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章 · 九

钱钟书2015年07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sure!值不少钱呢p1entyofdough。并且这东西不比书画。买书画买了假的一文不值只等于er。磁器假的至少还可以盛饭。我有时请外国friends吃饭就用那个康熙窑‘油底蓝五彩’大盘做sa1addish他们都觉得古色古香菜的味道也有点o1dtime。”

方鸿渐道:“张先生眼光一定好不会买假东西。”

张先生大笑道:“我不懂什么年代花纹事情忙也没工夫翻书研究。可是我有hunch;看见一件东西忽然hatdyouca11灵机一动买来准o.k.。他们古董掮客都佩服我我常对他们说:‘不用拿假货来foo1我。oyeah我姓张的不是sucker休想骗我!’”关上橱门又说:“咦headache--”便捺电铃叫用人。

鸿渐不懂忙问道:“张先生不舒服是不是?”

张先生惊奇地望着鸿渐道:“谁不舒服?你?我?我很好呀!”

鸿渐道:“张先生不是说‘头痛’么?”

张先生呵呵大笑一面分付进来的女佣说:“快去跟太太小姐说客人来了请她们出来。makeitsnappy!”说时右手大拇指从中指弹在食指上“啪”的一响。他回过来对鸿渐笑道:“headache是美国话指‘太太’而说不是‘头痛’!你没到states去过罢!”

方鸿渐正自惭寡陋张太太张小姐出来了张先生为鸿渐介绍。张太太是位四十多岁的胖女人外国名字是小巧玲珑的Tessie张小姐是十八岁的高大女孩子着色鲜明穿衣紧俏身材将来准会跟她老太爷那洋行的资本一样雄厚。鸿渐没听清她名字声音好像“我你他”想来不是anita就是Juanita她父母只缩短叫她nita。张太太上海话比丈夫讲得好可是时时流露本乡土音仿佛罩褂太小遮不了里面的袍子。张太太信佛自说天天念十遍“白衣观世音咒”求菩萨保佑中国军队打胜;又说这观音咒灵验得很上海打仗最紧急时张先生到外滩行里去办公自己在家里念果然张先生从没遭到流弹。鸿渐暗想享受了最新的西洋徉学设备而竟抱这种信爷坐在热水管烘暖的客堂里念佛可见“西学为用中学为体”并非难事。他和张小姐没有多少可谈只好问她爱看什么电影。跟着两个客人来了都是张先生的结义弟兄。一个叫陈士屏是欧美烟草公司的高等职员大家唤他Z.B.仿佛德文里“有例为证”的缩写。一个叫丁讷生外国名字倒不是诗人Tennyson而是海军大将ne1son也在什么英国轮船公司做事。张太太说人数凑得起一桌麻将何妨打八圈牌再吃晚饭。方鸿渐赌术极幼稚身边带钱又不多不愿参加宁可陪张小姐闲谈。经不起张太太再三怂恿只好入局。没料到四圈之后自己独赢一百余元心中一动想假如这手运继续不变那獭绒大衣偈有指望了。这时候他全忘了在船上跟孙先生讲的法国迷信只要赢钱。八圈打毕方鸿渐赢了近三百块钱。同局的三位张太太、“有例为证”和“海军大将”一个子儿不付一字不提都站起来准备吃饭。鸿渐唤醒一句道:“我今天运气太好了!从来没赢过这许多钱。”

张太太如梦初醒道:“咱们真糊涂了!还没跟方先生清账呢。陈先生丁先生让我一个人来付他咱们回头再算得了。”便打开钱袋把钞票一五一十点交给鸿渐。吃的是西菜。“海军大将”信基督教坐下以前还向天花板眨白眼感谢上帝赏饭。方鸿渐因为赢了钱有说有笑。饭后散坐抽烟喝咖啡他瞧风沙旁一个小书架猜来都是张小姐的读物。一大堆《西风》、原文《读者文摘》之外有原文小字白文《莎士比亚全集》、《新旧约全书》、《家庭布置学》、翻版的《居里夫人传》、《照相自修法》、《我国与我民》等不朽大著以及电影小说十几种里面不用说有《乱世佳人》。一本小蓝书背上金字标题道:《怎样去获得丈夫而且守住他》(hotogainahusbandandkeephim)。鸿渐忍不住抽出一翻只见一节道:“对男人该温柔甜蜜才能在他心的深处留下好印象。女孩子们别忘了脸上常带光明的笑容。”看到这里这笑容从书上移到鸿渐脸上了。再看书面作者是个女人不知出嫁没有该写明“某某夫人”这书便见得切身阅历之谈想着笑容更廓大了。抬头忽见张小姐注意自己忙把书放好收敛笑容。“有例为证”要张小姐弹钢琴大家同声附和。张小姐弹完鸿渐要补救这令她误解的笑容抢先第一个称“好”求她再弹一曲。他又坐一会才告辞出门。洋车到半路他想起那书名不禁失笑。丈夫是女人的职业没有丈夫就等于失业所以该牢牢捧住这饭碗。哼!我偏不愿意女人读了那本书当我是饭碗我宁可他们瞧不起我骂我饭桶。“我你他”小姐咱们没有“举碗齐眉”的缘份希望另有好运气的人来爱上您。想到这里鸿渐顿足大笑把天空月当作张小姐向她挥手作别。洋车夫疑心他醉了回头叫他别动车不好拉。

客人全散了张太太道:“这姓方的不合式气量太小把钱看得太重给我一试就露出本相。他那时候好像怕我们赖账不还的可笑不可笑?”

张先生道:“德国货总比不上美国货呀。什么博士!还算在英国留过学我说的英文他好多听不懂。欧战以后德国落伍了。汽车、飞机、打字机、照相机哪一件不是美国花样顶新!我不爱欧洲留学生。”

张太太道:“nita看这姓方的怎么样?”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张小姐不能饶恕方鸿渐看书时的微笑干脆说:“这人讨厌!你看他吃相多坏!全不像在外国住过的。他喝汤的时候把面包去蘸!他吃铁排鸡不用刀叉把手拈了鸡腿起来咬!我全看在眼睛里。吓!这算什么礼貌?我们学校里教社交礼节的missprym瞧见了准会骂他猪猡相piggyiggy!”

当时张家这婚事一场没结果周太太颇为扫兴。可是方鸿渐小时是看《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那些不合教育原理的儿童读物的;他生得太早还没福气捧读《白雪公主》、《木偶奇遇记》这一类好书。他记得《三国演义》里的名言:“妻子如衣服”当然衣服也就等于妻子;他现在新添了皮外套损失个把老婆才不放心上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