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六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在唐龙舰往联邦境内飞去的时候,凯斯特和达伦斯所率领的舰队终于来到了那些静静呆立着的自走炮舰面前。虽说自己投降了,但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舰队群,自走跑舰上的人员仍不可控制的感觉到恐怖。

他们很想尽快获得帝国军那两个长官对自己的处置,免得自己的神经会承受不起这样的气氛。不过帝国军没有发来任何的信息,因为两位最高司令官正在保密状态下进行通讯。

“达伦斯,没想到联邦军一个小小的中尉麾下居然拥有这么多杰出的部下呢。”凯斯特对呈现在自己跟前的达伦斯的立体影像感叹道。

“哦?怎么杰出呢?”达伦斯看着自己的伙伴笑道。

“嗨,这都还不了解吗?你难道没看到刚才那艘战舰表现出来无与伦比的驾驶技术吗?能够把战舰驾驶得如战斗机一样的灵活,这说明那个驾驶员绝对是个优秀分子,我真的好想拥有这样的战舰驾驶员啊,要是他投降的话,我一定把旗舰交给他指挥。啊,那战舰如手指般灵活的动作,简直就是艺术啊。”凯斯特双手合拢,眯着眼睛叹道。

达伦斯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这我知道,还有呢?”

凯斯特听到这话瞪了达伦斯一眼,他不满的嚷道:“明明你自己都知道还要来问我,还有那艘战舰上的雷达员啊,据那些俘虏汇报,第一个发现冷镭射光,和第一个检测到我们先锋部队跳跃点的就是那艘战舰上的雷达员啊。看后面就知道了,如果没有雷达员那完美的探测四周环境,那个优秀的驾驶员能够表现出如此优秀的技术吗?呜,又是一个犹如钻石般的军人啊,好想拥有他们……该死的唐龙。为什么你不肯投降呢?要不是你,我就可以拥有两个优秀的部下了!”说到这原本一脸陶醉的凯斯特变成了瞪着眼咬牙切齿的表情。

达伦斯看到凯斯特的表情不由笑道:“看你的样子,恐怕你最想获得的是那个唐龙少尉……哦,是唐龙中尉吧?”

凯斯特马上收起了原来那幅憎恨的表情,露出迷人的笑容说道:“不愧是我的老友,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对,我最想获得的人就是那个唐龙中尉,能够驾役如此优秀部下的长官,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只要他肯投靠我,我立马让他当个上校指挥1000艘舰队!”凯斯特说到这,突然面露狐疑地问道:“对了,为什么我们不去追唐龙呢?派出高速潜艇的话,可以很轻易逮到他的。”

达伦斯摇摇头笑道:“我们主要的任务不是去抓唐龙,就算他看出我们这些禁卫军来这里是有任务的,但我想他没有可能知道是什么任务,因为就是执行任务的我们也是搞不懂这个任务有什么意义。所以他走了就走了吧,反正依照联邦那种比我们帝国还官僚的官僚制度,他回去肯定不会被当成英雄来对待的。”

凯斯特笑道:“比帝国官僚还官僚的制度?嗬嗬,唐龙有难了,他肯定会后悔没有在这个时候投降。是了,你那边还没有报告吗?我刚才就骂娘了,居然这么点小事都要搞这么久,唉,要是那个雷达员投降了该多好啊。”凯斯特说到这又露出了思念的神色。

达伦斯无奈的摇摇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两人副官的声音同时传了进来:“长官,已经找到了。”听到这话,两个少将都是眉头一跳,两人互相点点头关掉了立体图像。

达伦斯来到指挥塔坐在自己的指挥椅上,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着那几百艘投降的自走炮舰的图像,而在这近八百艘当中,只有一艘被扩大到主屏幕上。达伦斯的副官看到长官来了,马上走快两步说道:“长官,根据您的命令,我们发现就只有这艘战舰发出了和您要求一样的波段。”

达伦斯点点头说道:“接通和那艘战舰的联络,让他朝我方靠拢。同时命令其他战舰消去防护罩,准备迎接我方受降人员登舰。”副官响亮的应了声是,马上去执行了。

达伦斯下完这个命令后,按动了指挥椅上的一个按钮,面前虚拟出一幅屏幕,正是凯斯特的影像。凯斯特看到达伦斯马上问道:“准备好了吗?”达伦斯点点头说道:“由你下令吧。”

“哈哈,好!”凯斯特兴奋的应道,接着飞快的按动椅子的几个按钮,把一早就存储起来的命令发送到所有的帝国舰上。

听从命令关掉防护罩的自走炮舰上投降的联邦官兵们,看到己方一艘战舰接受命令往帝国舰群靠拢,虽然有点奇怪,但想到对方可能要进行审问,也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中,只是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审问呢。他们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雷达员惊慌的喊道:“怎么回事?!”

