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七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长官,长官……”睡梦中的唐龙感觉到耳边有谁在叫喊着,同时也感觉到身子微微晃动起来,不由皱皱眉头睁开一丝眼缝。只看到眼前站着一道朦胧的人影,也没看清就闭上了眼睛,咂咂嘴喃喃道:“别吵我,人家正睡得香呢。”

原本看到半躺在椅子上的唐龙睁开眼睛,刚弯下腰正想说什么的刘思浩听到唐龙这话,不由深深的叹了一息,缓缓的摇了摇头。他抬起头看了下四周,咬了下牙,再次晃动唐龙的身子,同时也提高声音说道:“长官,我们到港口了。”

身体被激烈晃动着,唐龙想睡也睡不着了,他舒服的伸个懒腰,长长的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对刘思浩说道:“唉呀,我说刘思浩中士,到港口就到港口了嘛,让我睡多一下会死啊?”

刘思浩没有说什么,在唐龙醒过来后,他就摆出一个立正姿式,静静的站在唐龙身旁。已经起身的唐龙看到刘思浩蛮古怪的,不由望望四周,发现自己十几个部下都是立正静静地站在自己身旁,脸上都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唐龙有点奇怪的搔搔脑袋,张开嘴巴正要询问,但是当唐龙看到电脑投影在舱壁上,外面港口码头一排宪兵的影像时,唐龙把嘴巴闭上了。他看了部下们一眼,笑了笑,整了一下军服,迈开步伐来到了升降口处。

当唐龙把手指伸向升降按钮时,刘思浩伸出手想制止唐龙似的喊了声:“长官……”

唐龙的手顿了一下,但他马上回转身露出灿烂的笑容,并挥挥手说道:“放心,大不了蹲他几年苦窑,没事的,我走了。”说完就按下了按钮,升降装置缓缓的托着唐龙降落下去。

刘思浩张了张嘴吧,无力的把手放下了,此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是李力军这个大汉。李力军向他点点头,伸手指了指升降口处,刘思浩回头看去,玛丽、陈怡、埃尔华等所有的成员,都站在已经回升起来的升降口处。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向刘思浩点了点头。

刘思浩看到这一幕,回头看了一下身旁的李力军,看到他眼中的神色,不由坚定的点了点头,同李力军一起向升降口走去。

唐龙站在码头上,摇头晃脑的看了看这个建立在海边的宇宙港,在这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停泊着无数的小型运输舰,而战舰则只有自己这一艘。“自己这艘战舰,远远看去也像是一艘运输舰吧?而且是特别破烂的运输舰呢。”唐龙看着战舰那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由自嘲的想到。

“是唐龙长官吗?”突然一个语气冷漠的声音传入唐龙耳中,唐龙回头一看,发现刚才站在远处的宪兵已经围上来了。说着这话并向自己行礼的是一个腰间别着手枪的宪兵少尉。

其他宪兵听到他们队长的话,都把目光望向唐龙肩上那一杠一星的军衔,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他们搞不懂同是少尉的队长为什么要喊他长官呢?

唐龙回个礼点点头说道:“我就是唐龙,有什么事吗?”

那少尉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一张纸,展开在唐龙面前,同时说道:“抱歉,您和您的部属被逮捕了。”唐龙虽然知道会有这么回事的,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接过逮捕证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

只见上面写着:鉴于编号512自走炮舰上的所有成员,违反军令,弃友军不顾,临阵逃脱,现准予逮捕。左下方除了一个军事法庭的印章外,还有一个索斯的签名。这个名字,唐龙知道,就是这个骸可军区的最高长官——索斯*。

唐龙一边把逮捕令给回少尉,一边商量道:“呃……这个……我的部下是因为我的命令才会违反军令的,逮捕我一个人就行了吧,能不能放过他们呢?”

少尉只冷漠的说了句:“抱歉。”就把手一挥命令道:“把他们带走!”

