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七章 · 五十七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过了溪过了汪家的房子有几十株瘦柏树一株新倒下来的横在地上两人就坐在树身上。汪先生取出嘴里的香烟指路针似的向四方指点道:“这风景不坏。‘阅世长松下读书秋树根’;等内人有兴致请她画这两句诗。”鸿渐表示佩服。汪先生道:“方才你说校长答应你升级他怎么跟你说的?”鸿渐道:“他没有说得肯定不过表示这个意思。”汪先生摇头道:“那不算数。这种事是气得死人的!鸿渐兄你初回国教书对于大学里的情形不甚了了。有名望的、有特殊关系的那些人当然是例外至于一般教员的升级可以这样说:讲师升副教授容易副教授升教授难上加难。我在华阳大学的时候他们有这么一比讲师比通房丫头教授比夫人副教授呢等于如夫人--”鸿渐听得笑起来--“这一字之差不可以道里计。丫头收房做姨太太是很普通--至少在以前很普通的事;姨太太要扶正做大太太那是干犯纲常名教做不得的。前清不是有副对么?‘为如夫人洗足;赐同进士出身。’有位我们系里的同事也是个副教授把它改了一句:‘替如夫人争气;等副教授出头’哈哈--”鸿渐道:“该死!做了副教授还要受糟蹋。”--“不过有个办法:粗话所谓‘跳槽’。你在本校升不到教授换个学校就做到教授。假如本校不允许你走而旁的学校以教授相聘那么本校只好升你做教授。旁的学校给你的正式聘书和非正式的聘书你愈不接受愈要放风声给本校当局知道这么一来你的待遇就会提高。你的事在我身上;春假以后我叫华阳哲学系的朋友写封信来托我转请你去。我先把信给高校长看在旁打几下边鼓他一定升你而且全不用你自己费心。”有人肯这样提拔还不自振作那真是弃物了。所以鸿渐预备功课特别加料渐渐做“名教授”的好梦。得学位是把论文哄过自己的先生;教书是把讲义哄过自己的学生。鸿渐当年没哄过先生所以未得学位现在要哄学生不免欠缺依傍。教授成为名教授也有两个阶段:第一是讲义当著作第二著作当讲义。好比初学的理匠先把傻子和穷人的头作为联系本领的试验品所以讲义在讲堂上试用没出乱子就作为著作出版;出版以后当然是指定教本。鸿渐既然格外卖力不免也起名利双收的妄想。他见过孙小姐几次面没有深谈只知道她照自己的话不增不减地做了。辛楣常上汪家去鸿渐取笑他说:“小心汪处厚吃醋。”辛楣庄严地说:“他不像你这样小人的心理--并且我去他老不在家只碰到一两次。这位老先生爱赌常到王家去。”鸿渐说想来李梅亭赢了钱不再闹了。

春假第四天的晚上跟前几晚同样的暖。高松年在镇上应酬回来醉饱逍遥忽然动念折到汪家去。他家属不在此地会到卧室冷清清的;不回去觉得这夜还没有完一回去这夜就算完了。表上刚九点钟可是校门口大操场上人影都没有。缘故是假期里学生回家的回家旅行的旅行还有些在宿舍里预备春假后的小考。四野里早有零零落落试声的青蛙高松年想这地方气候早得很同*绷-氲饺ツ瓿缘穆槔碧锛ak-蛄肆较旅牛-蝗死纯-k-瞧鹜艏倚禄涣擞萌耍-裉焖挡欢ㄊ撬-睦-伲-还-庑⊙就凡换岢雒诺模-憷——派系牧逅鳌u饬逅魍ǖ接萌说奈允依铮-白旁-急钢魅松钜够乩从玫摹p⊙就匪-勖岳耄-献判——牛-醇-切3ぃ-炎毂咭-虻暮乔啡套-抵魅瞬辉诩遥-酵跫胰サ摹8咝3ば奶——侍——兀-⊙就匪得煌-ィ-旄咝3そ-吞茫——デ胩——置-磐匪堤——孟褚渤鋈チ耍-行阉-孛诺摹8咚赡暌徽竽张——耄骸按蚺疲』挂-蚺疲∽苡幸惶欤-值窖——淅锶ィ-镁-胬贤粽饧父鋈肆恕!彼-指缎⊙就饭孛牛-豢谄-械酵跫摇m舸-竦惹剖切3ぃ-降貌坏昧耍-n雅剖掌稹m跆——鬃运筒瑁-盐-目椭帽傅南-沟阈南壮市3ぁ8咚赡暌豢疵挥型籼——此担骸按蚪粒〈蚪粒保——2蝗八-羌绦-蛳氯ィ——巴粝壬——矣惺潞湍闵塘浚-勖窍茸咭徊健!背隽嗣牛-咚赡甑溃骸巴籼——兀俊蓖舸-竦溃骸八-诩摇!