听到雷达员的话,大家的目光立刻往屏幕上看去,一看,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因为他们看到所有的帝国军舰的主副炮口,都散发出光亮,那是准备发射激光才有的状况,而且这些炮口全都瞄准了自己这里!

舰长们先是一愣,但接着是立刻青着脸大喊道:“启动防护罩!”他们现在才想起唐龙说的这伙帝国禁卫军是不会接受自己投降的话,可惜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后悔了。驾驶员一听到长官的命令就立刻手忙脚乱的启动防护罩,但实在太迟了。无数的镭射光随着凯斯特的命令,已经先一步扑射过来,毫无困难的钻进了自走炮舰的舰体内。

达伦斯没空欣赏眼前数百朵的灿烂焰火,只下了道:“全军休整。”的命令,不等呆呆发愣的副官回应,就转身离开了指挥塔。而另外一艘旗舰上的凯斯特也下达了和达伦斯一样的命令,同样也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不一会儿两艘小型的运输舰分别从两只舰队的旗舰飞出,迎向了唯一剩存的自走炮舰。

“报告长官,通道已经接通,真空已经解除。”运输舰的导航员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达伦斯说道。他很奇怪,虽然自己常常搭载长官来回旗舰和战舰、星球之间,但这次则显得非常奇怪,因为这次长官居然没有带一个警卫,而且这次还是独身进入刚投降过来的敌舰上。

他肯定长官去那艘敌舰上有什么秘密,特别是在看到凯斯特少将的运输间也来了后,这个想法更为肯定了。不过在好意提醒长官注意安全,被长官用摇头来回应后,就知趣不在多话。因为他知道不要去管和自己无关的事,是长命的法则。

达伦斯起身,来到通道口,随着门的打开和关上,他就来到了这艘自走炮舰上。达伦斯来到战舰内部,看到了自己有生以来见过最小的船舱。虽然早就发现这个战舰内的十几个人员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没有动静,但也没有出声询问,只是等待着自己伙伴的来临。因为他知道这种帝国两种最大势力合作进行的事,两种势力的人都要在场才行。

不一会儿,凯斯特也从通道口来到了达伦斯身旁,他现在脸上那惯有的笑容早就不见了,他也看到了舱内的情况,只是和达伦斯互相望了一眼,就和达伦斯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这时,那张背对着他们的舰长椅开始缓慢的移动过来,一个模样普通,眼神呆滞,挂着少尉军衔的男人,好像雕像一般的端坐在椅子上。达伦斯和凯斯特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打量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给他们的感觉只有普通两个字,是一个随处可见毫无特征的人。

“是凯斯特和达伦斯两位少将吗?”那个男人的脸孔和眼神依然保持着那幅雕像般的表情,但是微微张开的口却发出让人听得很别扭的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是电脑合成的。

凯斯特和达伦斯用眼角的余光互相看了一下对方,同时立正啪的行了一礼,朗声说道:“银鹰帝国万岁!”

那个男人对他们答非所问的回答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仍旧端坐在那里,用好像电脑合成的声音继续说道:“罗特和伊斯,他们两人过得还好吧?”

已经放下手的两个少将,再一次敬礼说道:“抱歉阁下,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回答问后紧张的看着这个自己上司要求必须恭敬对待的男人,暗号已经对上了,现在应该可以进行正事了吧?

那个男人静了好一会儿才唰的一声站起来,两个少将强行忍住去按腰间手枪的动作,他们被吓了一跳,毕竟这里是敌舰啊。

只见那个男人,双手抓住自己的衣服,猛地一拉,耐磨的军服居然就这样被撕开了。看到那个男人的身体,两个少将都忍不住地瞪大眼睛,张开嘴巴。因为眼前这个男人除了头部和手掌有着人类的肉体外,其他全身上下都是金属制造的骨架,是个机器人!

