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一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万罗联邦除了军队这个最大的暴力机关外,还有几个暴力机构。那就是警察部门、宪兵部队和国家安全部。他们的职责都是保护万罗联邦的安全,不过在具体细节上又有分别。

警察部门不用多说,他们也就是维护地方治安,处理各种繁琐的事物,以及处理各种日常生活中出现的需要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可说是人民的保姆。

宪兵部队,顾名思义,是属于军队中的警察,但他们也时常处理一些普通警察不方便或者不能够处理的事情。地位和警察比起来,那是高了很多的。

最后一个国家安全部,这个部门的权力是所有暴力机构当中最大的,他们旗下不但下辖了许许多多或明或隐各种功能的部门,分部也散布在全国各地。他们一般不理会平常的事情,他们的唯一职责就是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的事,也为了这个原因他们具有监视所有公民的权力。因此在这个部门挂了号的人,可以说在整个国家都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地。

此时,万罗联邦首都星——特伦星系的特伦星上,国家安全部情报局局长办公室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身形微微发福的中年人正伸手指着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人大喊道:“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天之内,联邦境内居然会有100架太空船同时被劫持的事?!你这个情报局长干什么吃的?为什么先前没有获得任何情报?”

这个被骂得狗血淋头的人正是这个办公室的主人,安全部下面情报局的局长,今年44岁,名叫梁伟。现在这个原本是这个部门最高长官的人,却十分可怜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应着那个中年人的责问:“对不起……这是……这是下官失职……下官……”,虽然现在他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流下来,但他不敢抬手去擦拭,更不用说抬头去看长官的脸色了。

身为跟着眼前顶头上司一步一步登上局长职位的他来说,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长官是个什么样的人,得罪这个长官的人随时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一边胆战心惊的承受着长官的怒喝,一边诅咒着发动这次恐怖劫机事件的恐怖分子,更是诅咒着自己那个去查探消息的部下为什么还不进来报告呢?

正当梁伟准备承受下一轮的责问时,指向性离子炸弹都炸不开的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色西服,满头大汗,头发凌乱,领带也半松的年轻人,不等那扇电子门完全打开,就侧身跑了进来。

这个年轻人还没停下喘口气,梁伟立刻发挥了情报部门最高长官的权力,转身、抬头、瞪眼、咬牙、伸手指着那个可怜的年轻人怒骂道:“干什么吃的?!要你去查找资料居然去了那么久!”

年轻人被长官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当然知道自己长官为什么怒火这么大了,看来长官刚才也一定跟自己一样被人训了一顿。想是这么想,但他仍忙立正并飞快的说道:“长官,被劫持的从凯拉星到拉德星的第3245次航班,刚刚传来消息已经解除警戒,降落到姆德星系的赖特星球了!”

“解除警戒?就是说劫匪被抓住了?”梁伟立刻大声问道。而那个在年轻人进来时已经转过身背着手的中年人,在听到这话后也转过身看着年轻人。此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平凡的中年人,而且还是很和善的中年伯伯,不见他笑眯眯的眼睛和带着一丝宽厚笑意的嘴唇吗?

他那一头黑亮的头发,并不能指出他的实际年龄,但是眼角上的鱼尾纹却显出他起码也有50岁以上了。要是他出现在街上,谁也不知道他手中握有多大的权力。但是熟悉他的人,看到他那副慈祥宽厚的容貌,立刻会打个寒颤,因为他就是万罗联邦国家安全部的最高长官——安全部长陈昱。

陈昱摆摆手制止了还想说什么的梁伟,和气地向那年轻人问道:“发出指令了吗?知道劫匪的具体情况吗?”

