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三章 符录之术

梦入神机2016年10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嗷!!!”廖小进一声狂吼,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身上散发出来,原本漆黑的翅膀,现在竟透露出了丝丝银色的条纹,一圈圈气流吹的房子里面的纸张,书本,乱飞。就连较重的板凳,书桌都有移动的迹象。

周青满头大汗的掐动着灵诀,无可奈何的看这满屋狼集,心里却乐开了花:不愧是九黎一族的后裔,身具蚩尤天脉的人,看这气势,九黎圣血啊!传说中的无上灵药,虽然把你全身的血抽干了也不见得提炼出一滴来,但是你可是血族,血液可以源源不段的生出,我果然是运气好到了极点,不但碰到了上古时候就已经绝种的蚩尤的后人,而且还是个血族,啊哈,幸亏练器总纲有记载,不然错过了这一个宝贝,我还不后悔死?

强大的气流忽然停了下来,廖小进一跃而起,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抄黄豆似的乱响,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再自己头上漂浮着的六块玉牌,“啊”!廖小进发出了一声尖叫,以为周青突下杀手,廖小进可是看见了周青用这六块玉牌把安东尼的尸体烧成了一股青烟,哪里有不害怕的道理。

周青看见他这个样子,连忙道:“不要误会,我看见你在吸取太华之力疗伤,就帮了你一把。”廖小进这才放下心来,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当看到自己带有丝丝银色条纹的翅膀时,不由一阵惊讶,一阵狂喜起来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一下就从男爵进化成子爵了!并且只差一点就快达到伯爵的程度,怎么这么快,别的血族起码也要五十年以上啊。感谢上帝。”廖小进疯狂的嚎叫起来。

听见廖小进连上燕京叫了出来,周青也笑了起来。“你们血族也信奉上帝吗?”听见周青的调侃,廖小进脸微微的红了一下,说道:“在英国呆了几年,学成习惯的,当然,我们血族可是信奉撒旦的,刚才实在太激动了,就把老对头上帝叫了出来,不过我想撒旦大人会原谅我的。”

“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刚才我用太极图阵把方圆十几里的月光中的太华之力都吸了过来,帮你大补了一下,怎么样?我们中华道家神通广大,比什么上帝撒旦不知道厉害多少倍,要是我的功力达到了练气化神的境界,把方圆几百里的太化之力都吸过来,相信就算把你一下进化到什么候爵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周青重重的下了一记猛药,刺激了一下廖小进,看见廖小进那张的大大的嘴,周青心里一阵得意:哼!诱之以利,不怕你不动心,尤其你们血族是以实力为尊的种族,还怕你不乖乖的跟着我。

“这个?!周大哥,那个太极图阵可不可以教给我啊?。”看见周青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廖小进连连摆手,“我知道这很唐突,只要周大哥您能教了我这个阵法,我用这个阵法,一定回很快进化成侯爵,有了实力,我就可以抢回我的珍尼。到时候要我怎么报答您都行。”为了取得周青的信任,廖小进把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周青,原来,廖小进是个到英国留学的学生,三年前,在伦敦的一个旧吧认识了一位叫珍尼的漂亮小姐,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后来,珍尼告诉廖小进自己是个吸血鬼,为了永远和珍尼在一起,廖小进也要珍尼把自己变成了血族,可是好景不长,血族的大家族洛克家族的少爷,洛克,爱德华也看上了珍尼,这廖小进才是个小小的普通血族,没有实力,没有势力,怎么挣得过爱德华,要不是珍尼求情,廖小进早就被杀死了。

“哎!又是一出现代版的梁祝,还是现代血族版。”周青心想,“这小子也是个可怜人,看来情之一字,不但人为之神魂颠倒,如痴如醉,就是传说中残忍狡诈的吸血鬼也不例外。不知道九天之外的天仙们是否也是一样?”“这是我们宗派的绝学,本不该传给外人,不过倒不是没有办法?”周青停顿了一下,看着满脸希望的廖小进问道:“什么办法?”“只要你拜我为师,入我门下,我不但会教你太极图阵,还连本门的绝学也会逐一传授。”