这个机器人,伸一只手扳住自己的金属胸骨块,猛地一拉,叭啦一声,随着火花,金属胸骨块被板了下来,这个机器人随手把那块金属一扔,发出了喀啷的声音。

达伦斯注意到那些船员依然毫无反应的坐在位置上,甚至连回头看一下的动作都没有。看来这一艘战舰的人员全都是机器人呢。

那个机器人,把手伸进黑乎乎的胸口,掏出了一张手掌大的光盘,他把那光盘抛给了达伦斯后,就坐回指挥椅上,椅子也在他坐上去后开始慢慢的回转回原来的位置。

达伦斯把光盘塞入军服,向凯斯特点点头,两人向那个椅子的方向行了一礼,就悄然无声的离开了。在通道口上达伦斯对凯斯特说道:“我搭你的运输舰。”凯斯特知道达伦斯意思是说他不回旗舰了,知道这是为了避免嫌疑,因为那张不知道什么内容的光碟在他的怀里啊。所以凯斯特点点头同意了,因为如果那张光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是会去达伦斯的旗舰上的。

再小心的把光碟放入凯斯特指挥官室的一个密码箱内,两人分别在两个锁扣输入不同的密码。锁好后,凯斯特才看着这个黑黝黝的箱子松了口气,也才有心情走去酒柜倒酒。

和达伦斯碰杯一饮而尽后,凯斯特沉默这么长时间来第一次出声问道:“我说哥们,那个罗特和伊斯是谁啊?怎么会搞来当暗号呢?”

达伦斯腻意的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眼神盯着手中把玩着的酒杯淡淡地说道:“罗特是罗伯斯特的昵称,伊斯是伊兰特斯的昵称。”

凯斯特原本还点点头听着,听到后面突然猛地瞪大眼睛喊道:“公爵和伯爵的昵称?这是帝国A级机密啊!你怎么知道的?”

“笨,你长耳朵干什么的?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公爵的心腹,这机密是对那些平民和下属来说的,身份低下的人知道大人的昵称可是一件让大人难堪的事哦。看你的死样子,难道平时你从没有听过比大人高辈的贵族称呼他们吗?再说只是A级机密,随便耍点手段就能够弄到的。”达伦斯眯着眼睛笑道。

凯斯特撇撇嘴说道:“耍点手段?哼,你还不是从伯爵千金口里得到的消息。对了,达伦斯,做兄弟的我提醒你,皇子们为了拉拢伯爵代表的军部,纷纷对伯爵唯一的千金下手了,你就不要在里面瞎搅和。”说到这,凯斯特已经正色的看着达伦斯。

达伦斯笑了笑,轻轻的品了一口酒才说道:“放心,我只是由于伯爵大人的命令才勉为其难应付一下伯爵千金的。倒是你那边比较危险。”

“危险?”凯斯特随口问道,径自拿了一瓶酒来到达伦斯身旁坐下,替双方倒满了一杯酒。

达伦斯盯着凯斯特看了一下,笑道:“别装作不知道,公爵那边晚上闹刺客已经习以为常了吧?”

凯斯特苦笑一下摇摇头说道:“唉,谁叫公爵没有子祠呢,如果公爵出了什么事,公爵的领地和朝廷的势力都会被那些皇子们瓜分掉。”

达伦斯向凯斯特举起酒杯带着一丝微笑说道:“他们喜欢做梦就让他们做吧,总有一天他们会发觉自己只是舞台上的一个被人扯着线的木偶而已。”

凯斯特一愣,但是看到那个黑色的密码箱,不由笑道:“木偶?我倒觉得他们小丑呢!当然,他们很快就会发觉自己是被人扯线的木偶,来,为我们的木偶小丑们干杯!”说着就和达伦斯碰杯。

两人才刚喝完杯中的酒,凯斯特副官的虚拟头像就出现在凯斯特的办公桌前,这个副官焦急地喊道:“长官,那艘投降的联邦战舰,突然彻底爆炸,除了残骸外没有发现任何生命反应!”

凯斯特和达伦斯都是一愣,但是很快明白过什么来,互相点了点头。凯斯特走到办公桌前说道:“知道了,可能他们不干愿成为帝国俘虏才自爆的。好了,快组织舰队回到帝都吧。”

原本呆呆的那个副官听到这话更是一愣:“帝都?”

凯斯特点点头说道:“是的,帝都,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副官听清楚后这才狂喜的行礼遵命,他现在也忘了去思索已经投降的人怎么现在才来自杀呢?