那年轻人先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已经让赖特星的安全部门跟进了,不过飞船刚刚降落,而且飞船上的监视镜头和机舱的通讯器材都被劫匪破坏了,飞船驾驶员也是在领班空姐使用了暗码通知下才知道的,不过那领班空姐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发出警报解除的暗码就没有什么动静了。由于他们格于规定,飞行期间不得离开驾驶舱,所以详细情形他们也不知道。”

梁伟听到这才暗自舒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艘飞船怎么会这么快解除警报,但它起码降落了。这可是100艘被劫飞船中第一艘降落的飞船啊。不管这个解除警报是真是假,就算劫匪没被制服,也应该能够知道这伙恐怖分子是谁,不会一头雾水了。

陈昱点点头:“很好,辛苦了,下去继续监视其他被劫的飞船。”在那年轻情报官离开后,陈昱回身朝那张舒服的大椅子走去,梁伟当然明白上司要干什么,忙快步上前,按动了巨大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

随着陈昱的坐下,明亮的办公室立刻暗了下来,一幅虚拟立体的联邦星际图出现在陈昱面前。上面有着近百个闪亮的红点在星际图中缓慢的移动着。梁伟用手指着停在一个星球上不动的红点,向陈昱说道:“长官,这就是解除警报的3245次航班。”

陈昱嗯了一声没有说话,梁伟发现陈昱的目光没有放在这里反而仔细研究那些移动的红点,虽然奇怪,但也不敢吭声。

好一会儿陈昱才说道:“梁伟,你认为这次劫机事件的目的是什么?”梁伟听到这话,心中思索了一下说道:“长官,这次劫机事件肯定是有预谋的,不然不可能100架飞船同一时间被劫持。而能够组织如此人力物力和制定这么精密计划的人,不可能是那些追求独立的狂热分子。”说道这,梁伟顿了一下,看到陈昱没有发问才继续说道:“因此只有国家才能组织这样的计划。”

陈昱听到这冷哼一声:“这谁都知道,我是要知道是哪个国家策划的,不然我在接到报告后第一时间来到你这情报局干什么?”

梁伟身子一抖,额头的冷汗又冒了出来,他一边按动桌上的按钮一边指着在星系图旁边新出现的一组数据说道:“长官,和我们国家接壤的国家只有西边的银鹰帝国,和上方的莱斯共和国。最近的情报显示莱斯共和国有数万的军人突然消失,这些军人的家属都要政府解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这些家属的情绪安定了下来。而银鹰帝国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举动,只是各贵族之间的宴会次数增加了,好像是为太子选妃的缘故。因此下官斗胆认为这次劫机事件是莱斯共和国策划的。”

陈昱皱皱眉起身来到星系图前停下,梁伟不愧是跟着陈昱的,立刻按动一个按钮,万罗联邦的星系图突然变细了,它的上方和西方各自出现了一幅星系图。陈昱指指莱斯共和国问道:“莱斯共和国的其他邻国是什么国家?”

梁伟呆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谁都知道啊,但是他还是立刻回答道:“莱斯共和国除了和我国相邻外就和号称混乱之地的无乱星系连接。”

无乱星系说是星系但却是数十个星系组合而成的巨大星系。在拥有黑洞弹让宇宙出现和平的时候,就是这个无乱星系还存在着战争。在这星系上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国家,一般是几十个行政星为一个政体。

这个星系存在着家族政治、宗教政治、帝王政治、民主政治,可以说宇宙中出现的政治体系在这都有。原本这个星系是不可出现这样的情况,临近这个星系的国家当时都想吞并它。可惜,它的政治体系的所在位置却让人头疼不已。

如东方是莱斯共和国,实行的是民主政治,但它邻接的地方却是一片的帝王政治势力。而莱斯共和国的北方,无乱星系外却是巨大的帝王政体国家。要是进攻,肯定会受到那个帝王政体的国家阻挠。而那个帝王政体连接无乱星系的地方却是一片的宗教政体势力,这个帝王政体国家在无乱星系外连接的国家又是巨大的宗教政体国家。至于宗教政体在无乱星系连接的是一片民主政体势力,在星系外又是一个巨大的民主政体国家。至于这个民主政体国家又连接着一片的宗教政体势力,除了这么混乱的政治体系外,整个星系还散布着无数个家族政体势力。

