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八章 · 六十一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么你太eak”辛楣自以为这个英文字嵌得非常妙不愧外交词令:假使鸿渐跟孙小姐并无关系这个字就说他拿不定主意结婚与否全听她摆布;假使他们俩不出自己所料butthef1eshieak1这个字不用说是含蓄浑成最好没有了。1(注:太不够坚强。给肉欲摆布了——下一句是成语。)鸿渐像已判罪的犯人无从抵赖索性死了心让脸稳定地去红罢嗫嚅道:“我也在后悔。不过反正总要回家的。礼节手续麻烦得很交给家里去办罢。”

“孙小姐是不是呕吐吃不下东西?”

鸿渐听他说话转换方向又放了心说:“是呀!今天飞机震荡得利害。不过我这时候倒全好了。也许她累了今天起得太早昨天晚上我们两人的东西都是她理的。辛楣你记得么?那一次在汪家吃饭范懿造她谣言说她不会收拾东西——”

“飞机震荡应该过了。去年我们同路走汽车那样颠簸她从没吐过。也许有旁的原因罢?我听说要吐的——”跟着一句又轻又快的话——“当然我并没有经验”毫无幽默地强笑一声。

鸿渐没料到辛楣又回到那个问题仿佛躲空袭的人以为飞机去远了不料已经转到头上轰隆隆投弹吓得忘了羞愤只说:“那不会!那不会!”同时心里害怕知道那很会。

辛楣咀嚼着烟斗柄道:“鸿渐我和你是好朋友我虽然不是孙小姐法律上的保护人总算受了她父亲的委托——我劝你们两位赶快用最简单的手续结婚不必到上海举行仪式。反正你们的船票要一个星期以后才买得到索性多住四五天就算度蜜月乘更下一条船回去。旁的不说回家结婚免不了许多亲戚朋友来吃喜酒这笔开稍就不小。孙家的景况我知道的你老太爷手里也未必宽裕可省为什么不省?何必要他们主办你们的婚事?”除掉经济的理由以外他还历举其他利害证明结婚愈快愈妙。鸿渐给他说得服服帖帖仿佛一重难关打破了说:“回头我把这个意思对柔嘉说。费你心打听一下这儿有没有注册结婚手续繁不繁。”

辛楣自觉使命完成非常高兴。吃饭时他要了一瓶酒说:“记得那一次你给我灌醉的事么?哈哈!今天灌醉了你对不住孙小姐的。”他问了许多学校里的事叹口气道:“好比做了一场梦——她怎么样?”鸿渐道:“谁?汪太太?听说她病好了我没到汪家去过。”辛楣道:“她也真可怜——”瞧见鸿渐脸上酝酿着笑容忙说——“我觉得谁都可怜汪处厚也可怜我也可怜孙小姐可怜你也可怜。”鸿渐大笑道:“汪氏夫妇可怜这道理我明白。他们的婚姻不会到头的除非汪处厚快死准闹离婚。你有什么可怜?家里有钱本身做事很得意不结婚是你自己不好别说范懿就是汪太太——”辛楣喝了酒脸红已到极点听了这话并不更红只眼睛躲闪似的眨了一眨——“好我不说下去。我失了业当然可怜;孙小姐可怜是不是因为她错配了我?”辛楣道:“不是不是。你不懂。”鸿渐道:“你何妨说。”辛楣道:“我不说。”鸿渐道:“我想你新近有了女朋友了。”辛楣道:“这是什么意思?”鸿渐道:“因为你说话全是小妞儿撒娇的作风准是受了什么人的熏陶。”辛楣道:“混帐!那么我就说啦啊?我不是跟你讲过孙小姐这人很深心么?你们这一次照我第三者看起来她煞费苦心——”鸿渐意识底一个朦胧睡熟的思想像给辛楣这句话惊醒——“不对不对我喝醉了信口胡说鸿渐你不许告诉你太太。我真糊涂忘了现在的你不比从前的你了以后老朋友说话也得分个界限”说时把手里的刀在距桌寸许的空气里划一划。鸿渐道:“给你说得结婚那么可怕真是众叛亲离了。”辛楣笑道:“不是众叛亲离是你们自己离亲叛众。这些话不再谈了。我问你你暑假以后有什么计划?”鸿渐告诉他准备找事。辛楣说国际局势很糟欧洲免不了一打日本是轴心国早晚要牵进去的上海天津香港全不稳所以他把母亲接到重庆去“不过你这一次怕要在上海待些时候了。你愿意不愿意到我从前那个报馆去做几个月的事?有个资料室主任要到内地去我介绍你顶他的缺酬报虽然不好你可以兼个差。”鸿渐真心感谢。

辛楣问他身边钱够不够。鸿渐说结婚总要花点钱不知道够不够。辛楣说他肯借。鸿渐道:“借了要还的。”辛楣道:“后天我交一笔款子给你算是我送的贺仪你非受不可。”鸿渐正热烈抗议辛楣截住他道:“我劝你别推。假使我也结了婚那时候要借钱给朋友都没有自由了。”鸿渐感动得眼睛一阵潮润心里鄙夷自己想要感激辛楣的地方不知多少倒是为了这几个钱下眼泪知道辛楣不愿意受谢便说:“听你言外之意你也要结婚了别瞒我。”辛楣不理会叫西崽把他的西装上衣取来掏出皮夹开矿似的掘了半天郑重拣出一张小相片上面一个两目炯炯的女孩子表情非常严肃。鸿渐看了嚷道:“太好了!太好了!是什么人?”辛楣取过相片端详着笑道:“你别称赞得太热心我听了要吃醋的咱们从前有过误会。看朋友情人的照相客气就够了用不到热心。”鸿渐道:“岂有此理!她是什么人?”辛楣道:“她父亲是先父的一位四川朋友这次我去最初就住在他家里。”鸿渐道:“照你这样上代是朋友下代结成亲眷交情一辈子没有完的时候。好咱们将来的儿女——”孙小姐的病征冒上心来自觉说错了话——“唔——我看她年轻得很是不是在念书?”辛楣道:“好好的文科不念要学时髦去念什么电机工程念得叫苦连天。放了暑假报告单来了倒有两门功课不及格不能升班这孩子又要面子不肯转系转学。这么一来不念书了愿意跟我结婚了。哈哈真是个傻孩子。我倒要谢谢那两位给她不及格的先生。我不会再教书了你假如教书对女学生的分数批得紧一点这可以促成无数好事造福无量。”鸿渐笑说怪不得他要接老太太进去。辛楣又把相片看一看放进皮夹看手表嚷道:“不得了过了时候孙小姐要生气了!”手忙脚乱算了账一壁说:“快走!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当面点交?”他们进饭馆薄暮未昏还是试探性的夜色出来的时候早已妥妥帖帖地是夜了。可是这是亚热带好天气的夏夜夜得坦白浅显没有深沉不可测的城府就仿佛让导演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的人有一个背景的榜样。辛楣看看天道:“好天气!不知道重庆今天晚上有没有空袭母亲要吓得不敢去了。我回去开无线电听听消息。”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