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十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前距320,下距134,目标瞄准完毕。”主炮手阔斯特向站在指挥位置的唐龙喊道。而另外一个主炮手兰斯则马上接口喊道:“主炮能量补充完毕!”

唐龙看到屏幕上的那个瞄准光圈已经对准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不由把高举起的手猛地挥下,同时喊道:“发射!”

阔斯特立刻跟着喊道:“主炮发射!”同时按动了一个按钮。在这一瞬间,船身一阵晃动,接着一道巨大的光芒出现在屏幕上,准确无误的击中目标。那个黑色的影子立刻变成一个光球,炸裂开了。而兰斯则马上按动一个按钮,并说道:“炮身冷却倒数,10、9、……”数到零的时候,又马上喊道:“主炮能量补充开始。”

此时雷达员埃尔华立刻捂着耳机高声喊道:“敌战机接近,数目10!”唐龙一听马上把手一挥命令道:“各副炮自由射击,鱼雷准备!”

担任副炮手的李力军、张开华、斯基、严君四人二话不说,马上一按头盔按钮,让自己进入虚拟可视射击系统,战舰外面的四门副炮也在同一时间开始上下左右的移动起来瞄准敌人。接着屏幕上出现了10架小型太空战机,随着他们激光炮的亮起,四门副炮也开始射击。

担任副官的吉娜在船身晃动几下后,看了下电脑显示的数据后冲唐龙喊道:“保护罩功率降到90%!”唐龙看了一下屏幕上显示的敌战机出现的位置数据,立刻向鱼雷手命令道:“指向性炸裂鱼雷一枚准备,目标前距12。副官,保护罩功率全开!”

鱼雷手陈思浩听到这话,迟疑了一下,但还是一边飞快的按动按钮一边喊道:“了解!指向性炸裂鱼雷一枚,目标前距12。鱼雷设定完毕!”而吉娜也在此时喊道:“保护罩恢复100%功率!”

唐龙先喊道:“所有人员巩固位置!”然后抓住扶手后才把手一挥:“鱼雷发射!”随着唐龙的命令,一枚导弹形状的东西立刻出现在屏幕上,它才飞行了一会儿,就马上自行炸裂开来,瞬时间,屏幕上出现一片耀眼的火海。

此时船身猛烈的晃动个不停,大家因为听从唐龙命令巩固了身子,所以只是随着船身晃动,并没有被抛出自己的岗位。当船身停稳的时候,吉娜检测电脑后立刻喊道:“保护罩降到30%,补充能量需30分钟!”

而埃尔华则大喊道:“敌机全数歼灭!”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唐龙一眼,唐龙绷着冷酷的脸孔,没有理会他们,径自命令道:“副官,报告所有武器能量基数!”

吉娜神色一震,马上低下头飞快的按动电脑,接着抬起头说道:“指向性炸裂鱼雷一枚,跟踪中子鱼雷两枚。副炮能量基数5,主能源基数30!”

唐龙望着屏幕上显示的数据,沉思了一下,立刻命令道:“主炮能源停止补充。”主炮手兰斯听到这话一愣,但还是立刻按动按钮回应道:“了解,主炮能量40%立刻停止能量补充。”

唐龙点点头向吉娜命令道:“所有主能量用于补充防护罩。”

吉娜一呆,但还是马上执行,接着她略为惊讶的回复道:“保护罩恢复正常需时10分钟。”

这时雷达员埃尔华恐慌的喊道:“前距456、上距834处,发现敌巡洋舰一艘,战列舰一艘!”

唐龙听到这话想也不想,把手一挥命令道:“撤退!”

