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 六十七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午饭后遯翁睡午觉老太太押着两个满不愿意的老妈子出空房间二奶奶三奶奶陪小孩子睡觉。阿丑阿凶没人照顾便到客堂里缠住鸿渐。阿丑问“大伯伯”要大伯母看又玩皮地问:“大伯伯谁是孙柔嘉?”阿凶距离鸿渐几步光着眼吃指头听了这话拔出指头刁嘴咬舌道:“‘孙柔嘉。’不可以说的要说‘大娘’。大伯伯我没有说‘孙柔嘉’。”鸿渐心不在焉道:“你好。”阿丑讨喜酒吃鸿渐说:“别吵明天爷爷给你吃。”阿丑道:“那末你现在给我吃块糖。”鸿渐说:“你刚吃过饭吃什么糖你没有凶弟弟乖。”阿凶又拔出指头道:“我也要吃块糖。”鸿渐摇头道:“讨厌死了没有糖吃。”阿丑爬上靠窗的桌子看街上的行人。阿凶人小爬不上要大伯伯抱他上去鸿渐算账不理他他就哭丧着脸嚷要撒尿鸿渐没做过父亲毫无办法放下铅笔说:“你熬住了。我搀你上楼去找张妈可是你上了楼不许再下来。”阿凶不愿意上去指桌子旁边的痰盂鸿渐说:“随你便。”阿丑回过脸来说:“刚走过一个人他一只手里拿一根棒冰他有两根棒冰又舐一根。大伯伯他有两根棒冰。”阿丑得意道:“他走到不知那儿去了你看不见——大伯伯你吃过棒冰没有?”阿凶老实说:“我要吃棒冰”阿丑忙从桌上跳下来也老实说:“我要吃棒冰。”鸿渐说等张妈或孙妈收拾好房间差好去买这时候不准吵谁吵谁罚掉冰。阿丑问收拾房间要多少时候。鸿渐说至少等半个钟头。阿丑说:“我不吵我看你写字。”阿凶吃够了右手的食指换个左手的无名指尝新。鸿渐写不上十个字阿丑道:“大伯伯半个钟头到了没有?”鸿渐不耐烦道:“胡说早得很呢!”阿丑熬了一会说:“大伯伯你这枝铅笔好看得很。你让我写个字。”鸿渐知道铅笔到他手里准处死刑断头不肯给他。阿丑在客堂里东找西找现铅笔半寸旧请客贴子一个把铅笔头在嘴里吮了一吮笔透纸背似的写了“大”字和“方”字像一根根火柴搭起来的。鸿渐说:“好好。你上去瞧瞧张妈收拾好没有。”阿丑去了下来说还没呢鸿渐道:“你只能再等一下了。”阿丑道:“大伯伯新娘来了是不是住在那间房里?”鸿渐道:“不用你管。”阿丑道:“大伯伯什么叫‘关系’?”鸿渐不懂阿丑道:“你是不是跟大娘在学堂里有‘关系’的?”鸿渐拍桌跳起来道:“什么话?谁教你说这种话的?”阿丑吓得脸涨得比鸿渐还红道:“我——我听见妈妈跟爸爸说的。”鸿渐愤恨道:“你妈妈混帐!你没有冰吃罚掉你的冰。”阿丑瞧鸿渐认真知道冰不会到嘴来个精神战胜退到比较安全的距离说:“我不要你的冰我妈妈会买给我吃。大伯伯最坏坏大伯伯死大伯伯。”鸿渐作势道:“你再胡说我打你。”阿丑甭着头鼓着嘴表示倔强不服。阿凶走近桌子说:“大伯伯我乖我没有说。”鸿渐道:“你有冰吃的。别像他那样。”阿丑听说阿凶依然有冰吃走一来一手拉住他手臂一手摊掌说:“你昨天把我的皮球丢了快赔给我我要我的皮球这时候我要拍。”阿凶慌得叫大伯伯解围。鸿渐拉阿丑阿丑就打阿凶一下耳光阿凶大哭撒得一地是尿。鸿渐正骂阿丑二奶奶下来了责备道:“小弟弟都给你们吵醒了!”三奶奶听见儿子的哭声也赶下来。两个孩子都给自己的母亲拉上去阿丑一路上声辩说:“为什么大伯伯给他吃冰不给我吃冰。”鸿渐掏手帕擦汗叹口气。想这种家庭里柔嘉如何住得惯。想不到弟媳背后这样糟塌人她当然还有许多不堪入耳的话自己简直不愿意知道那句话现在知道了都懊悔。听过她们背后对自己的批判死后受阎王爷问一生的罪恶就有个自辩的准备了。一向跟家庭习而相忘不觉得它藏有多少仇嫉卑鄙现在为了柔嘉稍能从局外人的立场来观察才恍然明白这几年来兄弟妯娌甚至父子间的真情实相自己如在梦里。

