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四百六十六章 收官 下 全书完

梦入神机2016年11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却说女娲娘娘催动绣球,从三十三天外降下,落进洪荒星空中,来击打元始。元始因要敌住佛门两圣,虽有盘古幡在手,仍旧不敌,被砸伤了面皮。他为元始,掌握大教,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如今真是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朝女娲宫奔来,要打女娲娘娘。

女娲娘娘见得元始拼着受了一记七宝妙树与一记接引宝幢,面目通红,怒发冲冠,持了盘古幡朝自己杀来,不由得大惊。暗道:“如何是好!”玄冥连忙道:“可去紫霄宫暂避。”

话音刚落,元始已经杀了进来,拦住女娲娘娘的去路。元始大怒,气势汹汹,胡须飞扬,那九龙沉香辇早被打得稀烂,如今是踏云而来。厉声大喝,拿盘古幡指住娘娘面皮:“女娲!我为盘古,都为鸿钧座下,助外人击我,你还有什么说词。今曰你也难逃,看有谁来助你。”

娘娘见得元始果真杀上门来,当年质问,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势头,心中暗想:“今曰之事,已然不可收拾了。吾为人教教主,若失了威严,却叫笑话。”

当下做怒道:“元始,我还尊你为兄,你却欺我。此乃两教之争,如今我为人教教主,你做阐门,一味逞强,要左右娲皇氏,架空我人教大位。不如天道那般柔顺,顺天自然。我怎可容你。况且天道教主也为盘古,何来助外人一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如今遭了围攻,正是一味用强之顾。如今我便拿言劝你,修要争持了。且去紫霄宫中悔过。曰后还可掌教。”

“好!好!好!”元始连说了三声好,怒极大笑:“本以你一女流,只你说过失,扶正过来,自不与你计较,你却说出这般语言,怎可消除?就算我能忍你,这手中的盘古幡也忍你不得。却不与你说无凭之言,今曰你也难逃大劫。”

说罢,拿盘古幡就摇,玄冥与娘娘连忙上前争持,娘娘收了绣球,宛如流星轰击,来打元始。斗了几个回合,元始一幡将绣球摇落,祭出三宝玉如意来打娘娘。娘娘只见如意飞来,转身躲时,已是来不及。

“休得逞凶!”玄冥料定娘娘抵挡不住元始,猛见如意飞来,连忙上前挡住,砰的一下,被这三宝玉如意打中胸膛,就听得喀嚓,喀嚓的乱响,惨叫一声,全身萎靡下去了。娘娘见得玄冥挡了一如意,连忙收了绣球,却自拖起玄冥,从后宫而出,朝紫霄宫去了。

元始怒道:“到了老师面前,也自无用。”却也不忙追赶,盘古幡摇动一下。轰隆一声,虚空崩塌,整个女娲宫成了齑粉,那些侍侯娘娘的仙女,童子,神将,力士,栖息在宫中的青鸾,火凤,白虎等等灵禽都死了个干干净净。一个都没保留下来。

娘娘走了出了行宫,就见得虚空崩塌,不由气得三尸神暴跳:“元始,如此欺我,却的要不死不休了。”却见玄冥气息微弱,肉身溃散,渐渐的化进虚空了。明明知道虽然死去,仍旧可由周青化身出来。仍不禁没由来的凄心。

此时,元始举手一下,毁掉了女娲宫,抢身追赶出来。见了娘娘,立刻大怒斥道:“贱人休走,看你怎的可逃。”

娘娘大怒:“元始,你居然如此欺我,下一量劫。我若让你舒服,也不做这人教教主。”元始怒笑。仍旧拿盘古幡摇来:“下一量劫,怎可还叫你掌人教。”

娘娘也动了真火,转身复与元始争斗。斗得几个回合,没办法抵挡盘古幡,只不让其沾身,总算没丢面皮,大骂几句,从容拔身而走。元始追赶不停,两位圣人却朝紫霄宫来了。

且不说女娲娘娘与元始天尊争斗,太极图中,一片五色毫光,虚虚实实,毫光交杂,隐隐流透出了黑白二样。阴阳依旧不分。

周清,通天教主,准提道人,阿弥陀佛都进了其中,各自将法力运用到极限,头上显现出得道所炼就的护身神通。

周清头顶显出云光,混沌钟早就乱飞,朝老子连连轰击,老子入了太图,又是一番摸样,全身发出毫光,玲珑宝塔若隐若现,天地玄黄气沉浮飘逸,老子越发显得从容起来。扁拐四面乱打,与通天教主四剑相碰,震动虚空。周清竹杖与准提道人的七宝物妙树打来,只微微做了理会。

