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 七十一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许多不如意的小事使柔嘉怕到婆家去。她常慨叹说:“咱们还没跟他们住在一起已经惹了多少口舌。要过大家庭生活须要训练的。只要看你两位弟妇训练得多少头尖眼快--嘴利我真斗不过她们也没有心思跟她们斗让她们去做孝顺媳妇罢。我只奇怪你是在大家庭里长大的怎么家里这种诡计暗算全不知道?”鸿渐道:“这些事没结婚的男人不会知道要结了婚眼睛才张开。我有时想家里真跟三闾大学一样是个是非窝假使我结婚了几年然后到三闾大学去也许训练有素感觉灵敏些不至于给人家暗算了。”柔嘉忙说:“这些话说它干么?假如你早结了婚我也不会嫁给你了--除非你娶了我懊悔。”鸿渐心境不好没情绪来迎合柔嘉只自言自语道:“snetda1全是snetda1家庭罢彼此彼此。”他们俩虽然把家里当作“造谣学校”逃学可不容易。遯翁那天带来钟来交给儿子一张祖先忌辰单表示这几天家祭儿子媳妇都该回去参加行礼。柔嘉看见了就撅嘴。亏得她有办公做籍口中饭时不能赶回来。可是有几天忌日刚好是星期日她要想故意忘掉遯翁会分付二奶奶或三奶奶打电话到房东家里来请。尤其可厌的是方家每来个亲戚偶而说起没看见过大奶奶遯翁夫妇就立刻打电话招柔酃去不论是下午六点钟她刚从办公室回家或者星期六她要出去顽儿或者星期天她要到姑母家或她娘家去。死祖宗加上活亲戚弄得柔嘉疲于奔命常怨鸿渐:“你们方家真是世家有那么多祖宗!为什么不连黄帝的生日死日都算在里面?”“你们方家真是大家!有了这许多亲戚有什么用?”她敷衍过几次以后顾不得了叫李妈去接电话说她不在家。不肯去了四五回渐渐内怯不敢去怕看他们的嘴脸。鸿渐同情太太而又不敢得罪父母只好一个人回家。不过家里人的神情仿佛怪他不女起解似的押了柔嘉来。他交From:qi1io2:4o:18-o7oo
假使“中心为忠”那句唐宋相传的定义没有错李妈忠得不忠因为她偏心。鸿渐叫她做的事她常要先请柔嘉核准。譬如鸿渐叫她买青菜她就说:“小姐爱吃菠菜的我要先问问她”柔嘉当然吩咐她照鸿渐的意思去办。鸿渐对她说:“天气冷了我的夹衣不会再穿了。今天太阳好你替我拿出去晒一晒回头给小姐收起来。”她坚持说柔嘉的夹衣还没有收起来他不必急天气会回暧的等柔嘉晒衣服一起晒。柔嘉已经出门了他没法使李妈了解年轻女人穿衣服跟男人不同只要外套换厚的夹衣可以穿入冬季。李妈反说:“姑爷晒衣服是娘儿们的事您不用管。小姐大清早说出去办事了您为什么不出去?这时候出去晚上早点回来不好么?”诸如此类使他又好气又好笑。笑时称她为“李老太太”或者hermajesty气时恨不能请她走。夫妇俩吵架给她听见了脸便绷得跟两位主人一样紧正眼不瞧鸿渐给他东西也只是一搡。他事后跟柔嘉叽咕道:“这不像话!你们一主一仆连起来会把我虐待死的。”柔嘉笑道:“我劝她好几次了她要帮我我有什么办法?她说女人全吃丈夫的亏她自己吃老李的亏——吃生米粽子。不过我在你家里孤掌难鸣现在也教你尝尝味道。”