在黑洞弹没有发明之前,随便一个国家进入就能引起一场巨大的混战,但在黑洞弹发明后,这些完整的国家都拥有了这种武器,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冒着被另外一个政体国家攻击的风险去攻打无乱星系。因此这些年来都是无乱星系内的势力各自攻击,没有了大国的加入反而更为混乱不堪了。不过在黑洞弹失去作用的今天,各大国开始蠢蠢欲动了,毕竟无乱星系的面积大得吓人,而且星系里面还有许多稀有金属蕴含量十分丰富的星球啊。

陈昱点点头继续问道:“那么和无乱星系相比,是我国比较强大呢?还是无乱星系强大?”

身为情报局长的梁伟,当然是十分清楚本国的国力了,他一挺胸朗声说道:“如果我国和无乱星系有连接的话,无乱星系早就变成我国的疆土……”说到这,梁伟突然身形一震,抖声说道:“难道……难道是银鹰帝国他们……”

陈昱冷哼一声:“哼!现在才想到吗?你这个情报局长这么多年真是白干了,这么容易被那些虚伪的情报瞒住。”说到这,陈昱指了指星系图上万罗联邦的邻国——银鹰帝国,冷声说道:“现在可以说是个混乱大时代的前奏,银鹰帝国处于宇宙的边沿,它要想扩张只有把拦路的我国吞掉,不然它是不可能进入宇宙中央的!”

陈昱说到这突然盯着整个星系图不吭声了,良久,陈昱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像是对梁伟又好像是自言自语:“呵呵,想当年,我国就是为了能够毫无后顾之忧的进军宇宙中央,才借口解放奴隶进攻银鹰帝国的。嘿嘿,没想到,原本以为不堪一击的帝王政体,不但拥有强烈的生命力,最后更搞出了双雄对立的局面。……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和平年代是消失的时候了……呵呵……帝王政体……”说着这话的陈昱,那微微眯着的眼睛内,冒出了让人心寒的寒光。

梁伟只听到前面那几句话,最后一句由于陈昱太小声了,完全没有听清楚,不过他却看到了那一丝寒光,心中打了个冷颤,他知道长官在想什么的时候才会冒出这种寒光。

正当他紧张得不知道怎么接话的时候,陈昱挥手严肃的说道:“把被劫飞船航线等情报,统统给我传给军部,让他们密切留意被劫的那些飞船,特别是要暗示他们注意一下这些飞船将要飞到什么地方。”

“军部?”梁伟愣住了,安全部和军部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好气的啊,平时遇到什么大一点的事,军部的宪兵队都想插一下手,长官可不是一次在背后骂军部的人把手伸得太长了。再说就算劫机是银鹰帝国策划的,安全部也有能力解决啊。

陈昱看出了梁伟的不解,冷冷的笑了一下:“哼哼,现在国难当头,不是争功劳的时候。而且有些事情我们是不适去做的,还是让我们的元帅大人去做吧。”

陈昱开始朝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我们一定要先宪兵队一步掌握那些劫匪的身份,既然卖人情了,就要卖个大人情。我会亲自打电话给赖特星的分部负责人,让他配合你的情报分局做事。被宪兵和警察抢先了,不要怪我没有给你立功的机会。”

梁伟听到这话,忙满心欢喜的点头道谢,并像哈巴狗似的送陈昱出门。

赖特星的第一机场,今天这里可是热闹非凡啊,整个机场的旅客都被警察客气的请去机场旅馆休息了。现在这个第一机场除了机场人员外,就是数以千计的警察、特警。所有的警察都十分紧张的看着停机场那缓缓移动准备停下来的飞船,毕竟这么多年来还没听过有劫机的事情发生。

与诸位警察紧张神情不同的是一个肩挂警督衔的警官,他现在正咬牙切齿,两眼冒出怒火的看着停机场出现的一大票身穿军服开着迷彩漂浮吉普军车的宪兵队。他没想到属于军队警察的宪兵,居然会命令自己这些第一个赶来的警察呆在一旁看热闹!