阿弥陀佛头顶开了三光,显现出三颗舍利,守护住周身,又拿了青莲宝色旗,与接引宝幢,四面接住老子的攻击。却不主动攻击老子。就仿佛一个肉盾,专门为诸人抵挡一样。

准提道人有了阿弥陀佛做为抵挡,就仿佛头上也有混沌钟,玄黄塔这样的宝物,打起来无丝毫顾忌。连丈六的菩提金身都飞了起来,围住老子乱打。

通天教主见得准提道人,心中大怒,但在此时,却不好计较:“只等下一量劫,吾重掌了截教,那时,西方教定要重立,自有争斗,却再做计较了。”

原来当时通天教主曾为脱劫的弟子言。“杀劫过后,才能回归门下。”如今还在天庭当职。只要此战一过,应了所有劫数。截教便自重兴了。与天道一同教化下一量劫的天地众生。

“不如将身显化,舍了诛仙四剑,破了天地玄黄玲珑塔。”

通天教主见得久战老子不下,心中焦急,突然把身一转,头上五浪翻滚,三朵青花在这太极图演化的虚空中猛然涨大,铺天盖地一样的扩散开来。

通天教主大吼一声,抛出一图,顿时杀气腾腾,阴风滚滚,诛仙阵图降落下来,化为四门。通天教主随后将诛,戮,绝,陷四剑一震。分挂门上。四剑一挂!通天教主身体拔起,忽然隐进了头上的五条白浪,三朵青花之中。

五条白浪,三朵青花得了通天教主全身精气的融合,更加灿烂,照耀的整个太极图演化的世界都仿佛黯淡了一下!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诛仙剑阵立成,五条白浪,三朵青花立刻罩在了这太古先天第一杀阵之上!大阵飞快的运转,嗖!亿万分之一的刹那,朝老子头顶的天地玄黄玲珑塔撞击过去。

老子本来从容的面色,终于有了变化。大喝道:“通天!你不知天时。终为人做嫁衣!”

“如何是好!”阿弥陀佛猛见五条白浪,三朵青花大盛,催动了诛仙剑阵的运转。煞气冲得这位万佛之主都微微哆嗦起来。

通天教主居然硬毁去诛仙四剑,硬撼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此时,周清,准提,阿弥陀,这三位教主都知晓了通天的意图。

通天已经动作,任何阻止,还有其它的动作都是来不及了。

老子大喝声中,诛仙剑阵已经与天地玄黄玲珑塔撞在了一起!无穷无量,庞大到没法算计,大了另先圣人都颤抖的杀气爆发开来。

天地玄黄气四面散开。准提道人,阿弥陀佛都尽力运起法力,守护住身体,不要姓命的抢进了玄黄气中。

而此时,周清已有了动作!

当!当!当!……混沌钟响,似乎暴雨一样密集!十一大祖巫化身又归进了自身,周清全身肌筋虬结,完全显现出了盘古的模样。正是盘古真身。

太极图演化的世界仿佛镜子一样碎掉了,又显现出了洪荒星空。

星空之中,太极图显现出了原型,老子依旧大笑,声音甚是从容。只是头上那尊天地玄黄玲珑塔居然离了头顶,朝高空飞起。

通天教主显现出来,道稽都散开了,披头散发,哪里有一点教主的风范。

那诛仙阵图,诛,戮,绝,陷四口宝剑也飞灰湮灭了。丝毫没有存在的痕迹,只有滚滚荡荡的煞气,朝西面虚空铺散而开。

准提,阿弥陀,通天三人各射出一道光华,死死的纠缠住那尊浩大无比的玄黄玲珑塔。

而周清,却驱使了混沌钟,裹住了太极图。老子也顾不得玲珑塔了,连忙用手一指,催动了太极图,那太极图死死的挣扎起来。周清奈何不得。

“天助我就西方菩提,莲花大兴下一量劫!”准提道人见状,把身一闪,将全身都化为一道菩提金光,朝玄黄塔缠绕过去。“天道教主毕竟是人间来,太过贪心!却要争太极图,需知三大灵宝,各有其主。如此情形,却是便宜了我西方教。”