唐龙听到这话不由一愣,把他们带走?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吗?好奇的回头一看,发现刘思浩他们全都下来了,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宪兵用枪指着。

刘思浩看到唐龙朝自己瞪着眼睛,不由苦笑一下说道:“长官,就算我们不下来,也会被逮捕的。”李力军则大声的喊道:“长官,我们一条船上的时候就是共患难的,现在也让我们一起有难同当吧。”

唐龙听到这,没有说话,只是回过头去低下了头。虽然不想他们也被逮捕,但看那逮捕令,就知道他们跟着自己倒霉了。当然自己早就决定在军事法庭时,向审判官申述,说他们是在自己的高压下才不得不违背军部的命令。让自己把所有的责任揽上身,希望这样他们的罪刑不会被判那么重,最好就是免于处罚。至于现在他们被逮捕,就算是陪自己走一趟去军事法庭观光吧。

唐龙任由宪兵替自己铐上手铐,看到其他宪兵都紧张的握着枪监视着,不由好笑。自己要是想反抗的话,就不回来,找个什么地方躲起来算了。

突然唐龙看到几个宪兵提着手铐向那四个女兵走去,四个女兵脸上都露出了难过的神情,不由忙向那个宪兵少尉喊道:“这位兄弟,她们四个只是文职士兵,属于弱质女子,手铐就不用戴了吧?她们不会逃的。”

宪兵少尉看到负责那四个女兵的宪兵听到唐龙这话,都停下动作看着自己,知道他们起了同情心。接着再看到那四个女兵柔弱可怜的样子,神色一松,想了下说道:“现在可以不戴手铐,但去到目的地,还是要戴上的。”

唐龙忙点头说道:“这个兄弟明白,我们不会让你难做的,谢谢兄弟了。”

宪兵少尉看到四个如花似玉美丽的女兵都向自己露出感激的神色,脸孔不由红了一下,他忙干咳一声,把手一挥说道:“我们走。”就率先走在前面了。

刘思浩看到宪兵们很有礼貌的押送着自己这伙人,不由心头一跳,他暗自奇怪怎么宪兵会这么有人情味了?宪兵不是毫无人性的代名词吗?他偷偷的瞥了一下身旁宪兵的臂章,看到那个和以前看到宪兵臂章不同的图案,心头更是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熟悉联邦军各兵种徽章图案的刘思浩,已经知道这些宪兵不是普通宪兵,而是统帅部直属的宪兵!刘思浩很奇怪,自己这些人只不过是临阵逃脱的罪,所属军区的军事法庭就可以判决,何必要动用统帅部的宪兵呢?难道自己这些人犯下的军纪真的这么严重?不过,宪兵中的宪兵居然会有人情味?刘思浩感觉到自己有点头疼了。

刘思浩看到唐龙一边走一边夸夸其谈的和押送他的宪兵套近乎,虽然那些宪兵都没搭话,但唐龙好像没感觉似的说个不停。不由苦笑的摇摇头,自己这个长官,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不知道他所犯下的事严重点甚至会被枪毙吗?

唐龙会突然这么轻松,是因为他想起自己怎么说也消灭了两千艘敌舰,这可是赫赫功劳啊,按照联邦战时奖罚条例,自己这些功劳起码可以弄个将军当当。就算自己违反了军令,但功大于过的情况下,自己勉强还能捞个中校当当吧?再不济也应该功过抵消,让自己无罪释放吧?就算想坏一点的话,自己最多是进苦窑蹲上一段时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至于部下们呢?在自己把所有责任都揽上身后,按功绩他们也能够升官的啦。

想着想着,唐龙越想越乐,刚才的担忧不知道被抛到什么地方去了,最后唐龙开始昂头挺胸的走在最前面。只是双手被铐在一起,不能甩着手走,动作显得有点怪异罢了。

刘思浩看到押送他们交通工具居然是悬浮汽车后,不由愣了一下,心中暗自奇怪:“怎么不是运输机呢?使用悬浮汽车不是暗示在骸可星球上进行审讯吗?那么为什么不派普通宪兵,而是派统帅部直属宪兵来呢?”