所有的人都是一愣:“撤退?!”他们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唐龙已经按动了指挥台上的一个按钮,一瞬间,屏幕上的宇宙场景消失了,换上了基地内部的场景。见到这场景,大家都舒口气,取下了头盔。

唐龙看着屏幕上显示出四周停泊在地上的自走炮舰,不由嘀咕一声:“无聊。”然后向副官吉娜挥挥手说道:“检讨战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说完不等她回答就从登陆口离开了战舰

船上的14人呆呆的看着唐龙离去,好一会儿才开始检讨自己在这场战役的表现。吉娜在看了电脑显示的数据后,惊讶的喊道:“这次单独战训练我们又是第一!”听到这话,大家都放开手中的活,而陈思浩则向吉娜笑道:“把数据放到主屏幕让大家看看。”

“是长官。”吉娜按动一下按钮,原本看得见外面的屏幕立刻刷屏,然后出现了一排排的数据。李力军吹了一下口哨说道:“哇,没想到这么多次的单独训练我们居然稳占首位,你们看,我们在单独训练中根本没有被击毁过一次啊。”

陈思浩笑道:“呵呵,那是因为长官一见不对劲就撤退离开战斗的原因啊。”

当联络官的陈怡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陈思浩看到陈怡的脸色,不由向她笑道:“看到强大的敌人就逃跑,看到弱小的敌人就去厮杀,是不是认为这样做很没种啊?呵呵,其实欺软怕硬是战争的基本原则,除非遇到只能死战的状态,不然是不会去和比自己强的敌人硬拼的。”

陈怡虽然了解这个原因,但是她还是不服的嘀咕道:“如果是真实战场上,我们被包围后,长官肯定会向敌人投降的。”

陈思浩听到这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但他却在心中想到:“在这个时代,为了保全性命而投降也不为一件好事,起码拥有生命才能继续自己的梦想啊。”

此时吉娜出声说道:“你们觉不觉得最近这段时间来,唐龙长官变得很奇怪啊?”

李力军忙接嘴说道:“对呀,确实变得很奇怪,他最近都没有跳那奇特的舞蹈了,整个人也变得不苟言笑。”

吉娜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而是他最近一结束训练就不知所踪,整个人都神神秘秘的。”陈怡听到这插嘴说道:“哼!你们现在才发觉他不对劲吗?告诉你们,他现在和34连队的人好得火热呢。”

听到这话,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而李力军则立刻火气冲天的喊道:“什么?!他居然和34连队好得火热?!难道他不知道他们污辱过我们吗?我去找他说清楚!”说这就要离开战舰。

陈思浩立刻拉住他说道:“不要那么冲动。”

“不冲动?长官不但没有为自己的部下出头,反而和欺负自己部下的人好得火热,这口气能咽得下吗?”李力军满脸狰狞的喊道。

陈思浩笑道:“就是因为这样,长官才和他们好得火热,相信我,用不了多久就知道结果的了,长官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陈怡有点不解的向陈思浩问道:“怎么你那么看得起那个长官?我们这些人甚至可以说是在你的劝导下才成为唐龙长官的部下啊,这段时间来我根本不觉得这个长官有什么值得我们跟随的,要不是不能退出,我早就走了。”

陈思浩看到许多人在听到这话后都点点头,不由脸色一正的说道:“你们也许看不惯唐龙长官吊儿郎当,狂妄自大的样子,但现在他已经不在我们面前表露出这些,这说明他已经注意到我们对他有些不满了。”听到这话,大家想着唐龙最近的表现,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陈思浩看到陈怡想说什么,伸手制止她抢先说道:“这个方面不去说,你们也许认为长官没有什么能力,但是你们发现没有,长官几乎没有怎么学习,就能操控自如的指挥我们进行战斗。像刚才他下令在前距12的范围内使用炸裂弹,大家都明白在这么近的距离爆炸的话,战舰本身是会受到很大伤害的。当时数目10的战斗机,可以让我们的副炮反应不过来,就算击落他们,我们受到的损害也比遭受炸裂弹的冲击大,甚至还有可能被击沉。而这可以使得围绕在战舰四周的战机全灭的方法,不知道战机的防护罩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破坏,没有久经战役和非常熟悉敌我双方数据的人,是不可能在一瞬间就做出这样决定的。”

埃尔华插嘴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长官他能够在获得情报的一瞬间做出反应,通常都是我才报出敌人方位数目等级,话音才落下,长官就能够做出相对有利的决定。一个刚当上指挥官的人根本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反射处理能力啊。”

陈怡呆了呆,但还是不服的说道:“可是他在联合行动的训练中,根本没有什么出色的表现啊。”吉娜是站在陈怡这边的,她忙按动几个按钮后才说道:“对呀,你们看,在联合行动的训练中,我们根本没有获得过什么成绩,唐龙长官根本不懂得配合!”