“妈的!”警督越想越愤怒,狠狠地一拳捶在指挥塔的钢化玻璃上。这时他身旁的一个警官忙拉拉他的衣袖,悄声说道:“黑甲虫来了。”

警督抬起头一看,数辆黑色的高级漂浮轿车,唰的超过宪兵的吉普车,挡住了宪兵车队的前进。双方的车子都是猛地一停,吉普车的宪兵立刻跳下车,看那些宪兵的嘴巴动个不停,可以知道他们正在骂娘。而黑色轿车也下来数十个一色黑色西服的大汉,双方一下子对峙起来。

警督看到这一幕不由无奈的叹了一息,他知道又来了。宪兵和国安部争功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他们争的功劳原本都是属于警察部队的。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主要就是因为现在处于和平年代,宪兵和国安部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加上立下功劳的奖赏是十分丰厚的,他们这些拥有强大力量却不能发挥的家伙当然不肯放过这些机会。警察系统去向他们抗议,他们居然拿出都是为民众安全努力的理由,要求警察系统不要讲究这么多。

警督一咬牙,暗自决定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虽说有可能延迟了处理的事情,但管不了这么多,反正出了事也怪不到警察头上。

突然警督发现今天的情况不同了,原本没有几个小时不可能分辨出谁主谁后的,却在一个国安部像长官的家伙打了一个电话后,那些宪兵居然乖乖的担任后卫,任由国安部一马当先的朝已经停下的飞船奔去!

正当警督在猜想他们怎么今天这么快和解的时候,看到接下来的那一幕,再次瞪大了眼睛。因为一辆接驾驶员的自动阶梯车居然飞快的超过宪兵、国安部,跑到最前面,把接口牢牢的接在驾驶员的舱口处。

于此同时,指挥塔传来下面一个国安部官员的怒骂声:“他妈的!哪个混蛋擅自控制自动车的?快把它叫回去!要是让匪徒假装驾驶员跑了,老子饶不了你们!”随着这个声音,可以看到停机场有一个黑衣人指着指挥塔跳着脚。

值班的调务长当然是一边向那官员赔礼,一边向身旁的调务员喝道:“快查查,到底怎么回事?!”此时那个官员突然改变了口气:“算了,不用调回去,我们正需要登上驾驶舱的工具呢。”听到这话,调务长松了口气,也就没有催促调务员加紧调查的工作了。

不过调务员仍遵照命令查探原因,在一阵忙碌后一个调务员向调务长报告道:“这是程序原来就设定的,要是飞船没有连接登机口,系统电脑会以为飞船出现故障,就会自动派出阶梯车和消防车……”他还没说完,呜呜呜消防车刺耳的声音从下面传了进来。

原本要说话的调务长,目瞪口呆的看着下面数十辆自动消防车一窝蜂的朝飞船驶去。原本登上阶梯车准备打开驾驶舱的国安部人员,以及围在飞船四周并呆在飞船肚子下正准备打开腹舱的宪兵队人员,看到数十辆消防车跑了过来,还都呆了一下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当他们看到消防车把飞船包围起来,车上的消防枪开始移动瞄准了飞船时,才醒悟过来,全都大骂的往外逃去,不过他们这时才走实在是太迟了。

数十道强而有力的白色喷沫,同时从消防枪喷出,才一瞬间就把整个飞船涂满了泡沫。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国安部及宪兵队的人,立刻被喷得成了胖胖的雪人。近百个雪人一边吐着口水一边抹着脸上的灭火泡沫,一边飞快的跑了出来。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消防车好像在选择喷洒地点似的,开始移动起来。在几辆车子集中在一个地方停下的一瞬间,飞船的腹部开了一道门,一个人影飞快的跳了下来。他好像不怕人看到,好整以暇的伸个懒腰,然后才把那舱门关上,接着这个人钻入了车底后就没见他出来了。