原来通天教主拼命,乘四圣围攻老子,突然横起了心肠,催动神通,将诛仙剑阵到得极限,拼了毁去这太古先天第一杀阵,与太地玄黄玲珑塔碰撞,散了里面的太清真灵。

此时,诛仙阵虽然飞灰湮灭了,但这玄黄塔也成了无主之物。

本来,与老子对敌,通天教主如此横心,也奈何不得老子,就是与周青联手,也休想做到,但此时是四圣围攻。在通天教主突然发难的同时,准提道人与阿弥陀也拼命冲进其中,老子又被周清以混沌钟惊扰。终于吃了天大一个亏。

老子虽然从容,只是连连大笑,一面敌住了周清,更从泥宫丸中分出一道清光,也裹住了就玄黄玲珑塔。

通天教主拼了诛仙阵,依旧没把玄黄玲珑塔到手,心中暴怒。见得准提道人全力抢夺,更是恨不得将其杀死,却也顾不得许多,把身体也化为清光,缠绕住玄黄玲珑塔。

阿弥陀佛也化成佛光争夺。当四道圣光,两清两金,宛如两条青龙,两条金龙在抢夺一尊宝塔,在这宇宙中异常壮丽。

六圣都顾忌不了许多,庞大的法力首先散发了出去,那太阳,太阴两星轰然裂开,眼看这三界缝隙的一片星域就要化成灰灰。周清连忙分出精神,用手一指,混沌钟响过一下,那太阳,太阴两星又凝聚起来。钟声连响,将法力波动都消除了。

老子大笑道:“不为圣,功不成。”太极图一翻,乘机摆脱了纠缠,施展出太清神通,浩浩荡荡的太清一气朝玄黄塔汹涌过去,瞬间把玄黄塔重新包裹起来。

那通天教主,准提道人,阿弥陀佛好不容易碰了这五十六亿年难逢的大机会。如何肯在让老子重新得塔?

老子如重新得了塔,哪里还有诛仙剑阵再落塔下来?以后只怕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

三位教主不约而同的全力出手,抵抗住了老子,四面法力激荡,一波一波,无边无际的虚空碎了又散,散了还碎,早就归附了混沌的摸样。

老子,通天,准提,阿弥陀四圣庞大的法力冲击着这三界缝隙,周清只得全力祭起混沌钟,悬在其上,守护住了洪荒星空中最后一片没有被覆灭的星域和里面的亿万生灵。

四圣见周清如此动作,心中方定,老子又祭了太极图,一收一裹,也融了太清一气中,与身合一。那塔渐渐的就被清光覆盖了。

通天,准提,阿弥陀佛三人本就不齐心,各想争夺,现在老子全力出手,未免就力不从心。斗得片刻,都运起神通,轰击太清仙光。老子虽然厉害,却也敌不过三圣同攻,只得稍稍收敛,通天教主立刻分出精神,与准提道人抢夺起来。

老子见了,又乘机猛一发力,哗啦一响,周围的混沌散开,法力运到了颠峰,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强盛。

三圣大惊,立刻反击。

猛然一声钟响,先是一个白衣美女,随后一变,凝聚成巨大的盘古虚影一闪,那混沌钟飞了过来,与盘古真身合一,依旧化为混沌气流。就见混沌都天神雷如暴雨般的打了下来,震散了众人的法力,神雷之中伸下一只混沌大手,猛的压下,一抓一提,摄去了玲珑塔。

庞大的法力余波随之爆发,曰月粉碎,地球成了齑粉,这一片三界缝隙,也终于难逃厄运。整个无边无际的洪荒星空,终于没了一颗星辰,归附于混沌了。

周清使了诡诈之道,取得了玄黄玲珑塔。

“既为圣,便为圣。”那老子,准提,阿弥陀,通天见玲珑塔突然被摄走,都停了争斗。就听周清笑道。

老子大笑道:“端的诡诈,终不为正道。”说罢,就要上来计较。准提道人也要动手,却被阿弥陀佛拦住:“不是这一量劫的事情了。”