廖小进听后大喜,连忙跪倒在地,对周青大呼:“师傅在上,请授徒弟一拜。”

“先别忙着拜,我先说明,入我门户,终生不得背叛师门,也不得转投它门”周青身上发出了滔天的气势,饶是廖小进刚刚进化成男爵后期,也被压得快揣不过气来,手上一道丈于长的青光不断吞吐,凌厉的剑气发出声声怪啸,“如果犯了这一条,我必会将你搓骨扬灰,把你的魂魄祭炼成法宝,让你永不超生。”

廖小进跪在地上磕头不止,“我今曰拜周青为师,一曰为师,终生为师,如果背叛师门,人神共诛。天打雷劈。”‘我入你师门,拜你为师又没有什么损失,还可以学得绝学,不背叛就不背叛,我无缘无故背叛师门干什么,我吃饱了撑的啊?再说曰后我对付爱德华,库拉克的时候,你作师傅的还好意思不帮忙吗?看你这个样子,库拉克那老鬼可不是你的对手啊!”趴在地上,廖小进满怀鬼胎的想道。

这边周青也盘算:“先吓你一下,让是乖乖的做我的徒弟,到时候,就随便编个什么功法什么的,要抽出血液还不容易吗?反正你是血族,又有蚩尤天脉,血液源源不断,只要我提炼出了九滴《九黎圣血》,到时候服下,抵得我起码几百年的苦功,甚至会突破引气期,达练气化神的境界都说不定。”

“师傅,我们门派叫什么名字,还有其他人吗?”廖小进问周青。

“恩,这个。。。我们门派叫炼器。。。我们门派叫天道宗”本来想说是练器宗,但是嫌名字不够威风,周青就改了名字。“哼,我们炼器宗最拿手的本事就是阵法和炼制法宝,法宝我们没有材料去炼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阵法一途,干的就是顺应天道,借助老天的力量行事。要说是天道也未尝不可。”周青想。曰后名震三界的《天道宗》就此显现出雏形。

“至于人嘛,我们天道宗都一脉单传,我师傅,也就是你凌云师祖十几年前就《得道飞升》了。”周青漫天扯谎。要是说自己的师傅几年前被人打死了,搞不好这个新收的徒弟会立马背叛师门。

“得道飞升,真有这种事吗?”廖小进表示疑问。“怎么没有,血族不也是传说中的东西吗?你现在不就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廖小进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也就释然。

“师傅,这些蚯蚓一样的符号真的有用吗?画得我头都晕了!”廖小进手执着朱砂狼毫笔,对着一道长角型的怪异符号,在一张黄裱纸上临摹着。“你真还不是一般的笨,就一道《灵魂火符》学了三天才学会,当年你师傅我可是一下就会了。”正在闭目参悟阵法的周青听见廖小进的叫嚷,睁开眼训斥道,“有什么用?这《灵魂火符》可以聚集,引动,天地中间的火灵气!看好了!”周青两指夹住廖小进刚刚画好的那张符,“天地火灵,听吾号令,急急如律令!”手一抖,轰的一下,那张符竟然纸无火自燃起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火球。“真是神奇啊!可是师傅,我还是觉得没有什么用啊!这么小小的一团火,用来点烟倒是足够了,可是用来对敌,恐怕是不行吧?”廖小进还是有疑问。

