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五十六章 绝代高手 下

梦入神机2016年11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胡闹!”一个浑厚沉雄的声音响起,在场众人除了轩辕法王不动声色以外,连周青都是鼓膜发痛,耳朵嗡嗡作响。“高手啊!”周青坐山观虎斗正过瘾,看见向辉突下杀手,倒是不觉得惊讶,知道肯定有高手横差一脚,这倒不是周青修成了未卜先知的功夫,而是这安全局没有高手坐镇,光凭这些弟子,不用说对付妖怪,怕是被妖怪杀上门来,端掉老窝都是有可能的。见识了轩辕法王的手段,周青知道天下之大,妖怪隐藏之深。

一声娇斥传来,却是戴锦蓉知道自己的担心终于发生,向辉果然恼羞成怒之下了杀手,苦修的《大道乾元经》一口乾元真气全力运起,周身居然七彩云霞缭绕,配合昆吴昊天剑上的七彩光芒,本来娇美柔弱的身形竟然显得英姿飒爽,看得轩辕法王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一样。

七彩光芒迅速形成一道屏障,把四人全部护住了中间,卟!卟!卟!一连串的剑光同时击打在七彩屏障之上,发出了雨打芭蕉叶的声音。

人力终有穷尽之时,而天地之力无穷,一瞬间,四相剑阵所吸纳的庚金之气所化的成百上千道飞剑接踵而来,七彩屏障还没有撑过两秒钟就稀薄起来,本来被包裹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影子的四人身形清楚闪现出来,眼看就要被无穷无尽的剑气冲破!

一道黄光闪动的灵符突然从虚空中显现,出现在剑阵之中,任由那密密麻麻的剑气穿过,却没有丝毫损伤,仿佛就是虚影,没有实体一般,黄符随即加持在七彩屏障之上,消失不见,周青只感觉到地下无穷的土系元力刹那间便汇聚到快要被庚金之气冲破的七彩屏障之上,原本彩光闪动的屏障被浓厚粘稠的黄光代替,无数飞剑冲进黄光里,犹如泥牛入海,不见动静。

黄光越来越盛,土系元力也越聚越多,越来越浓密,最后竟然结成了实质一般,骤然,天空中飞射而下的剑光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是土系元力实在过多,五行失调,强行掐断了四相剑阵会聚的庚金之气,釜底抽薪,一举击溃了四相剑阵。

“此人道法实在是。。。”周青只觉得手脚冷汗冒出,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冲到天灵盖。龙组成员见得多了,都是土鸡瓦狗一般,就是包括眼前这八位,只要不落入对方的阵法之中,周青也可以自信的轻松击败。周青奇遇连连,原本就对这个龙组有着几番轻视的心理,到了后来见识到周剑武的空间异能后,轻视心理才稍稍小了一些。但也自信满满,认为如果单凭龙组,不出动道门本身的力量,周青根本不用惧怕,对轩辕法王收服天下妖魔的提议也稍稍的动了点心思,认为是可行之策。最起码自己可以跟在轩辕法王屁股后面打打闷棍,拣拣便宜,拾掇拾掇几件法宝,倒也是一件快事。可是想不到龙组居然隐藏有这么厉害的人物,看来这些低辈弟子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本身不到,以千里传符之法一举掐端五行元力,这是何等的神通?以符法引动天地元气,五行元力,倒不是什么厉害手段,只要是引气期的修道人都可以运用,根据个人法力大小,威力有区别罢了。但是蜀山已剑修入道,对庚金之气的运用可谓是出神入化,千锤百炼,更何况是四个引气后期的人物联手发动的阵法?四相剑阵,蜀山秘传,威力非同小可,在向辉四人运用之下,强大的庚金之气可谓是呈暴走状态,在剑阵之中,一应杂气元力被排斥得干干净净,不要说是用符法引动其它元力,就是使用法术都是困难得很,根本吸取不到任何的灵气,阵中困着的四人全是凭着自己辛苦修炼的一口真元灌注于法宝之中苦苦支撑。

周青是阵法大家,符录之术的造诣也是颇为深厚,但困在庚金之阵中,还能发动土系符法,招来土系元力,把天地间源源不断的庚金之力生生掐断,一举破阵。这种手段,不要是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何况对方还用的是千里传符之法,以须弥介子的神通突破剑阵的封锁,更加难得的是还不伤一人,手段之巧妙,简直就是超脱了五行符法的颠峰。

“天下还有这等厉害人物,我当真是小看了天下道门!”周青喃喃自语。得了化血神刀,凝练第二元神,周青实力暴增,更加上一刀斩杀化神中期的尘空老道,周青虽然行事警惕,心理上也不禁是飘飘然,对于轩辕法王,周青倒没有什么想法,毕竟人家是千年老妖,年纪上都压死自己,周青自信自己要是苦修千年,不说得道成仙,论成就绝对不会低与轩辕法王,人毕竟是不能和妖怪相提并论的。

周青偷偷看了一下轩辕法王的脸色,发现这老妖还是一副冷冰冰的酷相,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变化,周青也不明白这老妖心里想的什么?

砰!黄色的由纯粹土系元力组成的巨大保护罩轻轻的裂开,晶莹土黄的疙瘩往地下哗啦哗啦的掉到地面,像水一样渗了进去,浓烈的土腥味弥漫了方圆一里开外的地方,向辉,黄天波八人挨得最近,被腥味一呛,纷纷咳嗽起来。凌飞反应不慢,暗暗捏了一个法诀,浑身有微微的清光闪动,加持了一个小小的隔离法术。周剑武则是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没有半点痕迹。周青托了轩辕法王的福,也不见什么动作,两人三丈方圆的地方空气清新,没有丝毫呛人的土腥味道。

轩辕法王眼中突然精光暴射,有如实质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离两人丈余开外水泥地面的虚空之处,连周青都发现了他的异动,“这老妖怪,行事如此神秘,又在发什么疯?”周青心理嘀咕。可是下一刻,周青就明白了,刚才空无一人的地面无缘无故就出现一个干瘦得有如上了年纪的老猴头的老道,一身宽大的青布道袍穿在身上,还留有一大截拖在地面,头上头发倒是蛮长,油光发亮的,挽了个道髻在头顶,用一根拇指来粗的火红玉簪插住,相貌实在是古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