胡思乱想的刘思浩和默不吭声的其他同伴被押上了一辆密封的运输车,而东张西望的唐龙则被带上了一辆悬浮轿车。

面露舒服神色坐在沙发上的唐龙,向坐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少尉问道:“兄弟,怎么整个码头都看不到一个人呢?不是被你们戒严了吧?我这个违抗军令的家伙有这么重要吗?”

宪兵少尉摇摇头说:“抱歉,我并不知道这个码头是不是被戒严了,我只是接到逮捕你们并把你们送到军事监狱的命令。”

原本还翘着二郎腿的唐龙听到这话,立刻瞪着眼睛喊道:“监狱?难道不是先经过审问,被判有罪后才进监狱的吗?我还没上军事法庭啊!”

那个少尉此时也愣了一下,他沉思了一会儿后才说道:“这是骸可军区最高长官,索斯*直接下达的命令。我想可能是因为现在是战前警戒,军事法庭的审判官忙着调派军队,没有空去处理,所以才需要你暂时呆在监狱里吧。”

联邦各军区军事法庭的审判官,平时大都兼任军职,在有任务的时候,时常会推迟审判。虽然这种不是专职的审判官,时常会对一些不重要的小案件做出情绪判决,不过这就是军事法庭的特权啊。

“战前警戒?”唐龙嘀咕了一声,还战前警戒呢,自己都和敌人干了一仗,起码应该是战时警戒啊。唉,蹲监狱就蹲监狱吧,反正自己早就预到了,只是可惜部下们跟着自己倒霉,要蹲几天苦窑才能出去了。

没过多久,汽车停了下来,唐龙出来一看,发现车子停在一个漆黑高大的金属大门前。金属大门两边是又高又长的墙壁,墙头每隔几十米就是一个自动镭射机枪口。唐龙看看四周,发现这里只有自己这辆车,搭载自己部下的那些运输车根本没有跟来。

那个宪兵少尉看到唐龙的动作,忙说道:“这是关押尉级军官的军事监狱,您的部属在士官监狱。这边请,监狱长已经来了。”说着指了一下站在监狱大门门口的几个人。由于地广人稀,而且费用充足,所以才会搞出这种关押不同级别军官的军事监狱。

唐龙跟着宪兵少尉走去,老远就看到一个身穿少校军服,挺着大肚腩的中年人站在两个穿着上尉军服的狱警中间。

“长官,这位是唐龙中尉。请确认交接。”宪兵少尉向那个大肚子少校敬个礼,掏出了一个手掌大圆盘形状的机器,只见他按动了一下圆盘边上的按钮,B的一声圆盘中间的玻璃似的东西就浮现出唐龙的头像和一排排浮在头像旁边的文字。

那个大肚子少校先是狐疑的看了一下唐龙肩上的少尉军衔,接着看了看宪兵少尉,然后才点头接过那机器。他仔细看了一下唐龙的头像和那些文字,接着把机器的一边对着唐龙,指着上面的一个按钮含笑说道:“请唐龙中尉确认一下身份,用食指按动一下就行了。”

唐龙知道这是怕接错人的预防方法,所以也不说话,依言做了。只是看到这一幕的宪兵们都皱了皱眉头。

大肚子少校看到机器浮现表示符合的数据,忙向宪兵少尉笑道:“不是我不相信各位,而是因为这是固定程序嘛,所以见谅见谅。”说着按动一下圆盘的按钮,让圆盘把自己的身份存储进去。

宪兵少尉没有说什么,只是接过完成交接确认的圆盘,向众人敬个礼就上车离开。那个含笑看着汽车启动的大肚子少校,在汽车离开后,狠狠的冲着汽车的影子呸的吐了口口水,恶狠狠的骂道:“他妈的,穿了块狗皮就人模人样了。把他关到单人牢房。”大肚子少校说完,看都没看唐龙一眼就转身进入了监狱。

那两个上尉说了声是,就凶狠的推着唐龙往监狱走。唐龙虽然很不满,但一来自己是犯人,二来这两个都比自己高阶,也就只能忍气吞声了。

唐龙进入监狱大门后,还没看清楚监狱的样子,就被带到了一个狭隘的,墙边有一块布满按钮的控制板的房间内。唐龙还没出声询问,就被他们掏出一个颈圈套在自己脖子上。看到这手指般粗的东西套在脖子上,唐龙不由嚷道:“这是什么?”