柔嘉的父亲跟女婿客气得疏远她兄弟现姐夫武不能踢足球打网球文不能修无线电开汽车也觉得姐姐嫁错了人。鸿渐勉尽半子之职偶到孙家一去。幸而柔嘉不常回娘家只三天两天到姑母家去顽。搬进房子一个多月以后鸿渐夫妇上6家吃饭。两人吃完临走6太太生硬地笑道:“鸿渐我要讨厌你劝你一句话你以后不许欺负柔嘉——”仿佛本国话力量不够她订外交条约似的来个华洋两份——“你再Bu11y她我不答应的。”鸿渐先听她有讨厌相劝跋像箭猪碰见仇敌毛根根竖直到她说完倒不明白她的意思正想问柔嘉忙说:“auntie他对我很好谁说他欺负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6太太道:“鸿渐你听听柔嘉多好她还回护你呢!”鸿渐气冲冲道:“你怎么知道我欺负她?我——”柔嘉拉他道:“快走!快走!时间不早电影要开场了。auntie跟你说着顽儿的。”鸿渐出了门说:“我没有心思看电影你一个人去罢。”柔嘉道:“咦!我又没有得罪你。你总相信我不会告诉她什么话。”鸿渐爆道:“我所以不愿意跟你到6家去。在自己家里吃了亏不够还要挨上门去受人家教训!我欺负你!哼我不给你什么姑母奶妈欺负死就算长寿了!倒说我方家的人难说话呢!你们孙家的人从上到下全像那只混帐王八蛋的哈巴狗。我名气反正坏透了今天索性欺负你一下我走我的路你去你的看电影也好回娘家也好”把柔嘉的勾住的手推脱了。柔嘉本来不看电影无所谓。但丈夫言动粗鲁甚至不顾生物学上的可能性把狗作为甲壳类来比自己家里的人她也生气了在街上不好吵便说:“我一个人去看电影有什么不好?不希罕你陪”头一扭撇下丈夫独自过街到电车站去了。鸿渐一人站着怅然若失望柔嘉的背影在隔街人丛里出没异常纤弱不知那儿来的怜惜和保护之心也就赶过去。柔嘉正在走肩上有人一拍吓得直跳回头瞧是鸿渐惊喜交集说:“你怎么也来了?”鸿渐道:“我怕你跟人跑了所以来监视你。”柔嘉笑道:“照你这样会吵总有一天吵得我跑了可是我决不跟人跑受了你的气不够么?还要找男人我真傻死了。”鸿渐道:“今天我不认错的是你姑母冤枉我。”柔嘉道:“好算我家里的人冤屈了你我跟你赔罪。今天电影我请客。”鸿渐两手到外套背心裤子的大小口袋去摸钱柔嘉笑他道:“电车快来了你别在街上捉虱。有了皮夹为什么不把钱放在一起钱又不多替你理衣服的时候东口袋一张钞票西口袋一张邮票。”鸿渐道:“结婚以前请朋友吃饭我把钱搁在皮夹里付帐的时候掏出来装门面。现在皮夹子旧了给我掷在不知什么地方了。”柔嘉道:“讲起来可气。结婚以前我就没吃过你好好的一顿饭现在做了你老婆别想你再请我一个人像模像样地吃了。”鸿渐道“今天饭请不起我前天把这个月的钱送给父亲了。零用还够请你吃顿点心回头看完电影咱们找个地方喝茶。”柔嘉道:“今天中饭不在家里吃李妈等咱们回去吃晚饭的。吃了点心就吃不下晚饭东西剩下来全糟蹋了。不要吃点心罢——哈哈你瞧我多贤惠会作家;只有你老太太还说我不管家务呢。”电影看到一半鸿渐忽然打搅她的注意低声道:“我明白了准是李妈那老家伙搬的嘴你大前天不是差她送东西到6家去的么?”她早料到是这么一回事藏在心里没说只说:“我回去问她。你千万别跟她吵我会教训她撵走了她找不到替人的;像我们这种人家单位小不打牌不请客又出不起大工钱用人用不牢的。姑妈方面我自然会解释。你这时候看电影别去想那些事我也不说话了已经漏看了一段了。”

等丈夫转了背柔嘉盘问李妈。李妈一否认道:“我什么都没有说只说姑爷脾气燥得很。”柔嘉道:“这就够了”警告她以后不许。那两天里李妈对鸿渐言出令从。柔嘉想自己把方家种种全跟姑妈说谈过幸亏她没漏出来否则鸿渐更要吵得天翻地覆他最要面子。至于自己家里的琐屑她知道鸿渐决不会向方家去讲这一点她相信得过。自己嫁了鸿渐心理上还是孙家的人;鸿渐娶了自己跟方家渐渐隔离了。可见还是女孩子好只有父亲糊涂袒护着兄弟。

鸿渐从此不肯陪她到6家去柔嘉也不敢勉强。她每去了回来说起这次碰到什么人听到什么新闻鸿渐总心里作酸觉得自己冷落在一边就说几句话含讽带讽刺。一个星期日早晨吃完早点柔嘉道:“我要出去了鸿渐你许不许?”鸿渐道:“是不是到你姑母家去?哼我不许你你还不是样去问我干么?下半天去不好么?”柔嘉道:“来去我有自由给你面子问你一声倒惹你拿糖作醋。冬天日子短了下午去没有意思。这时候太阳好我还要带了绒线去替你结羊毛坎肩跟她商量什么样子呢。”鸿渐冷笑道:“当然不回来吃饭了。好容易星期日两人中午都在家你还要撇下我一个人到外面去吃饭。”柔嘉道:“唷!说得多可怜!倒像一刻离不开我的!我在家里你跟我有话么?一个人踱来踱去唉声叹气问你有什么心事理也不理——今天星期天大家别吵好不好?我去了就回来”不等他回答回卧房换衣服去了。她换好衣服下来鸿渐坐在椅子里报纸遮着脸动也不动。她摸他头说:“为什么懒得这个样子早晨起来头也不梳。今天可以去理了。我走了。”鸿渐不理柔嘉看他一眼没透过报纸转身走了。

她下午一进门就问李妈:“姑爷出去没有?”李妈道:“姑爷刚理了回来还没有到报馆去。”她上楼道:“鸿渐我回来了。今天爸爸兄弟还有姑夫两个侄女儿都在。他要拉我去买东西我怕你等急了所以赶早回来。”

鸿渐意义深长地看壁上的钟又忙伸出手来看表道:“也不早了快四点钟了。让我想一想早晨九点钟出去的是不是?我等你吃饭等到——”

柔嘉笑道:“你这人不要脸无赖!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回来吃饭的并且我出门的时候吩咐李妈十二点钟开饭给你吃——不是你这只传家宝钟上十二点是闹钟上十二点。”

鸿渐无词以对输了第一个回合便改换目标道:“羊毛坎肩结好没有?我这时候要穿了出去。”

柔嘉不耐烦道:“没有结!要穿你自己去买。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nasty人!我忙了六天就不许我半天快乐回来准看你的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