这时这架消防车开始移动,它旁边的车子,好像有意为那人消除痕迹一样,转动了几个方向,把那架消防车刚才停留的位置,以及机腹那道舱门的地方。完完全全的喷上了一层厚厚的泡沫,把那人刚才开门和爬动时留下的痕迹彻底消除了。

呆在指挥塔看到国安部和宪兵的滑稽一幕,原本恼怒的警督立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整个指挥塔笑声一片,不过只有一个人没有笑,就是那个呆住的调务长。他脸色青白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就快完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立刻怒吼道:“快!还不快把那些该死的消防车调回来!”

调务员听到这话,看到调务长要吃人的目光,吓得忙飞快的按动电脑。消防车关掉了喷枪,转个弯,整齐的穿过跳着脚的雪人身边,朝停车场驶去。

警督此时得意地笑了,因为他的部下在国安部和宪兵被喷了一身白的时候,就全部出现在停机场,把整个停机场团团围住了。就算飞船上还有匪徒想乘刚才混乱的时机逃走,也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两个顶头大哥一身肮脏,而且都出了丑,肯定没有面子留在这里,总算轮到自己警察出场了。警督含笑带着自己的亲信走出了指挥塔,他要亲自指挥呢。

不用讲,这个警督肯定没有看见刚才飞船腹部发生的事,除非他有透视眼,也许才能够穿过一片白色的泡沫和厚重的消防车发现从飞船上下来的那个人。

数十辆的消防车,井然有序的驶进了停放它们的车库。当自动库门缓缓关上的时候,一个人影从一辆消防车底部钻了出来。此人正是仍带着立体眼睛的唐龙。

唐龙摸摸已经湿透的军服,不满的对电脑女郎嚷道:“老姐,难道没有好一点的方法离开飞船吗?你看,我这身帅气的军服全湿了。呜呜,我还想这样穿着去见老妈呢,现在全泡汤了。”唐龙一边说一边脱起了衣服,也不怕电脑女郎把他看光。

电脑女郎听到唐龙的话,不满的翘起嘴唇,嘟嘟的说道:“哼,还敢抱怨我。要不是我想出这个最安全最有效的方法,你早就被宪兵抓住了,哪里还能为湿了衣服而呱呱叫啊。”

唐龙笑嘻嘻的说道:“嘻嘻,你是我老姐,我不抱怨你,难道去抱怨那些宪兵吗?嗬嗬,怎样啊老姐,我的身材一级棒吧?”此时唐龙已经脱下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正在那里学健美先生摆款呢。

电脑女郎扫视了唐龙一下,点点头说道:“嗯,还算可以啦,现在的人类可没有几个拥有这样有力的身躯。好啦,不用现给我看了,快点换衣服离开这里吧,我怕那些警察会从乘客口中问出什么。”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唐龙听到这话,吓得慌忙从行李袋取出自己参军时就带去的衣服换上,虽然有点紧但还能够凑合穿着。当然,他的军裤没有换,他可不敢在电脑女郎面前脱裤子哦,就算对方是电脑也不敢,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电脑女郎总是给自己一种人类的感觉。

唐龙飞快的把湿透的军服塞入袋子,然后询问道:“好了,老姐现在应该怎么出去?我可不认识路哦。”

电脑女郎刚想说什么,突然她脸色一变,慌忙改口说道:“唐龙,这幅立体眼镜的电量快用完了,我就长话短说,从这里出去,往南三百米翻过栅栏就是机场外,到时你找到咨询机我再帮你消除军人卡的特殊待遇吧。”说完不等唐龙回话,电脑女郎消失了。立体眼镜屏幕上原本显示周围环境的图像,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唐龙立刻成为睁眼瞎。