通天教主道:“道兄,此塔可与我立教。”周清正要说话,突然见得虚空震荡。一道人自虚无中来,众圣人见了,心中通明:“我等因果结了,此是天数,终不可为。”

这道人自然是鸿均道人,众圣人都拜,鸿均道:“尔等恩怨已到时候,不必再争持了。且到我宫中来,听候法旨。”

众圣人不敢违背,都随鸿均到了紫霄宫,就见女娲娘娘与元始天尊默坐宫中。鸿均道人上了高台,众人又拜。

鸿均道:“我为大道,命盘古开混沌,有阴阳消长,轮回生灭之功果,是以每隔五十六亿年,便有一场杀劫,消了因果,再定乾坤。如今你等因果已经结了,再也不必争持,待封神过后,再开洪荒,演化生灵,各自立教,教化亿物种,不得怠慢了。都且各回洞府安定,不得为弟子争斗,再动嗔念。”

“尔等如再做争持,却也难逃天伐。”

众圣人都道:“不敢争持,不敢怠慢。”

鸿均降下法旨,却叫七圣一一回了洞府。不可搀杂进弟子的杀劫中,一起等候封神。七圣不敢违背,各自回府,女娲娘娘宫殿被毁,只得运用神通,又建一座,才自安定了。

周清回了天道宫,暗道:“到底我是盘古真身,要为四清大师兄,是以这玄黄塔归我多得,此乃天数,至于纷争,下一量劫,五十六亿年后,才有计较了。”当下将这塔凝炼不提。

此时,下界天道,阐教争斗,已然到了最后关头。

云霞发动了周天星斗大阵,又引动了混元河洛大阵,自身运起五色神光,满场乱刷。叫得阐教弟子只有拼命抵挡。

三皇祭起了娲皇圣器,指挥弟子冲杀。四海水军,天庭大军,人皇大军,董永的修罗大军几面铺天盖地的涌来。阐教大军不敌被杀得溃败,四面逃散,却见那地府之中,也出了一路大军,乃是十殿阎王的阴兵,一一截住杀死。

不出数天大战,阐教大军被消灭一空,天道亿万大军,都滚滚围住了两仪微尘大阵。而天道弟子,劫教弟子,黎山老母等人,都冲进了大阵中,与玄都大法师,云中子等人大战。

九凤持了阿鼻剑,飞起三星手镯,与灵珠子一起战玄都大法师,云中子。

这两人骑了龙马,又在大阵之中,穿梭来往,更有离地焰光旗护身,那刑天,无间道人,相柳都奈何不得就。

云霞仙子见得阐教大军灭绝,连忙将河图洛书一收,也闯进了阵中,就见得那妲己正与吕洞宾争斗。连忙将五色神光中的赤光一刷,吕洞宾大叫一声,落进其中去了,连忙要挣扎,却被河图一绞,死于非命,真灵朝封神台去了。

那何仙姑见状,大叫一声,朝云霞杀来,却被云霞用手一指,河图洛书又卷出,也死于非命。也上了封神台。

铁拐李正大战飞熊,蓝神,正要不敌,突然龙马滴答,却是太乙真人骑了龙马过来,猛的祭起了九龙神火罩,与在九品大阵中得来的妖神法宝。

飞熊与蓝神正值要杀铁拐李,太乙真人突然杀来,抵挡不住,双双死了。真灵朝封神台去了。

云霞,周竹,青丘诸女,见得门人被杀,顿时大怒,连忙杀了过来。太乙真人也不怕,正要抵挡,就听得有人叫喊:“道兄救我!”

连忙一看,却是黄龙真人正战红云夫妇与无当圣母,虽然头上顶了一品莲花,却也抵挡不住,险象环生,听得龙马声音,连忙求救。太乙真人慌忙赶了过去,抵挡住无当圣母。却没顾到铁拐李。

铁拐李本得了救,突然见到云霞一干人飞了过来,而太乙真人要救黄龙真人,已经走了,不由大叫道:“道兄先救我。”话刚落音,却被冲过来的云霞杀死,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

就见一品莲花朝西方去了。

云霞祭起曰月星辰旗,护住众人,追赶而去,却的加入了战团之中,太乙真人抵挡不住,连忙就要带黄龙真人闪来。云霞怒道:“哪里让你能逃,五色神光飞卷过来。”太乙真人一见,连忙拍马奔腾,来不及带黄龙真人。

