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 六十六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鸿渐赞美他夫人柔顺是在报告订婚的家信里。方遯翁看完信像母鸡下了蛋叫得一分钟内全家知道这消息。老夫妇惊异之后继以懊恼。方老太太其怪儿子冒失怎么不先征求父母的同意就订婚了。遯翁道:“咱们尽了做父母的责任了替他攀过周家的女儿。这次他自己作主好呢最好没有坏呢将来不会怨到爹娘。你何必去管他们?”方老太太道:“不知道那位孙小姐是个什么样子鸿渐真糊涂照片也不寄一张!”遯翁向二媳妇手里要过信来看道:“他信上说她‘性情柔顺’。”像一切教育程度不高的人方老太太对于白纸上写的黑字非常迷信可是她起了一个人文地理的疑问:“她是不是外省人?外省人的脾气总带点儿蛮跟咱们合不来的。”二奶奶道:“不是外省人是外县人。”遯翁道:“只要鸿渐觉得她柔顺就好了。唉现在的媳妇你还希望对你孝顺么?这不会有的了。”二奶奶三奶奶彼此做个眼色脸上的和悦表情同时收敛。方老太太道:“不知道孙家有没有钱?”遯翁笑道:“她父亲在报馆里做事报馆里的人会敲竹杠应当有钱罢呵呵!我看老大这个孩子痴人多福。第一次订婚的周家很有钱后来看中苏鸿业的女儿也是有钱有势的人家。这次的孙家我想不会太糟。无论如何这位小姐是大学毕业也在外面做事看来能够自立的。”遯翁这几话无意中替柔嘉树了二个仇敌;二奶奶和三***娘家景况平常她们只在中学念过书。

鸿渐在香港来信报告结婚要父亲寄钱遯翁看后又惊又怒立刻非常沉默。他跟方老太太关了房门把信研穷半天。方老太太怪柔嘉引诱儿子遯翁也对自由恋爱新式女人表了不恭敬的意见。但他是一家之主觉得家里任何人丢脸就是自己丢脸家丑不但不能外扬并且不能内扬要替大儿子大媳妇在他们兄弟妯娌之间遮隐。他叮嘱方老太太别对二媳妇三媳妇提起这件事叹气道:“儿女真是孽债一辈子要为他们操心。娘你气它干么?他们还知道要结婚这就是了。”吃晚饭时遯翁笑得相当自然说:“老大今天有信来他们到了香港了。同走的几位朋友里有人要在香港结婚老大看了眼红也要同时跟孙小姐举行婚礼。年轻人做事总是一窝蜂似的喜欢凑热闹。他信上还说省我的钱省我的事呢这也算他体恤咱们了娘是不是?”等大家惊叹完毕他继续说:“鹏图凤仪结婚的费用全是我负担的。现在结婚还要像从前在家乡那样的排场我开支不起了。鸿渐省得我掏腰包我何乐而不为?可是鹏图你明天替我电汇给他一笔钱表示我对你们三兄弟一视同仁免得将来老大怪父母不公平。”晚饭吃完遯翁出坐时又说:“他这个办法很好。每逢结婚两个当事人无所谓倒是傍人替他们忙。假如他在上海结婚我跟娘不用说就是你们夫妇也要忙得焦头烂额。现在大家都方便。”他自信这几句语点明利害儿子媳妇们不会起疑了。他当天日记上写道:“渐儿香港来书去将在港与孙柔嘉女士完姻盖轸念时艰家毁所以节用省事也。其意可嘉当寄款玉成其事。”三奶奶回房正在洗脸二奶奶来了低声说:“听见没有?我想这事不妙呀。从香港到上海这三四天的工夫都等不及了么?”三奶奶不愿意输给她便道:“他们忽然在内地订婚我那时候就觉得太突兀这里面早有毛病。”二奶奶道:“对了!我那时候也这样想。他们几月里订婚的?”两人屈指算了一下相视而笑。凤仪是老实人吓得目瞪口呆二奶奶笑道:“三叔咱们这位大嫂恐怕是方家媳妇里破记录的人了。”

