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二章 相互算计

梦入神机2016年10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一轮明月高挂在空中,照得遍地生辉,几颗星星有气无力的围在月亮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光芒被完全盖过,却无能为力。一道蝙蝠似的黑影落在了十七层楼的平台上。廖小进捂着自己焦糊的胸口,疯狂的诅咒起来:“妈的!那群老不死,老子上个月才进化成为小小的男爵,就要我干这么危险的事,跟踪教廷的光明祭祀,虽然对方的地位也不高,可也不是我小小的一个子爵对付得了的啊!幸好老子跑得快,不然还不被圣光烧成烤蝙蝠啊!”

诅咒归诅咒,廖小进贪恋的吸收着月之精华,一道极其细微的青光从月亮上射了下来,投进了廖小进的嘴中,那被圣光灼得焦糊的胸口渐渐的生长起来。

“以主的名义,驱散世间的邪恶。”凭空出现的圣光轰在了正在借助月光聊伤的廖小进身上,“轰”的一声巨响,廖小进被轰出了七八长开外,差点没有跌下楼,摔个尸骨无存。

“想不到血族还敢在中国发展后裔!”一个头发金黄,眼睛深蓝带着点妖异的外国中年人出现在天台上。看着遍身焦糊,在那里痛苦呻吟的血族子爵。安东尼就兴奋不以。‘哦,主啊!一个男爵,在没有任何魔法防御的情况下被《神之洗礼》打中后只是受了重伤。没有死。太神奇了。东方人的体质太神奇了。可是,在主的光辉照耀下,神奇的东方也要被我们所征服。把你的心核带回去献给主教大人,主教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这可是东方的血族啊!”

变戏法似的抽出了一把明显带着西洋式的细剑,安东尼得意洋洋的朝廖小进胸口刺了过去,廖小进身上突然爆出一团血雾,浓密的血雾一下就掩盖住了他的身体,安东尼愣了一下,“血遁魔法,想跑。你跑得掉吗?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使用血遁魔法,真是给我太多的惊奇了啊!”

“以主的名义。”安东尼手上的圣光照在三长开外的地方,“啊!”一声惨叫,廖小进跌落在地,苦笑了一声,没有办法,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虽然自己刻意隐藏实力,想拌猪吃老虎。可是一个教廷的光明祭祀万万不是一个血族的男爵对付得了的。就是进化成男爵也不行。

“妈的,拼了!!”廖小进双手合在胸前,墨念了几句咒语,浓浓的暗黑气息从身体里冒出来,嘴角生出两颗獠牙,撕!!背后衣服被撕裂,两支漆黑蝙蝠似的翅膀从背后伸出。“啧!!!啧!!”安东尼英俊的脸上笑容不变,“我小看了你了,想不到快进化成子爵了。可是有什么用呢?去见撒旦吧!!审判之光!!”看似柔和的一点白光从安东尼头上冒出,眨眼间整个天台都笼罩在圣光的照耀之下,审判之光,乃是信仰虔诚的信徒引发天上主神来消除世间一切暗黑生物的圣光,威力巨大。廖小进被审判之光一照,浑身黑气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体发出了丝丝黑烟,“嗷!嗷嗷!”廖小进发出了痛苦的嚎叫。安东尼却不催发圣光的威力,好象在故意折磨这个东方血族。

“急急如律令!五雷正法!”刷!一道青色的剑气,直接撕裂了笼罩在天台的审判之光,七八丈长的雷光从虚空中降下,重重的轰在了得意洋洋的安东尼身上。风水轮流转,今年到咱家。正好应了这句古语,此时的安东尼,一身焦黑,发出了糊臭的味道,“谁?!”安东尼被雷电辟得晕头转向,刚想大声发问。就见方圆达四丈的巨大铁块朝着自己砸了下来。这还得了,被砸中了铁定是骨肉为泥,成为一块肉饼,绝对没有幸存的道理。

安东尼大吼一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边上一跃,堪堪逃离了被砸成肉饼的命运,奇怪的是那铁块砸在天台的水泥板上,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在安东尼鼓得差点掉出来的眼睛下,四丈方圆的铁块快速的缩小成四寸见方的大印,飞回了站在天台边缘的一位蒙面人手中。

“中国的修道士??!!”“法宝?!”想到自己前来中国前,红衣主教大人千叮万嘱,来到东方以后一定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和东方的修道士起冲突。安东尼就起了一身冷汗,可怕的修道士!神秘的修道士!主教大人当时说起来自己还有点不屑,现在终于知道了,居然可以驱使雷电作为攻击的手段,还有那神奇的可大可小的法宝。一切都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极限。