两个上尉一个解除唐龙的手铐,一个站在控制板前摆弄着那些按钮。听到唐龙的问话,解开唐龙手铐的那个上尉看着唐龙眨眨眼睛,阴阴笑道:“嘿嘿,没有取下这个东西,只要你逃出监狱范围,它就会立刻爆炸,把你的脑袋炸飞。”

“……”唐龙听到这个后,整个人呆住了。知道脖子上有个这么危险的东西还能乐起来的恐怕不是人了。

这时那个捣弄控制板的上尉抬头说道:“到了,这个就是你的牢房。”随着声音,唐龙面前的墙壁突然裂开,露出一个狭隘,只摆了张床、一个马桶、一个水龙头和洗手盆的房间。替唐龙解开手铐的那个上尉,狠狠的推了唐龙一把,发愣着的唐龙就这样进入了这个好像古代文物般的牢房。

呆在牢房内的唐龙被吱的一声惊醒,回头看去,发现牢房口竖起了由数十道带着电花的铁柱组成的铁栅。透过铁栅可以看到一个悬浮在空中,体积四五立方米的立体方块,那个小方块就是刚才自己所在的那个小房间。看着那个运输犯人的小房间悄然无声的飞离后,唐龙才开始缓缓的打量四周。

入眼的是对面一排跟这边一样的牢房,不过都是空空如也,没有关上铁栅的牢房。走前铁栅旁,小心的往下看,发现这是一个回字形的建筑,跟在电影中看到的一模一样。唐龙随便看了一下就算出对面一共有十层,每层20个牢房。依靠这,推算出自己是被关在这边的第5层第12的牢房里。

没一会儿,唐龙就感觉到这里静悄悄的让人烦躁,唐龙忍不住大喊道:“喂!有人吗?”可除了传来嗡嗡的回音外,根本没有其他声音。

唐龙不由摸摸脖子的那个项圈嘀咕道:“难道整个监狱就我一个犯人吗?不知道刘思浩他们怎么样了?唉,尉官监狱都是这个待遇,相信他们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吧?”唐龙无力的坐在床板上,望着由金属建成的墙壁。

这时面向走廊的墙壁突然裂开一块手掌宽,半米长的方形裂口,随着吱吱的声音伸出了一张铁板,上面摆放着叠放好的薄被单、口盅、手巾、牙刷、几件换洗的衣裤等日常用品。当铁板全部伸出来后,地上伸起了四根铁柱稳稳的支撑住铁板。在那个裂口叭的一声合上后,一张简易的桌子就出现了。

唐龙一边无聊的摆弄着那些东西,一边嘀咕道:“全都是次品,监狱长一定是公饱私囊,不然这些东西不会这么差的!”

正说着的时候,桌子一边的墙上再次出现一道裂口,不过这个裂口比较小,伸出来的东西则是一套食盒,正感觉到有点饿的唐龙当然是马上拿了起来。打开后看也不看就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后唐龙立刻吐了出来,冲着外面嚷道:“有没搞错!这个给猪吃的啊!你死定了监狱长,你居然坏到连犯人的伙食都打折扣,看我不去告你!”当然回应唐龙的除了门口充电铁柱的吱吱声外,就是那些回音了。

唐龙把饭盒扔回那个送饭口,气鼓鼓的拿过被单卷住身体躺在床板上,准备睡觉。躺在床板上的唐龙看到外面空洞的牢房,阴森森的向着自己,不由闭上眼睛叹道:“唉,希望刘思浩他们的待遇能够好一点,希望早点开庭审判让他们出去,不要跟着我受苦了。”说到着,唐龙不由缩卷了下身子,开始慢慢的进入睡眠。

此时骸可星军区司令部,那个押送唐龙的宪兵少尉正站在一个脸上带着微笑的中年军人面前,看这个中年军人肩上的两粒金星和他办公桌上的名牌,就知道这人就是骸可星军区的最高长官索斯*。

索斯*含笑听完宪兵少尉的汇报,点点头笑道:“很好,这次的任务你们完成得很成功。看来当初我推荐你们去当宪兵没有错。这是宪兵部发来让你们小队去参加集训的通知书,你们准备一下就可以出发了。”说着递过了一张黑色的卡片。

那个宪兵少尉满脸喜色地双手接过,然后啪的行了个礼,压抑住狂喜的心情说道:“谢谢长官栽培!”