过了几天结婚照片寄到。柔嘉照上的脸差不多是她理想中自己的脸遯翁见了喜欢方老太太也几次三回戴上做活的眼镜细看。凤仪私下对他夫人说:“孙柔嘉还漂亮比死掉的周家女儿好得多。”三奶奶冷笑道:“照片靠不住的要见了面才作准。有人上照有人不上照很难看的人往往照相很好你别上当。为什么只照个半身?一定是全身不能照披的纱抱的花都遮盖不了我跟你打赌。吓!我是你家明媒正娶的现在要叫这女人‘大嫂嫂’倒尽了霉!我真不甘心。你瞧这就是大学毕业生!”二奶奶对丈夫表感想如下:“你留心没有?孙柔嘉脸上一股妖气一看就是人上邪道女人所以会干那种无耻的事。你父亲母亲一对老糊涂倒赞她美!不是我吹牛我家的姊妹多少正经干净别说从来没有男朋友就是订了婚跟未婚夫通信爹都不许的。”鹏图道:“老大这个岳家恐怕比不上周家。周厚卿很会投机做生意他的点金银行达得很老大跟他闹翻真是傻瓜!我前天碰见周厚卿的儿子从前跟老大念过书年纪十七八岁已经做点金银行的襄理了会开汽车。我想结交他父亲把周方两家的关系恢复将来可以合股投资。这话你别漏出去。”柔嘉不愿意一下船就到婆家去要先回娘家。鸿渐了解她怕生的心理也不勉强。他知道家里分不出屋子来给自己住脱离周家以后住的那间房又黑又狭只能搁张小床。柔嘉也声明过她不会在家庭里做媳妇的暂时两人各住在自己家里一面找房子。他们上了岸向大法兰西共和国上海租界维持治安的巡警侦探们付了买路钱赎出行李。鸿渐先送夫人到家因为汽车等着每秒钟都要算钱见丈人夫母的礼节简略至于极点。他独自回家方遯翁夫妇瞧新娘没同来很不高兴同时又放了心。鸿渐住的那间小屋现在给两个老妈子睡还没让出来新娘真来了连换衣服的地方都没有。老夫妇问了儿子许多话关于新妇以外还有下半年的职业。鸿渐撑场面说报馆请他做资料室主任。遯翁道:“那末你要长住在上海了。家里挤得很又要费我的心为你就近找间房子。唉!”至亲不谢鸿渐说不出话。遯翁吩咐儿子晚上去请柔嘉明天过来吃午饭同时问丈人丈母什么日子方便他要挑个饭店好好的请亲家。他自负精通人情世故笑对方老太太说:“照老式结婚的办法一项轿子就把新娘抬来了管她怕生不怕生。现在不成了我想叫二奶奶或者三奶奶陪老大到孙家去请她表示欢迎。这样一来她可以比较不陌生。”三奶奶沉着脸二奶奶说:“姐姐你真是好脾气!孙柔嘉是什么东西摆臭架子要我们去迎接她!我才不肯呢。”二奶奶说:“她今天不肯来是不会来了。猜准她快要养了没有脸到婆家来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咱们索性等着双喜进门罢。我知道老大决不让我去的你瞧他那时候多少着急。”三奶奶自愧不如说:“老大虽然是长子方家的长孙总是你们阿丑了。孙柔嘉赶养个儿子也没用。”二奶指头点她一下道:“他们方家有什么大家当在分这个年头儿还讲长子长孙么?阿丑跟你们阿凶不是一样的方家孙子。老头子几个钱快完了去年冬租就一个钱没收到。老大也三四个月不贴家用了我看以后还要老头子替他养家呢。”三奶奶叹气道:“他们做父母的心全偏到夹肢窝里的!老大一个人大学毕业留洋钱花得不少了现在还要用老头的钱。我就不懂他留了洋有什么用别说比不上二哥了比我们老三都不如。”二奶奶道:“咱们瞧女大学生‘自立’罢。”二人旧嫌尽释亲热得有如结义姐妹(因为亲生姐妹倒彼此忌嫉的)孙柔嘉做梦也没想到她做了妯娌间的和平使者。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