凯斯特回过头来向达伦斯笑道:“听到这个消息,士兵们肯定比打了胜仗还高兴。”

达伦斯点头笑道:“那自然是,因为我们已经离开家人好几个月了。”说到这,达伦斯脸色一正地说道:“我想那个我们上司效忠的对象在联邦中应该是极有身份的人,不然不能把极难获得的机器人派上战舰,你说这位上位者有什么计划呢?难道你不觉得让我们动用庞大军力和费用,来这里就是为了消灭一支自走炮舰舰队和接回这个东西?用特务接送这个的话,应该更为快捷和安全吧?”达伦斯指了指那个黑色密码箱。

凯斯特也露出沉思的表情望着那个密码箱,良久,他笑着摇摇头说道:“管他那么多呢,反正我们这些身为部下的人只要听令行事就行了。”说着就拿起酒瓶倒酒。

达伦斯接过酒杯,望着那鲜红的颜色,只有苦笑的摇摇头,凯斯特说得对,下位者实在是很难明了上位者的意图啊。

此时联邦军统帅部,元帅临时休息的房间。虽说这样的房间是为了熬夜工作的官员准备的,但由于元帅时常在这里过夜,这个房间就固定成元帅的卧室。由于这种房子只是一间套房,所以卫兵都是守在门口的。

这个房间一片昏暗和宁静,调动了一天联邦各地战舰的元帅,此刻正沉沉的躺在床上休息,除了他微微发出呼呼的呼吸声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突然,奥姆斯特元帅猛地坐起身来,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摄人的光芒,根本没有一个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人应有的那种朦胧眼神。他没有去拉灯,反而把一直带在手腕上的那个夜光表,伸到面前。

看到手表发出一闪一闪微弱的红色光点,不由低声自语道:“红色,这么说序幕已经完成了。”说到这,他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在黑暗中显得是那么的阴森。

这时,床头的电话BBB的响了起来,奥姆斯特好像知道会有这么个电话似的,先按掉手表的红色光点,然后脱下来,放在一旁,接着才打开电灯,接听电话。

屏幕上一个挂着少校军衔的年轻军官,看到奥姆斯特,立刻行礼说道:“抱歉元帅阁下,打扰您的休眠。”

奥姆斯特摆摆手平淡地说道:“没关系,是不是敌情出现变动。”

“是的,敌方两个舰队在消灭了我方自走炮舰队后,开始往帝国方面退离!”少校简练的说。

“退离?”奥姆斯特让自己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然后点点头说道:“我马上就来。”说着就关掉了电话。

他默默的换好元帅服,正要离开的时候,停下脚步,拿起那块手表带在手腕上,同时低声自语的笑道:“差点忘了,这手表我才带了一个月,要坏也没有这么早坏啊。”说着整整衣服,高声喊了一声卫兵,就踏着稳定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统帅部宽大的指挥室内,当奥姆斯特走进来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将军们。他们跟奥姆斯特一样,都在这里的房间过夜,没办法,现在是战时戒备,刚从各地赶来嘛。奥姆斯特看到房间内没有一个文官,不由含笑点了点头,在这军队的最高指挥部,文官是不可能出现的。这个感觉让他很舒服。

奥姆斯特扫了一眼看到自己进来就已经站起来行注目礼的将军们,他知道这些人以前是自己的部下,是自己的同僚,是自己的上司。在自己数十年的爬滚,这些人有的成为了自己的心腹,有的成为了自己的仇敌,但不管怎么样,自己终于成为了军队中最高军衔的人。在和平年代要想站在这个位置上,那是要经过多少的阴谋诡计打压巴结啊。奥姆斯特在这一瞬间不由感觉到自己真的是老了。

奥姆斯特来到会议桌的首位坐下后,摆摆手说道:“坐下,开始军议吧。”说着眼睛看了一下坐在自己左手边首位的中年大将。奥姆斯特非常清楚这个名叫坎穆奇的*,因为他是最早跟着自己从低层爬起,也是在自己的提拔下,他才能当上联邦四位大将中的一员。

坎穆奇早就看到了自己这个老上司的目光,不过他还是先跟着大家坐下后才站起来说道:“元帅阁下,根据最新的情报,帝国军的两个加强舰队在死亡地带,消灭我方正在那训练的自走炮舰后,只做了短暂的停留,就开始往帝国方向移动,现在已经脱离死亡地带了。”说着按动他桌上的按钮,一幅宽大的星系图马上浮现在空中。

