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十九章

玄雨2014年10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刘思浩看到唐龙那不容人反抗的眼神,心中叹了一息说道:“34连队的人。”在听到刘思浩说出这话后,原本就张合着嘴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的李力军立刻接着说道:“长官,他们在第21通道,第124卡口。”说着就开始挽衣袖晃动拳头,准备跟唐龙去好好干一场。其他的男兵也跟李力军一样摩拳擦掌的看着唐龙。

唐龙在听到这些话后,原本愤怒的表情立刻消失了,换上了冰冷的神情说道:“好,那么我们立刻开始接收战舰。”说完就走向站在战舰下,排着队愣愣看着自己的后勤人员。

所有的人听到唐龙的话和唐龙的动作后都是一呆,刚才看唐龙的样子可以肯定是立刻准备狠狠教训一下对方,怎么突然这么虎头蛇尾了?难道唐龙害怕那34连队的人?

李力军呆呆的握着拳头,而刘思浩则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至于那四个原本用感激眼神看着唐龙的女兵,现在则冲着唐龙的背影,撇撇嘴,她们都认为自己看错人了。其他男兵更不用说,都露出了蔑视的眼神。不过不论这14个士兵怎么想,由于指挥官已经走到军舰下了,自己这些身为下属的人也只好跟了上去。

望着唐龙背影的老头,抓着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摇摇头在心中叹道:“唉,搞不懂这个人想些什么。”然后,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站在军舰下30多个的后勤兵,看到唐龙绷着一张冷脸走前来,一个站在首位的上士,双腿一并高声喊道:“敬礼。”30个士兵立刻啪的一声向唐龙敬礼。

唐龙回了一礼,冷脸突然消失,换上了满是笑容的脸孔说道:“我是这艘战舰的指挥官——唐龙,辛苦各位兄弟了,以后请多多关照啊。”

不但那个上士一愣,所有的人都是一愣,这个少尉怎么变脸变得这么自然。好一会儿那个上士才清醒过来,再次敬礼说道:“不敢当,下官等人是负责此战舰的一切补给维修作业,请长官多多指教。”

唐龙乐呵呵的挥挥手笑道:“不用客气,是了,我可以登舰了吧?”那上士忙双腿一并点头说道:“是的,您随时可以登舰。”说着向他身后的一个部下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个士兵在卡口仪器某处忙碌了一下,那艘自走炮舰的肚子裂开一道缝,一架升降梯落了下来。

唐龙也不多说,带着众人,站在那升降梯里。随着那个士兵的操作,唐龙一伙慢慢的升入战舰内。

才一进入,唐龙他们就觉得眼前一暗,过了一会儿才适应了战舰内灰暗的环境。唐龙马上发现这里是个宽5米长10米成回字形分成两阶的指挥室,而这指挥室中前方有一个3、4平方米的平台,平台上是一张孤零零的椅子,配着一张凹形布满按钮的金属台,不用说那就是指挥官的位子了。

指挥台前方是两张面对一排仪器的椅子,可想而知那里就是导航员和雷达员的位置。环顾四周,可以看见指挥台左右下方各有一张金属台,同时舰壁的两侧和后面各有一道自动门。看过战舰资料的人都知道那两张金属台是联络员和副官的位置,而那些门就是用来进去主炮室、旋转副炮室、鱼雷室和动力室维修的。而这些系统的控制台则在指挥室回字形两侧,凹陷进地面的十个凹洞里。

唐龙打量了四周一下就径自走到指挥台坐下,才一坐下,那张金属台上的指示灯亮了起来,接着整个战舰的灯光都亮了。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除了那些系统指挥位置的电子仪器外,上下左右前后的舰壁都不见了。

现在就如身处玻璃战舰里面一样,不但看到头顶的基地天花板,四周的一排排的战舰,更可以看到自己脚下那些后勤兵正忙碌的帮战舰检测着。

虽说战舰立体全屏幕虚拟的功能,大家都从电影上看过,但亲眼感受到这自己站在空中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刘思浩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呆住了。

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的震醒了他们:“全体进入各自岗位,准备接收战舰。”

众人心情一震,全都把眼神望向发出这个声音的人,大家看到唐龙已经把手伸出的站在指挥台上,双眼散发出统领大军的威严,寒冷脸庞配上紧闭的嘴唇,表现出一股刚毅的神情,所说的话让人不敢违背。

大家看到这,都不由自主地举手行礼,响亮地应了声:“是!”然后就按来之前就安排好的职务,进入自己的岗位。

那个棕色头发的埃尔华率先坐在雷达员的位置,戴上了全息头盔,按动了几个按钮后转身喊道:“雷达员埃尔华报告长官,雷达系统启动。”