“有没搞错,说走就走了啊?唉,这电量还真是没得不是时候。算了,还是靠自己吧。”唐龙嘀嘀咕咕的把立体眼镜摘了下来,顺手塞入了袋子。手摸到那湿透的军服时,唐龙突然大叫起来:“惨啦!”不过喊完立刻捂着嘴巴紧张的打量着四周。

当发现这个车库除了自己就是那几十辆消防车后,唐龙才松了口气,慌张的把湿衣服拉出来扔到一旁,并一边从袋子里面掏着东西,一边呱呱叫着:“呜,我的裤子啊,完了完了,被弄湿了。”

唐龙提着那件原本还是干燥的,但现在已经湿了一半的西裤,苦恼的摇摇头:“唉,我那么害羞干什么?又不是没穿内裤,得,现在还是要穿湿裤。”虽然他一个人自言自语,但还是脱下身上湿透的军裤,飞快的换上了西裤。

如果没换裤子的话,谁都一下子能够认出唐龙的身份。联邦军队的衣服颜色和布料都很特别,而且管制也很严格,非军人是不可能拥有军服的。

唐龙整理好行装后,这才仔细打量一下这个车库,发现除了车库门外,只有天花板上的通气窗能够让人离开。看到这,唐龙想也不想就背起袋子,开始攀登支撑天花板的金属架。幸好这个车库是平房,不然唐龙就要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撬开库门离去了。

此时,围住飞船的警察已经不顾那些恶心的泡沫,打开了舱门。在舱门打开的一霎那,数十个训练有数,装备齐全的特警,快捷的涌了进机舱。

这些冲进来的特警,没有发现预期中出现和匪徒对峙的场面,反而听到客舱内传来一片叫喊声。虽然在此之前就获知飞船的警报解除了,但仍不敢大意,按照训练的计划,小心翼翼的互相掩护着进入了客舱。因为他们没有获知匪徒解决了啊,小心点总没错。

进入客舱后,众特警都是一愣,因为所有的乘客都是捂着眼睛在叫喊着:“我的眼睛啊”之类的话,要不是他们的安全带可能被匪徒锁死了,他们肯定是满客舱跑的。

几个先头部队的特警,立刻发现在过道墙壁上的血迹,也立刻发现了躺在那的一个人以及在这人身旁摊着吐着的空姐。他们立刻端枪瞄准那个人和空姐,并通知自己的伙伴。

慢慢的靠前去后才发现这个躺着的人死得很惨,看到那个样子也难怪空姐一只在吐。同时特警发现尸体手中握着一把没见过的手枪,虽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在飞船上能够带枪的家伙,肯定是劫匪的一员了。所以一个忙上前踩住尸体握枪的手,另外几个则警戒的看着那具尸体和那个空姐。

此时空姐已经发现有人来到自己身旁,无力的抬头看了一下,发现是几个手持武器的蒙面大汉,先是一惊,不过在看到大汉手臂的警察臂章,立刻面露喜色的松了口气,吃力的说道:“我是3245次航班的领班空姐,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吃力的从口袋掏出一张卡片。

众特警虽然明白她就是发出暗号通知驾驶员警报解除的领班空姐,但仍是在检验过身份证后,才把她扶了起来。

此时另外几批特警已经把整个飞船检查了一遍,除了通报发现另外三具尸体外,就表示没有任何异常了。扶住空姐的特警在接到长官的指示后忙向空姐问道:“匪徒共有多少个?这个人是谁杀死的?”

从危险解脱的空姐,完全依靠特警的支持才能站住,她喘了口气尽量不去看地上的那具尸体,心有余悸的说道:“一共4个劫匪,都被一个少尉杀死了。”

听到这话,特警心中一松,因为和发现的4具尸体符合啊,但紧接着又是一呆,忙问道:“少尉?他在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