“哼!你才学了三天的道术,发出这么一团火,已经不错了,你才多少真元?不错,你们血族的体术那是很厉害的,可是我们天道宗讲究的是借用天地巨力,你们血族再厉害,还厉害得过天地宇宙?你以为灵魂火符的威力就这么一点点大?”说完,周青拿过朱砂笔,笔走龙蛇,连续画了五道各不相同的符。夹起刚刚画好的那道火符,周青道:“让你看一下灵魂火符的基本威力。”在廖小进不可思议的眼神下,斗大的火球漂浮在空中发出了高温,廖小进感觉到自己的头发都快点着了。周青又是连续四道符纸丢了过去,青,白,黄,绿四道光飞快的溶入了火球之中。“小心了!”周青对廖小进吼道,“看你抵不底得住!”廖小进重重的点了点头:“好!”刷的一声,退出一丈开外,堪堪退到了墙边,带有丝丝银色条纹的翅膀护住了全身,尖锐的指甲也从手指上生长出来,两只眼睛精光乱射,死死的盯住飞了过来的斗大火球,火球离廖小进还有尺余远的时候,周青阴阴一笑,随手变幻了一个印诀,“五行颠倒,阴阳变幻!”随个八个字从口中吐出,火球在廖小进身前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廖小进心中满是不屑:怎么雷声大,雨点小啊。忽然,自己身体向是跌入了一团迷雾之中,四周的物体都好象模糊起来,“不好!”本能的感觉到不妥,廖小进大吼了一声,血族的速度发挥到极限,就要冲出这团迷雾,按理说以廖小进现在的速度,怕是一秒都不到就可以冲出十丈开外,哪知道,刚刚身体一动,廖小进就感觉一股如大地般沉雄,厚重,如山的巨力向自己涌来,啪的一声,廖小进被那股大力撞了个头昏眼花,刚刚站直身体,又是一股锋利致极的,夹着声声怪啸的力道破空朝自己胸前飞来,躲闪是来不急了,廖小进只好用翅膀护住了胸前,硬接了这一击,哧!的一下,廖小进那足堪比理钢铁坚硬的翅膀硬生生的被那古怪的力道划了个寸余深,长四寸的大口子,鲜血象喷泉一样的涌了出来,痛得廖小进哇哇乱叫。

可是还没有等廖小进从疼痛中回过神来,又是一股阴冷,让人彻骨的寒气袭来,毫无防备之力的廖小进被寒气击中,喀!喀!一阵乱响,刚刚从翅膀喷射出来的鲜血被冻了个结实,结成了冰块,掉在底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还好廖小进身为血族,经常吸收月华中至阴的太华之力,对寒气抵抗里较强,更兼血液中含有九黎圣血,要是普通人被这股寒气击中,怕不马上变成一个冰坨僵尸,一敲立马四分五裂。正冻得哆嗦发抖的廖小进突然就看见了漂浮在自己身边的斗大火球,不由魂飞天外。大声叫喊:“师傅!不要。我挡不住了!”话音刚落,火球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绿色平和的气息飞快的熔入了自己的身体,一股有如万木复苏的力道在自己身体里钻来钻去,廖小进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伤口慢慢愈合了起来,竟然比自己吸收月华的时候还要快。

看着面带微笑,摆出一幅世外高人样子的周青,廖小进惊魂未定,叫道:“这是什么功夫,我完全琢磨不到方向啊,这样的力量是我完全不能抵挡的,我们血族的翅膀最为坚硬了,我可是要进化成伯爵的血族呢!我敢说,就是子弹也射不穿它,一道小小的符纸有这么大的力量?”

“不错,刚才你看见我不是画了五张符纸吗?那分别是火符,水符,土符,金符与木符,它们分别能够引动方圆十里之内的五行之力,我用它们布置了一个小小的五行颠倒阵法,你在阵中想必也感受到了吧!你还说它没有用吗?”

“有用,有用,大有用处啊!”廖小进亲身感受到了,哪里还回怀疑,“师傅,快教我,要是我给库拉克那老鬼来一下的话,不死也要脱成皮撒!”