接着坐在导航员位置上的是一头卷发的玛丽,她也麻利的戴上全息头盔,按动几个按钮后,跟着向唐龙报告:“导航员玛丽报告长官,导航驾驶系统启动!”她这话才刚落下,唐龙耳边依次传来:“主炮手阔斯特、兰斯报告长官,核能主炮系统准备完毕。”

“副炮手李力军、张开华、斯基、严君报告长官,副炮系统启动。”

“动力维修员兰文特、斯尔加报告长官,动力室准备完毕。”

“鱼雷手奥穆加、陈思浩报告长官,鱼雷系统准备完毕。”

“联络员陈怡报告长官,联络系统开启!”由于这些人他们在营地的两天内,已经把战舰数据卡内的资料背熟了,所以现在都很轻易的启动了各自的系统。

原本面无表情的唐龙听到这些话后微微一愣,转身望向还站在自己身旁的吉娜,狐疑的问道:“怎么严君会担任副炮手?”听到这话的严君没有回头,依然带着全息头盔关注着自己面前的仪器。

而吉娜瞥了唐龙一眼,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说道:“报告长官,副官吉娜准备完毕。”说着,她就坐在指挥台右下方的一个金属台内。

坐在其中一个鱼雷手位置的陈思浩看到唐龙露出尴尬的表情,不由苦笑一下说道:“长官,我们人手不够,很多都是第一次接触现在这岗位的,像我就从来没使过使用鱼雷,要不是资料片上记载了使用方法,我现在只能呆在一旁观看了。”

本来以刘思浩的军衔,副官的位置应该是他坐的,但人手不够,严君担任副炮手都让他不安了,如何还想多一个女兵担任攻击手的位置呢?因此他才把副官位让给吉娜,自己去担任鱼雷手,当然这也是因为吉娜拥有处理内务的能力。

唐龙这才明白为什么严君一个女子会担任副炮手,唉,习惯了人员数万的大战舰,面对这只有15人的自走炮舰,还真的很不习惯啊。唐龙暗自摇摇头,他觉得很奇怪,好像自己进入战舰,性格就有点改变,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没有在外面那么自在。

“联络员陈怡一等兵,联络基地指挥室,请求起飞。”唐龙端坐在椅子上向左下方的陈怡命令道。

陈怡和众人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刚上来没一会就要请求起飞?不过看到唐龙说完后冷冷的看着前方,看那样子就知道不是说笑的,陈怡不知道怎么搞的,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说声遵命就按动电脑联络基地指挥室了。

不一会儿正前方的屏幕显示出奇娜少校那皱眉的样子,唐龙看到奇娜后立刻起身行了一个军礼:“长官好。”

奇娜回了一礼皱眉说道:“少尉,为什么要求起飞?难道你们都已经熟悉战舰的性能了?”

唐龙保持立正姿势朗声说道:“报告长官,就是因为不熟悉才请求起飞。”

此时奇娜旁边的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丽娜莎的身影,她平静的问道:“哦?什么道理?”

唐龙向丽娜莎行了一礼不亢不卑地说道:“只有在辽阔的宇宙空间里才能最快的熟悉战舰的性能,我想资料上的内容,我的部下们已经背熟了,应该不用再呆在地上熟悉机器的使用说明。”

刘思浩这些人都呆呆的看着唐龙,敏感的刘思浩马上发觉这时的唐龙和地面时的唐龙有点不同了,可至于那里不同了,刘思浩却说不出来。

丽娜莎皱皱眉头说道:“少尉,指挥战舰并不是像你说的熟悉使用方法就可以的,等下的训练并不是针对你们的部下掌握各系统的技能,而是针对你们这些指挥官的指挥方法。希望你静心的等到学习完毕后,才进行飞行训练。”

唐龙静静的望着丽娜莎,好一会儿才行了一礼:“下官遵命。”丽娜莎看了唐龙一眼,才把屏幕关掉了。

丽娜莎的图像一消失,唐龙立刻跳起来,一脚站在椅子上一脚站在控制台上,高声的对四周的部下喊道:“好了,解散,现在没事了,可以自由活动。”喊完向右边的吉娜喊道:“吉娜副官,电脑里有没有音乐?找些劲曲放来听听,这么安静难受死了。”

唐龙才刚说完,一阵猛烈的摇滚乐就从喇叭传出,震动着整个指挥室。吉娜猛地咦了一声,因为她刚才根本没有从唐龙的话里反应过来,再说电脑才刚启动,不可能存有什么歌曲的,怎么会自动播放呢?不过吉娜这声咦没有人听见,因为被猛烈的音乐掩盖了,而当她准备检查电脑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搞得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唐龙听到音乐,哟嗬一声,站在控制台上扭动屁股跳起迪高了,同时还向部下大喊道:“兄弟们,来呀,大家一起跳啊!”