安东尼大脑刚刚短路了一秒种,脖子一阵巨痛,廖小进正苦苦支撑,竭力抵挡审判之光的威力,要不是安东尼存心折磨,早就灰飞烟灭了。突然压力一松,又看见对方一身漆黑,象是受了重伤一般,哪里还按奈得住,不顾好歹就扑了上去,咬住对方的脖子狂吸鲜血。血族被来就以速度见长,安东尼一时不甚竟着了道儿。

“啊哈!光明祭祀的血液,大补啊,吸干了他,我很快就进化成子爵的。”

又是一声狂吼,安东尼竭尽全力催发出了体内的圣光,虽然刚才受了一记天雷,体内的圣力被震散了一半,但怎么说瘦死的骆驼要比马大不是?叭的一下,廖小进直接被弹出了三丈开外,翅膀獠牙都缩了回去,现出了人的面貌。而安东尼包裹在一团圣光之中,漂浮到了天台边,就要使用《神圣遁法》逃走。

蒙面人摇了摇头,“斩草要除根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青光再现,一道长十丈,宽一丈的剑光朝那团圣光劈了过去,啊!安东尼惨叫了一声,元气大伤的他,那抵挡得住太乙精金所化的锋利剑气,一剑就被劈成两半,随之而来的巨大铁印把他砸成了肉饼。无声无息的,鲜血溅了廖小进一身,廖小进呆呆的看着那蒙面人丢出了六块玉片,青光朦胧,隐隐有细小符录闪动的玉片漂浮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太极图形,一道红光从太极图中发出,照在地上,顿时残留的鲜血,肉末被烧成一股青烟,一阵微风吹过来,消失得无影无踪。廖小进猛的吞了口口水,心想:“此人道法高强,兼之行事狠辣,滴水不漏。是个做大事的人啊!不如拉下关系,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做了几年的吸血鬼,廖小进早就学得精明无比了。

凭着从古装武侠电影里学来的动作,廖小进唱了个肥诺:“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晚辈感激不尽!!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周青差点笑出声来,自己最近修为大进,真元饱满,对阵法一途也有了较深的了解,又参悟出了《炼器总纲》上几个威力不大的阵法,有心试一下威力,苦于没有试招的对象,谁知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碰巧就有人打斗,并且打斗地点就在附近,以周青现在接近引气中期的修为,哪里还有感觉不到的。一想到上次自己坐收鱼翁之利得来的好处,周青就心热不以。当看到居然是教廷人员和吸血鬼之间的争斗时,就更加好奇了,读书期间,周青也看过不少以吸血鬼为主角的玄幻小说,对血族有着一丝好感,对教廷那是深恶痛绝的,尤其看到那个血族好象是中国人时,就下了决心要救一救那个可怜的血族。怎么说也不能让洋鬼子杀中国人是不?

安东尼实力颇强,正面打斗的话,周青要赢也决对不会轻松,要杀死对方恐怕自己也要挂重彩。但是偷袭就不同了,太乙精金所化的剑气何等锋利,轻易就撕裂了审判之光,加上最近制作的五雷玉符,引动先天闪电精英,安东尼哪里还有不重伤的道理,不过在重伤的情况下还能逃过自己的三重杀手:小番天印一击,周青也大大惊奇了一番。要不是那吸血鬼偷袭争取了一点时间,让自己凝聚了第二道剑气,说不定就跑掉了,那可就后患无穷了。

神智一转,周青就吸取了这次的经验教训,正好就听见了廖小进说话,对于这个吸血鬼,周青倒不甚担心,实力太弱,有什么异动自己确信可以一剑秒杀掉!正好乘这次机会好好问一下外国血族与教廷的情况。毕竟知道的东西越多不是坏事嘛!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途中使了几个小小的迷踪阵法,转了一大圈,把个小小的吸血鬼转得晕头转向,周青才把廖小进带到了自己的住所。

“前辈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啊!”看见周青面目后,廖小进惊奇了,本来看周青表现出来的实力,怎么说也应该是一副仙风道骨,长须飘飘神仙中人的模样,谁知却是这么年轻。:我们中华的道术真是神奇啊,看来传说中的长生不老是真的啊!就算是我们吸血鬼,也只能活个千年左右啊,并且还是会慢慢变老啊。廖小进眼睛轱辘轱辘的乱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不用惊讶,我的实际年龄和相貌是一致的,倒是你们血族,我还真不了解,看不出年龄来。”周青自然知道廖小进在想些什么,语气中带点了询问的口气。

