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 六十八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下午柔嘉临走二奶奶还满脸堆笑说:“别走了今天就住这儿罢——三妹妹咱们把她扣下来——大哥只有你还会送她回家!你就不要留住她么?”阿丑哭肿了眼人也不理。方老太太因为儿子媳妇没对自己叩头饰也没给他们送她出了门回房向遯翁叽咕。遯翁道:“孙柔嘉礼貌是不周到这也难怪。学校里出来的人全野蛮不懂规矩她家里我也不清楚看来没有家教。”方老太太道:“我十月怀胎养大了他到现在娶了媳妇受他们两个头都不该么?孙柔嘉就算不懂礼貌老大应当教教她。我愈想愈气。”遯翁劝道:“你不用气回头老大回来我会教训他。鸿渐真是糊涂虫我看他将来要怕老婆的。不过孙柔嘉还像个明白懂道理的女人我方才教她不要出去做事你看她倒点头服从的。”

柔嘉出了门就说:“好好一件衣服就算毁了不知道洗得掉洗不掉。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没管教的孩子。”鸿渐道:“我也真讨厌他们好在将来不会一起住。我知道今天这顿饭把你的胃口全吃倒了。说到孩子我倒想起来了好像你应该给他们见面钱的还有两个用人的赏钱。”柔嘉顿足道:“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我家里没有这一套我自己刚脱离学校全不知道这些奶奶经!麻烦死了我不高兴做你们方家的媳妇了!”鸿渐安慰道:“没有关系我去买几个红封套替你给他们得了。”柔嘉道:“随你去办罢反正我有会讨你家好的。你那两位弟媳妇都不好对付。你父亲说的话也离奇;我孙柔嘉一个大学毕业生到你们方家来当不付工钱的老妈子!哼你们家里没有那么阔呢。”鸿渐忍不住回护遯翁道:“他也没有叫你当老妈子他不过劝你不必出去做事。”柔嘉道:“在家里享福谁不愿意?我并不喜欢出去做事呀!我问你你赚多少钱一个月可以把我供在家里?还是你方家有祖传的家当?你自己下半年的职业八字还未见一撇呢!我挣我的钱还不好么?倒说风凉话!”鸿渐生气道:“这是另一件事。他的话也有点道理。”柔嘉冷笑道:“你跟你父亲的头脑都是几千年前的古董亏你还是个留学生。”鸿渐也冷笑道:“你懂什么古董不古董!我告诉你我父亲的意见在外国时得很呢你吃的亏就是没留过学。我在德国就知道德国妇女的三k运动:kirnetder——”柔嘉道:“我不要听随你去说。不过我今天才知道你是位孝子对你父亲的话这样听从——”这吵架没变严重因为不能到孙家去吵不能回方家去吵不宜在路上吵所以舌剑唇枪无用之地。无家可归有时简直是桩幸事。

两亲家见过面彼此请过客往来拜访过心里还交换过鄙视。谁也不满意谁方家恨孙家简慢孙家厌方家陈腐双方背后都嫌对方不阔。遯翁一天听太太批评亲家母灵感忽来日记上添上了精彩的一条说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两家攀亲要叫“结为秦晋”:“夫春秋之时秦晋二国世缔婚姻而世寻干戈。亲家相恶于今为烈号曰秦晋亦固其宜。”写完了得意非凡只恨不能送给亲翁孙先生赏鉴。鸿渐跟柔嘉左右为难受足了气只好在彼此身上出气。鸿渐为太太而受气同时也现受了气而有个太太的方便。从前受了气只好闷在心里不能随意泄谁都不能够像对太太那样痛快。父母兄弟不用说朋友要绝交用人要罢工只有太太像荷马史诗里风神的皮袋受气的容量最大离婚毕竟不容易。柔也现对丈夫不必像对父母那样有顾忌。但她比鸿渐有涵养每逢鸿渐动了真气她就不再开口。她仿佛跟鸿渐抢一条绳子尽力各拉一头绳子迸直欲断的时候她就凑上几步这绳子又松软下来。气头上虽然以吵嘴为快吵完了他们都觉得疲乏和空虚像戏散场和酒醒后的心理。回上海以前的吵架随吵随好宛如富人家的饭菜不留过夜的。渐渐的吵架的余仇要隔一天才会消释甚至不了了之没讲和就讲话。有一次斗口以后柔嘉半认真半开顽笑地说:“你起脾气来就像野兽咬人不但不讲理并且没有情份。你虽然是大儿子我看你父亲母亲并不怎么溺爱你为什么这样使性?”鸿渐抱愧地笑。他刚才相骂赢了胜利使他宽大不必还敬说:“丈人丈母重男轻女并不宝贝你可是你也够难服侍。”

他到了孙家两次以后就看出来柔嘉从前口口声声“爸爸妈妈”而孙先生孙太太对女儿的事淡漠得等于放任。孙先生是个恶意义的所谓好人——无用之人在报馆当会计主任毫无势力。孙太太老来得子孙家是三代单传把儿子的抚养作为宗教打扮得他头光衣挺像个高等美容院里的理匠或者外国菜馆里的侍者。他们供给女儿大学毕业已经尽了责任没心思再料理她的事。假如女婿阔得很也许他们对柔嘉的兴趣会增加些。跟柔嘉亲密的是她的姑母美国留学生一位叫人家小孩子“你的Baby”人家太太“你的mrs”那种女留学生。这种姑母柔嘉当然叫她auntie。她年轻时出过风头到现在不能忘记对后起的女学生批判甚为严厉。柔嘉最喜欢听她的回忆所以独蒙怜爱。孙先生夫妇很怕这位姑太太家里的事大半要请她过问。她丈夫6先生一脸不可饶恕的得意之色好谈论时事。因为他两耳微聋人家没气力跟他辩他心里只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愈加不可理喻。夫妇俩同在一家大纱厂里任要职先生是总工程师太太是人事科科长。所以柔嘉也在人事科里找到位置。姑太太认为侄女儿配错了人对鸿渐的能力和资格坦白地瞧不起。鸿渐也每见她一次面自卑心理就像战时物价又高涨一次。姑太太没有孩子养一条小哈巴狗取名Bobby视为性命。那条狗见了鸿渐就咬;它女主人常说的话:“狗最灵能够辨别好坏”更使他听了生气。无奈狗以主贵正如夫以妻贵他不敢打它。柔嘉要姑母喜欢自己的丈夫常教鸿渐替6太太牵狗出去撒尿拉屎这并不From:qi1io2:39:5o-o7oo
鸿渐曾经恶意地对柔嘉说:“你姑母爱狗胜于爱你。”柔嘉道:“别胡闹”——又加上一句毫无意义的话——“她就是这个脾气。”鸿渐道:“她这样喜欢跟狗做伴侣表示她不配跟人在一起。”柔嘉瞪眼道:“我看狗有时比人都好至少Bobby比你好它倒很有情义的不乱咬人。碰见你这种人是该咬。”鸿渐道:“你将来准像你姑母也会养条狗。唉像我这个倒霉人倒应该养条狗。亲戚瞧不起朋友没有太太——呃——太太容易生气不理人有条狗对我摇摇尾巴总算世界上还有件东西比我都低要讨我的好。你那位姑母在厂里有男女职工趋奉她在家里傍人不用说就是侄女儿对她多少千依百顺她应当满意了还要养条走狗对她摇头摆尾!可见一个人受马屁的容量是没有底的。”柔嘉管制住自己的声音道:“请你少说一句好不好?不能有三天安静的!刚要好了不多几天又来无事寻事了。”鸿渐扯淡笑道:“好凶!好凶!”

落·霞^小·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