听到这话,李力军碰碰身旁张相一脸平凡的张开华说道:“要不要去跳?”张开华笑了笑说道:“我想尽早掌握副炮的性能。”说着一按头盔的按钮,声音立刻和他隔绝了。这头盔的通讯是连接所有人的头盔,所以他的话除了没有带头盔的唐龙外,都听见了。

只见严君紧接着按动了关闭声音的按钮,转身专注的留意自己面前的仪器。然后是玛丽、陈怡、埃尔华关掉耳塞传来的声音,最后连跃跃欲试的李力军也学着关掉声音,专心研究自己岗位的技能了。整个大厅也就只剩下唐龙还在猛烈的扭动着屁股。

基地指挥室,关掉通讯的丽娜莎向在一旁猛喝着酒的老头恭敬地说道:“长官,您看……”

懒洋洋躺着的老头用苍老的手搔了搔自己的胸口,然后站起来摇摇头说道:“我只是负责管理基地后勤人员的糟老头,其他事我是不会管的。”说着一边喝酒,一边往外走去,不过在到达自动门的时候,他回头说了一句:“不过,我认为那个少尉说得也有道理,以期躲在地底进行理论教学,还不如让他们在宇宙中进行实战演习。”说完走了出去。

奇娜听到这话,靠前丽娜莎说道:“长官,上校说得也有理,进行实战演习的话,可以飞快的提升这些少尉的指挥能力啊。”

丽娜莎摇摇头:“这我知道,不过,最高统帅部早就明确的指示,未到时机,自走炮舰不能展示在世人面前,免得被敌人知道自走炮的威力后制定出防御的方法。”

奇娜虽然心中不认为自走炮舰有什么厉害需要保密的,但还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好一会儿,她再向丽娜莎问道:“对了长官,那个上校是什么人啊,好像根本没有一点军人的仪态。”

丽娜莎望着那已经关闭的自动门说道:“他从列兵干到上校已经40多年了,原本早就应该退休,但是由于他具有非凡的后勤管理能力,所以军部特例进行挽留,别看他不起眼的样子,他享受的是少将待遇。”

奇娜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秘密的基地里,总数达数十万人的后勤部队,只有他这么一个长官也不会混乱,而且还井然有序呢。”

丽娜莎转身望向宽大的星系图,她还有一句没有说出来的话,那个老头不但能力超凡,而且还拥有庞大的人脉。现在联邦军队的将军中,在晋升将军前没有受过他帮助的可说没有几个。奥姆斯特会全力拉拢他,可能就是看中他的人脉,希望能获得和政府抗衡的势力吧?

唐龙也很早就发现根本没有人理会自己,虽说以前玩游戏的时候,那些虚拟的部下也不理自己,但这次的这些部下却是真实的人,他们也是这样对待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很不讨人喜欢吗?

唐龙猛地跳下来坐在椅子上,顺手抄起属于自己的头盔戴上,按动控制台的按钮,把声音切入自己的头盔内。指挥室马上静了下来,只有唐龙那里传来微弱的音乐声。不过刘思浩他们并没有发现,因为他们关闭了自己头盔的耳塞功能,同时也沉迷在自己的岗位里面。

唐龙双手抱头,双脚交叉摆在控制台上,椅子也调低了,身子半躺着听着音乐。虽然音乐猛烈的在唐龙耳边跳动着,但是唐龙却没有听进一丝一毫。

把头盔屏幕调到漆黑一片的唐龙此刻心中正翻腾着:“唉,为什么我不能直接和人交往呢?虽然以前在战争游戏里面,自己交到了许许多多的伙伴,可是这些都是用假名交到的,而且都是些因为我的强大而汇集而来的玩家,他们不是在看到敌人拥有黑洞弹后就立刻抛弃我逃离了吗?嗬嗬,最后还是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唐龙无奈的摇着头。

“从23训练基地出来后,试着让自己开朗起来,希望这样能交到好朋友,甚至还狂妄的和10万人干架,可惜除了得到虚伪的老大名号外,根本没有得到一个朋友。就是现在这些部下,他们也因为被连长冷冻了,不愿意就这样颓废的度过军旅生涯,才会成为我的部下吧?”想到这,唐龙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唉,好怀念在23训练基地的日子啊,虽然非常的艰苦,那五个机器教官也是那么的冷漠,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感觉到和他们在一起非常的自在,不用担心他们喜不喜欢自己,也不用担忧自己会不会喜欢上他们。是了,不知道那个电脑姐姐怎么样了呢?真的好想有个人陪自己说话啊……”唐龙无奈的叹了一息。

忽然,漆黑的头盔屏幕突然出现一个电脑女郎的影像,而那猛烈的摇滚乐也降低了声音。那个电脑女郎耸耸鼻子,伸出漂亮的手指指着唐龙不满的娇嗔道:“哼!总算想起我来了吗?”

