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七章 化血神刀

梦入神机2016年11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这四相神符是周青临时制作的,可以组成现在周青所学会的阵法中威力最大的〈四相绝杀阵〉。

〈四相绝杀阵〉聚集四方灵气,形成四方之灵,周青早就知道小鬼子不好对付,那知道还出了大长老那个变数,精心的准备终于派上了用场。伊贺大长老与三井太郎刚刚正从黄幔突现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仿佛陷入了一个极其古怪的空间,四周一片迷茫,极其空旷,又极其压抑的感觉使伊贺大长老与三井太郎难过得差点吐血,三井太郎呆呆的看着四周突然聚集的大量青气,手按了一下腰间,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青气越来越浓厚,在伊贺大长老与三井太郎不可思义的眼神下,无边的青气竟然慢慢的形成了一条数十丈长的青龙,没有错,是青龙,周青把〈四相绝杀阵〉发挥到了及至,方圆十里的乙木灵气都被那巨大的四相神符抽了过来,于是木系的代表物,东方乙木青龙也现出形来。

那青龙嘶吼了一声,一根根青色的巨木从顿时从四面八方带着轰哝哝的巨响撞向了伊贺大长老与三井太郎,看这威势,要是被撞上了铁定是骨肉为泥。伊贺大长老脸色铁青,哪里还有时间说话,双手一搓,身上冒出一件奇形铠甲,一片绿油油诡异的光芒罩住了两人。一根长三丈粗如水桶的巨木就撞了上来,轰的一声巨响,巨木撞上了伊贺大长老铠甲上发出的绿光,绿光突然爆出了一团磷火,把那跟巨木烧了个干尽,可是伊贺大长老也闷哼了一声,登!登!登!退了三步。脸色更加难看了。

周青与廖小进洞若观火的查看阵中的形式,“啧啧!这个老鬼子还有几分本事呢,居然在青龙乙木的攻击下还能撑这么久,要是正面打斗,我们还不一顶能搞定呢?”廖小进对周青说。“哼!这〈四相绝杀阵〉可以源源不断的会聚灵气,可惜我只能发挥出四分之一的威力,不然四相齐出,还不秒杀那对老小鬼子。”周青摇了摇头。

阵中,伊贺大长老被连续不断的巨木撞的揣不过气来,本来就受了不轻的伤,加上这源源不断的巨木的撞击,伊贺大长老的护身铠甲虽然神妙,但是也经不住这样的消耗啊!那三井太郎看着伊贺大长老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惊慌的问道:“大长老,怎么样了?”伊贺大长老面色惨白有气无力的道:“这是中国的奇门之术,一但被困在其中,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是枉然,看来我们今天是要死在这里了。我撑不了多久了。”

话还没有说玩,又是一跟巨木撞在了铠甲的护身绿光上,伊贺大长老终于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样啊!那你已经没有用了,去死吧!”狞笑的三井太郎,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尺余长,薄如蝉翼,血红色的短刀狠狠的捅入了伊贺大长老的后心,骤不及防的大长老被扎了个透心凉,死死的盯住三井太郎:“为什么?”眼光突然看到了三井太郎手中的长刀,脸上随之透露出了释然的神色,“原来《圣刀》在你们九菊一派的手里。”

“不错,正是《圣刀》!幸亏大长老你练成了天之式神,圣刀吸收了你体内的式神,就会解开封印!哈哈!还破不开这个古怪的阵势吗?”三井太郎疯狂的大笑起来。手一抖,刀一绞,嗤!!嗤!!!血红色的光芒从刀身上冒出,无边的血光一下就掩盖住了伊贺大长老与三井太郎,那青色的巨木撞到那片血光,就象是石沉大海,连半点响动都没有发出。

突如其来的变故,就连在阵外观看的廖小进和周青都大吃了一惊,特别是周青看见三井太郎拿出了那血红的短刀,周青眼尖,看见了那刀柄居然是一个双头狼时,惊讶得跳了起来:“天罗化血神刀!怎么可能,怎么会在鬼子手里!这下糟糕了!”廖小进看见周青这般惊讶,也知道事情有了变化:“师傅,天罗化血神刀是个什么东西!”“先别说废话,全力守护我!千万不能让他冲出阵来,不然我们两个都要完蛋!”周青急了,连连变换手势,“天地无极,太极大阵!”六块玉牌飞到四相绝杀大阵的上方一阵旋转,道道玄光从玉牌中流淌出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型。一道道赤目的红光从四面八方会聚了过来,本来墨玉色的玉牌现在竟然变的通红,象是要烧化了一般,嗤!太极图吸收了足够的南明离火精华,发出了一道粗如水桶的火光,朝阵中被血光包裹得只看见个模糊人影的三井太郎烧了过去。

廖小进知道这太极离火大阵是周青的拿手好戏,但是看见〈四相绝杀阵〉上方那比平时足足要大上十倍的太极图,和那水桶粗中间隐隐有金光闪动的火柱时也吓了一大跳:“原来这才是师傅的实力,这家伙!!!平时从不显山露水的!”“嗷!”阵中的三井太郎发出了浑然不似人类的吼叫。一片鬼哭狼嚎带有浓厚的血腥气的血光从那比原先足足大了五倍的天罗化血刀中射出,重重的轰击在了〈四相绝杀阵〉中由乙木灵气所化的青龙身上,那长数十丈长的青龙发出了痛苦的嘶吼,随后被血光轰了个粉碎,化为了一丝丝的青气,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三井太郎挥舞着长刀,哈哈狂笑:“支那人!让你们知道圣刀的厉害,哈哈,我要把你们两个碎尸万段!”嘶!嘶!嘶!声音响个不停,正是在刚才那乙木灵气所化的青龙被血光绞散时,血光余势不减,连同周青临时绘制的四相神符都绞成了碎片,正好迎上了周青全力催动的太极离火大阵引发的南明离火。无数巴掌大的黄布漫天飞舞,随之被火光烧成道道青烟,随风而逝。

