙看到情况有点不对劲,不由开始暗暗戒备着。

前面带路的狱警终于在一扇密封的铁门前停了下来,后面那个狱警推了唐龙一下,让唐龙站在铁门前,两个狱警把唐龙夹在中间。右边那个狱警按了门边的按钮,发现没用后,低声骂道:“妈的,几百年的东西,才隔几年不用就坏了。”

他一边骂一边用警棍敲了敲按钮上方布满青苔的地方,好像找到了什么似的,把那些青苔弄掉后,露出了一扇生锈的铁板。他用警棍狠狠地敲击几下,让生锈的铁块出现裂缝,然后用手把那块铁板扳开,露出里面的一根手柄似的东西。

这个狱警用力的把那手柄压下,静悄悄的四周马上传来咔吱咔吱的声音,唐龙发现那扇铁门随着这声音开始慢慢的裂开。

铁门张开后,一股更为阴冷的寒风夹着湿气吹袭而来,让全身湿透的唐龙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铁门里面黑漆麻乌的没有一点亮光,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唐龙被一个狱警用警棍抵着,另外一个狱警则解开唐龙的手铐。唐龙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看着前面那阴森森的景色问道:“这里是……”

唐龙还没有说完,就突然感觉到腰间被狠狠地电击了一下,让他惨叫一声的瘫在地上。一个狱警用脚让唐龙滚进铁门里面,同时说道:“这里就是你的新牢房。”

全身麻痹的唐龙吃力的爬起来,狠狠地瞪着那个狱警。狱警看到唐龙的眼神,身子不可控制的抖动了一下,他避开唐龙的眼神说道:“不要怪我,这是监狱长的命令。”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这里是骸可星开发时期的地下矿道,虽然里面四通八达,但是除了这个出口就没有其他出路,所以这里也可以说是关押重刑犯的巨大囚室。放心,你那个项圈会让我们在想放你出来的时候找到你,当然这是军事法庭记得你的前提下。”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两个东西扔到唐龙身旁说道:“那是食用菌和淡水制造器,虽然是小型的,但也可满足你每日的需要了。”

在这个狱警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边上的那个狱警已经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和这个骗子说什么,快走吧,再呆多一阵我就要感冒了。”

那个狱警听到这话,只能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关门吧。”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唐龙只听到他说了句:“希望下次和你相见是在外面。”就陷入寂静黑暗的世界里。

麻痹已经消失的唐龙,起来坐在地上,一边摸索着那两个以后维生的机器,一边嘀咕道:“唉,为什么会突然把我关到这里来呢?还有他们为什么老说我是骗子?我记得没有骗过他们呀,像我告诉他们我消灭了帝国两千艘战舰之类的话,我都没有夸大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龙把摸到的两个机器塞入口袋,这两个东西丢掉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可是非常难找回来的啊。唐龙发现过了这么久自己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知道这里没有任何的光亮,看来自己只能当睁眼瞎了。唐龙摇摇头开始慢慢摸索查探四周的地形,他可不愿意老是呆着门边,既然他们说能找到自己,那就不用担心自己迷路了。

陷入黑暗陌生的环境中,让唐龙那由教官刻在脑海中在逆境中生存的意识,开始活动起来。他摸到地下有一条长长的金属类的东西,想起电影中看到的,就知道这是用来传送矿物的悬浮电轨。

唐龙按着电轨,看着漆黑的四周不由笑道:“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呆在这样一个环境中,肯定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说不定马上疯了呢。不过经过变态教官训练的我,这样的环境不就跟在自家的庭院散步一样轻松吗?”

唐龙开始想起那五个一模一样的机器教官,好一会儿他才叹息道:“唉,当初离开23团的时候,还嚣张的说和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他们先向自己敬礼。现在好不容易当上了中尉,可自己却没有了以前热衷追求升官的念头。唉,申请退役前去见教官们一面吧,不然可找不到能去23团这个训练营的民用飞船呢。不知道教官知道他们辛苦教导的士兵居然想退役后,会是怎样的表情呢?也许电子眼会红得坏掉吧?嗬嗬,到时自己不当军人,去当探险家也不错,免得浪费了自己这身本事。”

在唐龙准备开始这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开始冒险的时候,那两个狱警已经回到监狱长室。埋在宽大椅子里的监狱长看了那两人一眼问道:“把他关进去了?”

“是的。”狱警点点头。

“那是个很恐怖的家伙,居然让沈进这个喜欢记仇的人在还躺在病床上时,就通过关系调离了这个星球。”监狱长望着天花板悠悠的说道。

“呃,那您还……”给唐龙两个机器的狱警不由觉得奇怪,既然监狱长都觉得那个唐龙这么恐怖,为什么还敢把他关进那里呢?难道不怕他被审讯后前来报仇吗?或者监狱长知道唐龙不可能被放出来?

“如果不是上头的命令,我也不想得罪那个家伙。”监狱长柔柔太阳穴后松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反正他是没有可能被审讯的。”

“是索斯*的命令吗?”另外一个狱警有点兴奋的问道。

监狱长摇摇头:“不是,是比骨云龙星系集团军指挥官还高一级的人下的命令。”说到这,他看着两个狱警严肃的说道:“好了,把和那个唐龙有关的事都忘了,记住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不然我也保不住你们。”

看到监狱长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寒光,两个狱警不由打个寒颤,忙点点头。当气氛很沉闷的时候,房间内一直开着的立体电视突然传来播报员那甜美的声音:“大家请看,站在战舰下向我们招手的就是我们的战斗英雄,消灭了2000艘帝国军舰的唐特雷斯少尉!哦,对不起,是唐特雷斯中尉才对!”

监狱长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人,不由用轻轻的冷哼一声,按动遥控器转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