唐龙被吓得猛的大叫了一声,但很快想起这里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忙捂着嘴巴,取下头盔看看四周。在发现大家都没有理会自己而在忙着自己的事时,才舒了口气戴上头盔,看着电脑女郎悄声说道:“大姐,你是怎么进来的?”

“呵呵,这还要问吗?凡是电脑网络,我都可以随意进出啊。”星零笑道,不过看到唐龙神色有点黯然,她继续笑道:“怎么,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和部下打成一片而烦恼吗?”

唐龙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你们这些人的举动我都看到了啦。要不要姐姐教你啊?”星零得意地笑道。

唐龙猛地点着头:“要,我要!”

星零嘿嘿笑道:“要不是刚才你还会想起我,我说什么也不先出来见你的,更不可能教你什么。”看到唐龙露出焦急的神色,星零也就进入主题了,她笑道:“我先问你,士兵需要什么样的长官?”

“雷厉风行、战无不胜。”唐龙想了一下说道。

“对,但还不全面,有时候士兵对长官偶尔的关心是非常贴心的,还要长官能够让士兵觉得跟着长官能够获得一种强烈的荣誉感。这些你做到了吗?”

唐龙摇摇头,自己才刚有部下,怎么能够拥有这些呢?而且以前自己都为了能够引人注目,故意显示自己特别的狂妄自大。

星零笑了笑:“其实刚才你要去教训那34连队的时候,你的部下的心差点就被你俘虏了,可惜你虎头蛇尾,搞得部下对你心都冷了,特别是那几个女兵。”

唐龙一呆,他忙说道:“不是啊,我是想……”说着细声的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星零听到后愣了一下,然后古怪的笑道:“你好坏哦,居然想出这样的方法。嗯,如果你做下去话,起码你这些部下会对你改观。”

星零看到唐龙要说什么,忙挥挥手说道:“这些不用说了,你的目标是什么呢?”

唐龙兴奋的一正脸色说道:“我要成为元帅。”

“好,要成为一名元帅,但是你知道自己的缺点吗?”星零看着唐龙问道,她心中却在想:唉,其实元帅也不是一个理想的目标啊,不要以为当了元帅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知道。”唐龙老实的摇摇头。

星零苦笑道:“你呀你,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为人处事不喜欢多加思考,反而是想到什么就干什么,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像你在测试的时候,不但得罪了自己连队的同伴,把自己变得孤立起来,更让其他人不敢靠近你。而且你还非常喜欢独自冲锋,独自处理事情。”下面还有的一句话星零没有说出来,她本来想说这都是因为他接受的训练是一个孤胆英雄的训练,但想到说出来就会让唐龙知道自己和机器教官的关系,而且一定会问机器教官的近况,但自己能告诉他机器教官已经消失了吗?

星零看到唐龙沮丧的表情,不由笑道:“你也不用这么伤心,其实我在观察你后,发现你对长官能够进行巴结,对比自己低级的士兵可以非常友好和善,只是对跟自己平级的同僚就是狂妄自大了。”

此时唐龙已经瞪大了眼睛,自己真的是这样吗?想想自己的表现好像还真的是这样啊,那么自己岂不是变成了小人?

星零没有理会张大嘴巴的唐龙继续说道:“我不是说这样不好,但是你巴结长官的时候,样子太假,人家一看就知道你这家伙心中正在骂他呢,这如何能够让他对你有好感啊?而且对同僚显得狂妄自大,虽然能让一部分人怕你,但更多的是厌恶你,你起码要和同僚保持友好关系才行。而对于士兵,除了要对他们真心,独自狂妄一点也没什么不妥的,只要不伤害到他们就行了,因为这样人家还会以为是你把心开放给他们呢。”

“呃,大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好像你是一个电脑程序来的……”唐龙呆呆的说。

星零笑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她忙说道:“我还有事,以后有空再聊吧。记得要陪我去逛街哦。”说完就消失不见了,而那音乐的声音也立刻提高了。