那血光竟然与火柱斗了个旗鼓相当,此时的三井太郎双眼通红,双手紧握着差不多有自己长的大刀,尤其是刀柄上,那巨大的双头狼雕相,四只眼睛发出惨绿色的光芒,让人有一种堕入了十八层地狱的感觉。廖小进正目瞪口呆,那三井太郎看见周青御使火柱与那道学光斗得不亦乐乎,不由狠狠的狞笑了一声,运起全身力气,凌空一刀朝周青劈了过去,哗啦!又是一道更粗的血光,轰击在火柱上,和原先的那道血光会聚在一起,渐渐的把那火柱压了下去,看着火柱被血光越压越细,越压越短,廖小进也知道情况不妙,腿一登,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化成一道虚影朝三井太郎抓去,那知道在离人家来有丈余远的时候,一股漠然能御的大力把自己弹出了两丈开外,一股极其粘稠的有如实质的血腥气钻进了廖小进的鼻孔,饶是廖小进是血族也受不了这么重的血腥味道,差点呕吐了出来。

“到我这边来,小鬼子有天罗化血神刀护身,你是靠近不了他的。”周青发话了,刚才三井太郎见血光久攻不下,干脆自己挥刀上前朝火柱砍去,这化血神刀本体威力何等的巨大,一刀之下火柱顿时缩小了一半都不止,周青见状,一声长啸,喷出了青索剑,堪堪缠住了化血神刀。压力减轻了不少,“师傅,现在怎么办?”看见在那里疯狂挥刀朝青索剑乱砍的三井太郎廖小进焦急的问。每每青索剑一碰到化血神刀的血光,自身的青光就黯淡了不少,青索剑虽是灵物,又是由高手练制,但怎么也是仿制品,怎么比得上这太古凶器!虽然周青御使青索剑尽量不与化血神刀的本体相碰,但就是刀上的血光也是青索剑不能抵挡的。

听见廖小进的问话,周青突然计上心来,道:“还有办法,这小鬼子发挥不了化血神刀的力量,你伸出手。”廖小进虽然很疑惑,还是伸出了手,噗!周青竟然在百忙之中还一心三用,吐出了一道黄光,把廖小进的手腕割了个寸余深的口子,鲜血一下就冒了出来,“师傅,你干什么?”“先不要说多话,全力运功逼出你的血,快啊!”周青焦急的大叫,原来青索剑又被血光扫中了一下,堪堪就要掉落地面了。

廖小进也知道情况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容不得多说,全力一运功,鲜血向喷泉一样的涌了出来,周青藤出双手,剑诀一引,血液电光石火般的被周青凌空画成了一个个金光闪闪的符录,周青双手摆了个奇怪的姿势,使劲一跺脚大吼道:“躬请九天谱化雷神天尊,听吾号令!急急如律令!”

而那边太极图阵没有周青的主持,那道火柱被血光一轰而散,火柱一散,血光就击打在了旋转不已的太极图上,砰的一下,太极图被击了个粉碎,六块玉牌化为了最微小的粉末。三井太郎也一刀砍在了青索剑上,青索剑段为两截,灵气全失,掉落在地。三井太郎哈哈狂笑:“该死个支那人,受死吧!”话还没有落音,天空电光闪了一下,一道起码直径十丈,长不知道多少丈的雷霆狠狠的朝三井太郎劈了下来。化血神刀一声哀鸣,爆出一团更大更粗的血光朝雷霆迎了上去。“就是现在,动手!”周青和廖小进同时喝道。呼!!!廖小进化为一团黑影手上的利抓,狠狠的破开了三井太郎的胸口,把心脏都挖了出来,出手,杀人,挖心,退后,廖小进一气呵成,时间还没有一秒中,而在廖小进退后的一刹那,周青的小翻天就随之而来,巨大的铁印随之而来,把三井太郎咂成了肉酱,骨头都成了粉末,周青更是在临时加了一道火符。把那团模糊的血肉烧了个干净,真个是毁尸灭迹了。

且说,那化血神刀和天雷硬拼了一记,满天的血光被天雷一击而溃,不过那化血神刀不愧是太古凶物,天雷的威力也被抵消了九成九,只余一成力道劈在了化血神刀的本体之上。周青以廖小进的鲜血为引,借来九天谱化雷神天尊的神力,由其是廖小进的鲜血中还含有九黎圣血,所借来的神力可不是一点半点,饶是只剩下一层力道,化血神刀也是糟了重创,发出震天的哀鸣,慢慢缩小成了尺余长,薄如蝉翼的原形。看见这刀如此通灵,神妙,周青和廖小进也不有暗暗点头。走上前来,周青用廖小进剩余的鲜血画了个封魔符把化血神刀的灵气暂时封了起来。收入了袖子里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