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网

第八章 探险队的尸体

南派三叔2015年09月07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落霞小说

他一点都不害怕这些尸体了,如果这些尸体能够活过来的话,他就可以找他们问清楚已经发生的这一切。他甚至希望他们能够活过来,特别是沈琼。他闭上眼睛,脑袋里浮现的都是沈琼支离破碎的尸体,那么姣好的身段,清纯、柔软、阳光,无处不透着暖暖的青春气息的高中女孩,现在就这样支离破碎地躺在地上。

他闭上眼睛,迷迷糊糊间,似乎有关沈琼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慢慢地清晰起来。

他并没刻意地留意过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也并没有注意到他。

如今,他听过的话、看到的画面都在脑海中闪现出来,似乎觉得自己就要爱上这个姑娘了,他觉得自己非常非常变态。他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情绪。因为惋惜吗?如果他能够对这个姑娘的生命造成影响的话,为什么他没有去做,而是一次一次地擦肩而过。如果他们谈恋爱呢?如果他们成为好朋友呢?也许他现在就可以改变她的命运。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黎簇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生命就这么轻易地死去。他不愿意看到生命的脆弱性和无常性。这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他心中的情绪、困惑无法发泄,变成了非常奇怪的感情。

黎簇从躺椅上醒过来的时候,苏万已经跑了,杨好也没有回来。他看了看时间,按常理,他们应该早就回来了,就算上个厕所,洗个澡,换件衣服,甚至打圈麻将,时间都足够了。

他拨打了苏万的电话,发现电话已经关机了。

黎簇知道苏万的性格,骂了一句王八羔子。又拨打杨好的电话,干脆不在服务区了。

他沮丧地把电话丢到一边,此时他其实更加不了解的是自己。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就应该是苏万这样的表现,自己还在坚持些什么呢?难道自己真的如吴邪所说的,有这份天赋吗?他才不要这种天赋。

他站起来晃动酸痛的手臂,这些尸体放在这里很快会腐烂发臭。他必须想到办法。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找到任何制冰设备。他只好出去,一路过去找各种有冰柜的小卖部,然后以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格,把这些冰柜以及里面的东西一起买了。

差不多搞到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他已经收集了六七个旧冰柜。找三轮车运回到仓库,他小心翼翼地把那些尸体放了进去。这些事情完成之后,黎簇的心终于安了一半。

之后,他开始拆那些剩余的快递箱子,其他的箱子十六七个,这些箱子里面全部都是和之前一样的干尸。他自己做了一张表,除了霍中枢之外,有名字的还有:李亚、白小萧、陈夏、孙淑香、刘雅贤。其他的几个都没有名称,只有编号。

黎簇这次有了经验,他把干尸身后的开关启动,让这些干尸自己坐了起来,然后去看这些棺材底下的暗格,看看里面是否有东西。但是这些棺材下面的暗格中,装的全部都是文件。大部分都是手写的数据表,他暂时没有心思去看。

黎簇仔细地理了理,觉得事情是这样的:这些物品分三类,第一类是军械和探险的各种食物和装备;第二类是干尸;第三类是新鲜的尸体。按照他的想象,这些可以拼成一个故事。

这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次探险事故的全部元素。从干尸干枯的程度来说,这些木乃伊的年头已久,应该是在探险目的地发现的物品。

探险装备是探险之后被寄回来的,应该是探险队完成后剩余的物资。

而这些新鲜的尸体应该是探险队本身。也就是说探险队探险的装备和探险时发现的东西,全部被寄了过来。有人打包了一个探险队寄给他,包括探险队挖掘出的文物,他们剩余的所有装备,以及探险队员本身都全部切碎打包了。

虽然变态,但是也挺牛X的。

如今必须要了解的一点是探险队里所有的一切,为什么会被整体地打包回来?他们在探险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被人杀害了?然后觉得太麻烦所以快递回来?沙漠里能叫快递吗?

不可能是那么没逻辑的。

这感觉上是一种示威,就好像武侠片里,某个高手去杀一个魔头,却反被魔头杀了。魔头把高手破碎的尸体绑在马上,让老马识途回来。别人以为高手凯旋,结果马看到自己的马厩开始奔跑,尸体受不了颠簸四分五裂,从马上散落下来。大家看到这种情形都痛苦得崩溃了。

老港台片的情节,挺贴切的,但显然不太可能在现实中发生。而且为什么要寄给自己呢?又不是他派出去的。黎簇很难去思考这些所有的变故会发生的合理的可能性,他又想起了解雨臣的话:一切的事情,对方如果这么做,一定有其合理性及不得已性。那么所有的信息应该全部都在这些寄回来的东西中。

黎簇告诉自己不要急,慢慢来,如果信息在就一定能找到。

黎簇没有待在仓库里面,他一路走回家。他心中最在意的反而是沈琼的事情,沈琼的父母和她自己都已经被杀害了。沈琼的父母和他的父母还颇有渊源的,还记得最近他老爹的表现很奇怪,难道这件事和自己老爹有关系?

他被嵌入这事件当中,真的是偶然吗?他想起了在沙漠中看到的一些奇怪的容器,这些容器在他的印象中,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见到过。所有的蛛丝马迹似乎都在预示着一种必然的可能性:自己并不是偶然被选中的。这种选中一定不是所谓的天选,而是人选。

那么如果自己是被人选中的话,黄严在自己的背上刻上了东西,肯定是事先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黎簇回到家之后,发现家里依旧没有人,老爹还是没有回来。但是之前在抽屉里的那张纸,已经被放在了桌子上。黎簇打开了抽屉,发现里面所有的图纸已经被拿走了,只剩下一些红色的百元大钞。

这种日子他以前经常过,老爹经常要应酬,没办法照顾他,只能让他自生自灭。

他忽然觉得家里有些不安全,觉得自己想问题的思路越来越奇怪了,他已经被最近连番发生的事情搞得有些神经质了。

他去老爹的书房,不停地翻动着老爹的书信及联络本,希望能找到沈琼父母的信息。

他已经记不清老爹和沈琼父亲的职务之间的关系,只记得他们至少是在一个体系里工作的,或者说他们至少认识。他希望能从这间书房里找到一些关于沈琼父母的信息,这样才能够知道沈琼一家在这个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不久,他掏出了一份老旧的通讯录,通讯录后面附有老爹某一次同学聚会的名单及所有的联系方式。黎簇仔细看了看,终于在里面找到了沈琼父亲的名字。

他看到了沈琼父亲的工作单位,愣了一下,沈琼的父亲是做物流的,难怪他会和老爹有业务联系,老爹的工厂在中期的时候对物流的要求非常高。

黎簇摸了把脸,看了看沈琼父亲的物流公司的名字,意识到这个物流公司他也非常熟悉,就是给他运尸体的那家公司。

啊哈!黎簇心说,原来这件事情是这样运作的。

共 2 条评论

  1. (。ò ∀ ó。)说道:

    。。。他懂了什么。。。

  2. (。ò ∀ ó。)说道:

    有一种侦探小说的既视感?

发表评论