唐龙愣了好一会儿,才嘀咕道:“搞什么呐,怎么这个大姐每次都很焦急的离去呢?一个程序会有这么多事吗?”唐龙摇摇头,关掉头盔电源,取了下来,发现部下们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看他们的样子正努力熟悉仪器的性能呢。

唐龙看着四周的人,静静的想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离开座位,来到那个升降梯的地方,按动了按钮,出了战舰。

星零飞快的通过无线电波,回到自己的主机里,一回来就发现主机程序有了一些改变,当然这些改变立刻被星零修正了。星零仔细搜寻着数据,看看这些改变到底有什么作用,不一会儿,星零惊讶的发现这些居然是复制主机资料的程序。

“怎么回事?除了几个维修的程序人员,没有人可以接触主机程序的啊。”星零检测一下记录,发现这段时间根本没有人进来过,也没有任何攻击的程序出现,难道这些东西会突然出现?

不放心的星零再次仔细检测整个系统的程序,甚至包括分布在联邦境内的所有分机系统。耗费一段时间后,星零终于发现到那些复制主机内容的程序是由一条新闻消息变化而成的。而发射首条消息的地方居然是这个星零基地!对方在这里把消息发出,传入处理新闻的分身系统,然后在慢慢的依靠那个发射消息的人的指引潜入主机系统内。

能够呆在这里的除了星零部队,就是那些高级官员了,是谁发射出这种能够复制主机程序的程序?他要干什么?自由自在生存了数百年的星零第一次感觉到了危险,因为这个程序好像也拥有和自己一样的意识神态,不过是一种被人控制的意识神态,不像自己拥有自主性。

星零不怕联邦机密被窃取,她担心的是自己情感资料被人发现,只要是高级程序人员立刻就能从这些资料里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自主意识。想到以前被毁灭的自主机器人的纪录,星零有点心寒了。自己要把这真正的核心藏在什么地方才安全呢?

突然星零露出了微笑,她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数百年来自己唯一信任的人类。“就这么做,虽然有被击毁的危险,但能够陪他一起灭亡也是值得的,而且……嘻嘻,到时候就算我在外面,我也能知道他在干什么了。”星零得意地娇笑道。

于是在这一天,所有的联邦人都发现网络出现从未见过的迟钝塞车现象,政府负责部门的电话快被打爆了。而政府紧急查探都没有结果,不过这现象维持了一个小时后,网络又恢复了快捷的速度。这样一来,不论聪明的还是白痴的人,都认为可能是联邦中央电脑容量不够了。纷纷提议增加中央电脑的容量,因此搞得负责的工程师,没日没夜的忙活了好几个礼拜。

星零部队依然尽忠职守的守护着联邦的守护神,但是谁也没有发现,在网络迟钝后,这个基地就算被摧毁,联邦的守护神也依旧存在。星零部队的守护目标已经离开了这个曾居住了数百年,称得上全宇宙最安全的家了。

在万罗联邦出现网络迟钝的时候,数亿万光年外的某座星球的地下秘密基地内,一个身穿奇怪白袍服装的老者正跳脚大骂:“浑蛋!为什么突然中断了?!”他身旁一个同样身穿白袍的中年人忙恐慌地说道:“大人,好像是由于传播线路太远,而且对方主机启动了自我防御系统,所以才……”

那个一头白发,满脸皱纹,颤抖着白胡子的老者,闻声气得全身发抖,两眼冒出骇人的寒光骂道:“妈的!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获得核心机密了!到时候我们凯特神族就真的可以称作神族了!难道就这样放弃吗?”

那个中年人立刻跪下磕头说道:“大人息怒,您要保重身体,您是我们凯特神族的明灯,不能因此而伤了身子啊。”说着掏出一本电子记事本,呈现给老者说道:“大人,您看这些资料,虽然我们不能够获得核心数据,但有这些传送回来的资料,再加上以前陆陆续续收藏的其他系统资料,我们都已经能把我们的凯特启动起来。”

老者看了一下电子本上的数据,怒气平息了下来,他摸着胡子冷声问道:“需要多少时间?”

“呃……大概……大概要三年的时间。”中年人满头大汗的说出这话。

老者点了点头望着身后巨大的机器说道:“三年,数百年的愿望只要等三年就可以实现了。”说到这,老者突然恶狠狠的瞪着中年人说道:“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三年,我只等三年。”说完就转身离开。

中年人忙磕头说道:“在下一定保证在三年内完成。”等老者离开后,中年人才起来拭了把汗,回转身看着那巨大的金属机器叹了口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