“不过,这阵也不是没有有弱点,”周青停顿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刚才我布阵的时候,以你的速度,快速向我攻击,我可能就会手忙脚乱,没有时间布阵了。这也是阵法的通病,对付阵法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让它布成,否则阵法一成,就不是人和人之间的打斗了,而是人与天斗了。除非你比布阵之人功力高上几倍,或者有法宝破阵,再者通晓阵眼,不然只有等死的份了。还有,就是以朱砂,黄纸为符,储存真元效果不是很好,最多只能保存三个小时,晚了灵气散了,就没有用了,除非用天生可以吸纳灵气的寒玉,温玉,紫水晶等天才地宝才可以永久使用,”说完周青叹了口气。

“是这样啊!我明白了,嘿嘿,修道也要用钱的,看来钱还是最重要的。”廖小进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在英国的时候就是没有钱,没有势力,哪象该死的洛克家族财大气粗,还养了很大一批血奴,就算要喝处女的鲜血也随时可以办到,哪向我,连要喝血都要去医院买,偷偷的吸几个流浪汉的血,还怕教廷的人发现。对了,师傅不如我们去弄一大笔钱怎么样?”

“怎么弄钱?”周青问道。“最快的就是去抢银行,一次可以抢个上千万,抢个十几次就有几亿了。”听见廖小进说话,刚刚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的周青差点被水给呛死。

“你!你!”周青象抽了疯似的手指乱抖,指着廖小进道,“你怎么不去死,这个办法可以的话,我早就去干了,还要你说?你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早在几十年前国家就组织了一个秘密的机构,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机构专门阻止有人利用道术,异能犯罪,里面不知道收罗了多少高手,几个大派,什么矛山,昆仑,天师,蜀山都派出了高手弟子,这么名目张短的抢,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嘿嘿!你这个吸血鬼不要被他们发现了,否则什么后果我不知道,但是会很惨,你不是在英国要喝人血了也只有去买,不敢直接吸人血。类似的机构,哪个国家都有,不然早就乱了套了。不要告诉我英国没有!”周青乘机还威胁了一下廖小进。

廖小进尴尬的干笑了一下:“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听血族前辈说,英国有个叫bbl的组织,里面什么人都有,教廷的光明祭祀,圣骑士,甚至好象还有一位红衣主教,另外我们血族,黑巫师也有人参加。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处的。”“这有什么希奇,在利益的驱使下,就是老鼠和猫搞在一起都不奇怪!对了,徒弟啊!你不会就出这么个馊主义吧!”周青慢慢的品了口茶。

“当然不是,其实我们可以去赌,以师傅的神通,钞票还不是手到擒来?”周青摇摇头道:“这个办法也不好,澳门那边的赌场,我做古董生意的时候听说好象有几个南洋的降头师坐镇,不好惹。如今我们势单力薄,还是不要招惹麻烦的好,嘿嘿,要是我修到化神的境界,用三味真火再炼制几件宝贝,那天下之大,尽可去得。”

“我没说要去澳门啊!嘿嘿,师傅既然中国这么不好混,我们去美国的拉斯维加斯,那里鱼龙混杂,过江的强龙不少,并且资金流通极大,我们去赢个几亿美元,再回国办公司,那不是更好吗?再说,就算在那里抢劫,也没有什么大的麻烦啊!”“这倒是个好主意,就是不知道美国那边有什么棘手的人物没有?哼!哪管得那么多,修道之人怕这怕那,还修什么道?等我有了钱,建立了自己的势力,那也是挺舒服的事情,老是这么隐藏自己也不是办法。何况,有这么一个宝贝在,功力大增是迟早的事,就算是现在,不正面交战,凭着自己的《剑气凌空诀》加上飞剑法宝,尤其是我们练器宗的阵法,只要不碰到化神级别的人物,应该不会吃什么亏。”周青暗暗的盘算。

“好,等我准备一下,三个月后就出发。我们有了钱建立自己的势力,到时候你也可以有力量抢回你的珍尼了嘛!灭了那个什么洛克家族,反正不是我们中国的人,中国的道门我还有顾及,外国的嘛,还不是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周青下定了主意。反而给廖小进打起气来,说得廖小进兴奋不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