“啊!实际年龄和相貌一致,也就是说他才二十几岁就修成了这般神通,起码也是我们血族侯爵以上的实力啊!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廖小进的脑袋再次短路了几秒钟,听出了周青询问的口气,还是恭敬的回答:“晚辈廖小进,是三年前被变成血族的,晚辈的年纪二十六岁。”虽然知道,对方的年龄可能比自己还要小。廖小进还是自称晚辈,实力至上,这是任何人,任何存在,都免不了的。

周青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现在什么年代了,你以为在拍电影啊!搞笑死了,我叫周青。你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看见周青这么好说话,廖小进也笑了起来,两人的距离一下也拉近了不少。“周大哥,你的本事真厉害啊,一下就解决了那个教廷的光明祭祀,想必没有人是你的对手吧?”廖小进试探的问道。心里却在盘算:“啊,哈!挺年轻的,若是从他身上搞到修炼秘籍方法什么的,那我一定会很快进化的,爱德华那小子竟感抢我的珍尼,我要吸干了你的血,把你变成我的血奴,还有库拉克那个老鬼,不就是个伯爵吗?不是有你撑腰,珍尼怎么回被爱德华那个小小的子爵抢走。二十年啊,这小子才二十几岁就比侯爵还要厉害,那我?!”廖小进眼里闪过了一丝狰狞的凶光。

“比我厉害的人多得是,我只不过刚刚入门罢了,你胸口一直滴血,看来伤得比较严重,怎么跟没有事情似的?”周青也比较好奇。这话廖小进倒是没有觉得惊奇,毕竟周青的实力跟比侯爵要强,但是血族还有公爵,大公爵,还有亲王呢!更别说中国大陆了。

“我们血族的体质再生能力极强,就算一个普通的后裔流干了血只要及时吸到新鲜的血液也不会死,而我们这种有了等级的血族生长出了心核只要吸收了月光,很快就回恢复。”廖小进如实的回答,“况且!我好象比一般的血族恢复得要快几倍,进化也比普通的血族要快。”停顿了一下,廖小进还是说出了困绕了自己好久的疑问。借此也算是透露了自己一点小小的秘密,好取得周青的信任。

“哦,现在正是满月的时候,”周青走到了窗户边,拉开了窗帘,淡青色,如水的月光照了进来,好一个月满中天,周青暗暗叹道。廖小进点了点头,低吼了一声,翅膀獠牙突然闪现,周青眼尖,只见那青色的月光中,一点点细小的银白色的东西快速的钻进廖小进嘴里,又在心脏部位散现了一下,就消失不见,而身上的伤口缓慢的,肉眼可以隐约看得到的速度生长起来。

“恩,原来血族是以太阴星的中的至阴之气修炼的啊!但是从道家的理论上讲阴阳不调啊?体内积累了那么多纯阴之气,没有阳气调和,越积越多,迟早要出事,哦!难怪他们要吸血,血液本来就是至刚至阳之物啊!咦!他们怎么不吸取太阳星的先天真阳之气啊?那样阴阳调和不是更好?”周青想不出头绪,看了看吸得正起劲的廖小进,摇了下头。“这血族也是古怪,流了这么多血,居然还象没有事一样?”

掐动了几个灵诀,“太极乾坤,道心真火”六块玉牌丢出,就要把廖小进滴在地上的血液灼去。这是周青最近悟出的手段,以太极之阵,配合自己真元引发先天火元,所发出的道心真火,虽然远比不上《三味真火》。但是用来熔炼一般器物,炼精钢铁,倒是足够了。

足以熔金化铁的红光高温,照射在了那团血液上,却没有收到效果,血液中点点金光一闪即逝,堪堪抵消了红光的照射。周青一震,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怎么可能,虽然自己只用一层的真元催动这个《太极离火阵》。就是一块铁板也很快就融化,何况是一团小小的血液。

“急急如律令!收!”收掉《太极离火阵》。周青飞快的扑到了那团血液边,伸出手指沾了一滴,仔细的打量起来,一丝微弱的神念透过真元分析着。脑袋里急速的闪过《炼器总纲》上的记载:《九黎圣血,蚩尤天脉》。

一瞬间,无数的想法从心中冒出,看了一眼正在全面吸收至阴之气的廖小进,周青掏出了一个玉瓶,小心的把那团血液收集起来。

“得给你点好处才是,否则你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天地玄牝,太华之力,急急如律令!!!”又是那六块玉牌丢出,漂浮在了廖小进的头顶上。这回发出的却不是道心真火了,随着周青不断变幻的灵诀,玉牌组成的太极图不断的旋转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强大的吸力!!无数道月光被强行拉进了这个太极图中,随之,一道茶杯粗细的银色光柱从太极图中射出,投进了廖小进的嘴里了,廖小进先是一惊,随后狂喜的神色出现在脸上,呼吸都随之紧促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