陈思浩看着屏幕的数据笑了笑:“不是长官不懂得配合,难道你们忘记了吗?联合行动训练的时候,很多次都是被友舰莫名其妙的动作拖累了我们,而且我们在这么多次的联合行动中有被击落过一次吗?”

李力军看到吉娜低下头,忙出声喊道:“这个当然没有,不过友舰不懂配合,难道长官不能够劝导他们吗?”

陈思浩叹了口气:“大家都是同级的指挥官,你想他们愿意听从长官的指挥吗?我想我们这些全部是少尉担任指挥官的战舰,要是真的出现在战场上,肯定会被敌人击溃。不过听说,到时候都是回到各营队接受营长指挥的,到时候相信不会这么混乱吧。”

李力军撇撇嘴:“一个营才几十艘这样的自走炮舰,分散开来又有什么攻击效果,像我们这种只有主炮厉害的战舰应当集合使用才能发挥效力的啊,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想的。”

陈思浩摇摇头说道:“这就不是我们这些小兵能够理解的了,反正我们只要好好的听从命令,然后活下来就行了。”

陈怡迟疑了一下向李力军说道:“你说了这么多的意思是说长官与众不同?他能够让我们在真实的战场上活下来?”

陈思浩点点头笑道:“也许吧,你们应该发觉到长官具有非常高超的指挥技术,而且也非常能够辨别敌我情况,如果被包围了,长官要投降的话,我可是站在他那边的哦。”

陈怡听到这话,只好撇撇嘴嘀咕道:“投降也说得像理所当然是的,难怪政府整天高呼要培养爱国意识。”

正抱着一大堆香槟烤鸭等物品走着路的唐龙,突然打个喷嚏,他皱皱鼻子嘀咕道:“一定是我那帮部下在说我的坏话,呜,哪有长官为了顾及部下心情而强自压迫自己的,我好想跳舞好想大声骂人哦。”说到这唐龙哭丧着脸的摇摇头。

“但是为了我可爱的部下,我一定要在他们面前表现出威严的神态。嘿嘿,他们在知道事情经过后一定会对我充满敬仰之情的。”唐龙想到这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

此时突然有人拦住唐龙,一个热情的声音在唐龙耳边响起:“哇,唐龙老大,怎么又这么破费啊。”唐龙一听这话,马上露出和善友好的笑脸,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对这个拦住自己的少尉笑道:“太好了,快,帮我拿些东西。”说着就把手中的物品塞入那个少尉怀里。

那个少尉忙乐呵呵的接过,并回头喊道:“快来呀,唐龙老大又给我们加餐了!”随着他的话语,十几个士兵忙笑嘻嘻的跑过来向唐龙打招呼。

此时唐龙所在的地方正是基地34连队所属的某艘战舰的第21通道,第124卡口。唐龙一边和这些大汉们笑嘻嘻的打着招呼,一边走向这艘战舰所属的休息室。

那些士兵们接过自己长官递过来的物品,马上在休息室内摆了开来。那个少尉看到数瓶香槟,还有数只香喷喷的烤鸭火腿,不由吞吞口水向唐龙说道:“唐龙老大,你真有办法,居然能够搞到这些东西。我们这帮家伙能够好好润润肠胃都多得老大你呢。”

唐龙拍拍少尉的肩膀笑道:“自己兄弟,客气什么。来,不用多说,开宴会啦!”早就等待着的士兵们立刻欢呼起来,开始撕咬着那些美味的食品。

那个少尉端着一杯酒向唐龙说道:“老大,这酒越来越够味啦。我为我的部下调戏过你的女部下,向你道歉。”唐龙用酒杯和他的酒杯碰了一下,笑道:“一家人说什么呢,这事打个哈哈就算啦。”

那少尉忙点点头说道:“呵呵,当时我们还怕老大你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呢,当时我可怕得要死哦。”说着做了个担忧害怕的神情。