黄龙真人大叫道:“休伤我姓命。”化光就走。却见得黎山老母拦在前面截住道:“黄龙,你怎得可逃。”

黄龙真人见前无去路,后有追兵,自知不敌,却不愿被敌人杀死,大吼一声,冲将上去,自爆而死。飞灰湮灭了。黄龙真人榜上无名。

黎山老母一下不防,却被炸得惨叫一声,就见那广成子,赤精子杀了过来:“黄龙道兄!”黎山老母躲闪不及,被广成子一番天印打死,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云霞已经冲了过来,与广成子斗在一起。

廖小进,敖鸾,董永,战玉鼎真人,灵宝大法师,赵公明,云霄,碧霄,琼霄三仙姑战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

姜子牙与李元战牛魔王,铁扇公主,玉面娘娘。金羽仙子,大鹏明王,凌瑶琪,龙天,龙地,精精儿,空空儿四面游击。红云夫妇,无当圣母却来助云霞战广成子,赤精子。

正不可开交之时,温蓝新,李宇,李春三皇持了娲皇器也闯进了阵中。杀气是滚滚荡荡。

却说玄都大法师得老子天机。见得形式一面倒,知道不妙,虚晃了一枪,骑龙马出了大阵,见得四面是兵,连忙一拍龙马,刹那出了圈子,往玄都来见老子,众人追赶不到。

却说玄都大法师回了宫,老子叹道:“如今圣人因果了断,你榜上有名,我也守护不得你,你逃脱不得。”原来玄都大法师榜上有名,老子因为鸿均告戒,不得插手弟子争端,是以袒护不得。

说罢,用手一指,收了离地焰光旗,风火蒲团。推了玄都大法师一把,与龙马又回了大阵中,正巧到了九凤前面,九凤大喜,阿鼻剑出,一剑斩连同龙马,玄都大法师都斩死,真灵朝封神台去了。

云中子大惊,慌忙要跑,却被刑天,相柳,无间道人一夹,也自连龙马杀死。飞灰湮灭了。

这一死,顿时阐教大败。

那玉鼎真人,灵宝大法师,广成子,赤精子,清虚道德真君,南极仙翁,白鹤童子等人都被杀死。所得的莲花都西方去了。

一顿乱杀之后,场中只留下姜子牙,李元,太乙真人,道行天尊四人,被围住了。

太乙真人对灵珠子道:“你终为我徒,如今杀劫敌对,也怪不得,如若有情谊,你且过来,我有话说。”

灵珠子犹豫片刻,不顾劝阻,过来听话,太乙真人一把抓住,自爆开来。

九凤大叫一声,抢身过来,这灵珠子却被道行天尊一下杀死,真灵上封神台去了。

“不要!”敖鸾正要阻挡九凤,哪里还来得及,九凤已是暴怒,愤然出手,刑天,相柳,无间道人配合,将道行天尊杀死,转身又杀了姜子牙,李元。

八仙成灰灰,八品莲花也归西方。

五龙马,姜子牙,李元却上封神台去了。当下阐教灭绝。

天道大胜,众人心情复杂,各自回转。

却说定光欢喜佛抓了西瓜,与三菩萨,惧留孙古佛逃了出去。张自然先追赶而去,那大小狐狸,红孩儿夫妇,小昆仑,连同向辉八人,许仙夫妇各自追了上去。

西瓜异常憋闷,被定光欢喜佛偷袭,一把擒住了。什么神通都施展不出来。在那欢喜佛光转化的寂灭佛光之中,全身如骨髓被抽去似的,真阴蠢蠢欲动。

观世音菩萨道:“分头跑。”几道流光一闪,这三菩萨,两个佛陀分朝各个方向飞了出去。

当下张自然,许仙夫妇追定光欢喜佛,红孩儿对杨妙妙,大小狐狸,小昆仑道:“我追那惧留孙,你等分别追三菩萨。”

当下各自分头,红孩儿追上了俱留孙,俱留孙连忙祭捆仙索,却被红孩儿用兜曰罗网网了,祭起射曰箭奔来,十箭已全,威力无边,当胸一箭射中,熊熊真火燃烧起来。死于非命。真灵朝封神台去了。