方老太太当夜翻箱倒箧要找两件劫余的手饰明天给大媳妇作见面礼。遯翁笑她说:“她们新式女人还要戴你那些老古董么?我看算了罢。‘赠人以车不如赠人以言’;我明天倒要劝她几句话。”方老太太结婚三十余年对丈夫掉的书袋早失去索解的好奇心只懂最后一句忙说:“你明天说话留神。他们过去的事千万别题。”遯翁怫然道:“除非我像你这们笨!我在社会上做了三十多年的事这一点人情世故还不懂么?”明天上午鸿渐去接柔嘉柔嘉道:“你家里比我们古板今天去了有什么礼节?我是不懂的我不去了。”鸿渐说今天是彼此认识一下毫无礼节不过他父亲的意思要他们对祖宗行个礼。柔嘉撒娇道:“算你们方家有祖宗我们是天上掉下来的没有祖宗!你为什么不对我们孙家的祖宗行礼?明天我教爸爸罚你对祖父祖母的照片三跪九叩。我要报仇。”鸿渐听她口气松动赔笑说:“一切瞧我面上受点委屈。”柔嘉道:“不是为了你我今天真不愿意去。我又不是新进门的小狗小猫要人抱了去拜灶!”到了方家老太太瞧柔嘉没有相片上美暗暗失望又嫌她衣服不够红不像个新娘尤其不赞成她脚上颜色不吉利的白皮鞋。二奶奶三奶奶打扮得淋漓尽致天气热出了汗像半溶化的奶油喜字蛋糕。她们见了大嫂的相貌放心释虑但对她的身材不无失望。柔嘉虽然比不上法国剧人贝恩哈脱(sarahBarnhardt)腰身纤细得一粒奎宁丸吞到肚子里就像怀孕但瘦削是不能否认的。“双喜进门”的预言没有效验。遯翁一团高兴问长问短笑说:“以后鸿渐这孩子我跟他母亲管不到他了全交托给你了——”方老太太插口说:“是呀!鸿渐从小不能干的七岁还不会穿衣服。到现在我看他穿衣服不知冷暖东西甜的咸的乱吃完全像个孩子少奶奶你要留心他。鸿渐你不听我的话娶了媳妇她说的话你总应该听了。”柔嘉道:“他也不听我的话的——鸿渐你听见没有?以后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告诉婆婆。”鸿渐傻笑。二奶奶和三奶奶偷偷做个鄙薄的眼色。遯翁听柔嘉要做事就说:“我有句话劝你。做事固然很好不过夫妇俩同在外面做事‘家无主扫帚倒竖’乱七八糟家庭就有名无实了。我并不是顽固的人我总觉得女人的责任是管家。现在要你们孝顺我们我没有这个梦想了你们对你们的夫总要服侍得他们称心的。可惜我在此地是逃难的局面房子挤得很你们住不下否则你可以跟你婆婆学学管家了。”柔嘉勉强点头。行礼的时候祭桌前铺了红毯显然要鸿渐夫妇向空中过往祖先灵魂下跪。柔嘉直挺挺踏上毯子毫无下拜的趋势鸿渐跟她并肩三鞠躬完事。傍观的人说不出心里惊骇和反对阿丑嘴快问父亲母亲道:“大伯伯大娘为什么不跪下去拜?”这句话像空房子里的电话铃响无人接口。鸿渐窘得无地自容亏得阿丑阿凶两人抢到红毯上去跪拜险些打架转移了大家的注意。方老太太满以为他们俩拜完了祖先会向自己跟遯翁正式行跪见礼的。鸿渐全不知道这些仪节他想一进门己经算见面了不必多事。所以这顿饭吃得并不融洽。阿丑硬要坐在柔嘉旁边叫大娘夹这样菜那样菜差唤个不了。菜上到一半柔嘉不耐烦敷衍这位讨厌侄儿阿丑便跪在椅子上伸长手臂自己去夹菜。一不小心他把柔嘉的酒杯碰翻柔嘉“啊呀”一声快起身躲新衣服早染了一道酒痕。遯翁夫妇骂阿丑柔嘉忙说没有关系。鹏图跟二奶奶也痛骂儿子不许他再吃阿丑哭丧了脸赖着不肯下椅子。他们希望鸿渐夫会说句好话替儿子留面子。谁知道鸿渐只关切地问柔嘉:“酒渍洗得掉么?亏得他夹的肉丸子没滚在你的衣服上险得很!”二奶奶板着脸一把拉住阿丑上楼大家劝都来不及只听到阿丑半楼梯就尖声嚷痛厉而长像特别快车经过小站不停时的汽笛跟着号啕大哭。鹏图听了心痛咬牙切齿道:“这孩子是该打回头我上去也要打他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