“哈哈,你这家伙啊,我会为这些小事大动肝火吗?罚你干掉一瓶!”唐龙大笑的拍拍少尉的背部。

那少尉忙赔笑道:“是是,该罚该罚!”说着就拿起一瓶猛灌了起来。

唐龙大笑的对那些宝贝般慢慢喝着酒的士兵们喊道:“兄弟们,放心大胆的喝,我带了大把的美酒,不用担心不够喝!”说着从门外拖进了好几箱酒,那些老兵痞子,立刻欢呼的一把抢过来一人一瓶的喝起来。笑得眯着眼睛的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唐龙此刻眼中露出的戏虐的光芒。

此时,陈思浩等人正在自己部队所属的休息室里吃着军队的定制快餐。李力军用叉子卷起一卷干涩的炒面,狠狠的往嘴里塞去,然后一边嚼着一边嘀咕着骂道:“妈的,我们乖乖的吃着这些味如嚼蜡的垃圾,那帮家伙则天天大鱼大肉,哼!”他说到这正要再次消灭眼前的食物时,突然发现自己餐盘里多了一只烤得香喷喷的鸡腿和一大块的火腿。

他愣愣的抬起头,发现唐龙满脸正色的端着一大盆的美味食物,给自己这些人分配着。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动作,全都静静的看着唐龙。李力军虽然口水吞个不停,但是他跟大家一样都没有动餐盘中多出来的食物。

当唐龙在每个人的餐盘中都放入一只鸡腿和一块火腿后,才来到这些天一直空着每人坐的餐桌首位坐下来。

陈怡第一个忍不住地指着餐盘中的食物讽刺道:“怎么,长官大人,是不是34连的人吃腻不要了,你才施舍给我们的吧?”

唐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大家,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呜呜的巡逻车的声音。李力军第一个跑了出去观看,不过除了他,其他人都没有动身,全都不吭声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们现在心情很不舒爽,正等着唐龙解释,所以没有那个心情。

不一会儿,李力军神色古怪的跑进来嚷道:“34连的人喝醉酒,和其他连队干了起来,现在被宪兵抓走了!听说他们要关上几天禁闭。”

陈怡不可思议的站起来说道:“喝醉酒?在军营里能够弄到烈酒吗?平时特别供给的都是纯度低如饮料一样的香槟啊。”

陈思浩看着开始撕咬着鸡腿的唐龙笑道:“看来要是长官进入政界的话,一定如鱼得水啊。”众人听到这莫名其妙的话先是一愣,接着马上紧紧地盯着唐龙。

唐龙咬了一口鸡肉对他们眨眨眼睛笑道:“怎么不吃呢?这可是庆祝的一餐啊。”陈怡看到唐龙的样子,心头一跳,突然觉得这个长官的笑容很邪恶。她已经了解到唐龙是用这个方法来替自己这些部下出气,不过能够为了这个目的,特意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去交结对方,还真是阴险啊。只是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接通管理物资人员的关系网呢?

陈怡知道,当兵的人平时要想改变伙食,那就得花钱巴结管理后勤的人员,不然是不可能吃到美味的食品和喝到酒的。而这个长官居然能搞到物资管理员都没有的高浓度酒,看来他的关系网出奇的宽啊。可是为什么有这样关系网的人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尉呢?

此时晃晃空酒瓶的上校老头子,觉得不够过瘾的打开自己的秘密收藏室,准备拿瓶收藏品过过瘾头。可一打开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青绿了,因为原本还放着近百瓶烈酒的收藏室居然空空如也!

老头跳脚大骂道:“他妈的!哪个混蛋把我的酒偷光啦?到底是谁干的?连30道密码警戒防线都拦不住?!”

在老头获悉34连队喝醉酒的事后,立刻跑去查看,虽然知道不是他们把自己的酒偷了,但看到那些空空的,原本属于自己的酒瓶和满屋浓烈的酒味,仍心疼得对34连的人破口大骂。

第二天,唐龙才刚准备进行今天的战斗训练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先一步等着他了。唐龙看到老头子,没有露出什么神色,表情平淡地命令陈思浩他们上船自行训练,接着就走到老头子面前行了一礼,然后就静静地看着老头。

老头拿起瓶子喝了一口,但很快吐了出来,他拿着瓶子对唐龙晃了晃,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够狠,居然让我喝这些跟饮料一样地香槟!”