在宪兵少尉离去后,索斯*掏出新买的星际手机,拨通后说了句:“已经隔绝消息,将马上按计划进行。”然后就关机,把手机扔进了房间那连接焚化炉的垃圾箱。

吃饱了就睡,无所事事度过了两天的唐龙,在这天晚上睡梦中,朦胧的听到铁栅门被打开的声响。接着感觉到有人走近自己,刚想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肚子上传来一道麻痹全身的电击,唐龙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身子也缩成了一团。

当电流消失后,身子还在抽动着的唐龙被人架了起来,低垂着的脑袋被人狠命的抓住头发往后拉。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军人,看到这个人的样子,唐龙呆了一下,但很快喘着气说道:“是你,你敢袭击长官,不怕我把你送到军事法庭去吗?”

这个人正是那个唐龙刚来到骸可星,在机场教训的那个上士。这个人听到唐龙的话不由大笑道:“哈哈哈,你们听听这个家伙说的话,居然说我袭击长官哦,我好怕耶。”说着向唐龙摆了个害怕的神情。

唐龙听到四周传来大笑声,这才发现这个牢房内除了那个人和架住自己的两个人外,门口还有两个军人。打量一下他们发现他们都满眼熟的,好像在哪里看过。不由再仔细看了一下,这一看让唐龙心中一凉,这四个军人是在基地擂台赛中被自己打倒从而失去资格,和自己同属一个连队的少尉啊!

那个不知道名字的上士看到唐龙没有注意自己,不由冲着唐龙的肚子狠狠的来了一拳,但却没有预想到让唐龙露出痛苦的神色,反而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有点痛。这个人顺势甩了唐龙两个巴掌,把手背到身后偷偷的晃了晃。

然后冷森森的看着嘴角开始流血的唐龙说道:“告诉你,你以后不用想拿官来压我,老子现在也是少尉了,看到了没有?少尉啊!”他很激动地指着肩膀上的少尉军衔,身子也凑前去让唐龙看清楚。

唐龙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依靠着两个紧紧抱住自己手臂的人,身子猛地一抬,狠狠的踹了那个家伙一脚。同时呸的一声说道:“告诉你,老子现在是中尉了,永远比你大一级!”

此时那个人已经整个人惨叫一声撞到墙壁上,不等他发话,站在门口的另外两个少尉猛地扑进来,狠狠的抱住唐龙拼命踢动的双脚。由于唐龙还没有从电击中完全恢复过来,唐龙失去了反抗的机会。

那个家伙这时才抱着肚子爬起来,他眼中怨毒的神色更浓了。他看到唐龙四肢被按住,不由大喝道:“他妈的!敢打我!”说着不要命的扇着唐龙的耳光,一边扇一边喊道:“中尉,中尉,敢拿中尉来大我?去你妈的中尉啊!”当唐龙的脸已经肿得像个猪头开始摊在地上的时候,他又猛地用脚连续踹着唐龙的肚子,同样是一边踹一边大喊道:“他妈的敢打我?不打死你我就不是沈进!”

那四个少尉原本也是一边按着唐龙一边乘机狠狠的挥动拳头,但是看到沈进的疯狂样,再看到唐龙已经昏迷过去了,不由忙松开唐龙,一起拉住了还想继续殴打唐龙的沈进。

“放开我,我要打死他!”沈进一边挣扎一边大喊道。

其中一个少尉忙喊道:“少校不是说过吗?他还要审讯,不能打死他呀,不然少校和我们都会倒霉的!”