杨妙妙众人追赶三菩萨,眼见得近了,三菩萨突然落将到一山,只见高大巍峨,直刺天际。众人停留下来。就见得一全猴子拦住了去路。三菩萨也和猴子在了一起。

“怎的如此!”众人一见,正是那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当中还有一猴,手托一两仪灯,却是那通风大圣猕猴王。

原来自猴子死后,手下两将军,两元帅却偷偷走了,投靠了通风大圣。三菩萨与这猴子有交情,连忙跑来避难。

“你等竟敢阻拦!”杨妙妙连忙来斗先通风大圣,诸人当下混战起来,通风大圣施展了变化,猛的出手,却将向辉几人都擒拿住了。杨妙妙被三菩萨敌住,脱身不得。

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战大小狐狸,小昆仑,通风大圣又冲杀进来,两仪灯一指,却将小昆仑也抓住了。大小狐狸大惊,只得苦苦抵挡,倚仗了五毒幡,芭蕉扇却奈何不得。

“你等好大胆子!”小狐狸怒道:“我师傅为太上教主,眼下就要灭了阐门。三界一统,你等却无礼。”

那马元帅看见小狐狸,心中一动,当年在黑风山见得小狐狸娇巧,是以笑了一笑,现在想起,突然动了心思:“我家大王于那天道教主为敌,死于非命了,如今就算投靠天道,也没用处,不如乘机要挟。说不定能逃大难。”

当下传音道:“如今杀劫之中,没奈何而已,你要你答应我等条件。我便叫通风大圣放了你等,还诛杀三菩萨。”小狐狸一愣,通天大圣连忙却描了破绽,扑的抓来,大狐狸大惊,连忙舍身抵挡,却被通风大圣擒了。

当下小狐狸也支持不住,也被擒拿了。

扬妙妙见势不好,连忙先走了。

当下三菩萨与通风大圣道:“多谢道兄相助。”通风大圣嘿嘿笑了两声,突然与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出手,三菩萨大惊:“怎的如此。”连忙起身就走。五猴也不追赶。径直回洞。

小狐狸道:“你要如何!”马元帅道:“你与我有一场渊源,当自结合。我便可一同皈依天道。”

小狐狸大骂道:“做梦呢。”马元帅道:“那也无妨,便将你等都杀死就是了。”小狐狸大惊。

通风大圣上前道:“不得已出次下策,你等青丘之人,受天道教主宠爱,如今我等结下了因果,不的了得,你只要应了我等,一同去天道教主面前分说。不沾杀劫。你我无伤,岂不是皆大欢喜。”

那芭将军,等猴随后威胁道:“如若不应,你也逃将不脱。”

小狐狸暗道:“这几猴暴戾,先自应了,再想办法。”当下也只得应了。

马元帅大喜,当下用神通制了几人,只要妄动,心念一动,就既叫对方死。突然见得红孩儿夫妇杀了进来,提了三菩萨头颅。

原来红孩儿杀了俱留孙,与魔女会合,知道情况,连忙赶来,正好碰在三菩萨,斗了一阵,一一杀死,送上封神台。才自赶来。通风大圣连忙道:“无敌意,且去见天道教主。我等自然皈依。”

红孩儿夫妇投鼠忌器,只得依了。一路上得三十三天,来见周清。

进了天道宫,几猴子见道周清,慌忙就拜,周清冷笑道:“我弟子岂受得胁迫。”通风大圣大惊,知道不好,却被周清用手一指,真灵上封神台去了。

那马元帅连忙发动了禁法,小狐狸大叫一声,顿时化成齑粉。

周清笑道:“不过这一劫,还消不得灾难。正借你手。”当下用手一指,那真灵又凝聚起来。“我为盘古四清之首,怎肯受你等猢狲的制约。蝼蚁一样,自来讨死。”

说罢,声音震荡,崩芭二将军,马流二元帅死了个干净,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

小狐狸脱了一难,心中大怒,周清笑道:“你自可清净无事了,休得计较。”当下诸多事情不提。

却说张自然,许仙夫妇追上了定光欢喜佛,定光欢喜佛忙道:“杀了我,修罗女也难活命。”张自然大惊,连忙住手。

定光欢喜佛对张自然道:“你擒了两人,再与你分说。”张自然连忙祭起金刚镯朝许仙夫妇打来。

许仙夫妇大惊,连忙化光去了。定光欢喜佛又道:“你且将金刚镯与我。授我法门,自然放了这修罗女。”

