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书评:《天龙八部》第一佳人 · 六

金庸2015年08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接下来,正主儿上场:

眼前这少女的相貌,便和无量山石洞中的玉像全然的一般无异。那王夫人已然和玉像颇为相似了,毕竟年纪不同,容貌也不及玉像美艳,但眼前这少女除了服饰相异之外,脸型、眼睛、鼻子、嘴唇、耳朵、肤色、身材、手足,竟然没一处不像,宛然便是那玉像复活。他在梦魂之中,已不知几千百遍的思念那玉像,此刻眼前亲见,真不知身在何处,是人间还是天上?

段誉站起身来,他目光一直瞪视着那少女,这时看得更加清楚了些,终于发觉,眼前少女与那洞中玉像毕竟略有不同:玉像冶艳灵动,颇有勾魂摄魄之态,眼前少女却端庄中带有稚气,相形之下,倒是玉像比之眼前这少女更加活些。

这两回书目叫做《从此醉》《向来痴》。大约段公子就此醉于王姑娘美貌,山崩地裂不撒手,海枯石烂不回头。然而仅这头一面,倒真没看出来什么味道。王姑娘不过是仗了容貌类似的便宜。莎士比亚《错误的喜剧》和狄更斯《双城记》里已经有过例子了,俩人容貌相同时,对异性的吸引力却可以完全不一致。段某一个呆子,看个容貌以为是神仙姐姐。这后头就开始漫长的三角恋。只不过段公子长期在和无形的慕容复做斗争,可谓苦也。

关于王姑娘的文字太多,无法一一述说。反正属于头脑懵懂的傻姑娘。“端庄中带稚气”,说得极确。满口武功背得滚瓜烂熟,遇事比起朱碧二人来犹且不如,脑子之慢倒和段公子类似。什么去救阿朱阿碧反被仆妇吊起,听香水榭说破诸老师行藏导致其被打,被姚寨主几句话骗得傻劲毕露,对包三哥羞辱段公子不闻不问,都属于人品一般,智商偏低的表现。中了悲酥清风后被段公子救了,只知道大吹空话,拿虚幻中的表哥来吓唬对面的假表哥。呜呼,我只能为慕容复的忍耐力表示佩服,若换了旁人在磨房,看这女子拿着自己胡吹大气,色厉内荏,早一刀毙了。

阿朱入少林寺偷《易筋经》,干冒大险,差点丧命。说到后来,无非为了公子不受罪。王姑娘满口表哥,心思既不如阿碧细腻,又不如阿朱大胆,整天江湖上东游西荡,也不知究竟想做什么。居然保得活命,实在了得。第四本书了,终于出场。慕容复二十八九岁年纪,外表人中龙凤,结果一出场就被丁春秋诱得险些自杀,立刻让人怀疑王姑娘品位。此后无非作为慕容复的跟班加武术数据库,东跑西颠,乱七八糟。邓百川公冶干包不同风波恶,慕门四杰,都是英雄好汉,一门心思复国,却得每天莺燕不已,被个王姑娘跟在身边,那得多不舒服。有点经验的现代男生都知道,一群想做大事四处活动的老爷们,被个小女生跟着,已经够烦了,偏还不能得罪她。易大彪临死交榜文,慕容家已决定去西夏做驸马,还得假意不让王姑娘知道,凑她欢心。别人还可,包不同,风波恶二人乃是直言无忌的好男儿,居然也要委屈伏低,真替他们不值。

少林寺大会,慕容公子被星宿派一围,王姑娘又是典型一累赘。慕容复暴打段王爷和岳老三,一脚踩住段公子,王姑娘居然大声喝彩。天哪,段公子一救王于曼陀山庄,二救王于磨房,三救王于洞主岛主之手,居然性命悬于一发之时还听到人在喝彩? 等段公子跳起身来,神剑制敌,王姑娘只知道满口乱叫,“段公子手下留情”了。段公子果然手下留情,慕容复又扑过来要拼命。结果被萧大爷长手一抓,直接扔一边去。段公子之对王姑娘,可谓言听计从。却不料王姑娘一回头道:

“段公子,你又要助你义兄、跟我表哥为难么?”言辞中大有不满之意。适才慕容复横剑自尽,险些身亡,全系因败在段誉和萧峰二人手下,羞愤难当之故,王语嫣忆起此事,对段誉大是恚怒。

就王姑娘这种声口脾气,能在江湖上晃荡而不掉性命,真运气得可以。段公子遵其意,饶慕容不死,险些自己小命归西,绝对是以命博美人一笑的典范了。居然还遇到这女子不分青红皂白,张口就刺,着实是颠倒黑白。阿珂虽然无情无义,终究是韦爵爷曲过在先,而且手段无赖。段公子为了你王姑娘,王孙荣华、身家性命,全然不放在眼里。纵算他书呆子一个,纵算你忘了救命之恩,纵算你心中不快,好歹家教在那儿,多少算大家闺秀,蛮不讲理比阿紫和建宁公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雪公主是世上最脆弱的东西,被老妈拿梳子来毒,丝带来勒,末了毒苹果一下弄死了。王姑娘比白雪公主还不耐对付,一听说慕容公子要去当驸马,一抹眼泪就跳崖。乖乖隆的东,险些连累了云老四、段老大和岳老三一起没命。云老四故了也就罢了,段老大主角之父,岳老三大好男儿,陪你一小婆娘撒娇使性子玩命,那可大大不值得。好容易救条性命,半夜里又思跳池。段公子跳出来,说一句“我来抢这西夏驸马做便了”。舍己为人,成全你王姑娘情愫,到这里至矣尽矣,蔑以加矣。王姑娘感动,使手握人家段公子,结果出来句糊涂废话。“但愿来生……”这种空头支票也只哄得段公子这般书呆罢了。

枯井边上,慕容复把段公子扔将下去,随即图穷匕现,自陈乃李延宗是也。王语嫣犹自搞什么投体入怀、细语软央的勾当。慕容复不肯,王语嫣转身跳井。死时不忘多一句“段公子,我与你死在一起。”自欺欺人,莫此为甚。死前还不甘心,内心指责慕容复“凉薄如此”,却是笑话了。

回头试站慕容复角度略思一下。慕容复一心复国,四大家臣苦心跟随,王夫人又一向冷淡。王姑娘到处腻着慕容复,已经够笑话奇谈的了。人多笑段公子纠缠王姑娘,却不想王姑娘女流之辈,名分不定的腻着慕容复,又待如何?几次三番,慕容复被人话语挤兑时,王语嫣都出声示语,显得“这武艺我也晓得”。慕容复东奔西走,招揽人心,做尽小人,其所求者,立南慕容之名,聚大军复燕。每日被你这小丫头旁边三言两语抢人风头,让人以为慕容家还不及一个小姑娘,大削慕容复面子。这等极细微事,换朱碧二姬早便明了。王姑娘既深明慕容复,还是这么着,只能说这姑娘笨而自私,不过是个女版段誉,粘人身旁而已。等人要去做西夏驸马了,立刻哭闹之,跳崖之,跳井之,一哭二闹三上吊一起上来,全不为慕容复考虑一二。建宁公主虽然蛮横,关键时刻,韦爵爷说一,决不说二。连韦爵爷自己都说“便说自己是玉皇大帝,公主必也应承”。王姑娘不知仗了谁的势道,不爱者弃若敝履,爱者死缠烂打。视其对段誉之凉薄,对慕容复之不恤,那也不用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