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 二十五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小姐因为斜川骂“不通”有自己在内甚为不快说:“我也是一窍不通的可是我不喝这杯罚酒。”

辛楣已有醉意不受苏小姐约束道:“你可以不罚他至少也得还喝一杯我陪他。”说时把鸿渐杯子里的酒斟满了拿起自己的杯子来一饮而尽向鸿渐照着。

鸿渐毅然道:“我喝完这杯此外你杀我头也不喝了。”举酒杯直着喉咙灌下去灌完了把杯子向辛楣一扬道:“照--”他“杯”字没出口紧闭嘴连跌带撞赶到痰盂边“哇”的一声菜跟酒冲口而出想不到肚子里有那些呕不完的东西只吐得上气不接下气鼻涕眼泪胃汁都赔了。心里只想:“大丢脸!亏得唐小姐不在这儿。”胃里呕清了恶心不止旁茶几坐下抬不起头衣服上都溅满脏沫。苏小姐要走近身他疲竭地做手势阻止她。辛楣在他吐得厉害时为他敲背斜川叫跑堂收拾地下拿手巾自己先倒杯茶给他漱口。褚慎明掩鼻把窗子全打开满脸鄙厌可是心里高兴觉得自己泼的牛奶给鸿渐的呕吐在同席的记忆里冲掉了。

斜川看鸿渐好了些笑说:“‘凭阑一吐不觉箜篌’怎么饭没吃完已经忙着还席了!没有关系以后拼着吐几次就学会喝酒了。”

辛楣道:“酒证明真的不会喝了。希望诗不是真的不会做哲学不是真的不懂。”

苏小姐恨道:“还说风凉话呢!全是你不好把他灌到这样明天他真生了病瞧你做主人的有什么脸见人?--鸿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把手指按鸿渐的前额看得辛楣悔不曾学过内功拳术为鸿渐敲背的时候使他受至命伤。

鸿渐头闪开说:“没有什么就是头有点痛。辛楣兄今天真对不住你各位也给我搅得扫兴请继续吃罢。我想先回家去了过天到辛楣兄府上来谢罪。”

苏小姐道:“你多坐一会等头不痛了再走。”

辛楣恨不得立刻撵鸿渐滚蛋便说:“谁有万金油?慎明你随身带药的有没有万金油?”

慎明从外套和裤子袋里掏出一大堆盒儿保喉补脑强肺健胃通便汗止痛的药片药丸药膏全有。苏小姐捡出万金油伸指蘸了些为鸿渐擦在两太阳。辛楣一肚皮的酒几乎全成酸醋忍了一会说:“好一点没有?今天我不敢留你改天补请。我吩咐人叫车送你回去。”

苏小姐道:“不用叫车他坐我的车我送他回家。”

辛楣惊骇得睁大了眼口吃说:“你你不吃了?还有菜呢。”鸿渐有气无力地恳请苏小姐别送自己。

苏小姐道:“我早饱了今天菜太丰盛了。褚先生董先生请慢用我先走一步。辛楣谢谢你。”

辛楣哭丧着脸看他们俩上车走了。他今天要鸿渐当苏小姐面出丑的计划差不多完全成功可是这成功只证实了他的失败。鸿渐斜靠着车垫苏小姐叫他闭上眼歇一会。在这个自造的黑天昏地里他觉得苏小姐凉快的手指摸他的前额又听她用法文低声自语:“pauvrepetiti(可怜的小东西)”他力不从心不能跳起来抗议。汽车到周家苏小姐命令周家的门房带自己汽车夫扶鸿渐进去。到周先生周太太大惊小怪赶出来认苏小姐要招待她进去小坐她汽车早开走了。老夫妇的好奇心无法满足又不便细问蒙头躺着的鸿渐只把门房考审个不了还嫌他没有观察力骂他有了眼睛不会用为什么不把苏小姐看个仔细。

明天一早方鸿渐醒来头里还有一条齿线的痛头像进门擦鞋底的棕毯。躺到下半天才得爽朗可以起床。写了一封信给唐小姐只说病了不肯提昨天的事。追想起来对苏小姐真过意不去她上午下午都来过电话问他好了没有有没有兴臻去夜谈。那天是旧历四月十五暮春早夏的月亮原是情人的月亮不比秋冬是诗人的月色何况月亮团圆鸿渐恨不能去看唐小姐。苏小姐的母亲和嫂子上电影院去了用人们都出去逛了只剩她跟看门的在家。她见了鸿渐说本来自己也打算看电影去的叫鸿渐坐一会她上去加件衣服两人同到园里去看月。她一下来鸿渐先闻着刚才没闻到的香味现她不但换了衣服并且脸上唇上都加了修饰。苏小姐领他到六角小亭子里两人靠栏杆坐了。他忽然省悟这情势太危险今天不该自投罗网后悔无及。他又谢了苏小姐一遍苏小姐又问了他一遍昨晚的睡眠今天的胃口当头皎洁的月亮也经不起三遍四遍的赞美只好都望月不作声。鸿渐偷看苏小姐的脸光洁得像月光泼上去就会滑下来眼睛里也闪活症月亮嘴唇上月华洗不淡的红色变为滋润的深暗。苏小姐知道他在看自己回脸对他微笑鸿渐要抵抗这媚力的决心像出水的鱼头尾在地上拍动可是挣扎不起。他站起来道:“文纨我要走了。”

苏小姐道:“时间早呢忙什么?还坐一会。”指着自己身旁鸿渐刚才坐的地方。

“我要坐远一点——你太美了!这月亮会作弄我干傻事。”

苏小姐的笑声轻腻得使鸿渐心里抽痛:“你就这样怕做傻子么?会下来我不要你这样正襟危坐又浊拜堂听说教。我问你这聪明人要什么代价你才肯做子?”转脸向他顽皮地问。

鸿渐低头不敢看苏小姐可是耳朵里、鼻子里都是抵制不了的她脑子里也浮着她这时候含笑的印象像漩涡里的叶子在打转:“我没有做傻子的勇气。”

苏小姐胜利地微笑低声说:“embrassemoi!”说着一壁害羞奇怪自己竟有做傻子的勇气可是她只敢躲在外国话里命令鸿渐吻自己。鸿渐没法推避回脸吻她。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些信女们吻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的大脚指一种敬而远之的亲近。吻完了她头枕在鸿渐肩膀上像小孩子甜睡中微微叹口气。鸿渐不敢动好一会苏小姐梦醒似的坐直了笑说:“月亮这怪东西真教我们都变了傻子了。”

“并且引诱我犯了不可饶赦的罪!我不能再待了。”鸿渐这时候只怕苏小姐会提起订婚结婚爱情好有保障。

“我偏不放你走——好让你走明天见。”苏小姐看鸿渐脸上的表情以为他情感冲动得利害要失掉自主力所以不敢留他了。鸿渐一溜烟跑出门还以为刚才唇上的吻轻松得很不当作自己爱她的证据。好像接吻也等于体格检验要有一定斤两才算合格似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