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十七章 生死对错

梦入神机2016年11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嘿嘿!”廖小进抚mo着手上一个紫色的手镯,怪笑道:“可惜!那尊翻天印被那可恶的老道毁掉了。却从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扒下来,真是亏大了!”廖小进还是对那大印念念不忘。

“恩!”周青也是惋惜,“那老道倒是个高手,修为比我要高那么一点点,身上的法宝飞剑肯定不是凡品,可惜化血神刀之下,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下来。不过你手中的琅玕环也是一件防御的异宝,制作精妙,你们三个对敌之时刚好可以组成一个三才阵法,只要不是高手,想必是破不开防御的。”

“师傅,要说你真的是很阴险,那老道那么高的修为,居然被你偷袭之下,一刀秒杀。事先还笑眯眯的,连我们都不知道。”周晨最近开朗了许多。

“是啊!是啊!师傅,你心狠手辣,翻脸比翻书还快,当真是笑里藏刀的典范啊!”廖小进也上来帮腔,一边还仔细的观察周青的神色,看周青尴尬不尴尬。

“哼!天道,法道,兵者诡诈之道,对敌之时,运用巧妙,存乎于一心。”周青神色自然,没有丝毫尴尬,“那老道自己迂腐,不懂得防备,要是他当时就开溜,我还真拿他没有办法,事情传了出去,我们现在铁定都被茅山和那些道门的高手打得骨肉为泥了,还哪里有什么闲情逸致在这谈论是非对错。”

“师傅今天就给你们好好的上一下政治课!”周青越说越得意,“修道之人,追求的就是强大的实力,修道界不同于世俗界,修道界只论生死,不争是非,不论对错。就是世俗中人,也还不是只讲强权,不讲公理。你们要牢牢的记住,修道之人打斗凶险无比,生死就是一瞬间的事,可不象体术比拼,还有留手的余地,法宝飞剑的比拼,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覆,神形俱灭,就是下地狱都没有资格了。所以一定不能留手,该杀就杀。”

“只论生死,不争是非!”廖小进细细的品味这这八个字,觉得大有道理。周晨倒还罢了,本来就是妖怪,讲究的就是弱肉强食,只是和人混在一块久了,不知不觉中沾上了人类的习惯,现在听周青一说,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在山里,父亲都是这样告戒的自己。一时间竟然痴了。

“师傅,你说我们杀了那几个茅山弟子,现在他们知道了没有,会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对于着件事,周晨还是挺担心的。

“怕什么,就是找到我们头上又有什么事,师傅神功盖世,连那尘空老道都被一刀秒杀,修道界又有多少化神高手。”廖小进大拍马屁。

“胡说八道,我那是偷袭,加上化血神刀太古魔器威力无比,才在一击之下得手,要是来两个,我跑都来不急,老子就算全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铁钉?再说化血神刀极其容易反噬,都天神煞大阵歹毒无比,你们都是看到了威力的,除非功力到了当年魔道宗师余化那个境界才可以控制自如,不到万不得以,我可不敢再用。”这下廖小进拍到了马腿上,被周青训斥了一通。

不过廖小进一想到当时的那个场面,以及以后寸草不生的那片树林,不禁打了个寒颤,深以为然。

“晨晨,你身上的妖气虽然被我给你做的那块玉符掩盖住了,但是高明之人怕还是可以看出端倪来的,你就不要出去了,安心的修炼,等过了风头,我们就去找那天玄血魔,看它到底能不能接下我一刀之威,哼哼!他自称血魔,我这神刀正好是称做化血,名称犯了忌讳,哼哼!”周青冷笑。

周晨心里猛的惊喜,既然周青答应帮忙,这报仇的把握就大了十分,本来还对周青的实力有所怀疑,因为那天与天玄血魔一战,周青还稍稍逊了一筹,可是自从那天见到周青一刀之威,对周青的实力简直就是崇拜了。

凌飞心里也是颇为郁闷,不单单是自己被罢免了龙组组长一职,这龙组,别看是小小的一个组,人员也就有百来位,可是却间接掌控着中国几乎所有的道门动向,尤其是新增加的一组成员,家族势力大得惊人。组长一职,确实是厉害要紧的一个位子,凌飞能当上组长,一方面是自身能力强,二来昆仑一脉是道门领袖,身为昆仑弟子,其余门派都不说什么闲话,三是,家族的势力也是巨大,家族的生意几乎在哪个领域都有涉及,家族有几位在政斧高层的地位也是不同凡响。

这次的事情,凌飞知道是家族之间的争斗,那向辉行事阴险,而且不分好歹,好几次都和自己起了冲突,这次借机会骤然发难,自己竟然事先一点都不知道,看来自己家族中间的争斗是处了下风了。尤其恐怕是蜀山也可能插上了一手,这蜀山派自从长眉老祖开派以来,从来就是妄自尊大,不把别的门派放在眼里,要不是昆仑道法精妙,实力超群恐,怕是早就打起旗号称自己是天下第一道门了。

更郁闷的是,这次自己来求见师傅,请师傅出山,说是当年的魔道高手又出来了,师傅听后竟然脸色古怪,久久不言,最后竟然把自己赶了出来,要自己想办法。看来自己要是不查清楚这次的事情,怕是就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

凌飞怏怏的御剑在高空中飞行,幸亏是晚上,不然倒是要吓到一大批群众人民,到时候传出去,只怕又是一条罪名。凌飞心里胡思乱想。

嗤!一道金光划破天际,带起强烈的罡风,凌非一楞,此人也是同道中人,怎么行事如此嚣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虽然是晚上,怕也是大大的不妥。眨眼之间,那到金光已经停在了凌飞面前。

三丈来长,五尺来宽,金色的剑光上站立着一位年轻男子,那男子身穿明黄色的道袍,衣襟在夜风的吹动下,飘飘欲飞,简直就是神仙中人,卖相那是极佳,旁人看见,要说立马烧香膜拜也不是不可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