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 十七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又不是主人你不用向我客套。我明看见你喝了一口汤就皱眉头就匙儿弄着没再吃东西。”

“吃东西有什么好看?老瞧着好意思么?我不愿意吃给你看所以不吃这是你害我的——哈哈方先生别当真我并没知道你在看旁人吃。我问你你那时候坐在沈太太身边为什么别着脸紧闭了嘴像在受罪?”

“原来你也是这个道理!”方鸿渐和唐小姐亲密地笑着两人已成了患难之交。

唐小姐道:“方先生我今天来了有点失望——”

“失望!你希望些什么?那味道还不够利害么?”

“不是那个。我以为你跟赵先生一定很热闹谁知道什么都没有。”

“抱歉得很没有好戏做给你看。赵先生误解了我跟你表姐的关系——也许你也有同样的误解——所以我今天让他挑战躲着不还手让他知道我跟他毫无利害冲突。”

“这话真么?只要表姐有个表示这误解不是就弄明白了?”

“也许你表姐有她的心思遣将不如激将非有大敌当前赵先生的本领不肯显出来。可惜我们这种老弱残兵不经打并且不愿打——”

“何妨做志愿军呢?”

“不简直是拉来的夫子。”说着方鸿渐同时懊恼这话太轻佻了。唐小姐难保不讲给苏小姐听。

“可是战败者常常得到旁人更大的同情——”唐小姐觉得这话会引起误会红着脸——“我意思说表姐也许是助弱小民族的。”

鸿渐快乐得心少跳了一跳:“那就顾不得了。唐小姐我想请你跟你表姐明天吃晚饭就在峨嵋春你肯不肯赏脸?”唐小姐踌躇还没答应鸿渐继续说:“我知道我很大胆冒味。你表姐说你朋友很多我不配高攀可是很想在你的朋友里凑个数目。”

“我没有什么朋友表姐在胡说——她跟你怎么说呀?”

“她并没讲什么她只讲你善于交际认识不少人。”

“这太怪了!我才是不见世面的乡下女孩子呢。”

“别客气我求你明天来。我想去吃对自己没有好借口借你们二位的名义自己享受一下你就体贴下情答应了罢!”

唐小姐笑道:“方先生你说话里都是文章。这样我准来。明天晚上几点钟?”

鸿渐告诉了她钟点身心舒泰只听沈太太朗朗说道:“我这次出席世界妇女大会观察出来一种普遍动态:全世界的女性现在都趋向男性方面——”鸿渐又惊又笑想这是从古已然的道理沈太太不该到现在出席了妇女大会才学会——“从前男性所做的职业国会议员、律师、报馆记者、飞机师等等女性都会做而且做得跟男性一样好。有一位南斯拉夫的女性社会学家在大会里演讲说除掉一部分甘心做贤妻良母的女性以外此外的职业女性可以叫‘第三性’。女性解放还是新近的事实可是已有这样显著的成绩。我敢说在不久的将来男女两性的分别要成为历史上的名词。”赵辛楣:“沈太太你这话对。现在的女真能干!文纨就像徐宝琼徐小姐沈太太认识她罢?她帮她父亲经营那牛奶声大大小小的事全是她一手办理外表斯文柔弱全看不出来!”鸿渐跟唐且说句话唐小姐忍不住笑出声来。苏且本在说:“宝琼比她父亲还精明简直就是牛奶场不出面的经理——”看不入眼鸿渐和唐小姐的密切因就:“晓芙有什么事那样高兴?”

唐小姐摇头只是笑。苏小姐道:“鸿渐有笑话讲出来大家听听。”

鸿渐也摇不说这更显得他跟唐小姐两口儿平分着一个秘密苏小姐十分不快。赵辛楣做出他最成功的轻鄙表情道:“也许方大哲学家在讲解人生哲学里的乐观主义所以唐小姐听得那么乐。对不对唐小姐?”

方鸿渐不理他直接对苏小姐说:“我听赵先生讲他从外表上看不出那位徐小姐是管理牛奶场的我说也许赵先生认为她应该头上长两只牛角那就一望而知是什么人了。否则外表上无论如何看不出的。”

赵辛楣道:“这笑话讲得不通头上长角本身就变成牛了怎会表示出是牛奶场的管理人!”说完四顾大笑。他以为方鸿渐又给自己说倒想今天得再接再厉决不先退盘恒那姓方的走了才起身所以他身子向沙上坐得更深陷些。方鸿渐目的已达不愿逗留要乘人多跟苏小姐告别容易些。苏小姐因为鸿渐今天没跟自己亲近特送他到走廊里心理好比冷天出门临走还要向火炉前烤烤手。

鸿渐道:“苏小姐今天没机会多跟你讲话。明天晚上你有空么?我想请你吃晚饭就在峨嵋春我不希罕赵辛楣请!只恨我比不上他是老主顾菜也许不如他会点。”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