听到这话,沈进冷静下来,他喘了口气才说道:“我知道了,把他拖到医疗室检查一下。”那四个少尉看到他真的是冷静下来了,才松开沈进,三个少尉开始把唐龙拖上门外停在空中的那个带唐龙来,外形跟房间一样的运输器。

此时剩下的一个少尉替沈进点燃香烟,有点担忧地说道:“那个家伙上了军事法庭的时候会不会把我们殴打他的事说出来?”

吐口香烟的沈进瞪了这个少尉一眼:“怎么?怕了?”

这个少尉忙摇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怕会连累少校啊。”

沈进狠狠的吸了口烟说道:“放心,我哥他朋友监狱长说了,只要不缺胳膊少腿的,到他要上军事法庭的时候,给他来个活性细胞治疗,就跟没事一样。到时他告状,我们还可以说他诬陷呢。只是可惜了那笔治疗费用。”

听到这话那个少尉明显露出宽心的神态,他点着头说道:“这就好,不论我们怎么狠狠的揍他,事后都验不出伤来。”

沈进再次吸了口烟,就把烟头扔在地上,然后狠狠的踩上去跺了一下,他眼中闪烁着狰狞的光芒说道:“哼!我特地走关系调来当狱警,不好好的发泄一下,怎么对得起他呢?走,去看看我们的功绩。”说着带着那个少尉走上了那个运输器。

监狱医疗室内,一个上了年纪的上士军医官,一边用仪器检查着唐龙,一边偷偷地打量着那五个军服上染有血迹,正在轻松聊天的少尉们。

沈进原本在进入医疗室的时候,还有点不安,但看到军医官居然是个上士,不由松了口气,这样就不用担心这个老家伙问东问西的了。他看到老家伙这么久还没有离开电脑控制台,不由不耐烦的说道:“上士,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那个家伙?哦,那个少尉啊,他除了肋骨断裂了几根外,其他的都是皮外伤,很快就可以治好的。”老军医一边看着电脑显示的数据,一边回头说道。

正在期待着什么的沈进他们,听到这个结果都是一呆。刚才自己这些人不要命的殴打唐龙,居然只是断了几根肋骨?沈进破口大骂了一句:“他妈的,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耐打!”

一个少尉碰碰沈进笑道:“这不是更好吗?以后我们可以慢慢的让他享受一下啰。”听到这话,沈进和其他少尉都发出了狰狞的笑声。

听到那笑声,老军医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想道:“这些新面孔的少尉怎么这么凶残啊,好像以打人为乐,看来这个犯了事的少尉把他们得罪死了。”

沈进笑完,走到治疗箱前,一边按动开关一边向军医说道:“既然他只是断了几根肋骨,那么也不用怎么治疗了。”打开治疗箱看到唐龙赤裸着的样子,不由骂道:“妈的,这东西还真有效,才这么一会儿工夫,脸上的伤痕都消失了。”

那些少尉也很感兴趣的走前来,看到唐龙原本红肿的脸孔居然恢复正常了,都暗暗感叹科技的先进。沈进看到唐龙那赤裸的身体,突然狞笑道:“嘿嘿,不知道我们这个监狱里有没有那种兴趣的犯人呢?让他们和我们的唐龙好好乐呼一下,相信唐龙他一定很感激我们的。”

听到沈进这话,少尉们都点头说好,一个少尉摇摇头笑道:“可惜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个监狱就只有他一个犯人,而且我们对这都不感兴趣,不然到时候就好看了。”呆在一角的老军医,呆呆的看着这些跟恶魔差不多的人,不由暗暗的摇了摇头。

那些少尉一边笑着一边准备把唐龙拖出来的时候,唐龙突然睁开眼睛猛地挥动拳头。一个双龙出海,两个来拉他的少尉,马上鼻子开花,标着鼻血,惨叫着倒在地上。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快的跳出来,不顾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一个飞腿踢倒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少尉,接着又一个肘击把另外一个少尉打倒。

才几秒钟的功夫,站着的人就剩下沈进和那个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老军医。沈进不敢相信得看着唐龙,他没想到已经昏过去的唐龙居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