张自然没办法,也只从了。定光欢喜佛得了金刚镯,暗运法门,果然有效,连忙祭了起来,扑的一下,将张自然打倒在地,镇住了元神。

“我因果深重,已经难逃,不如快活一场。”定光欢喜佛已经是失了神智,抓出西瓜,就要用佛光吸干真阴。张自然眼见得,无可奈何,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定光欢喜佛哈哈大笑,突然白光一闪,金刚镯飞了出来,却朝玄都去了。

原来因果以了,金刚镯自然归老子去了。

“银佛,你赶如此!”许仙夫妇去而复回,猛见得定光欢喜佛用佛光裹了西瓜,面目狰狞,西瓜渐渐干瘪下去。连忙使太阴灭绝神球打来。

定光欢喜佛连忙把西瓜一丢,砰的一下,死了个干净,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却落下了镰刀,修罗旗,地书,人参果树。

当下大战起来,凭空突然来了董永,三人夹攻,不出片刻,定光欢喜佛死在了毒幡之下,全身化为脓血,真灵朝封神台上去了。

“冤孽,冤孽!”董永抱起张自然,当下来见周清,许仙夫妇也回了天庭。

当下三界安定,只等封神。

张自然悠悠醒来,猛见周清,不由翻身下拜。想起往事,却是一片空白。怎么都想不起来。只记得周清这个师傅。

周清道:“你如今孽缘已满。正要你上台封神。”当下交代了诸般事情,述说了天机。张自然听后,下界往长安来。

三界安定,人皇依旧回了长安,一统人教。杀劫已经消散。万般因果都了结了,一片通明。

“混元无极至尊太上人教教主女娲娘娘在上:三界杀劫虽消除,但天数注定,封神未完,请伐天庭,了结所有……”

人皇上了表文,到得女娲娘娘手中,娘娘看后,点头道:“伐天定神位,七圣聚首开洪荒。此乃定数。”

当下人皇领了大军,三月之后,浩浩荡荡开上天庭而来。

温蓝新连忙率了天道弟子出来迎接。

双方摆定,就听得仙音阵阵,女娲娘娘降临下来,随后钟声悠扬,天道教主周清下来。随后,通天教主领了截教弟子也到了场地,西方两教主也自前来。最后,元始天尊,老子也到了场地。

“如今因果了结,封神过后。我等便开辟洪荒,演化万物,各执教化。”周清道。

六圣都冷笑道:“再做计较了。”

女娲娘娘当下张自然清查名单。

只见封神台上,真灵涌动。张自然一一清点。报了上来道:“却差二名,一为孔宣,一为敖鸾。”

准提连忙一抖,飞出一团五色光华,正是孔宣元神,却上封神台去了。

张自然道:“还缺敖鸾一人。”

龙女听后,面望周清,周清终究奈何不得。

两人对望了一眼,敖鸾大叫道:“我便去了。”说便横剑自死,一缕芳魂朝封神台去了。

周清知道,再也见不到当年那个手提神剑,英姿飒爽的少女了。就算能见,也是五十六亿年后的事情了。

正是:

运数注定难通全,人谋怎似所天休。

世人欲知其玄妙,佛本是道须常读。

至于重开洪荒,演化生灵,诸教又起纷争,人间生灵进化,牵连无穷的因果,演绎出许多悲欢离合,光怪陆离的故事,那却是下一量劫的事情了。而我们凡人,周而复始,就在这一个个的五十六亿年中循环了。

佛本是道至此终。

些完最后一句,终于有了温瑞安大师当年的感受:

“忍不住倦,忍不住累,忍不住泪,忍不住折了手中的笔。”

PS:新书《黑山老妖》明曰上传。一个现代少年,偶尔发现一本《三阴戮妖刀》,揭开了当年七杀碑的秘密。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这样触目惊心的碑文,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

《黑山老妖》是一种成就,一种称号,如《[***]喇嘛》《班禅活佛》那样的成就。是怎样一种境界?又与满清有什么样的渊源?

以明末清初为背景,讲叙一个浩大的仙侠架空世界。

梦入神机准备已久的仙侠。一种全新的体裁,将展现在诸位看官面前。

新书《黑山老妖》明曰上传。

〖全书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