大家先是看到代表敌军的蓝色舰队在缓慢的移动,那原本聚集在死亡地带某处,用红色来代表的自走炮舰群,突然消失了九成,红色的地方也只剩下一点点了。

坎穆奇看到很多人都露出不解的目光,想到这件事的经过还没有几个人清楚,忙向大家解释道:“敌人在开战前就使用了开辟安全通道的冷镭射光,而我方的自走炮舰群刚好在这些冷镭射光的射程内,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就损失了九成兵力。”

听到这话,大家都叹了一息,这自走炮舰还真是倒霉,居然这样都被射中了,看来那些新兵是毫无痛觉死去的吧。他们当然知道自走炮舰是种什么战舰,也知道这是总统逼令元帅拿出预算开发建造的,当然也知道总统从中捞了不少的好处。这种常见的事情谁会想不到呢?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总统捞到好处的具体数目而已。

这时,屏幕上那些蓝色的板块分出两小块,朝前移动。坎穆奇继续解释道:“敌方派出了两千艘战舰作为前锋部队,他们在安全通道开始了空间跳跃,而我方只有一千来艘自走炮舰。”大家看到那小得可怜的红色板块,不由再次叹了一息,他们知道自走炮舰完蛋了。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让他们愣住了,因为原本非常散乱的红色板块居然开始聚集,接着那些担任先头部队的蓝色板块刚出现就消失了。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自己,坎穆奇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散布在那里的监视器只能感应,不能摄影,所以只知道这些自走炮舰每艘发射了四枚鱼雷和一发主炮,那些帝国军舰就消失了,具体情况实在是不清楚。”

“不是吧?一千艘炮灰级的自走炮舰,居然能够用4千枚鱼雷外加一千门主炮,就能消灭帝国军的两千艘正规战舰?大将阁下,我不是听错了吧?”说着话的是一个脸上摆满骄横之色的中年人,他的肩膀也挂着4粒金星。

奥姆斯特不用看人,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自己的死敌,四位大将之一的穆恩雷斯大将。奥姆斯特会任由死敌活得好好的,是因为这个人有利用的价值,所以奥姆斯特只是看着坎穆奇,没有理会雷恩向自己挑衅的眼神。当看到坎穆奇尴尬的笑了笑,向穆恩雷斯解释这实在是情报不详细的缘故,不过皱了皱眉头。

原本以为坎穆奇会绝对服从自己的命令,但现在坎坎穆奇的神态,和刚才自己示意他可以进行军议,他却跟着众人坐下后才起来说话的举动来看,这个人是个喜欢盲从大众,不愿意得罪任何人的人。这个对自己惟命是从的爱将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难道是因为他当上了四星大将的缘故?这么看来自己要好好找他谈谈才行啊。

奥姆斯特在思索的时候,星系图上的演示继续进行着,当大家看到好几百个代表自走炮舰的红点,在帝国军面前停止不动。而另外几百个红点则追着一个红点到处乱跑。不由再次露出狐疑的表情。

坎穆奇叹了一息说道:“根据监视器传回来的情报,这些战舰停止了动力炉,关闭了武器系统,简单来说就是投降了。”

“投降?!”

“这帮混蛋!难道他们忘记了自己是崇高的联邦军人吗?”

“把他们引渡回来!把他们送上军事法庭!”这样叫骂的声音虽然在众人口中说出来,但是大家都知道要是自己在那个情况下,不想战死的话也只有投降了。当然,这种为他们辩解的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嘿嘿,骨云龙星系的士兵就是这样的素质,我们不能要求他们成为一名合格的联邦军人啊。”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会议厅响起,奥姆斯特知道又是穆恩雷斯在嘲笑自己,因为骨云龙星系的古奥*是自己这一派的,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嘲笑自己的机会。

谁都知道那些少尉全都是骸可星军区选拔出来的,奥姆斯特知道这个家伙不说骸可星的士兵,而说古云龙星系的士兵是有私心的。因为那个骸可星的军区司令是公认属于他那个派系的,他当然要顾及自己派系的面子了。想到这,奥姆斯特不由暗自冷笑。

联邦军部的派系错综复杂,有些将军脚踏两条船,有的上司是这个派系的,下属却是另外一个派系的,整个联邦军中没有哪个集团军的全体将军都是一个派系的。会产生这样的原因,是因为在和平年代根本找不到什么把柄,可以把不同派系的人赶走。而且和平年代的元帅权限受到了限制,不是说想调谁升谁,就能够调谁升谁的。和平了近百年,将军可能不会打仗,但绝对是政治斗争中的好手,退役后加入政界,肯定是个老奸巨滑的政治家。

大家在叫骂的时候,看到后面红色亮点的表现,再次呆住了。一个将军忍不住地向坎穆奇问道:“大将阁下,那艘自走炮舰为什么会被其他自走炮舰追击?那些追击他的战舰为什么会越来越少甚至全部消失呢?”