唐龙没说什么只是笑了一下,从军服里掏出一瓶巴掌大的酒瓶递了过去。老头原本混浊的眼睛在看到那瓶酒的标签时,立刻散发出光芒,一把夺过来,扭开瓶盖,凑前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良久才满足的叹了口气说道:“香、纯,不愧是保存了百年的希姆酒啊。”老头说到这,突然盯着唐龙说道:“这里早都禁止外出,你是怎么搞进来的?而且这种酒市面上一瓶就值上两万元,你一个小小少尉没那么多钱吧?”

唐龙露出和善的笑容说道:“这是下官给您赔礼道歉的,这种酒应该比您收藏的酒好得多吧?”

老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唐龙,无意识的举起酒瓶小品了一口,这一喝,让他立刻眯上眼睛露出了舒服的神色。好一会儿,老头才睁开眼睛向唐龙笑道:“不错,我所有的收藏品都比不上这瓶酒。”说完哼着小调走了。

原本还满脸正色的唐龙突然露出沮丧的表情,对着老头的背影嘀咕道:“你倒好,用不值几个钱的劣质酒换了一瓶2万块的美酒。呜呜,我为了我的部下一下子就把卡里的钱花光了到底值不值得啊。”唐龙屈着手指算道:“四千块收买后勤长官,两万块买了瓶酒,呜呜,我变成穷光蛋了!”唐龙垂头丧气的一边嘟嘟一边朝战舰走去:“唉,少尉的薪金什么时候才发下来啊。”搞得那些后勤人员呆呆的看着这个古怪的少尉。

唐龙登上战舰后,立刻变得神色冷然,面无表情的来到指挥台坐下。陈思浩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但还是乖巧的没有询问长官那个老头来干什么,而是静静的等着唐龙下令。

唐龙随意的说了句:“开始吧。”就戴上了头盔。听到命令的众人马上开始忙乎起来,没有人去注意唐龙在干什么了。

“大姐,你怎么查到那老头特别喜欢希姆酒的?”唐龙用很低的声音和出现在头盔里的星零说着话。虽然星零早就告诉他不用担心其他人听见他说的话,但是唐龙就是怕部下听到自己自言自语以为自己疯了,所以每次都很小声的说。

星零笑道:“因为他是希姆星球的人啊,所以特别喜欢希姆酒。”

唐龙不解的问:“那为什么要故意偷光他的酒后,又买到好酒送他赔礼呢?没有证据他也奈我不何啊。”

星零晃晃手指说道:“你好笨哦,他可是联邦后勤管理能力最厉害的一个人耶。现在留下深刻印象给他,以后对你有帮助啊。”

“后勤管理能力最厉害有什么用,能厉害过电脑吗?现在只要一个命令就可以让负责后勤的电脑如实地工作啊。”唐龙撇撇嘴说。

星零摇摇头说道:“你呀,没有怎么求过人所以不懂。电脑是死的,只会按照命令进行后勤服务,可是需要这些服务的是人啊,当然会有各种电脑没有顾及的问题存在。再说,有些物资的调配,需要管理员的批准,这也需要人去套交情啊,不然你以为电脑发出一个请求,担任管理的人员就会如实拨给所需物品吗?”

“耶?难道不是这样的吗?那为何说是自动化管理呢?”唐龙非常不解的说。

“真是的,连这都不懂?人类愿意服从电脑的管理吗?就是我……”星零慌忙转口说:“就是联邦中央电脑那么厉害的了,也只是负责提供各种数据,具体的决策还是由人决定的。”

唐龙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转移话题说道:“大姐,这次我的表现怎么样,那帮家伙关禁闭去了。”

星零古怪的看着唐龙好一会儿才说道:“真没想到你这看起来毫无头脑的家伙,居然会一边笑脸迎人的称兄道弟,一边在背后捅刀子。真是够阴险的。”

