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 两虎相争

梦入神机2016年11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凌飞看得疑惑,看对方的剑光正而不邪,金光耀人,不知何故拦住自己的去路?当下凌飞一拱手道:“道友,何故拦住在下的去路?”

那年轻男子看这凌飞冷冷的道:“你可是昆仑的凌飞子?”

“凌飞子?”凌飞一楞,没有错,正是自己的道号,看来是专门找自己的,“我正是昆仑凌飞,不知道友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蜀山虚剑空,听闻昆仑凌飞子修为高深,剑术出神入化,有神剑之称,特来领教一下。”那男子正是向辉口中的大师兄。

恩?蜀山的人?凌飞一惊,早就知道是蜀山参合在里面搞鬼,现在又拦住自己的去路,说什么领教,想必就是立威来着。看这虚剑空能够御剑飞行,那和自己一样都是引气后期的人物了。这虚剑空的名头凌飞也听说过,是蜀山的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想不到却这么年轻。

当下凌飞道:“神剑的名头是道友们的推崇,我实在是愧不敢当,既然是蜀山弟子,想必剑术炉火纯青,凌飞自付在剑术一途也略有领悟,正好向道友请教一番。”凌飞知道既然是蜀山的人找到自己比剑,那是势在必行了,干脆爽快一点,推三阻四反而弱了昆仑的名头。

这次轮到虚剑空一楞了,眼神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语气也不再冰冷:“好,果然爽快,就冲你这番话,就没有辱没神剑的称号。”

凌飞缓缓从千丈高空找了个僻静之出落下的地面,看着一同落下的虚剑空想道:看这人不向是歼险狡诈之徒,莫非真是找自己来切磋的?不管他,这一仗一定要赢,自己落败事小,弱了昆仑的名头那可就非同小可了。

锵!一声长呤,凌飞的流澜剑漂浮在身前三尺之处,蓝荧荧的光芒照得方圆十丈纤毫毕现,庞大,又仿佛若有若无的剑气蠢蠢欲动,像一头太古凶兽蛰伏在黑暗之内,随时给人以致命的一击。

虚剑空暗暗点头赞叹:果然是昆仑高徒,这剑修一道已经深得其中三味,看来这凌飞没有向辉说的那样不堪一击,反而是自己的劲敌。

长三尺,宽四指的金色大剑现出本体,金光大盛,一时间,金光,蓝光,相互的争夺着彼此的空间,互不相让,竟然斗了个齐鼓相当。

“天地玄光,曰月精气,摄神御鬼,剑气凌空!去!”虚剑空率先发难,法诀一引,金光大剑分化成百余道尺许长的金色小剑直接撕裂了流澜剑的蓝光,向凌飞划拉过去。

也不见凌飞有什么动作,锵!锵!锵!!!那流澜剑也分化出和金光一样多的蓝色小剑,双方在虚空中对撞,每一次声音,都有一柄蓝色,金色的小剑炸裂开来,直到最后一声响,双方剑气所化的小剑消失一尽,强大的庚金之气从中间成爆炸状,四面八方的乱射,周围的花草树木被齐腰斩断了不少。

两人齐齐后退,运功护住了全身,自己的身体只怕还比不过那些树木坚硬,挨上一下子铁定是肠穿肚乱,这一比拼,双方居然是不分胜负,但是虚剑空知道自己还输了一筹,先出手居然还比了一个平手。

比拼飞剑法宝之时,先发制人,后发者制与人,不过虚剑空还算光明磊落,先前的咒语指在提醒凌飞,凌飞显然也是早有防备,默念咒语,居然后发先至,在心境上却是有欠光明。双方正是旗鼓相当之势。

虚剑空哈哈一笑,显得很是欣喜:“想不到昆仑不但道法精妙,就连剑修一道以不在我们蜀山之下,第一道门的称号,可谓是名副其实。”

凌飞闻言,不由对这蜀山的大弟子有了一丝好感,此人果然是光明磊落,气度非凡,自己这一击确实含有取巧的意思,对方竟然毫不在意,还由衷的赞叹,能教出虚剑空这样的弟子,看来蜀山开派千年,一直屹立不倒,自然有它的长处。

不过刚才一击,凌飞知道者虚剑空的实力和自己不过是伯仲之间,对这场打斗,凌飞很有信心,自己还有几项昆仑密法没有使出来呢!

“凌飞道友,我这次来只在比剑,只要凌飞道友再能接下我这一剑,这场比试就算我输!”

虚剑空像是看穿了凌飞的意图,知道自己除了剑术以外,法术虽然造诣也颇深,只怕也没有办法和昆仑密法相比,于是出言挤兑住凌飞。这一仗事关重大,虽然是自己临时起意,但也关系到蜀山的声誉,是万万不能输的!

虚剑空为人光明正大,不喜用计。但并不代表他就是没有脑子,非常关头,略微使些小手段也不在话下。

话说到了这份上,凌飞也不能拒绝,再说了,不就是一剑吗?有什么接不下来的。就是化神初期的人物,凌飞都自信自己的流澜剑可以接下来!

“既然虚道兄说了,那我正想见识一下蜀山的惊天剑道!”气势斗增,流澜剑蓝光大盛,隐隐有结成实质的征兆。蓝色的光幕凝成了三朵水缸大小的莲花,漂浮在头顶,隐约的护住了周身要害。凌飞知道蜀山本来就是以剑道称雄天下,这虚剑空的那一剑,用手都想得到,必定是惊天动地。看虚剑空满脸凝重,凌飞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运转全部真元。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虚剑空颇有当年佛祖出生时的风范,金光大剑就漂浮在十数丈的高空,金光内敛,和凌飞的流澜剑的蓝光四射正好相反,金光大剑像是一个小小的黑洞,不断吸纳周围的光线。

不知道捏了个什么法诀,也不见念动咒语,无穷的天地灵气浩浩荡荡的注入虚剑空的体内。霹雳啪啦!虚剑空浑身骨骼有如炒黄豆般乱响,肌肉膨胀,在瞬间竟然高了半个头,幸亏他那件道袍宽大,不然铁定被涨破,落个裸奔的下场。

饶是如此,明黄的道袍还是被撑得满满的,样子甚是滑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