坎穆奇一边看着自己面前桌子上显示的小屏幕,一边说道:“这可能是这艘战舰不愿意投降所以被其他叛徒追杀,而那些战舰会消失可能和不久前死亡地带发生的震动有关。啊,根据监视器检测开战期间信号的波动,发现所有的自走炮舰的信号都发向那艘现在唯一剩存的战舰,而且帝国军两艘旗舰也和这艘战舰联络过。”

听到这话,不但所有的人,就连一直毫无表情的奥姆斯特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就表示那艘战舰是自走炮舰的旗舰啊。就是这艘自走炮舰指挥其余的自走炮舰击毁了两千艘的帝国正规战舰,而且面对帝国军的招降,毅然拒绝,从而遭到叛军的追杀,更是不可思议的消灭了追杀的叛徒。这可是天大的功绩啊!只要传播出去,这个指挥官马上就会变成全国的英雄!所有人的脑中都浮现出一个身穿军服的年轻军官,接受民众狂热的鲜花和掌声的情形。

最早反应过来的将军已经开始询问这艘战舰指挥官的名字,坎穆奇忙按动按钮,开始查询起资料来。不一会儿,坎穆奇欢喜地喊道:“查出来了,战舰编号512,战舰指挥官唐龙,驻地骸可星军区,今年才19岁,由于在训练营表现优异,以少尉身份进入军队,战前由于古奥*下令所有自走炮舰官兵破格晋升一级,所以现在是中尉了!”

19岁的中尉,而且立下大功注定是英雄的他岂不是一回来就会晋升为上尉?所有的将军都开始羡慕起这个年纪轻轻的上尉了。他们在这个年龄的时候还不是军官呢。

听到唐龙这个名字,奥姆斯特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没有退化嘛,当初就觉得那个狂妄的小子与众不凡,没想到居然是这么杰出。

正想说什么的奥姆斯特突然听到穆恩雷斯旁边的一个将军,悄声的向穆恩雷斯说道:“阁下,令公子唐特雷斯,今年不是正好19岁吗?也是以少尉军衔从训练营加入军队,而且也是骸可军区的,您说会不会是令公子改名换姓加入了自走炮舰呢?”

穆恩雷斯有点尴尬的悄声说道:“唉,我哪里知道是不是那个臭小子呢?不过要是那个臭小子敢改名换姓,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那个将军忙笑道:“如果令公子就是那个唐龙,您要是打断他的腿,国民可不会放过您的。是了,不打电话联系一下看看吗?很有可能是令公子哦,像他这么优秀的人,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呃……这个……现在还是军事会议中,我们先不要讨论这个吧。”穆恩雷斯忙转移话题。

一直听着的奥姆斯特,心中冷笑一下,他不但熟悉穆恩雷斯是个什么样的人,也非常清楚他的儿子唐特雷斯是个什么货色。参军前的时不去说,那个家伙报了名后,根本没有参加训练营的训练,至于为什么能够挂着少尉军衔进入军队,这可想而知了。

这里面的内幕奥姆斯特了如指掌,也为了多一股控制穆恩雷斯的筹码,暗自下令,让那个穆恩雷斯认为是他派系的骸可军区司令,向穆恩雷斯提议把唐特雷斯调到了骸可军区。

不久前穆恩雷斯听到敌军入侵,第一时间要求那个司令把他儿子送走。当然那个司令以保证安全,并说在前线才有机会立功的理由,让穆恩雷斯勉强同意了,当他看到联邦境内的所有高级战舰都在骸可军区集合,更是让他定下心来。

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会以为唐龙是那个被过度保护的唐特雷斯?奥姆斯特想到这不由想笑,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闪烁着骇人的光芒,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容。

奥姆斯特轻轻的一敲桌子,朗声说道:“好了,暂时休会,让我们吃完早点才继续开会吧。”说着不理会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坎穆奇,转身离开了。在离开的时候,看到穆恩雷斯正一边离开位置,一边掏出星际手机,不由笑得更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