唐龙乐呵呵的笑道:“嘿嘿,我的教官曾教导我,让敌人对自己失去防范,才能更好的打击敌人。嘻嘻,对这个我可是有过血的教训哦。告诉你啊,教官为了让我记住这些,专门用各种卑劣的手段来谋害我呢。”唐龙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在训练基地的事。

星零望着唐龙得意洋洋夸夸其谈的样子,不由带着微笑静静的听着。虽然唐龙在23团训练基地的事她都一清二楚,但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还是觉得从唐龙口中说出来比较有味道。

联邦首都特伦星,联邦总统府,一个脸上无须,显得有点肥胖的中年人,也就是联邦总统——纳姆哈,正笑眯眯的坐在一把宽大的椅子上,看着眼前一个挺着一个快要把西服撑破的大肚腩,样子显得有点猪头的中年人。

这个肥胖的中年人满脸谄媚的说道:“总统阁下,这次我是代表本公司来感谢阁下让本公司垄断了制造自走炮舰的权利。”说着从西装内袋掏出一把汽车钥匙,双手捧着小心的放在桌上,并轻声说道:“这是5吨。”

纳姆哈挣开一只眼睛,瞥了一下桌上的钥匙,手没有动,依然是托着下巴。他笑着说道:“那自走炮舰,元帅大人本来是不同意开发这种武器的。而我原本也不是怎么喜欢插手军部的事,不过军部有人向我提出这种自走炮舰是一种价廉物美的东西,我为了联邦军力能够大幅度提升,也就利用总统权限让元帅大人拨出制造的费用。这可让我和元帅大人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啊。”

肥胖的中年人掏出手帕抹了把冷汗,他接着又掏出一把钥匙,恭敬的递了过去,再次轻声说道:“这里面也是5吨。”

纳姆哈的笑容更浓了,他的手放下来按在两把钥匙上,对肥胖的中年人笑道:“听说自走炮舰军部定做了1万艘,不知道一艘成本多少钱呢?”

肥胖中年人看到纳姆哈眼中的寒光,不由心头一震,他忙巴结的说:“也就是……也就是1亿左右。”

纳姆哈故作惊讶的说:“我听说军部是以2亿联邦币购买一艘的呀,哎呀,这么看来阁下挣得蛮多的嘛。”说到这,纳姆哈把手收回,没有拿那钥匙,而是双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那个肥胖的中年人。

那肥胖中年人忙鞠躬说道:“对不起阁下,我一时大意忘了还有三把钥匙放在家里没有带来,等下我就去为您取来。”

纳姆哈听到这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起身来到肥胖中年人身旁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呵呵,听说军部准备再购买10万艘自走炮舰装备军队哦。”

肥胖中年人一听立刻露出欣喜的笑容,点头哈腰的说道:“谢谢总统阁下栽培。”

纳姆哈点点头回去按动了桌上的一个按钮,门立刻打开,一个带着黑色镜框眼镜,样貌普通身穿贴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黑色领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纳姆哈指了下桌上的两把钥匙,对那个年轻人说道:“张秘书,大老板说借我五架运输车让我运运东西,这是其中两架的钥匙,剩下的三把钥匙,大老板留在家中,你跟他去一趟取回来吧。”

那年轻人先上前取过钥匙,接着向纳姆哈鞠了一躬,然后向那个肥胖的中年人一摆手说道:“请,先生。”

肥胖中年人忙点点头笑着说道:“不敢当,张秘书真是年轻有为,您请。”说着就和那个年轻人走出了房间。

纳姆哈掏出一根香烟点着吸了口,自言自语的说道:“25吨,2500亿吗?才刚好够竞选的广告费呢。”联邦最大面额的纸币是一万元,据说一张一万元纸币重一克,一吨就等于100亿了。由于平民都是用银行卡消费的,一万元纸币没什么人拥有使用,所以纸币的作用除了用来和外国贸易,就是用来进行行贿。这些行贿因为是现金交易没有通过银行,监察部门根本查不到线索,所以是各级官员的挚爱,同时为了不被人窃听也用重量来代表金钱数目了。

纳姆哈再吸了口烟,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自语道:“还有两个月就是总统大选了,我这个位子还没坐热呢,怎么也得坐多几年才行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