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章 · 六十三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柔嘉脸上微透笑影说:“别说得那样可怜。你的好朋友已经说我把你钩住了我再不让你跟他出去我的名气更不知怎样坏呢。告诉你罢这是第一次我还对你脾气以后我知趣不开口了随你出去了半夜三更不回来。免得讨你们的厌。”

“你对辛楣的偏见太深。他倒一片好意很关心咱们俩的事。你现在气平了没有?我有几句正经话跟你讲肯听不肯听?”“你说罢听不听由我——是什么正经话要把脸板得那个样子?”她忍不住笑了。“你会不会有了孩子所以身体这样不舒服?”“什么?胡说!“她脆快地回答——“假如真有了孩子我不饶你!我不饶你!我不要孩子。”

“饶我不饶我是另外一件事咱们不得不有个准备所以辛楣劝我和你快结婚——”

柔嘉霍的坐起睁大眼睛脸全青了:“你把咱们的事告诉了赵辛楣?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一定向他吹——”说时手使劲拍着床。

鸿渐吓得倒退几步道:“柔嘉你别误会你听我解释——”

“我不要听你解释。你欺负我我从此没有脸见人你欺负我!”说时又倒下去两手按眼胸脯一耸一耸的哭。

鸿渐的心不是雨衣的材料做的给她的眼泪浸透了忙坐在她头边拉开她手替她拭泪带哄带劝。她哭得累了才收泪让他把这件事说明白。她听完了哑声说:“咱们的事不要他来管他又不是我的保护人。只有你不争气把他的话当圣旨你要听他的话你一个人去结婚得了别勉强我。”鸿渐道:“这些话不必谈了我不听他的话一切随你作主——我买给你吃的荔枝你还没有吃呢要吃么?好你睡着不要动我剥给你吃——”说时把茶几跟字纸篓移近床前——“我今天出去回来都没坐车这东西是我省下来的车钱买的。当然我有钱买水果可是省下钱来买好像那才算得真正是我给你的。”柔嘉泪渍的脸温柔一笑道:“那几个钱何必去省它自己走累了犯不着。省下来几个车钱也不够买这许多东西。”鸿渐道:“这东西讨价也并不算贵我还了价居然买成了。”柔嘉道:“你这人从来不会买东西。买了贵东西还自以为便宜——你自己吃呢不要尽给我吃。”鸿渐道:“因为我不能干所以娶你这一位贤内助呀!”柔嘉眼瞟他道:“内助没有朋友好。”鸿渐道:“啊哟你又来了!朋友只好绝交。你既然不肯结婚连内助也没有真是‘赔了夫人又折朋’。”柔嘉道:“别胡说。时候不早了我下午没睡着晚上又等你——我眼睛哭肿了没有?明天见不得人了!给我面镜子。”鸿渐瞧她眼皮果然肿了不肯老实告诉只说:“只肿了一点点全没有关系好好睡一觉肿就消了——咦何必起来照镜子呢!”柔嘉道:“我总要洗脸漱口的。”鸿渐洗澡回室柔嘉已经躺下。鸿渐问:“你睡的是不是刚才的枕头?上面都是你的眼泪潮湿得很枕了不舒服。你睡我的枕头你的湿枕头让我睡。”柔嘉感激道:“傻孩子枕头不用换的。我早把它翻过来换一面睡了——你腿上擦破皮的地方这时候痛不痛?我起来替你包好它。”鸿渐洗澡时腿浸在肥皂水里现在伤处星星作痛可是他说:“早好了一点儿不痛。你放心快睡罢。”柔嘉说:“鸿渐我给你说得很担心结婚的事随你去办罢。”鸿渐冲洗过头正在梳理听见这话放下梳子弯身吻她额道:“我知道你是最讲理、最听话的。”柔嘉快乐地叹口气转脸向里沉沉睡熟了。

以后这一星期两人忙得失魂落魄这件事做到一半又想起那件事该做。承辛楣的亲戚设法帮忙注册结婚没生问题。此外写信通知家里要钱打结婚戒指做一身新衣服进行注册手续到照相馆借现成的礼服照相请客搬到较好的旅馆临了还要寄相片到家里催款子。虽然很省事两人身边的钱全花完了亏得辛楣送的厚礼。鸿渐因为下半年职业尚无着落暑假里又没有进款最初不肯用钱衣服就主张不做新的做新的也不必太好。柔嘉说她不是虚荣浪费的女人可是终身大典一生只一次该像个样子已经简陋得无可简陋了做了质料好的衣服明年也可以穿的。两人忙碌坏了脾气不免争执。柔嘉怒道:“我本来不肯在这儿结婚这是你的主意你要我那天打扮得像叫花子么?这儿举目无亲一切事都要自己去办商量的人都没有别说帮忙!我麻烦死了!家里人手多钱也总有办法。爸爸妈妈为我的事准备一笔款子。你也可以写信问你父亲要钱。假如咱们在上海结婚你家里就一个钱不花么?咱们那次订婚已经替家里省了不少事了。”鸿渐是留学生知道西洋流行的三p运动1;做儿子的平时呐喊着“独立自主”到花钱的时候逼老头子掏腰包。他听从她的话写信给方[辶豚]翁。柔嘉看了信稿子嫌措词不够明白恳挚要他重写还说:“怎么你们父子间这样客气一点不亲热的?我跟我爸爸写信从不起稿子!”他像初次表作品的文人给人批评了一顿气得要投笔焚稿不肯再写。柔嘉说:“你不写就不写我不希罕你家的钱我会写信给我爸爸。”她写完信问他要不要审查他拿过来看果然语气亲热纸上的“爸爸”“妈妈”写得如闻其声。结果他也把信了没给柔嘉看。后来她知道是虚惊埋怨鸿渐说都是他偏听辛楣的话这样草草结婚反而惹家里的疑心。可是家信早出去一切都预备好不能临时取消。结婚以后的几天天天盼望家里回信远不及在桂林时的无忧无虑。方家孙家6续电汇了钱来回上海的船票辛楣替他们定好。赵老太太也到了香港不日飞重庆。开船前两天鸿渐夫妇上山去看辛楣一来拜见赵老太太二来送行三来辞行四来还船票等等的账。1(poor pop pays注:可怜的爸爸为孩子们付账。)

他们到了辛楣所住的亲戚家里送进名片辛楣跑出来看门的跟在后面。辛楣满口的“嫂夫人劳步不敢当”。柔嘉微笑抗议说:“赵叔叔别那样称呼我当不起。”辛楣道:“没有这个道理——鸿渐你来得不巧。苏文纨在里面。她这两天在香港知道我母亲来了今天刚来看她。你也许不愿意看见苏文纨所以我赶出来向你打招呼。不过她知道你在外面。”鸿渐涨红脸望着柔嘉说:“那么咱们不进去罢就托辛楣替咱们向老伯母说一声。辛楣买船票的钱还给你。”辛楣正推辞柔嘉说:“既然来了总要见见老伯母的——”她今天穿了新衣服来的胆气大壮并且有点好奇。鸿渐虽然怕见苏文纨也触动了好奇心。辛楣领他们进去。进客堂以前鸿渐把草帽挂在架子上的时候柔嘉打开手提袋照了照镜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