备咚赡甑溃骸拔蚁鹊侥愀-先ス-模-切⊙就匪担——渤鋈チ恕!蓖舸-衤-焖担骸安换岬模【霾换幔崩椿卮鸶咚赡辏——卑参孔约海-墒巧ぷ佣技毖屏恕*赵辛楣嘴里虽然硬心里知道鸿渐的话很对自己该避嫌疑。他很喜欢汪太太因为她有容貌有理解此地只她一个女人跟自己属于同一社会。辛楣自信是有道德的君子断不闹笑话。春假里他寂寞无聊晚饭后上汪家闲谈打门不开正想回去。忽然门开了汪太太自己开的说:“这时候打门我想没有别人。”辛楣道:“怎么你自己来开?”汪太太道:“两个用人一个回家去了一个像只鸟天一黑就瞌睡我自己开还比叫醒她来开省力。”辛楣道:“天气很好我出来散步走过你们府上就来看看你--和汪先生。”汪太太笑道:“处厚打牌去了要十一点钟才回来呢。我倒也想散散步咱们同走。你先到门口拉一拉铃把这小丫头叫醒我来叫她关门。外面不冷不要添衣服罢?”辛楣在门外黑影里听她分付丫头说:“我也到王先生家去回头跟老爷同回家。你别睡得太死!”在散步中汪太太问辛楣家里的情形为什么不结婚有过情人没有--“一定有的瞒不过我。”辛楣把他和苏文纨的事略讲一下但经不起汪太太的鼓动和刺探愈讲愈详细。两人谈得高兴又走到汪家门口。汪太太笑道:“我听话听糊涂了怎么又走回来了!我也累了王家不去了。赵先生谢谢你陪我散步尤其谢谢你告诉我许多有趣的事。”辛楣这时候有点不好意思懊悔自己太无含蓄和盘托出便说:“你听得厌倦了。这种恋爱故事本人讲得津津有味旁人只觉得平常可笑。我有过经验的。”汪太太道:“我倒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赵先生我想劝告你一句话。”辛楣催她说她不肯说要打门进去辛楣手拦住她求她说。她踢开脚边的小石子说:“你记着切忌对一个女人说另外一个女人好--”辛楣头脑像被打一下的晕只说出一声“啊”!--“尤其当了我这样一个脾气坏、嘴快的人称赞你那位小姐如何温柔如何文静--”辛楣嚷:“汪太太你别多心!我全没有这个意思。老实告诉你罢我觉得你有地方跟她很像--”汪太太半推开他拦着的手道:“胡说!胡说!谁都不会像我--”忽然人声已近两人忙分开。

汪处厚比不上高松年年轻腿快赶得气喘两人都一言不。将到汪家高松年眼睛好在半透明的夜色里瞧见两个人扭作一团直奔上去。汪处厚也听到太太和男人的说话声眼前起了一阵红雾。辛楣正要转身肩膀给人粗暴地拉住耳朵里听得汪太太惶急的呼吸回头看是高松年的脸露着牙齿去自己的脸不到一寸。他又怕又羞忙把肩膀耸开高松年的手高松年看清是赵辛楣也放了手嘴里说:“岂有此理!不堪!”汪处厚扭住太太不放带着喘文绉绉地骂:“好!好!赵辛楣你这混帐东西!无耻家伙!引诱有夫之妇。你别想赖我亲眼看见你--你抱--”汪先生气得说不下去。辛楣挺身要讲话又忍住了。汪太太听懂丈夫没说完的话使劲摆脱他手道:“有话到里面去讲好不好?我站着腿有点酸了”一壁就伸手拉铃。她声音异常沉着好把嗓子里的震颤压下去。大家想不到她说这几句话惊异得服服帖帖跟她进门辛楣一脚踏进门又省悟过来想溜走高松年拦住他说:“不行!今天的事要问个明白。”汪太太进客堂就挑最舒适的椅子坐下叫丫头为自己倒杯茶。三个男人都不坐下汪先生踱来踱去一声声叹气赵辛楣低头傻立高校长背着手假装看壁上的画。丫头送茶来了汪太太说:“你快去睡没有你的事。”她喝口茶慢慢地说:“有什么话要问呀?时间不早了。我没有带表。辛楣什么时候了?”辛楣只当没听见高松年恶狠狠地望他一眼正要看自己的手表汪处厚走到圆桌边手拍桌子仿佛从前法官的拍惊堂木大吼道:“我不许你跟他说话。老实说出来你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跟他的关系我也忘了。辛楣咱们俩什么关系?”辛楣窘得不知所措。高松年愤怒得双手握拳作势向他挥着。汪处厚重拍桌子道:“你--你快说!”偷偷地把拍痛的手掌擦着大腿。

“你要我老实说好。可是我劝你别问了你已经亲眼看见。心里明白就是了还问什么?反正不是有光荣、有面子的事何必问来问去自寻烦恼?真是!”汪先生疯似的扑向太太亏得高校长拉住说:“你别气!问他问他。”同时辛楣搓手恳求汪太太道:“汪太太你别胡说我请你--汪先生你不要误会我跟你太太全没什么。今天的事是我不好你听我解释--”汪太太哈哈狂笑道:“你的胆只有芥菜子这么大--”大拇指甲掐在食指尖上做个样子--“就害怕到这个地步!今天你是洗不清了哈哈!高校长你有何必来助兴呢?吃醋没有你的分儿呀。咱们今天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嗯?高先生好不好?”辛楣睁大眼望一望瑟缩的高松年“哼”一声转身就走。汪处厚注意移在高松年身上没人拦辛楣只有汪太太一阵阵神经失常的尖笑追随他出门。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